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尾 声

作者:鄢晓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间如梭,现在是二〇一〇年秋天。

    六年的时间足以淹没很多东西,同样也会滋生很多新的东西。就像埋葬着罗扬的那片郊外的墓园,那里的野草蓬勃生长,在这六个春秋往复中枯了又绿了,绿了又枯了。

    这六年里,砂城又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首先是柳絮的歇斯底里发展到极致——她终于疯了。其实这在她走上法庭指控罗扬的那一天就表现出来了,只不过当时没有人正视这件事,大家都以为她指控罗扬的举动是出于一种报复心理。

    疯狂有时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存在状态。但一个还能呼吸且能吃能喝能睡的处于疯狂状态的人已经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生存”,而仅仅是一种还有新陈代谢的“存在”。因为“生存”毕竟还有活着的愿望、动力和意义,“存在”就显得那么可有可无,有时甚至是对他人碍手碍脚。

    柳絮一个人独居在砂城,她就这么不人不鬼、可有可无地“存在”着。但她疯得相当平静,反不及她疯狂之前歇斯底里发作时那般热闹,简直有点默默无闻、无波无澜。每天她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还化了很浓的妆,坐在小区的花坛边发呆,一坐就是多半天,并不妨碍谁。人们是从她粗劣的且显得不伦不类的化妆和坐在那里发呆的神情判断出她精神的不正常。只是有一天早晨,柳絮没有梳妆打扮也没有出门,而是坐在家里吃掉了冰箱里储存的大约一斤火腿和两斤饼干,不一会儿就捂着胀鼓鼓的肚子在地上打滚,她的儿子罗鹏飞在省城工作,最后是她那同母异父的弟弟得到消息将她送到医院去洗胃。还有一次比较严重,她点燃了卧室里的床,房子里很快熊熊燃烧起来。是邻居报了火警。事后,邻居们都为自己家的安全担心,通过居委会联系上罗鹏飞,要他想想办法。罗鹏飞将母亲接到省城。但柳絮的疯病越来越重,他只好又将母亲送到了省内一家最著名的精神病院。柳絮只能在精神病院度过她的最后时光。

    接下来的事情在砂城范围内要有影响力得多。

    纺织集团公司被开除的保卫人员最终自首。艾红的悲剧,一切都是陆思豫指使。某天陆思豫被正式逮捕,三个月后在砂城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公审大会。去旁听的大部分是原纺织公司的下岗职工。

    公审大会结束后,陆思豫被押赴刑场。陆霞搀着陆老太太挤在围观的人群里,她们给陆思豫送行。当押解囚犯的警车从她们身边呼啸而过时,陆老太太当即昏厥过去,陆霞只好将她送往医院。

    行刑前,陆思豫面对那堵红色砖墙想了很多。

    陆思豫首先想到了自己,自己拥有的权力和钱财,这一刻都化为乌有。同时他还想起了瞎婆的话,有一个命定的男人是他的救星。但那个男人不想帮他,在拒绝他的请求时那个男人还振振有词地说,帮他等于是为虎作伥。当时陆思豫觉得他的话很可笑,很道貌岸然。但那个男人已经先他一步死了,陆思豫才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是对的。瞎婆的话也是对的。只不过巫术或预言并不可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陆思豫此刻总算想明白了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救他。

    陆思豫想得最多的还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女人们。可以说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她们。

    艾红,陆思豫一想到那个新婚不久即归他所有的少妇就不禁扼腕叹息。如果她当初真的对丈夫无比坚贞,就不会为了蝇头小利或者说将来的口腹之需跟随他进KTV包厢,也不会主动走进他在宾馆开的房间。这样一个容易随波逐流的女人,她上吊以及当她的丈夫死于非命时她跳楼的举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她瘫痪在病床上,靠市政府配发的低保工资苟且度日。这也许正是她想要的一种生活,用跳楼的壮举换来的一种有尊严的干净的生活。陆思豫有点后悔,如果他当初能够像对待别的女人一样多给艾红一些,而不仅仅是贪求一夜之欢,她也许就不会走到跳楼这一步,也不会成为第一个想要告发他的人。

    那么冷月若雪,她当初对他的感情就纯净吗?陆思豫从来就没有参透过,他和她在一起究竟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欲望。尽管他们最初是以爱情的名义走到一起的。最终她是一个理性的女人,理性是她骨子里的东西。正因为她理性地看到了他们之间的结局,她离开他是很自然的事。一个理性的女人应该让男人望而生畏,敬而远之。这就足以解释她在感情上为什么总是以失败告终。

    然后是桃子。她是唯一到拘押所里探视过他的女人,当时他感动得涕泪交流。尽管之前她为争得一份不该属于她的财产忙着起诉他。她对他许下的爱情诺言随着她物质占有欲的提升顷刻之间变得那么可疑……这个小妖精!

    然后是麦穗。他对麦穗的感情是复杂的。她已经死了,他不便对他和她的关系做出更多的评价。她应该是个好女人,虽然算不得十全十美。他为她扼腕叹息。

    还有其他的一些女人……但陆思豫已然记不清她们的姓名甚至她们的容颜,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他迷离的眼前重叠着的,只是一些或丰腴或娇小的胸脯。

    枪响了,是那种使用了消音器的闷声闷气的响,只有陆思豫自己清晰地感受到了它所带来的穿透力。随着沉闷的枪响,陆思豫的人生画上了休止符。除了在砂城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关于他的议论,这世界的一切人和事都与他无关了。

    因为亲眼目睹陆思豫被押赴刑场,受了刺激的陆老太太在医院里经过两天两夜的抢救,终于醒过来。但她失去了最起码的记忆和思维能力。医生诊断她患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

    某天,陆老太太从医院走失,再也没有在砂城出现过。

    冷月若雪又回到原单位——她曾经任教的乡镇中学,她一边教书一边写诗,又自费出了一本诗集。不过她能安心在那里待下去是因为她从前的情人早已经离开学校。据说他并没有荣升校长,好像是受了点打击提前退休了。他听到冷月若雪回来的消息还到学校里来找过她一次。正如陆思豫断定的那样,冷月若雪是一个理性的女人,她没有与已经显出老态之相的旧情人鸳梦重温,当然也没有为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只三两句话把他打发走了。

    这于冷月若雪来说只能算一件小事。

    震动全校乃至全镇的是冷月若雪某天收到一张数额不菲的汇款单,上面还粘了一些不知是何种禽类的绒毛。她觉得奇怪,想找到汇款人了解给她寄钱的动机。但经过查找,汇款人的姓名和详细地址都是假的。她没有动用那笔钱,尽管她很缺钱,但还是把钱全部捐给了砂城民政局福利院的孤儿。因为那笔数目不小的捐款,冷月若雪被砂城人民称道,她从前的绯闻也如锦上添花,在市民中成了美谈。

    瞎婆很久都没有出现在第二人民医院的林荫道旁,暗地里前来打探她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瞎婆就在自己家里。她盘腿坐在炕上打盹。她已经进入梦乡,梦中她游走于她的前世今生。

    梦中的瞎婆又去请教先知:人类的未来暗藏着什么?

    先知一脸肃穆:贪欲、腐败、迫害、战争……

    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时光,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瞎婆感到厌倦了,她不想再对世界的愚昧无知絮絮叨叨地说点什么,也不想再醒过来。她愿意继续沉睡一千年。

    不过先知又提醒说,一千年以后的世界也许会是另一番样子。但她仿佛没有理会先知的预言,因为她确实已经等不及了……

    某天邻居报告派出所说,瞎婆的小屋里散发着恶臭。警察破门进到小屋,看见瞎婆仍然以盘腿的姿势坐在炕上,像是在打盹。但她的身体已经腐烂了,恶臭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瞎婆的面纱在大庭广众之下由警察撩开。然而,面对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人们始终没有看清她的真实面目。

    自从谭美娟对老司失望后,她不再替他整理资料,也不替他操心诸如做饭、洗衣等等琐事。她开始热衷于买彩票,双色球体育彩票。她深思熟虑精挑细选出一组号码,每天都买同一组号码,日复一日。她相信用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总有一天会有所斩获。

    谭美娟简直不敢相信老天爷对她慷慨的馈赠。某天她买的彩票居然中了一等奖。更奇特的是,那天她下注二十倍,于是,她中的一等奖不是五百万,而是一个亿。

    人真的不能三心二意,包括买彩票也是如此。中了巨奖的谭美娟突然悟到了这个道理,她觉得自己还是很爱老公的,并又开始对那个不成材的老公满怀憧憬——兴许他从事别的职业总有一天会成才的。她默默地也很体谅地在心里为老公规划着新的未来。

    突然有了钱,按照老司的建议,他们夫妻俩是不能在砂城继续待下去了,否则会有经济上的麻烦,比如求助的,募捐的,敲竹杠的,这些人统统会找上门来,假如让黑社会盯上了说不定还有性命之虞。于是他们去了离砂城很远的另一座城市,那里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开始了新的人生,他们不仅住进了别墅,买了新车,还打算办一家公司。至于办什么样的公司,他们暂时还没有想出合适的项目。

    现在老司已经不做律师了。谭美娟是一个不善于理财的女人,又没有多少社会经验,老司只好做了专职经纪人,正在为他们即将开办的公司忙活。

    玲玲坠楼身亡的事件促使李晨光和陆霞很快分手了。关于玲玲的DNA鉴定,省城的老同学打来电话,她的确是他的女儿。至于玲玲的肤色和头发,老同学解释说:“最近在网上看到几条消息,说西汉时期流落到河西走廊的古罗马东征军有了下落,研究者在平安县附近的某个村寨发现了罗马人修建的‘重木城’遗址和具有欧洲人相貌特征的居民。还有学术研究称,古代的欧洲商人常常会沿着丝绸古道的城镇定居,繁衍生息,他们虽然完全融入了大汉民族,但他们的后代偶尔也会显现西方人的特征。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应该与西方人有关。陆霞好像就是平安县人,如果她的家族有西方人的血统,玲玲的外貌特征很可能就是一种返祖现象。”

    李晨光虽然觉得老同学的话有些道理,但生下一个跟自己的长相有天壤之别的女儿,他心理上还是无法接受。但是,玲玲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使他和陆霞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仇恨。也因为玲玲的死,他对陆霞怀着愧疚,离婚时把家里的财产都留给了她。随后,他辞职离开医院,在砂城开了一家公司,经营药品和医疗器械。有一次他的药品出了质量问题,数十名患者的健康受到损害,还死了一个人,他的公司被查封了,处理结果拖了很久都没有下来。

    李晨光现在无所事事,他和麦子租了一套公寓,两个人住在一起。房租是由麦子付的。麦子在一家私人诊所打工,有一份微薄的收入来维持两个人的生活,但他们依然没有要结婚的意思。所遭遇的众多变故使他们早就丧失了结婚的兴趣,只能以同居者的身份生活在一起。李晨光拥着她,她坦然地将脸埋在他怀里,竟然忘记了他是一个已经开始谢顶的中年男人。每一个长夜,麦子在李晨光身边安静地沉睡着,睡得连一个梦都没有。淡淡的星光从窗户透过纱幔照进屋子,落在她漾起幸福笑窝的脸上。

    但对麦子而言,这样幸福的时光也并不长久。

    后来李晨光去了北京一家很著名的医院,在那里担任外科主治医师。听从外面回来的人说,李晨光在北京创业成功,很快就购置了一处价值一百多万元的住宅。但只是业内人士的传言,没有人知道他的实际情况,包括仍然留在砂城的麦子。因为李晨光走后只给麦子寄过几次钱,麦子又如数退回去了,他们从来就没有联系过,包括打电话。

    也在这一年,某科研单位研究员罗鹏飞随同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考察组去了甘肃一个古名叫骊城的地方。骊城是否是史料记载的骊靬古城还有待考证。但在骊城附近村寨他们看到了具有明显欧洲人体貌特征的居民,他们至今保留着古罗马人斗牛的遗风。他们的存在使许多人为消失的古罗马军团找到了最后的归宿,现在缺少的只是足够的证据。

    几十年来,各种各样的支持者都在努力寻找着证据,其中包括一位牛津大学的汉学教授德效骞,一位澳大利亚的冒险家大卫·哈里斯和一位附近寺庙里的和尚。据说那位和尚发现尤利乌斯·恺撒本人在平安县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光,并成为了一名佛教徒。但骊城居民很少有人信佛,他们在举办婚丧嫁娶的人生大事时自有他们的仪式。村里人也很少外出做事,怕被人议论他们黄色的鬈发和灰蓝色的眼睛。

    罗鹏飞想,父亲的头发是那种纯正的黑色,他从来不染头发,即使到了他头发花白的年纪。关于家族的传说呢?又有多少真实性?据说生命科学院的学者将直接采用科学直观的DNA技术和体质人类学测量方法,来揭开古罗马军团后裔之谜。但父亲已化作一缕烟尘,带着永远的疑团离开了这个世界。至于罗鹏飞自己,并没有继承父亲的血统,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在那些日子里,罗鹏飞以骊城的所见所闻为依据写了一些纪实散文和一篇研究古罗马军团的学术论文。但有关部门不允许发表,说这是涉及少数民族的敏感话题。他想起了父亲提到过的许多年前未曾面世的著作《铁骑沉疴》手稿,那也该是一个与恺撒大帝血缘有关的绚丽的梦吧?一个人不能总沉迷于梦幻中,该了结的都该作个了结,而不了了之也是一种了结。

    罗鹏飞心中释然。他离开那个世界闻名而又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寨,返回省城,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开始了默默无闻的某单位研究员的平淡生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