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龙

作者:源子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崖山。

    乳白色的雾气笼罩着海面,既像胡林楠、肖锦汉一行人未卜吉凶的前路,又像冥冥中主宰着历代王朝兴衰的难测的天意。

    胡林楠独自一人站在船舷附近,皱着眉头双目凝望着白茫茫一片的海面。他专注的神情既像在用忧伤细细品味着那场发生在734年前,那场人类古代史上规模宏大、厮杀惨烈的宋元崖山海战,又像是倔强地试图从眼前的这一片苍白的混沌中找到自己该何去何从!

    崖山位于今中国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南约50公里的崖门镇,银洲湖水由此出海,也是潮汐涨退的出入口。东有崖山,西有汤瓶山,两山之脉向南延伸入海,如门束住水口,就像一半开掩的门,故又名崖门。

    崖山海战是宋与元的最后一次正面交锋,是南宋的汉族政权对元军的最后一次有组织抵抗。

    这是异常残酷的一场绝世之战,对垒双方共投入兵力50余万,动用战船两千六百多艘。元当时已经统一了大陆上若干个叱咤风云的政权,意图借这场战争彻底消灭这片广袤土地上最后的强劲敌人。而南宋一批忠贞的大臣拥立幼帝从杭州退到福建,再退至崖山建立起海山朝廷,捍卫着保卫江山的最后一丝希望。

    宋军在初次交锋得胜后,其被动的战术使自己陷入了敌军的围困。数日后,在滔天的巨浪中,缺乏补给的宋军在蒙古军团强劲的攻势下兵败如山倒,全军覆没,结束了这场持续二十多天的海战。

    “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被囚禁在元军船中的文天祥,亲眼目睹了崖山海战中最惨烈的一幕——无力回天的丞相陆秀夫背着年幼的皇帝,背负着他为之坚持的沉重理想投海而亡。不少宋朝遗民也纷纷投海殉国,七日后,海上浮尸十余万,山河为之变色。

    南宋在崖山海战中败于元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当时的日本。在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后,日本自天皇至平民举国上下皆为哀悼华夏为赵宋,披麻戴孝恸哭不止。

    在南宋灭亡后不久,忽必烈派使臣来到日本,命令日本向自己臣服。但年仅23岁的镰仓幕府第八代执权北条时宗,对忽必烈让自己臣服的建议断然拒绝并斩杀来使。

    忽必烈一怒之下发动了讨伐日本的远征。

    面对忽必烈强大的远征军,北条时宗毅然决定以军事对抗,他的那句“莫烦恼,蓦直前进”对症下药般地彻底激发出了日本武士的大和魂。结果这场最后以海上吹来神风毁灭了庞大元教远征船队的文永之役,创下了日本历史上罕见的逆转纪录。加之传言大宋灭亡时,陆秀夫背着幼帝跳海曾回望大陆,悲愤道:“崖山之后再无中国!”这一传闻,也助长了野心极度膨胀的日本有了继承华夏“正统”的狂妄。此前,不管中国国内朝代怎么更替、风云如何变幻,中日基本关系的框架总是“华夏为尊,日本为夷”,而在文永之役后,日本以“东方正统”自居的思想也开始逐渐形成,最终走上了试图“君临”大陆甚至统治世界的疯狂之路。

    风将一股海浪抛打在船舷上,水花飞溅,在湿了胡林楠鞋子的同时,也冷静了胡林楠的心情。

    他抬头望天,只见一直被海雾密不透风遮盖的天空,开始隐隐有着阵阵光晕在流动。胡林楠知道天终于就要亮了。

    海雾的浓度开始渐渐减弱,太阳以它强烈的光和热再次勇猛地还整个人间以光明。

    当看见两座颜色黝黑宛如温州江心屿东西两侧唐宋双塔的影子在海面上出现后,一直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四处观望的肖锦汉立刻满脸兴奋地跑到了胡林楠的身边,大声地说道:“林楠兄,你看,现在海面上出现了类似温州江心屿东西双塔的黑色影子。看来你之前对《富春山居图》中暗藏的寻宝诗诀、陆秀夫宝藏地,以及温州风水布局便是在海上寻找宝藏所在地等等所有的推理都是对的。”

    谁知胡林楠在听完肖锦汉后脸上却丝毫没有喜色,而是用手指了指船对面海域上的一个黑点,仿佛喃喃自语地说道:“看来一件事如果是命运,便怎么躲都躲不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狭路相逢,难逃宿命!

    肖锦汉顺着胡林楠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艘挂有日本传统海盗旗帜八幡大菩萨旗的海船正在由远及近。身穿和服的近藤弘毅站在这艘海船的船头,双手在胸前交叉,而自那日在圣井山一战后便双双失踪的染香、林雨嫣竟然一左一右表情复杂的站在近藤弘毅的身边。

    “我们现在怎么办?染香和雨嫣都在对方的手上。”肖锦汉轻声地征询着胡林楠的意见。

    胡林楠低头望着船下幽深的海水,过了许久才仿佛叹息般地对肖锦汉说道:“我一会儿会设法启动陆秀夫宝藏的入口机关,以此来分散盗宝集团的注意力。肖警官你便在这个时候趁机带人设法潜入对方的海船伺机救出两人,同时拿回无用师卷和剩山图两幅《富春山居图》的残卷吧。”

    肖锦汉闻言点了点头:“好。那你在准备开启陆秀夫宝藏入口机关之前,就先给我个信号,我就带人准备行动。”

    胡林楠笑道:“还用什么信号啊?只要你一看见我把上面绘有宋圣祖形象的硅胶面具往脸上一戴,你就立刻可以开始行动了。”

    “好。”

    “等等。”

    肖锦汉转身欲走,胡林楠却伸手拦住了他。

    “什么事?”肖锦汉眉间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虽然表面看不出任何焦急之色,但肖锦汉内心深处在见到自己失踪了多日的未婚妻林雨嫣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落入敌手之时整个人几乎都快要急疯了。

    “肖警官,请告诉你的战友,一会儿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一定保持冷静。只要专心救人便好——”胡林楠又说道。

    “放心吧,我和他们都是最专业的。”说完,肖锦汉便转身急匆匆地去布置一会儿的战斗任务去了。

    “哎,冷静这事一般来说跟一个人专业不专业没关系,只跟他遇到什么有关系。”胡林楠看着肖锦汉的背影摇头苦笑了一下,然后便以闲庭信步,走到了船头。

    此时,近藤弘毅、染香、林雨嫣所乘坐的海船已经离胡林楠、肖锦汉所乘坐的海船很近,双方隔海相望已能看清对方的脸。

    “胡先生你好,没想到在你的帮助下,警方竟然能先我们一步来到此处。”近藤弘毅大声地向胡林楠打着招呼。

    “近藤先生你也好,你也好,”胡林楠一脸笑容地向近藤弘毅先回了一句,紧接着便立刻面色一沉,深沉地说道,“近藤先生,你刚才在见到我跟国际刑警一起调查《富春山居图》失窃案时一点儿都不显得吃惊,可见你早就知道我和国际刑警之间的关系。但我协助国际刑警侦办《富春山居图》失窃案这事只有国际刑警高层和跟我一起侦办此案的肖锦汉、染香和林雨嫣几人知道此事,所以我分析,在林雨嫣或染香中必定有一个人和你是一伙的。”

    “哈哈哈,胡先生你真是一个每次见面都会让人有新惊喜的人啊,你猜得不错,在这两个女人里的确有一个人是我的同伙,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其实才是给我下命令的人。”近藤弘毅仰天大笑。

    “是吗?我那么容易给人惊喜啊?那我现在就给大家来一个更大的惊喜吧!”胡林楠不待近藤弘毅说完,便从身后掏出了上面绘制有宋圣祖五官容貌的硅胶面具戴在了脸上,同时将随身保温瓶中预先准备好的克隆自宋恭宗赵顕头颅法器上遗传基因的鲜血直接洒入了大海。

    一阵阵好似金属层断裂的巨响开始不断地从海底传来。

    还没等两艘船上的众人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见前方不远,海面上出现了一堵巨大的水墙,海水排空而来。

    “还傻愣着干吗?快过去救人夺宝啊!你们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吗?”胡林楠见肖锦汉等人面对这忽如其来的状况全都傻站在原地,气得大吼了起来。

    但无论胡林楠怎么吼,肖锦汉和他的国际刑警同事却在这宛如末日来临的景象前失去了平日里的勇气。

    两艘船在这堵从海中升起的大水墙面前,如同孤叶,东方的天光都被水墙彻底遮住了,刚散去海雾的天空又立刻暗了下来,两艘船仿佛置身于暗无天日的海底深渊。

    船上的大部分人都被这骇人的景象震慑得瑟瑟发抖,平静的大海终于露出了它狰狞狂暴的一面,眼看离那水墙渐近,越近越觉得威势逼人,海水壁立,令人不敢直视。

    就在此时,一座峰岩嶙峋的小山不知何时从海面上出现,然后不断地向两艘船所在的位置接近。

    片刻之后,在两船之间的海底,开始渐渐浮起两只足有轿车大小的金属色发光物体。

    “龙!龙!龙!”

    两艘船上的船员发现这两只巨大的发光物体,原来是一双形态看上去宛如中国古代传说中龙般的超级鳄鱼的双眼,许多人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起头来。

    “嗷——”超级鳄鱼浮出水面的巨头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吼叫,如一座小山般巨大的超级鳄鱼的嘶吼声中有着欣喜与快乐。在苦苦等待了七百多年后,它终于等来了唤它浮出海面的赵宋皇室纯正的血脉。

    超级鳄鱼此时注视着头戴宋圣祖硅胶面具的胡林楠时,眼神里全是一只忠诚宠物跟自己主人久别重逢的欣喜。

    近藤弘毅看着眼前这一幕,又看了看超级鳄鱼始终张着的血盆大口,忽然发疯似的双手左右一伸拉着染香和林雨嫣从船头跳入了超级鳄鱼的血盆大口,然后连滚带爬地往超级鳄鱼深不见底的身体里面走去。

    几乎与此同时,胡林楠也从自己所在海船船头纵身一跃,跳入了超级鳄鱼的血盆大口之中。

    超级鳄鱼在胡林楠跟在近藤弘毅、染香、林雨嫣三人身后进入了自己身体深处后,合上自己的血盆大口再次潜入了海底。在它下潜的过程中,好像是近藤弘毅的声音间或从超级鳄鱼的鼻子中传了出来:“哈哈哈,我明白了在《富春山居图》暗藏的四句寻宝诗诀中‘虔信避龙噬’一句的意思其实是,真心寻宝的人必须心志坚定地不畏巨龙的吞噬,敢于从龙嘴里进入巨龙的身体内寻宝。原来陆秀夫的宝藏并没有藏在什么海底沉船之内,而是藏在这样一条巨大如神龙一般的超级鳄鱼身体里啊!”

    声音消失。

    超级鳄鱼彻底消失在幽深的海底。

    望着渐渐归于平静的海面,兀自立在船上的肖锦汉茫然若失,他看着船下这片当年陆秀夫抱着幼帝纵身一跳标志中国文明出现巨大断层的海域,忽然开始真心地希望刚刚舍生忘死地跳入龙口中寻宝的胡林楠,真的可以找到陆秀夫的宝藏!

    就在肖锦汉返航的路上,他接到了上级的电话。上级告诉肖锦汉,不要再根据胡林楠所提供的线索继续侦查下去了。

    近日,两名试图偷运《富春山居图》子明卷部分去日本的走私者在海关被逮捕。据他们交代,躲在幕后操纵着盗取《富春山居图》残卷盗窃团伙的幕后黑手极可能是日本山本家族的小山本。上级领导命令肖锦汉立刻飞往最近曾出现小山本行踪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

    肖锦汉期间虽跟领导据理力争,但由于他所言之事过于玄奇,到底不能取信于众人。结果只得按照领导指示飞往迪拜,跟小山本为了争夺两幅《富春山居图》残卷展开了跟本故事完全无关的龙争虎斗。

    尾声

    三个月后,在小腹微微隆起的林雨嫣和肖锦汉的盛大婚礼上,林雨嫣的一伙无良损友不知道被什么触发了灵感,想起了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结尾处的场景,提议到场嘉宾跟新郎肖锦汉和新娘林雨嫣,玩那个只要嘉宾能怎样亲吻新郎就可以怎样亲吻新娘的游戏。

    在进行了几场波澜不惊的垫场游戏后,一向做事天马行空的胡林楠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中正式出场。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胡林楠并没有跟肖锦汉上演一场激情四射的热吻大戏,而是解开了肖锦汉衬衫上的袖扣,在其手臂上轻吻了一下。

    就在所有到场嘉宾皆高呼没劲之时,作为新娘子的林雨嫣却因为胡林楠这一吻不但红了眼眶,继而转身跑了出去。

    原来胡林楠亲吻肖锦汉手臂上的那块位置,竟是胡林楠当日跟林雨嫣在安曼法云一夜风流之时共同发掘出来的林雨嫣身体的敏感点。所谓敏感点,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每个人身上位置都不尽相同的快感开关。也正是因此,林雨嫣当然不敢让胡林楠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此处,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敏感点被刺激后而当众失态,所以只能暗骂一声“这男人太坏了”之后红着脸逃似的走掉了事。

    就在包括肖锦汉在内的所有到场嘉宾皆为新娘林雨嫣带有强烈神秘意味的落荒而逃无比费解之时,胡林楠的手机开始不断地振动。

    胡林楠发现打来电话的人是染香。

    他走到一处少有人经过的僻静之处,接通了染香的电话。

    “爷们儿,干吗呢?”

    “嗨,肖锦汉跟林雨嫣办喜事,我过来跟着起起哄呗!”

    “那就是说你现在没有什么正事儿呗?那爷们儿,咱俩聊会儿,我问你点儿事呗!”

    “你问呗。”

    “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我除了国际刑警这个身份外,还有其他身份的啊?”

    “肯定是在桐庐酒店里你三更半夜跑我屋里那次啊!你表现得那么有风格,还能看不出你肯定是跟他们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勾结啊!”

    “我呸,少在这跟老娘我放屁。说实话,你到底什么时候觉得我不对的?”

    “当我从另一个女人身上闻到冷水香水味道的时候——”

    “那个女人是林雨嫣对吗?我就知道你肯定跟她有一腿。”

    “别逗了,如果我要算是跟她有一腿,那跟你算是有多少只腿啊?估计咱俩要是加一块儿有那么多条腿,那不就成人体蜈蚣了吗!”

    “你怎么永远都是那么贫、那么讨厌啊!”

    “讨厌从你这样的美女嘴里说出来,我觉得是打情骂俏的励志好词。”

    “得得得,老娘我贫不过你,爷们儿,老实回答我,那会儿咱们都在超级大鳄鱼的肚子里时,你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可为什么还在关键时刻冒着生命危险,用郑成功的震慑海妖的宝剑拼死救了我?”

    “想听假话,还是真话?”

    “废话,假话我还用你说啊!”

    “真话就是那时候你命悬一线,我根本都没有时间反应,等醒过味儿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手拿着郑成功的镇妖宝剑冲过去了。总而言之,就是我为你冲上去的时候其实也什么都没想,事后觉得咱俩立场差那么多,这事儿想了也只能闹心,所以我也就什么都没有再想。”

    “爷们儿,你真可爱。对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姑娘,直到现在我不也没有问你的真实身份吗?”

    “哎,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其实跟近藤弘毅真的不一样,他找宝藏是为了日本,而我找宝藏是为了自己。”

    “我信。”

    “爷们儿,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不是以敌人的身份。”

    “姑娘,我希望哪怕我们下次见面时仍是敌人的身份,只求我们下次仍能再次相见。”

    “爷们儿,你可真会聊天儿。”

    染香挂断了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