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尾声

作者:唐大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年后。

    佟一琮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大师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在世界最大玉佛身边。同他一样拥有工作室的还有索秀珏、国大师等岫岩玉雕师,以及其他地区的玉雕师。

    程小瑜一直关注,在QQ上和佟一琮聊天谈起的也是这件事。

    程小瑜:大师工作室正式使用那天,我一定从上海赶去捧场。到时把你的宝贝都拿出来。

    佟一琮:别来回跑了,不算个事。

    程小瑜:虚伪。小让都和我讲了,你的表现比你们结婚时还紧张。

    佟一琮:呵呵。回来还有别的事吗?

    程小瑜:还是你了解我,我可不全是为了你。现在股票都成奇葩了,银行股涨,肯定是银行改革力度下降,短期利好出现。地产股涨,肯定有调控政策失败。从股票可以看出整体投资趋势,我个人觉得玉石是个好投资方向,如果有机会,再介绍我和那位武林先生认识。

    佟一琮:介绍没问题,但我劝你不要轻易就决定。

    程小瑜:你呀,琢成了玉疯子,除了玉你啥都不上心。我可是财迷。早把这个项目的情况摸清了。项目定位依托岫玉,提升岫玉,丰富玉种,创建集原石交易、设计、加工、展销、酒店、商业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打造“一园四区七大中心”,实现“六大创新”,是不是?

    佟一琮:玉石交易中心的四大区域,分别是原石交易区、玉石创作作坊区、玉博园区和商务办公综合区。七大中心包括玉石交易中心、加工雕刻创意中心、玉石价格评估及鉴定中心、金融服务中心、网上交易中心、玉石雕刻培训中心、玉石公盘交易中心。你发现什么商机了?看上哪个了?

    程小瑜:全是商机。一个项目必然会带动相关的附属的产业,整个就是一个链条,我只做其中的一节链条,就有得挣了。

    俩人的网上聊天被嘟嘟给搅了。嘟嘟是佟一琮和穆小让的儿子,乳名是佟瑞国给取的,一个白胖胖肉嘟嘟的肉蛋儿,摸那儿都是肉,软软的滑滑的,咋摸都不够。嘟嘟招人疼,就是淘气,他不知道啥时溜到电脑旁,把键盘当成皮球,啪啪几拍,电脑死机了。

    佟一琮自然不会跟嘟嘟较劲儿,嘟嘟是谁,是他的大儿子,他的心肝宝贝。当然他也不敢跟嘟嘟较劲儿,要不然吃亏的肯定是他,佟瑞国一人就把他收拾了。刚刚程小瑜说他把自己琢成了玉疯子,他才没疯呢,岫玉重要,可在他心里嘟嘟更重要。

    程小瑜准备插一脚的是网络销售中心。原因很简单,现在的网络发展太强大了。无所不在,无处不插一脚的网络让她看到了其中的无限商机。她甚至做过这样的推想,将来有一天,是不是除了饭店、洗浴中心,各类娱乐健身场所不会被网店取代,其他都可被网店取代呢?既然如此,玉石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关于这些,她要和武林深谈。

    佟一琮则在工作室建成的那一天告诉程小瑜,可以先同花雪痕做下交流,“她对项目的情况掌握得很全面。”

    工作室的装饰风格,一切的一切,都和佟一琮梦里别无二致。程小瑜和穆小让都有同感,简直就是画里的克隆,不,是梦里的克隆,或者梦境直是在预告着将来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在花雪痕看着佟一琮的眼神里,程小瑜和穆小让也有了同样的见解:这个花雪痕和佟一琮的关系非同寻常。俩人的见解又不同,穆小让把寒霜挂在了脸上,对佟一琮一脸阶级斗争,对花雪痕则是恨不得剜心穿肺。

    程小瑜拽过佟一琮,眼神望向花雪痕。“虫虫,你这辈子桃花太旺,估计以后是少不了是非了。”

    佟一琮两条浓眉拧到了一起,“你不给我出主意,还笑话我。”

    程小瑜说:“齐人之福。”一脸的坏笑,俨然好哥们儿的架式。

    佟一琮苦笑,“齐人之福?那就不是我了!你瞧那位。”

    程小瑜望去,穆明居然带着老婆和兰瑞儿同时出席了佟一琮工作室建成仪式。

    佟一琮走到穆明身边,悄声问,“怎么摆平的?”

    穆明高深莫测的样子,“多看历史书,特别是帝王的故事,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太多值得学习了,皇上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佟一琮无意间瞧见了吕秀和兰瑞儿并不友好的眼神,再望向穆明的眼神里,少了羡慕,多了可怜,“一把伞下三个人,会不会太挤,会不会有人淋到雨?”他把这样的信息发给了穆明。

    仪式很简单,这是佟一琮的意义。按照程小瑜和穆明的想法,要弄得隆重些,毕竟,这是佟一琮的一个梦想。可他自己坚持要一切从简,“最重要还是拿出好的岫玉作品,别的都是外在的东西。”别人也就不再坚持,这是他的性格,凡事尽可能低调内敛。对于这样的做法,佟瑞国和安玉尘满意,俩人的脸上都带着笑,那笑里有欣慰,有自豪。安玉尘不错眼睛地看着他,好像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似的。

    走过安玉尘身边时,佟一琮环住了她的肩,“老娘,等忙完了,我好好陪陪您。”安玉尘拍拍他的手,“忙去吧,妈会一直看着你。”佟一琮这才安心地招呼别人去。安玉尘盯着他的背影,眼里泛起了泪花儿。

    可心见着了问,“姥,咋了?”安玉尘说:“高兴的。”

    当晚,佟瑞国主动提出与佟一琮喝酒,按满人的规矩,父子不同席。老爹的提议,让佟一琮意外,心里忐忐忑忑,不知道喝好还是不喝好。犹豫的时候,佟瑞国瞪起了眼睛,“咋,说不动你了?”

    佟一琮讪笑,没敢回答,生怕又说错什么。

    菜是家常菜,可口。酒是头窖散白,味道醇,一点儿不比名酒逊色。父子俩碰了一杯,佟瑞国主动向他提起了与老娘相恋的往事。“你老娘,那可不是一般人,她是皇族之后。出生时长着尾骨,看相的人说,那是异相,是灾星,其实那叫返祖现象,正常着呢,可他们狗屁不懂,爷爷愣是不管死活,把她扔了出来。不但扔了出来,而且扔到了玉石王那儿。”

    佟一琮心里一惊,玉石王在深山里,扔那儿人还有活路?山猫野狼不把人吃了才怪。

    “也该着你老娘命大,一位老萨满去山上,就看着你老娘躺着地方,在深夜里闪闪发光,那光就像玉石的光,炫眼睛。他走近了一瞧,是你老娘。在你老娘身边放着的包袱里找到了信,知道了她的身世。按说小孩儿见着人了得哭,可你老娘怪,她愣是对老萨满笑,那笑容就像个天使,老萨满后来收养了你老娘,姓随了他的姓,姓安。名字叫玉尘,因为是在玉石旁捡着的,说你老娘的笑,能把世间的尘都扫得干干净净……再后来,老萨满升天了,你老娘就按着他的吩咐救人,只是初一、十五,必须得到山里避谷,也不能见人。”

    老爹的话说得轻轻淡淡,像是在讲旁人的故事,就是鼻音越来越重。“知道我为啥坚持不让你学玉不?当年老萨满说过,如果你有了玉神合体,你们娘俩就必须分开。”

    佟一琮大吃一惊,急着跑出去看老娘。房间里只剩下老娘的小箱,小箱里原有的衣物都不见了,里面放着一块花玉。

    佟一琮跑向门外。老爹招呼,“别找了。她不想回来,谁都找不到。”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