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千载圣学成绝唱 (2)

作者:雾满拦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打成一团的那位。此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泄露出阳明先生的底牌,是因为他的学术造诣非常之精深,阳明先生的弟子门人,在销毁史料、刻意将阳明先生打扮成神仙之时,挂一漏万,未能控制住王艮。

    但王艮初次出现时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王银,他穿了件上古的怪衣服,戴着巨高的怪帽子,拿着只木简,来找阳明先生闹事,进屋他先抢到上座坐好,拿眼睛斜视着阳明先生。

    阳明先生就问:戴的是啥帽子啊?

    回答:古代虞氏的帽子。

    阳明先生再问:穿的是啥怪衣服啊?

    回答:老莱子娱亲之服。

    阳明先生乐了:你的意思莫非是说,你要学老莱子吗?

    回答:然也。

    阳明先生又问:你既然学老莱子,是只想学老莱子的衣服风格和品位呢,还是想到父母面前撒娇,穿着吃奶服,叼着奶嘴,抱着父母的腿哭闹呢?

    回答:……这个这个……看情况吧……

    把王银噎住了,阳明先生大喜:看我格物高招……遂对王银的奇装异服展开了格物,也就是对王银的行为进行深刻的社会学心理分析,并以此推算出历史与人性的规律,并最终进入形而上的学术领域,直格得王银目瞪口呆,心服口服,当即拜阳明先生为师。

    阳明先生替王银改名叫王艮,去掉名字中的金字旁,表示金钱如粪土、家里有的是的意思,就放手让王艮出门去替自己炒作。

    猜猜王艮是怎么炒作的?

    这厮改换了一身更为奇特的服饰,又不惜重金打造了一辆超诡异的车子,此车上有高台,王艮就穿了怪衣服,端坐于高台之上,高薪诚聘了农民工替他推着车子,缓缓向北京城驶去,路上不时敲一声锣:当!大家听了,阳明先生王守仁,已成圣贤非凡人,尽知八百年后事,真神!当!阳明先生王守仁,格物圣算泣鬼神,你若找他算一算,保准。当!阳明先生王守仁,文治武功定乾坤,宁王叛乱遇到他,发昏。当!阳明先生王守仁……

    就这样一路恶炒入京,引发了京城百姓的无限惊恐:啥?出啥事了?是不是要天塌地陷了……

    朝官们则是顿时喧哗起来:这个王守仁,真是太不要脸了,炒作哪有你这么个炒法的?他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有没有做人的底线了?

    总之,这件事让阳明先生极为被动,逼得阳明先生写信大骂王艮故意坑害他……

    荣辱原不在人,人自迷耳

    应该说,明武宗这人,还是很够哥们儿意思的。

    阳明先生替他摆平了朱宸濠之乱,他虽然没说什么感激的话,但是当阳明先生的父亲王华过生日的时候,他特派了钦差大臣到场,给老王头儿送去了金银、上好的绸缎和肥羊美酒。虽然知道阳明先生这厮在平贼的时候没少捞,不差这点儿钱和吃的,但圣上的美意,必然会在乡民之中引起特大轰动。

    事实上,正是武宗天子的寿礼,将王华的生日盛宴推向了一个高潮。

    然后阳明先生端着酒杯,站起来给父亲敬酒,这时候王华是一定要发表历史性讲话的,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将载入史册。

    王华说:我们父子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啦,你的胡子比爹还长……那什么,你在江西瞎折腾的时候啊,当爹的虽然很是替你担心,但这是你的工作,也不能过多替你担忧。后来呢,宁王朱宸濠闹事啦,群体事件啦,恐怖活动啦,大家都认为你死定了,但你没有死,反倒把宁王给摆平啦……嘿,你说这朝廷是怎么回事?你摆平了宁王,这么大的功劳,怎么朝廷到现在也没个文件出来,啥意思啊这是……这句话不要记,我接着往下说,儿子啊,你虽然摆平了宁王,但这里边儿有天大的运气在内,那次你不是说过吗?有个笨差役龙光,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要不是他把你的官印给忘掉了,耽误了你去宁王府中祝寿,那你铁定已经被宁王弄死了。那什么,别忘了给龙光几亩地,再给他娶个老婆。唉,那孩子笨到这份儿上,也不容易……刚才我说到哪里了?对了,现在有好多好多的人在搞你,搞你就对了,你这么能干,不搞你还搞谁?总之你听爹的话错不了,我们父子俩还能站在这里喝酒,那是天大的运气,以后这种运气是不是还能维持下去,这事可谁也说不好,但你爹我的心里,仍然是很高兴的……

    寿星发表了感言,众人齐齐举杯:干杯!喝完了酒,众人四散,阳明先生回房睡觉,睡足了后,出来对学生们说:

    昨日蟒玉,人谓至荣,晚来解衣就寝,依旧一身穷骨头,何曾添得分毫。乃知荣辱原不在人,人自迷耳!

    此后不久,朝廷有旨,封阳明先生为新建伯,食禄一千石,荫封三代。

    这时候贪玩的明武宗已经死掉,由于他没有儿子,皇位就由堂弟接替,是为嘉靖皇帝。其时朝臣认为,嘉靖帝是接的堂哥的班,因此已经不能再管自己的父亲叫亲爹了,要把武宗的父亲孝宗当亲爹,改自己的父亲叫叔叔。嘉靖皇帝抵死不依,明史上的大礼之争,由是爆发。

    这一爆发,就爆出一个机会主义者桂萼来,此人原本是丹徒县一名小县令,但因为在危难时刻顶风抬杠,和群臣对掐维护嘉靖皇帝,由是进入了朝廷领导班子。既然已经成为了重量级的国家领导人,那么应该推出个什么新政,以展示一下自己的政治抱负呢?

    要不,咱们打掉王守仁犯罪团伙,如何?桂萼想了一招。

    遂上书,要求取缔阳明先生所创立的心学之邪教。

    宵小弄权,坦然处之

    运用桂萼来搞阳明先生,是内阁重臣杨一清的游戏。

    桂萼其人,与阳明先生恰好构成了两个极端:阳明先生有着非凡的智慧与思想,而桂萼除了投机钻营,对什么思想智慧一律不感兴趣,但是这时候桂萼是阳明先生的领导,手中握有权力,于是两人就势均力敌了。

    但桂萼先生也不是绝对的草包,说他对思想与智慧不感兴趣,是把他与阳明先生相比——阳明先生是圣者,谁跟他比谁吃亏,这种比较明显对桂萼不公。可不管怎么说,桂萼仍然是那个时代的精英,他在治理国政上首创一条鞭法,这个方法被张居正抄走,成就了张居正的万世改革家之名。

    而在外交活动上,桂萼也打算干点儿实事:摆平越南。

    越南当时叫交趾。而隔着交趾和大明帝国的,就是广西地区的瑶族兄弟们。当时瑶族兄弟中声望最高的领导人,就是岑猛了。说到岑猛,那可是赫赫有名了,你翻开明史,从武宗到嘉靖这段日子里,每一页都活动着岑猛勤奋的身影。最早的时候是刘瑾专权之时,名臣刘大夏想改土归流,把岑猛调离广西,另派干部南下。等岑猛调离了他的地盘之后,再慢慢修理他。可岑猛岂是束手待毙之人?他反过来与刘瑾勾结,反倒把名臣刘大夏给充军发配到甘肃去了。

    再到后来,江西土匪横行,朝廷又琢磨出个损招儿,想忽悠岑猛去剿匪,可岑猛既然名之为猛,那是真的比土匪还要生猛。山贼连打闷棍都是有讲究的,岑猛却是什么规矩也不讲——他也没必要讲,他的地盘在广西,朝廷允许他到江西去,对他来说就是个发横财的好机会,连砍带杀,捎带放火,那是他必然要干的事情。

    总之,岑猛这人特别调皮,不好对付。

    但岑猛这么个搞法,也意味着自寻死路,他居然比山贼闹得还要凶,这让朝廷怎么办?

    只能出动大兵剿杀。

    四省官兵会聚,岑猛闻风而走,逃到了老丈人的地盘上。于是老丈人专门为他摆下酒宴,问他:爱婿啊,我女儿嫁给你好久好久了耶,她现在的情形怎么样了啊。

    岑猛道:岳父放心,你女儿生活得相当幸福,每天都在梦中笑醒。

    真的吗?岳父表示严重怀疑:那我怎么听说,你在娶了我女儿之后,很快又感情出轨,另娶了一大堆女人回家,而且那些女人比动物还凶猛,每天合起伙来折磨我女儿呢?

    岑猛道:岳父你别听别人瞎掰,没影子的事儿。

    岳父慢慢地在桌上摊开一张纸:岑猛,你可要看好了,这是我女儿冒死发出的求救信,信上说,她已经要被你活活折磨死了,这你又怎么解释?

    岑猛道:哦,岳父说这封信啊,是这么回事,虽然你女儿生活得幸福无比,但是她精神分裂了,患上了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老是以为有人要害她,所以就给你写了这封信。你等我赚足了钱,替她找个医生,把她的精神病治好就没事了。

    岳父问:贤婿啊,你说我女儿有精神病,有医生诊断书没有?

    岑猛道:你看你岳父,你手里这封信就是证据,还要什么医生诊断书啊。

    岳父气结:……岑猛,我已经检查过你的随行人员了,有不少的漂亮女人,你既然口口声声说爱我女儿,怎么不把她带在身边?你把她丢给官兵了,让官兵将她捉走,当贼妇游街示众去了是不是?

    岑猛道:岳父你别担心,反正她是个精神病,怕什么游街示众。

    岳父气极:岑猛,你无耻!

    岑猛笑道:我叫你一声岳父,是给你面子。惹火了老子,一刀劈了你,老子的岳父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岳父:……你砍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岑猛伸手去拿刀,却忽觉手臂无法动作,顿时大骇:岳父,你你你……你在酒里下了毒?

    岳父:然也。

    岑猛大叫一声:太无耻了!七窍流血而死。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岑猛被毒死,这意外的消息传到朝廷,刺激了桂萼一个天才的构想:

    遣上将一员,提精师一旅,突入广西。然后跃马扬鞭,直捣交趾,将那里脚趾头还呈蹼形,未曾进化到五个脚趾头程度的原始人类通通捉来,关进笼子里收取门票展览,以解决帝国财政困难,这个主意如何?

    桂萼把他的想法跟杨一清一说,杨一清差点儿没趴在地上大笑。但他终究是老成持重之人,就惊叹道:哇靠,桂萼,真有你的,这真是天才的设想啊。但不知道你想派遣的这员上将,是谁啊?

    桂萼道:老领导,你看我这不是刚刚进入领导班子吗,朝廷中哪些人能打,哪些人徒具虚名,我还不太清楚。想请老领导替我推荐一个人选。

    杨一清道:嗯,这个人选嘛,伤脑筋……你看威宁伯王越如何?

    王越?桂萼想了想:这个名字头一次听说,不过他既然被封为威宁伯,封号里有一个威字,那肯定是很能打。

    于是回去急写奏章,要求命威宁伯王越统精兵一旅,去远征交趾。奏章递上去,等着嘉靖皇帝批阅,桂萼无所事事,就在朝廷上瞎转悠,心说反正现在没事儿,我先和威宁伯套套交情吧,给他这么一个表现的机会,他肯定会感激涕零的。就问旁边的大臣:喂,哪个是威宁伯王越啊?

    那大臣用发毛的眼神瞅着他:桂萼,你说什么鬼话?威宁伯王越死了几十年了,你真要见到了他,那可是见鬼了。

    什么?威宁伯都死了几十年了?桂萼顿时傻了:那那那……那老领导杨一清怎么会给我推荐他呢?

    正惊愕之际,嘉靖皇帝已经宣召桂萼入内,用同样发毛的眼神瞅着他:桂萼,你这奏章上给朕推荐了个将才,是威宁伯王越,是不是?

    这这这这个情况是这么回事,桂萼脑子急转:我推荐的是现在的威宁伯,老威宁伯王越都死了几十年了。

    原来你知道这事啊,嘉靖皇帝不悦地道:朕还以为你给推荐了个鬼呢,那么现在的威宁伯是谁啊。

    他他他他就是……桂萼额头正冒冷汗,幸亏有太监在一边替他圆了个场:现在有个新建伯王守仁,就是他平定了宸濠之乱。

    对对对,桂萼如释重负:陛下,臣推荐的就是新建伯王守仁,臣之所以在奏章上写威宁伯王越,是希望他王守仁也能够像王越那样,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不辜负陛下的期望。

    那这事,你跟王守仁商量过了没有?嘉靖皇帝问。

    商量过了,桂萼瞪着两只怪眼撒谎道:王守仁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对于朝廷能够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还是非常感激的。再由我来亲自指导他,表现应该不会太差。

    嘉靖皇帝:你指导他……算了,你们自己玩儿去吧。

    桂萼兴奋地退出,立即吩咐吏部发文,于是阳明先生在桂萼的亲切领导之下,突入断藤峡,横扫八大寨,一举将盘踞在断藤峡长达一百六十年之久的山贼,尽行剿除。

    为良知而战

    实际上,桂萼给阳明先生的任务,是让他打掉岑猛的部落,然后挥师直捣交趾。可是阳明先生又没发神经,怎么可能听这个二愣子的?而那断藤峡山贼既然已经盘踞了一百六十年,皆因地势险要,夹江峻岭,临江壁立,山路一线,历尽千盘,一夫荷戟,万夫莫入。毒瘴恶雾,非人能堪。山贼的武器又是强弓劲弩,箭头淬毒,中者毙命,伤者立死。最要命的是这些人世代为匪,已经脱离出了人类文明进化的主线,不打掉他们,实在有亏阳明先生圣人之名头。

    所以阳明先生进入广西之后,先召岑猛的部将来到,当着其部属七万大兵的面,批评那两个人:你们俩又不听领导的话了吧,又犯错误了吧?与吾抽调两路精兵,每路八千人,吾要阅兵。

    两名部将去抽调参加阅兵仪式的精锐士兵,阳明先生却大张旗鼓,风风火火,到处开馆办学,不久两支精兵调集,全副武装来到校场上,就听阳明先生道:现在我命令,大家抬着我,一直往前走,中间不许回头……于是这两路精兵,在阳明先生的指挥之下,稀里糊涂直奔断藤峡。

    然后阳明先生下令:与本官把断藤峡中的所有窟洞,通通掏一遍,把里边的山贼全都揪出来砍脑壳。

    这才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断藤峡山贼哪料到阳明先生招呼也不打一个,说上来就上来了,结果阳明先生将躲藏在窟洞中的三千多名山贼通通掏了出来,全部杀掉。

    史称:断藤之贼略尽。

    闻知阳明先生尽扫断藤峡,拒绝直捣交趾,桂萼怒不可遏,立即上书要求禁绝阳明先生的心学,说:这个王守仁,是个典型的邪教头子啊,你看他的心学是什么玩意儿啊,陛下,求你了,打掉心学这个恐怖的邪教组织吧,求你了。

    嘉靖皇帝说:上次你不还推荐他吗,怎么这么快又成了邪教了?

    桂萼道:陛下,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陛下你下了圣旨,让他直捣交趾,可他偏偏不去。陛下你没下旨打断藤峡,他却自作主张跑去闹事,他这是典型的目无领导啊,如果再让他这么搞下去,组织纪律性何在啊?

    杨一清这时候插话道:陛下,王守仁这个人吧,我也不好多说,桂萼说他是邪教头子,到底是不是呢,我也没做过调查。但是有一点,你看前段日子他派了王艮来北京炒作,搞得人心惶惶,而且他这个人不喜欢穿正常衣服,古服古冠,确实有点儿……嗯,不大对劲儿。

    嘉靖皇帝道:嗯,知道了,你们处理吧,我还要炼丹呢。

    桂萼出来,就收到了阳明先生的乞请病休的奏章,顿时没好气地把奏章一扔:休想,看老子怎么搞死他。

    但是桂萼很快就发现,他已经没机会动手了。

    阳明先生上奏病休之后,并不理会朝廷的反应,立即踏上了归程,舟行南安,门人周积来见,与先生同行,行七日,先生问:此处是什么地方?

    周积回答:老师,这里是青龙铺。

    先生道:吾去也。

    周积闻言大恸:老师,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阳明先生笑道:此心光明,复何言哉。

    闭目而逝,享年五十七岁。

    失落的智慧

    阳明先生说走就走了,临走之前还摆了杨一清一道,可怜老杨一世名臣,却因为怨恨阳明先生,枉做了小人。而阳明先生的弟子们,则陷入了癫狂状态之中,发誓要将阳明先生神化到底,于是历史上就有了这样神异的记载:

    十一月,葬横溪,先生所自择地也。先是,前溪水入怀,与左溪会,冲啮右麓。术者心嫌,欲弃之。有山翁梦见一神人,绯袍玉带立于溪上,曰:“吾欲还水故道。”明日,雷雨大作,溪水泛溢,忽从南岸而行,明堂周阔数百丈,遂定穴。门人李珙等,更番筑治,昼夜不息,月余墓成。

    这篇史料说,阳明先生临死之前,是自己选择的墓地,但是术士发现这里风水不对头,大大有问题,正准备放弃,但当地的一个老头忽然做了一个怪梦,梦到一个神仙,红袍子,白带子,站在溪水之上,曰:这条河,也该改一下道了。于是雷雨大作,山崩地裂,整个地形全都变了样,成为了一处风水绝佳之地。

    但这是实打实的瞎掰。如果风水理论这玩意儿管用,那改朝换代这事儿也就不会出现了,打第一个皇帝秦始皇开始,只要世世代代把自己皇家的风水看守好了,就算齐活儿了。但既然连始皇帝都摆不平,阳明先生这里的风水,就更是不靠谱。

    说阳明先生的风水不靠谱,那是有证有据的。这证据就是阳明先生死后,家里的六个老婆斗得不可开交。这场斗争惊险而诡异,结局更是令人跌破眼镜,甚至使人疑心阳明先生到底是不是圣人。

    早在阳明先生四十四岁的时候,因为没有儿子,就过继了弟弟王守信的儿子正宪,但是到了阳明先生五十五岁时,他的一个姓张的妻子,却突然给了他一个惊喜,生下了一个儿子正聪。

    晚年得子,是件大好事,但要命的是,阳明先生的钱太多了一点儿,他的伯爵府奢华江南,单靠了微薄的薪水,是连个门脸儿也修不起的。可以确信,盖这华宅的巨额资金,是从朱宸濠的王府中拿来的。单是屋舍就修筑得富丽堂皇,家里藏着的金银财宝就更多。所以王家人摩拳擦掌,枕戈待旦,为争夺这笔财产进行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战争。

    这场战争仍然以阳明先生的诸位老婆为主角,各自与阳明先生的弟弟家人结成统一战线,先软禁了阳明先生的亲骨肉正聪,然后抄起桌椅板凳对砸起来。

    正打得欢,朝廷下旨,取缔王守仁创立的邪教心学,狠狠打击这伙不法分子的歪理邪说。当地的官员率领恶少,手持木棍冲入王家,逢人就打,见人就揍,王家人号啕大哭着,抱头踏上了仓皇亡命之旅。

    阳明先生的骨血儿子正聪,逃到了先生的门人黄绾那里,黄绾把自己的女儿给这娃娃做老婆,替他改名叫正亿。

    嘉靖皇帝死后,新任皇帝隆庆给阳明先生正式平反,恢复先生的心学,归还没收的王家财产,于是王正亿承袭了伯爵的爵位,他死后爵位传给了王承勋。

    王承勋有两个儿子,老大王先进,老二王先达。于是爵位继续传给老大先进,但是王先进没有儿子,就想过继弟弟的儿子王业泓。但是弟媳妇太贪,曰:你看,我老公他爹是伯爵,我儿子又是伯爵,所以我老公当然也应该是伯爵,大伯子你既然没儿子,就应该把伯爵让出来。

    大伯子王先进听弟媳妇如此掰扯,大怒,干脆不要弟弟的儿子了,另从外边找来了养子王业洵。等王先进死后,王业洵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爵位已经没戏了,肯定会归王业泓,于是他干脆诬说王业泓跟自己一样,也是从别人家抱养来的,存心不让大家消停。

    此后王业洵就和王业泓为争夺爵位,打起了扯皮官司。这皮一扯就是几十年,最后这个爵位归了阳明先生的孙子王承勋的弟弟的儿子王先通。可是王先通的运气糟透了,他刚刚做了伯爵,就见门外冲进来一群人,破衣烂衫,浑身酒臭,赫然竟是闯王李自成的部队。

    原来这都到了大明末年了,阳明先生的伯爵承传被一刀斩断,最后一位爵爷王先通,被李自成的部队砍了脑袋。

    看看这满眼污烂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道理:

    智慧与思想,是无法承传的,甚至连对身边人熏陶的功能都不存在。阳明先生是圣者,但他的诸多妻子以及后人,显然对思想或是智慧缺乏丝毫的兴趣——有兴趣他们就不扯这污烂事了。

    思想与智慧,无法复制也无法承传,那是因为智慧思想是完全个人化的思维运作,是单独一个人不停地采用探究式的思维模式,对自己的大脑的个性化开发。这种开发的过程就是智慧思想的本身,而智者所能够表达的,往往是智慧与思想的最终结果,但这个结果既不是思想也不是智慧,最多不过是思想与智慧的行进方向而已。

    所以阳明先生说:致良知。

    良知并不是智慧,致良知更不是思想,思想与智慧,是指你不断地努力,让自己达到良知境界的思维过程。

    重复一遍,思考的过程才是思想。

    这就是阳明先生的世家告诉我们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