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向蓝天放飞灵魂 (2)

作者:关仁山+王家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时候姐去送你。”

    文秀的头靠在文燕的肩上。

    梁恒正在写东西,易局长推门进来,梁恒放下笔笑:“哪股风把你吹来了?”

    易局长满面春风:“有好消息告诉你,小冰眼睛就要好了。”

    “什么时候孩子能回来?”梁恒笑着问。

    “就这两天,听候医院的通知,我们派人去接孩子。”易局长说。

    “郭朝东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提起这个名字,梁恒的笑不见了。

    “根据调查分析,郭朝东有重大嫌疑。但郭朝东十分狡猾,我们现在还拿不到任何郭朝东的证据。”易局长也不再笑。

    “看来只有等孩子回来了。”梁恒说。

    “我们安排了人,严密注意郭朝东的一举一动。”易局长说。

    “郭朝东有什么反应?”梁恒问。

    “他自己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易局长的笑容又出现。

    “按我们的计划来吧。”梁恒也微微一笑。

    下午,何大妈买菜回来,听到文秀屋里有动静,问:“文秀,是你在家吗?”

    “妈,是我,晚上要演出,我回来收拾一下东西。”文秀答应着,由屋里走出来,把一封信交给何大妈:“妈,这封信是我留给姐的,你记住一定要等我和海光走后,再交给他。”

    “有啥神秘的?”何大妈接过信问。

    “也没啥,我就是想让她等我走后再看。”

    “好,我就等你走后给她。”何大妈把信装起来。

    文秀说:“妈,我去剧场了。”

    何大妈说:“快去吧。”

    文秀走出家门。

    礼堂里很热烈,舞台上一条横幅:欢迎孩子们回家来。

    人都坐满了,有孩子们,更有许多大人,大人欢迎自己的孩子。梁恒、周海光和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到了。

    演出已经开始,是孤儿院孩子们的舞蹈。

    台后,化妆间里,文燕换演出服,怎么也穿不好,紧张。一位姑娘催:“文燕,快到你上场了。”

    “我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大的场面,实在是紧张死了,我的心都跳出来了。”文燕急得满脸通红。

    “有啥紧张的,上去就好了。”姑娘说。

    “我的腿肚子,腿肚子,它老突突地颤。”文燕让姑娘看自己的小腿,姑娘便笑。文燕走出去。

    台侧,文秀看着孩子们跳舞,天歌跳得感觉很好,边跳边看文秀,文秀对他竖大拇指。

    江老师在一边着急:“文燕怎么还不来呀?就要上场了。”

    正说着,文燕走来,对江老师说:“江老师,我好紧张。”

    “放松,放松。上去就好了。”江老师予以鼓励。

    “姐,看你紧张的样子,还是我来跳吧,再说我也想跳。”文秀回头说。

    “文秀,你可不能跳。”文燕听文秀要跳,比自己跳还紧张。

    “姐,这是我为何刚编的,我想跳。”文秀突然激动起来。

    “不行。”看文秀这个样子,文燕把自己的紧张忘了。

    “文燕,到我们上场了。”江老师说着,已舞上台去。

    文燕也要上。

    文秀突然脱掉鞋,赤着脚,一拉文燕,自己舞上台去,轻盈如蝶,飘渺如烟。出场,就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文燕急得跺脚。

    文秀只穿着素常的衣服,更显天生丽质,舞起来如出水芙蓉在凉风中颤。

    海光看到上台的竟是文秀,禁不住轻轻“啊”了一声。站起来,又坐下,他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办。

    文秀舞得投入,自如,尤其是何刚的曲子响起,她的心便飞了。飞到天上去,飞到星星当中去,在灿烂星光中舞蹈,期待,期待着何刚的到来。

    何刚来了,拉住她的手,与她共舞,他们在群星当中诉说衷情,在罡风中追逐嬉笑,在云朵上休憩,在月光下接吻。

    海光呆呆地看着。

    文燕急得满眼泪水。

    观众不知道,观众被这只有天上才会有的舞蹈折服,一阵阵掌声迭起。

    文秀完全把江老师想象成了何刚,把一腔痴情尽情倾泻出来。

    一会儿双手搂住何刚的脖子,何刚把她轻轻托起。

    一会儿双手捧起何刚的脸,痴痴地看,两行泪水流下来,泪水滴在何刚的脸上。

    何刚慢慢倒下,文秀看着倒下的何刚扑过去,重重摔在地上。

    海光站起来,冲上后台。

    文燕想冲上去,被人拉住。

    文秀看着倒下的何刚,伸出手臂,一步一步,爬。

    何刚的眼睛痴痴地看着文秀,有无限期待。

    文秀向着何刚爬,终于爬到一起,文秀拉住何刚的手,露出微笑,在微笑中,口中流下鲜血。

    大幕在热烈的掌声中徐徐拉上。

    海光跑向文秀。

    文燕跑向文秀。

    孩子们跑向文秀。

    所有参加演出的演员们跑向文秀。

    海光抱起文秀,叫:“文秀……文秀……”

    文秀不应,脸上带着微笑,口中流着血。

    大幕的外面,是如潮的掌声,观众用掌声要求演员谢幕。

    大幕里,是一片哭声。

    文燕和海光走进何大妈的家,家里挂着文秀的大幅照片,何大妈在照片下大哭不止。

    “妈,你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海光劝,岂是他劝得住的,何大妈边哭边拍打着海光:“我的儿啊……妈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死去的亲家啊……我对不住你们啊……”

    哭着,拿出文秀的信交给海光。海光拆开信封,是一张离婚证书,还有一封给文燕的信。海光把信交给文燕,自己拿着离婚证书,踉踉跄跄走进里屋,走进他和文秀的新房,一头扎在还带着文秀体温和香泽的婚床上,大哭:“我的秀儿……我的妻啊……”

    文燕在外屋看信。

    姐姐,你一定在骂我吧?因为我感到两个耳朵都是烫的,心跳也加快了。姐,我们从小到大都在一起,没有分开过,地震也没能分开我们。你为了我不知操过多少心,这些都深深记在了我的心里。现在我的心里真的是好乱,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你说,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我深深地感受到人世间有很多的情和爱,但情与爱太复杂了……还是说点简单的吧。

    文燕看着信泪流不止,走进里屋,把信放在仍然大哭不止的海光身边。走出去,走出何大妈的家门。

    姐姐,海光的衣服,我都整理好了,放在衣柜的左边。海光不喜欢白色的衬衫,那件红色的T恤衫,虽然小了点,但是海光特别喜欢,他在地震中腿受了伤,你要给他织件厚毛裤,毛线我都买好了,就放在柜子里。黑大衣上少了个扣子,我还没有给他钉上,扣子在衣服口袋里。床下有一双新皮鞋,是三接头的,你千万不要给他穿,他会说你给他穿‘小鞋’,其实是我买小了。海光吃东西口淡,做饭要少放点盐,他特别喜欢吃肉,牛羊肉都对他胃口。晚上睡觉多给他让些地方,他睡觉好折腾,像个孩子似的。常给他盖上点被子,你生日那天,海光给你买的礼物,我挂在衣橱的右侧,海光有点怕羞……你会明白的,要说得太多了,你慢慢体会吧。我的心情现在好多了,姐,等我回来了,我们一起去爬山,去郊游,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你说好吗?就说这些,咱们上海见。

    没有了哭声,只有凝眸,凝眸于文秀的照片。

    文燕走,向着蓝天走,向着白云走,向着清风走,向着一切文秀可能去的地方走。不知不觉,走到郊外,不知不觉,走进过去。

    文燕和文秀扎着小辫,手拉手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大门。

    文燕穿一身军装走在乡村小路上。

    文秀和社员们拿着锄头蹲在田间锄草,文燕向文秀招手,文秀扔掉锄头,向着文燕飞跑。

    文秀和文燕坐在山顶上看远处的山峰,文秀说:“姐,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有说不完的话。姐,我这辈子都不和你分开,要是复员了就回唐山来,你要不在我身边,我会得相思病的。”

    文燕对着蓝天喊:“文秀,姐姐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是姐姐害了你。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带好文秀,她走了。”

    哭,大声地哭,把哭声放飞到天上去。

    跪在地上,仰面苍天:“文秀……文秀……姐姐对不起你……”

    梁恒坐在办公室里,郭朝东走进来:“梁市长您找我?”

    “啊,你来了,明天儿童村开村了,你们负责的工作都准备好了吗?”梁恒笑着说。

    “您放心吧,都准备好了。”郭朝东一笑。

    秘书走进来:“市长,他们来了。”

    “请他们进来。”梁恒说。

    颜静和大刘带着小冰走进来。

    一见小冰,郭朝东傻了,赶紧背过身去。

    颜静让小冰叫过梁爷爷,梁恒问:“颜静,你以后怎么打算?”

    “梁市长,大刘给我找了份工作,以后我就和小冰一起生活。”颜静说。

    大刘看着郭朝东。

    梁恒说:“郭朝东,这位是公安局的大刘。”

    郭朝东回身和大刘握手,不敢看小冰。

    小冰看到郭朝东,愣了。

    颜静见小冰愣住,奇怪。

    郭朝东也忍不住,看小冰。

    小冰跑到颜静身边,拉住颜静的手。

    梁恒和大刘都紧张地看着小冰。

    易局长穿一身警装走进来。

    小冰指郭朝东:“阿姨,大刘叔叔,就是他拿了国家的钱,还打瞎了我的眼睛。”

    郭朝东愣了。

    “郭朝东。”易局长大吼一声。

    “我……我……”郭朝东不知应该说什么。

    易局长盯着他:“郭朝东,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郭朝东腿一软,跪在地上:“局长,梁市长,你们饶了我吧……我不想死……”

    梁恒拍拍小冰脸:“小冰,你妈妈是个好警察,你是个好孩子。”

    易局长指郭朝东:“把郭朝东押回去。”

    两名公安进来,把郭朝东押出去。

    松树林中,又多了一个新的土堆。周海光坐在坟前,面前是燃烧的纸钱。

    抬头,看天空,天空有流云走:“文秀,你冷吗?都说高处不胜寒,你身体不好,多穿件衣服。路上一定很孤独吧?我都感受到了,找到何刚和爸爸妈妈了吗?找到他们给我托个梦来,我好放心。”

    泪流下来,不擦,任它流:“文秀,人家说人的一生,能为自己讲出一两个美好的故事来就够了,可你的故事就太多了,你说是吗?文秀,你说得对,人间处处都是情,都是爱,这情和爱实在复杂,说也说不清楚。我希望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后,还能再见到你。文秀,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深深地把你留在我的心里。”

    站起来,拍一拍墓碑:“文秀,你自己多保重吧,我就不远送。”

    鞠躬,凝眸。

    再鞠躬,凝眸。

    凝眸处,一对彩色的蝴蝶在阳光下起舞。

    夜晚无比安静,海光和文燕走在小路上。

    “文秀走了我们的心里都很难过,我不应该叫她编舞,都是我的错。”文燕说。

    “文燕,你不要责怪自己,文秀是为了何刚,为了她的心。”海光说。

    “我去儿童村的决心已经定了。”文燕说。

    “我看到了你的材料,我签了。”海光说。

    “谢谢你的签字。”文燕说。

    来到十字路口,站住。

    “我送你回去。”海光说。

    “不用了。你以后要照顾好大妈和孩子们。”文燕说。

    “我知道。”海光说。

    文燕低头向前走。

    海光抬头,远远地看,直到看不见,还在看。

    眼前一片茫然。

    站立于交叉路口,往往使人茫然,茫然于选择的艰难。

    蓝色的天空上有白鸽在飞。

    悠悠的鸽哨声中,国际SOS儿童村村旗冉冉升起。

    少先队员们奏起鼓乐。

    孩们站在旗杆前眼望村旗升上蓝天。

    梁恒、周海光和官员们站在一侧,文燕和儿童村的妈妈们站在一侧。

    周海光走上前宣布:“唐山市国际SOS而童村开村仪式现在开始。”

    掌声。

    周海光宣布:“现在请唐山市国际SOS儿童村村长向文燕带领妈妈们宣誓。”

    掌声。

    周海光的眼睛转向文燕,看着她的脸,再也不动。

    众人的眼睛也看着文燕。

    文燕率领妈妈们走到村旗下,庄严宣誓:“我们宣誓,为了人类崇高的情感,我们远离爱情;为了救助孤独的灵魂,我们坚守孤独。用我们至高无上的母爱,在心灵的废墟上浇灌幸福的花朵,用我们无可替代的纯贞,在尘世营造天堂。天堂永远向纯洁的灵魂招手,超越苦难,超越梦想,我们一起张开理智与情感的双翅,在爱中飞翔。”

    没有了任何声音,只有誓词回荡。

    宣誓完毕,文燕和妈妈们站在村旗下久久不动,每个人都是满眶泪水。

    孩子们围上来,围住妈妈们,无数双小手伸向她们,如幼芽伸向太阳。无数个稚嫩的童音喊着:“妈妈……妈妈……”

    白鸽在天空飞翔,飞向远方,把孩子们的呼喊带到蓝天的深处。

    周海光眼含热泪,仰面看天,他看到蔚蓝的背后那一片纯净。

    他走到文燕面前,文燕也看着她,含泪的眼睛无比纯净。

    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文燕,我要永远等着你,哪怕永远也等不到你。”海光说。

    文燕无语,只是紧握一下他的手。

    同时抬眼,看蓝天上飞翔的白鸽,听蓝天上回荡的声音:“妈妈……”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