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3章 霸道总裁的未来 ...

作者:小羊要争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景龙被带回警察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律师过来。

    “你好先生,这是我的客户,我想要保释我的客户。”那个律师看着那个警察说道,他的神情十分的平静,因为他已经和这些警察打过无数次交道了。

    那个警察却是神情冷冽的看着律师说道:“他不能够保释。”

    律师却是淡然的笑道:“其他人是没有办法,但是我有办法,这样的事情,你还是合作一点,要不然的话那也许会有一些麻烦的。”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那个警察很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外面却又是进来了一个人,那个警察看着自己的伙伴摇了摇头,示意这样的事情就到此结束了。

    那些警察很是不甘心,但是他们却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不过他们却是恶狠狠的看着陈景龙说道:“我们会见面的。”

    陈景龙看着那个律师询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是斯密斯家族的人,我也是斯密斯小姐的人,有些人不希望你和斯密斯小姐合作,所以就搞出这一点事情,我希望你可以理解一二。”

    那个律师很是认真的说道,他也知道陈景龙有许多的疑惑,所以他这个时候说明白了。

    陈景龙听到这些事情,他自然是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那就是一个家族的龌龊的事情了,不过这样的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后面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即使是斯密斯家族想要和他对抗的话那陈景龙都可以对抗的。

    当陈景龙看见斯密斯的时候,斯密斯却是十分的激动抱着陈景龙,而后她告诉陈景龙说,自己今晚会和斯密斯的那些老顽固对抗,让陈景龙帮忙,陈景龙自然不会拒绝的了。

    结果就在今晚的会议上,一群人袭杀陈景龙和斯密斯,但是陈景龙的本事哪里是他们可以对抗的了的?

    一个个都是被陈景龙给干净利落的感觉了。

    也就是这样,斯密斯直接掌控了斯密斯家族的大权,这样的事情有些儿戏一般,但是现在却是斯密斯已经演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事情。

    当一切搞定之后,陈景龙在米国的行程是异常的顺利,有了斯密斯和陈景龙的合作,结果许多的事情都已经是悄悄的改变了。

    不过陈景龙还是期待一些事情,例如就是成为霸道总裁,所以他也是这样做的。

    总裁办公室内。

    陈景龙色眯眯地盯着秘书何微,唇角勾着邪笑,自从那一晚上在斯密斯家族的大获成功之后,陈景龙手下的那些资源就开始整合了。

    萧若晴等人则是专心带孩子,陈景龙则是专心的勾搭妹子,尽管他没有吃那些妹子,但是却也是有那些举动的了。

    因为陈景龙从小到大都想要当一回霸道总裁。

    何微已经注意到了那暧昧的目光,想逃走,可总裁叫她整理文件,文件有些多还乱,根本一时半会儿处理不完。

    算了,忽视吧。

    深呼吸,何微矮眸凝神静心继续工作。

    “何微啊,你帮我把天和苑的合同拿过来。”何微的一举一动皆在陈景龙的注视下。

    34D的美好身材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瞬间就勾起他深处的念想。

    何微愣了下,抬起小鹿般的眼看他,那眼里有惊慌失措。

    “啊?总裁,我手上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呢,能不能等我做完……”

    “马上拿给我。”陈景龙不容置喙地开口,眉目冷下去,阴冷荡漾着,让何微很是害怕。

    她低下头,咬着唇,不开口说话。

    陈景龙眯眸,“你是不敢吗?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天下。”

    是他的天下,他做主,她没有说不的权利。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里是办公室,总裁没那么可恶吧。

    想了想,何微咬咬牙,放下手中工作,出去把合同拿进来,恭敬地放在陈景龙桌子上。

    陈景龙轻笑,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暧昧道:“叫你拿文件可不是这么拿的。”

    何微错愕的抬眸,恰好和陈景龙低下来的视线撞到一起。

    脸红了,手不知道往哪里摆。

    “何微啊,所有的秘书中就你最聪明,心灵手巧,我想要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偌大的城市,在我陈景龙眼中不过是一粒尘埃,你若跟随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拒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柔柔的语气带着威胁,如同一张网,将何微包裹。

    她咬了咬唇,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须臾,她深呼吸,像做了很大决定一样,忽然抬起头来,眼眸也变得坚定:“总裁,你是个有家室的人,我要的不是当别人的小三。”

    “哦。”陈景龙了然的点点头,抬眸看天花板,语气漫不经心,“原来如此啊。”

    “嗯,请总裁成全。”全公司谁不知道陈景龙好色,且胆大妄为。

    她来这里上班的时候也曾犹豫过,毕竟这里不是好地方,可最后她被工资打败了,认为自己注意一点就不会有问题。

    以至于如今……骑虎难下的局面。

    “何微啊,做人最怕的是不识好歹。”陈景龙站起身,手插裤袋,缓慢而来,在何微面前站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家借了很多的高利贷,就凭着你和你哥哥那微薄的工资,能够支撑吗?”支撑二字陈景龙咬得十分重。

    何微惊讶地抬眼,不可置信地盯着陈景龙。

    他,他,他怎么会知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只需要知道机会摆在你面前。”漫不经心地说着,陈景龙拉起何微的手。

    何微挣扎,却被陈景龙强力镇压。

    “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他看着她的眸,浅浅一笑。

    何微咬唇,低下头去。

    心,迷茫。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希望你可以抓住。”陈景龙不给何微缓和的机会,下重磅。

    反抗的力气减小了,陈景龙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轻笑着,手不规矩的移动着。

    “我,我……”在她身上的手移动着,带来战栗,何微说话也变得结巴。

    “总裁,总裁,你别,别这样。”

    “不可以怎样?”陈景龙暧昧轻笑,手不断地动着。

    “我……”何微低下眼,拉住他的手也放松了。

    陈景龙轻笑,眼眸闪烁出不屑。

    还以为是什么贞洁烈女,不过就如此。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果然是正确的。

    “砰。”门被推开,萧若晴气呼呼地出现在门口,俏丽的脸蛋被泪水沾染。

    陈景龙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萧若晴环胸冷笑:“我为什么不能来,如果我不来的话又怎么会看到如此劲爆的场面?”

    “陈景龙,我是你的妻子,为了你,我放弃自己的梦想,数不尽的荣耀,为你生儿育女,我不奢求你对我多好,多好,只是希望你一生只有我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就连这一点点的要求你都做不到?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萧若晴忍住眼泪,无所谓得耸耸肩,叹气,“呵呵,我真的是太善良了,怎么就相信你的话?”

    陈景龙凝眉,走过来,扶着她的肩膀,非常认真地说:“若晴,你别这样。”

    萧若晴冷冷地拍开他的手,退了一步:“是不是有想哄骗我?”

    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曾经的种种,她自嘲一笑,“呵呵呵,我好傻,明知道你是怎样的人,还是忍不住的被你吸引,心甘情愿地和你在一起。”

    “若晴,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生理有需求是很正常……”

    陈景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若晴打断,只见她冷哼着笑了:“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满足不了你?”

    “我……”陈景龙语塞,犹豫了下,点点头。

    此时,何微躲到了角落里,尽可能地缩小自己存在的影响。

    “啪。”萧若晴抬手,毫无预警且快速地落下一巴掌,“陈景龙,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陈景龙被萧若晴一巴掌打怒了,偏过头来,怒吼:“萧若晴,你到底有完没完。”

    到这时候也不觉得自己错了,还在问她有完没完。

    萧若晴笑了,笑得颓然,笑得伤心。

    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

    “陈景龙,你就是一混球,我,要和你离婚!”萧若晴无比的肯定,漂亮的丹凤眼闪烁着的决绝的光芒。

    陈景龙扶额,感觉萧若晴无理取闹。

    “不就是一小事情,怎么就要离婚了?”

    萧若晴笑问:“为什么不能离婚?你还觉得这是小事?”

    他们之间,已无话可说。

    “错也要分大小的,出轨就是大错,不管你是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只要出轨了就是大错。”大错,不是不值得被原谅,而他没有醒悟到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她,没有办法和这样的人说话。

    不再犹豫,萧若晴哭着跑开了。

    陈景龙扶额,烦躁不已。

    男人在外打天下,有些情妇很正常的,而且她之前不是也知道吗?

    怎么到如今又不能接受了?

    陈景龙对女人这种生物表示极度的不理解。

    “总裁,既然你家中有事,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工作的事情可以慢慢来。”何微十分好心的提醒,她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却发现笑容怎么都没法挂在脸上。

    “何微,你跑什么?我又不是老虎。”

    何微不语,低头沉默。

    不是老虎,也就只是你自己说的而已。

    “工作的事情确实可以慢慢来,先目前比较重要的是我们的关系。”陈景龙暧昧地提醒。

    刷,何微脸红了。

    “总裁,你也看到了,你夫人正在和你闹离婚,如果你这时候还不顾及她的感受,婚姻很有可能会完蛋的。我不需要你考虑,没有了你,我也可以自己想办法凑钱。所以……”你还是注意家庭吧。

    何微十分委婉的提醒。

    一想着萧若晴的不善解人意,陈景龙就郁闷。相应的口气也沉了下来,“不要在我的面前提她,我想做什么和她有什么关系,明明是个女人,只需要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可以了,我在外面玩,怎样玩都可以,她傻不拉几的跑来管?”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陈景龙是一点都不担心她会和自己离婚。

    即便她下定决心了也有她父母那里,那边好言说上两句问题是一定可以解决的。

    其实到了陈景龙这个年纪,被婚姻束缚反而不好。

    不过他有孩子,家里面是必须要有一个人的,不然出问题的可能会比较大……

    “总裁,我还是觉得人要规矩一些比较好。”何微想走,不着痕迹得往旁边挪动。

    陈景龙烦恼的盯着窗户外面,没注意她这小小的动作。

    “我的事情你操心干什么?我要你做什么,你就给我做什么就好!赶紧的!”

    何微低头,不语。

    耐心在何微的犹豫和萧若晴的无理取闹中消失得很快,陈景龙越发的不耐烦起来。

    “何微,你要是再给我找借口或者沉默的话,你就准备下地狱吧。”陈景龙咬牙威胁。

    何微被陈景龙的威胁弄得很无奈,艰难抉择中根本就不知道选什么。

    最后竟然着急得哭了:“总裁,你这又是何必呢?为什么一定要逼我?你喜欢女人,风花雪月场合的女人很多,各色各样。”

    “那些不是你,我喜欢你的味道。”男人都喜欢征服,他也不例外。

    陈景龙盯着何微,微微眯眸,危险乍泄。

    “你说这么多就是不愿意是不是?我这人就喜欢征服不可能的,你越是不乐意,我越是要征服。”陈景龙靠近何微,一把拽住她。

    “呜呜呜,陈景龙太过分了,妈妈你是不知道他的口气又多恶劣,说我无理取闹!我的丈夫在外面乱搞难道我不该管吗?我就该忍受他的左拥右抱?为了他,我已经放下了很多,很多,他还要我怎样?还想我怎样?”客厅中,萧若晴哭的梨花带雨。

    她的母亲裴氏在一旁听着,不时点点头。

    可惜,她只是个女人,无法做决定。

    “女儿啊,你跟我说没作用的,这个家做主的是陈景龙。”

    “哼,做主的是他难道我还不能有点人权了啊。不行,我一定要和他离婚,不论怎样都要离了!”萧若晴越是想越是气。

    凭什么他可以左拥右抱,自己就必须在家相夫教子?凭什么他都已经被抓到了,还可以理直气壮!

    “若晴,你真要离婚?”裴氏乍一听离婚这词,心里咯噔一下。

    萧若晴重重地点头,无比的肯定:“对,我要离婚,而且必须要离了。”

    不离婚怎么可以咽下这口气?

    闻言,裴氏严肃起来,抓着她的手,“若晴,婚姻是大事,不能马虎的。”

    萧若晴挥开裴氏的手,正在气头上的她可管不了那么多。

    “什么狗屁的大事?难道我遇上了这种事情就必须要忍气吞声吗?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多少,怎么却没没有人来关心关心我。”

    说着说着萧若晴想起了两人风花雪月的过往。

    那时候还真的是幸福啊。

    他就在自己身边的,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

    可是现在呢?这才过了多少时间就成了这样?

    “那好。”萧若晴在气头上裴氏不好安慰她,让她忍气吞声,只好换一种她比较能接受的方法,继续说,“如果你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大人的事情比较好处理,可是孩子呢?你要他怎么面对破烂的家庭,破败的你们?他现在还小,是什么都不懂,可是总有一天会明白,等他明白了,你该怎么说?怎么解释?”

    这,萧若晴没有想过,刚刚在气头上,没想那么多。

    见她态度有所软化,裴氏又接着说,“孩子,结婚后能恩爱一辈子的没有几个,多数都是互相忍让。这事情是陈景龙做得不对,等我回来的时候好好说说他,让他跟你道个歉,这事情就大事化小,好不好?”

    “不好!”萧若晴想都没想的拒绝,嘟唇眼眸含泪,“凭什么,他做得那么过分,为什么还要我忍让?”

    不行,这个婚必须离。

    对于一做得过分的人而言,如果自己不过分一点,他就不知道厉害。

    你不是有很多的红粉知己吗?好啊,你去找她们,她不伺候了!

    “妈妈,这事情我来处理,你就不要掺和了。”萧若晴把裴氏拉起来往外面推,等推到外面后,她转身一溜烟儿的上了楼。

    哼,收拾东西,带着孩子,离开!

    陈景龙回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偌大的别墅,没有一个人,四处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平时的欢声笑语?

    他当是人出去散步了,没过多的想。在门口处换了鞋子,走到客厅里坐下,顺手扔了公文包,靠在椅背上。

    脑海里回荡的是何微甜美的面容,美好的身姿,以及她那略带生涩的技术……

    恩,真是个可人儿,真希望每天都能享受到她的温柔。

    裴氏从外面进来,见陈景龙还坐在客厅里,一脸的享受,顿时着急了,快步走上去,拉他的手:“哎呀,你怎么还在这里?若晴都带着孩子离开了。”

    “什么?”陈景龙睁开眼,脑海闪烁疑惑。

    萧若晴这是发什么疯?不就是玩了一个女人而已,用得着生那么大的气?

    想着女儿回来时那梨花带雨的脸庞,裴氏不住的叹气,柔声说陈景龙两句:“你说你,不是知道若晴什么脾气,遇到这种事情你顺着她来一点没问题的吧,干嘛非要把事情闹大?这下好了,她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没有带你的一分钱!她我不担心,只是孙子……”

    一想着那可人儿,裴氏叹气更猛了。

    “这事情啊,我没法说什么,你自己去搞定吧,如果搞不定的话,就直接离婚!”裴氏虽然是个传统的女人,可她清楚什么该做,什么药如何做。

    这次实在是陈景龙过分了。

    在女儿走后,她想了很多,连带着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想了多遍,认为这事确实是陈景龙做错了。

    如果他不改的话,婚姻就这样算了。

    “妈,我和若晴之间的不过是小问题,没那么复杂的,我马上去处理。”

    啧啧啧,这萧若晴真有病,明明是小事,非要扩大。看她回来了自己不好好教训她。

    即便是到了这时候,陈景龙也认为自己没错。

    没有敢再耽搁,他起身去找人。

    此时,一小旅馆中,萧若晴带着灿烂的笑从老板娘的手中接过钥匙,抱起儿子朝走上走。

    走的时候不忘跟老板娘交代一声,要她帮自己看着车,她马上下来。

    在她没看见的地方,一男人鬼鬼祟祟的注视着她离开的方向,眸闪烁着不安分的光。

    把儿子安顿好,萧若晴下来拿婴儿车。

    就在她收婴儿车的时候,一双黑手搭在她手上,“美女,一个人住啊。”

    萧若晴看了他一眼,仅仅一眼,她赶紧扭头到一边,长得实在是太奇葩了!

    “我嫁人了,请你不要来找我的麻烦,不然我丈夫是不会放过你的。”对这种人她没什么耐心,皱着眉头冷声回答。

    一点余地都不留。

    “哦?你丈夫是什么有名的人物?”小混混不在乎的问。

    “不管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身份和权利,他都是我的丈夫,而你,不配知道他的信息。”虽然要离婚了,不过这情况陈景龙的名号得用。

    萧若晴心里清楚,如果这时候不吓退小混混的话,灾难就会来临。

    “你和你丈夫吵架了吧。”

    “我说你这个人烦不烦,我和我丈夫吵架和你有什么关系?知道我是一个有夫之妇,就不该碰,不然遭殃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萧若晴没好气地说。

    “哟呵,这脾气还真倔,不过我喜欢,我就喜欢征服不可能的人!”萧若晴的话不仅没有威胁到小混混,反而还让他对自己有了更大的兴趣,者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呵呵,是吗?”陈景龙冷冷的说道,他没有多余的语言,立马将那人给废掉了。

    “哼,我还以为你那么没有良心了呢。”苏菲也是慢慢出现在陈景龙的身边,她一直都是在看着这一幕,不过她也是已经大肚子了,这不需要问,肯定是陈景龙的了。

    陈景龙看着苏菲皱眉说道:“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我只是玩玩而已,况且我也没有怎么样吧?”

    苏菲却是冷冷的说道:“要是你再多一些女人的话,那我倒是不介意带着肚子的孩子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你慢慢玩,我也会教导孩子怎么和你的孩子玩。”

    陈景龙顿时冷汗就冒出来了,他很是温柔的说道:“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的啊?我肯定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百分百可以肯定那样的事情不会出现的,你们说什么,那我都听你们的,我的老婆大人。”

    “呵呵,是吗?”萧若晴很是疑惑的看着陈景龙说道,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是的……”陈景龙却是怎么都要答应这样的事情,他可是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现什么情况。

    只是听到陈景龙的话语,苏菲却是俏皮的说道:“好,那你以后都用男秘书吧。”

    “啊?”陈景龙有些苦涩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做,要知道一个男人在身边,那还不就是和搞基差不多了,但是现在他却是已经没有多少权力选择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前科似乎有些多。

    “怎么,不行?”萧若晴看着陈景龙说道,她的眼神都是透着几分诡异。

    “不是,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行啊?我一定这样做,还有什么事情吗?”陈景龙看着萧若晴说道,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吃素的啊,要知道他现在只是想要出来溜达一阵子,那却是已经没有希望的了。

    “哼,有什么事情?斯密斯已经给电话我,她说她要过华夏这个地方来要几个孩子,所以那个事情你自己准备好了,还有,到时候你不要找我大被同床啊。”

    萧若晴一想到之前那些荒唐的事情,她就忍不住面红耳赤的说道,要知道那样的事情,那是十分的激动人心的。

    陈景龙却是也想到了这样的事情,他忍不住说道:“这不好吧?要知道我们可是地主啊,那是怎么都要招待好人家的。”

    “王八蛋,我就知道你这样的家伙是什么心思的了,我都已经和她说了,我准备怀孕了,我妹妹那边,你自己去惦记吧。”

    萧若晴自然是不肯自己去了,但是她还有妹妹啊。

    陈景龙却是眼珠子顿时转悠起来了。

    苏菲忍不住笑道:“哈哈,这样的事情也就是你做的出来,要是被你妹妹给知道了,那是恨死你的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有我们存在,那一切都好说,还有我倒是想要知道你这样的家伙,那是想要怎么样做呢?要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东西了。”

    陈景龙很是随意的说道:“我自然是已经准备带着你们在都市逍遥几年就去找一个地方隐居了,我的父母都已经在隐居了,我也差不多要去了。”

    陈景龙的父母早就找到了,不过他们却是不想出来这些复杂的社会了。

    “好,那我们一家子都要去隐居了。”

    苏菲笑着说道,陈景龙则是搂着两个人,他的笑容跟随甜蜜,他想的则是以后自己大被同眠的日子那是多的是。

    这样的幸福生活,他要一辈子,一辈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