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五十二章 回到蛮荒

作者:龙帝本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咕咕……

    与那绿色波涛一同涌入的,那有那奇怪的跳动声。小心翼翼的,吴庸御空飞过那个渐渐扩大的缺口,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巨大无比的空间,以及高悬在那上空的那数个磨盘大的放射出道道光晕的珠子。

    借着头顶那巨大珠子放射出来的光芒,吴庸终于看清楚原来所待的是处什么所在。

    那是个非常巨大的海底生物,长相奇丑无比,犀牛头,鳄鱼身,蛇尾,有四足,每足都有数十米粗,外表的皮很是粗糙,也很坚韧,但也不知怎么搞的,反正它就是死了。更为重要的似,似乎是被另一个比它庞大了不知多少的怪兽吞了,而且看似还处在另一怪兽的肚子中。

    惊叹!以吴庸的脑袋,也很难推测,只是一个胃部就已宽广和地下水牢整个空间一样大,甚至还有可能更大些的怪物,它的真正身躯该有多大。

    这怪物胃臂通红,满是褶皱,一条条粗大的血管在那血肉之中纵横驰骋,凸现出来,隐隐伴有雷鸣般的咕咕之声。下方,却是一片海洋般的绿色液体,正慢慢的消化者那形似怪犀的深海怪物。

    没想到才出狼嘴,又入虎口,吴庸心中滋味是复杂难陈,而且貌似眼前这个怪物,能威能要远远超过怪犀。那地面的绿色海洋翻腾不止,一股股腥臭味刺鼻难闻。

    遥遥的,吴庸向着那边缘的肉壁斩出一道剑气,却发现那肉壁宛若被一阵轻风抚过,照常跳动,连个剑痕都没有,这即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站立虚空之中,吴庸傲视着下方绿色的巨浪。心里又发愁起来,这次,该如何脱困呢?

    就这样静静的发呆,静静的思考,也不知过了多久,吴庸终于叹息一声,无计可施了。目光掠过上空那散发出一道道光晕,成列排布的珠子,一时兴趣大起,飞身向那磨盘大的晕黄珠子靠近。

    那珠子通体剔透,内中如的轻烟流转,紧紧只是靠近了些许,吴庸已然感到体内原力流转速度明显加快。

    “这可真是个好宝贝啊!”吴庸打量了一番那一排巨大的珠子。心中意动道。这珠子,如不出意外,很可能便是这庞然巨物的内丹。这种东西乃夺天地之造化,乘一定机缘才能生。如此巨大而众多的内丹,吴庸真不知这怪物得存在了多少年份,才能有了这么些内丹。

    什么东西对修炼者的吸引力最大?一曰功法,二曰功力。眼看这么多上品的内丹陈列眼前,要说吴庸不心动,那才怪。

    眼底一道道邪气逸出,吴庸浑身魔气大涨,一双大手毫不客气的抓住一颗珠子,随后改良的“吞天大法”斥手而出。浓浓的黑雾将那磨盘大的一粒珠子包裹起来,黑雾阵阵波动。蠕动起来。

    吴庸闭上眼,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一意吸纳起这怪兽的原力来。

    咕咕!那边缘的肉壁剧烈眺动起来,连带下方的绿色海洋也翻腾起来。但对这些吴庸充耳不闻,也无法见到,只是一心吸纳起这内丹来。

    “这家伙至少都有数亿年!”吴庸心中断然道,那内丹极度的凝固,吸纳极为困难,更隐隐阵阵强烈的反弹之气。不过,尽管如此,以“吞天大法”的霸道和无耻,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多只是多耗了点时间罢了。

    那粒珠子渐渐的干瘪下去。吴庸贪心大炽,索性全力施为,一股股黑雾破掌而出,将那一排排的内丹尽数笼罩,随后,吴庸便盘坐那虚空,也不想怎么离开这里的事了,只是一心运那“吞天大法”,收那丹元。

    体内的原力是水涨船高,只是一粒珠子,便已然抵了吴庸数百万年苦修,真个是奇爽无比,吴庸已然感受到了剑王门槛的那层膜了。再往后,要想突破,便与功力无关,只与那心境相联系了。

    这一心二用,多用之事,吴庸也不是第一次做,于是便在这虚空之中,一边吸纳怪兽丹元,一边修改那“吞天大法”,同时一半心神沉入那“真幻剑意”第三重天的剑意之中,希望能借由第三重天剑意,推导出第四重天第一层剑王之境的剑意出来。

    “哪来的野小子,居然敢行这窍丹本尊丹元之事!”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突然在虚空之中炸开,一圈圈的声波便在这广大无边的空间中震荡开来。

    吴庸骇了一跳,睁开眼,四下打量一番,却并未看到什么人,手底下,吞天大法照常运转,一边开口道:“你是何人?你在何处?”

    “人!”那声音冷笑道:“人便是像你这般无耻么?我苦修数亿载的丹元,你倒是一来便毫不客气的给我夺去一颗,眼下更是妄图将这丹珠全部夺走。这便是你们人类的行径么?”

    “我只是吸了你一颗,你看你这么多丹珠,丢了一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最多也就损失那么八、九百万年功力而已。”

    “混帐!你还不住手!莫非真要惹动本尊出手……你不想出去吗?”那声音眼看吴庸一边跟他谈话,一边依然照常吸纳丹珠,那真是气得个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啊。连带那剑气也劈不出半条剑痕的肉壁也剧烈翻动起来。

    哼!吴庸对这怪物的恐吓根本没放在心上,他要能进来,早进来收拾他了,以他数亿年的功力,要搞定一个不过几千万年的后辈小子,还不是举手之劳,问题肯定便是它进不来,进来的应该是它感觉到体内不对劲,探入体内的一股神识。

    说到神识,吴庸自识就算打不过这头畜牲,也不至于为它的一点神识攻击便身化飞灰。真正惹动他心动的却是那声音后面说到的。

    “前辈可否让我出去?”

    “你不出去,莫非还想赖在我身体里不成。我鲲鹏虽然不惧体内多了你个人类,但却还爱惜那得来不易的数十颗内珠。”那声音的主人却是一头修成不知几亿年的鲲鹏,在冥海这中,它化身为鲲,称王称霸,在那魔狱之海中也算得上一方霸主,不料刚刚吞了一头数千万的修为的异兽,便带进来这么个贪婪的人类,也算它倒霉。

    鲲鹏在水为鲲,入得空来,那庞大的鱼身便会化为翼展数千里的鹏,这怪兽修得几亿年,翼展早不知几千几万公里了。

    吴庸却是不笨,开口问道:“我们现在身处何处?”

    “古魔界数万米的天空。不远处便是那古魔界随机传送门。”鲲鹏不假思索道。

    吴庸闻言狂喜,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那好,你便将我送将出来吧。”

    “只要你无需抵抗,我只会将你送出。”鲲鹏说道,吴庸依言照做,虽然有些不舍这么多的丹珠。放在眼前却不能吸收,但目前自由的唯一机会便在眼前,便只得压下这股贪念。

    这鲲鹏化而为鸟之时,可算天地间最快的飞禽,那控制风之力的力量自是不在话下,一看吴庸答应下来,连忙在胃内生成一股罡风,将那吴庸急急的向口中吹去……

    一路穿过鲲鹏不知名的脏器。及至嘴腔的时候,吴庸突然发力,闪电般向外冲去,几乎是在同时,天地倒转,鲲鹏张开的巨大金色利喙突然迅速合拢来,然而吴庸的速度明显超过鲲鹏的预料,堪堪以一线之差,让吴庸斜着身体,从那缝隙中逸出。

    “好狡猾的人类小子!”鲲鹏的怒吼声响彻上万米的高空。

    “哼,早知你必定不会这么好心,中途必做手脚,果然如我所料。”吴庸头也不回的向外电射而去。身后那身态体长几乎遮住半个天空的鲲鹏紧追不舍,一连飞一边缩小身体。

    上文已提到过,鲲鹏乃飞禽之中速度最快的,化为鸟时,乃曰金翅大鹏,性情凶悍,受不得半点委屈。这吴庸藏身其胃腑之中,夺去一粒内丹,又吸食众多内丹精华,以这凶悍大鹏的性情哪里能轻易饶了他,早已打定主意,在他即将出来时,利用那双天地间至坚至锐的利喙将其撕碎。只不过,吴庸道高一筹,出其不意的先行一步,脱出身来。

    以鲲鹏操控天地间风之力的能力,追上吴庸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这在天地间速度之王面前,几乎没有谁敢跟他提速度二字,那简直就是鲁班面前弄大斧。

    眼看鲲鹏张开的双喙就要咬住吴庸,就在此时,却听吴庸淡然的吐出“风雷步”六字,随后他的身体便不正常折扭曲起来,宛若化为了薄薄的一片。

    鲲鹏一双圆睛之中凶光暴闪,利喙琢下。却没料到一下啄空,堪堪从吴庸下方擦过,而吴庸便如一片柳絮般,轻轻的荡了开去。

    鲲鹏性情傲直,自认速度天下第一,哪里肯相信这个事实。一路啄、抓、叨、抛、卷、扫,各种手段无不使尽,然而明明看到这小子就在嘴边,偏偏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硬是咬他不到。最可气的是,这人类脸上的淡然自若表情太可恶了,简直是一种赤裸裸的蔑视。

    “本尊就不信,收拾不下你一个小小的人类。”鲲鹏猛然仰颈发出一声高吭的长唳。随后浑身燃起熊熊的金色火焰,化为一道金光拔上更上空处,再倒卷而下时,那硕大的鲲鹏已然化为一年若十六七的美白少年,唇朱齿白,鼻如剑,赫然天地之间翩翩佳公子,只不过,这佳公子却是一脸凶悍。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鲲鹏自思一嘴两爪实比不过两手两脚,这一番变化,乃是信心十足,誓要将此可恶的人类拿下。

    这妖魔,年数够长的话,变化人身乃是本能,这魔狱之海中的鲲鹏虽生就数亿年,早具变化之能,但一直习惯鲲鹏本体的形态,此番被吴庸戏耍,自认乃是身态体形之故,这下才定决心,变化人身,将他拿下。

    这鲲鹏打的主意是,不管你怎么避,只要我抓住你,以我数亿年修行,对付你还不是手到擒来,毕竟差距是明明白白放在那里的,数亿年的功力差距,足够他轻松的掐死数十上百个眼前人类这种修为的对手了。

    吴庸一直面朝着鲲鹏,以风雷步之法应付着来自鲲鹏的攻击,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这性情无常的鲲鹏一有个什么异常举动,马上就能收之眼底,也便与应付。眼看那翼展不知其几千几万里,遮天蔽日的鲲鹏不断的缩小身形,到后来干脆变化做了人身。

    在起始的惊诧过后,吴庸反而笑了,神态甚是潇洒,从容朗声道:“你这妖禽,本为天地至快之灵,若是变化鸟身,我自认速度不及,也不敢全力逃跑,但你却自作聪明变做这人身,还是一俊美少年,哈哈……那我少不得只有先行跑路了。”

    言罢,转过头,电射向远处的那座魔气冲天,黑色不知名材料打做,刻满符文的数千米古魔界传送门而去,刚刚虽然鲲鹏的攻击凌利,但有风雷步,根本就不用耗多大心神,因此倒还有余力以神识查探这方贺数千里范围内的情况。早先在鲲鹏肚内时,他已探出口风,下方便是那古魔界传送门。要想力敌这存在上亿年的鲲鹏那是不用想了,唯一的选择只有逃亡一路。

    鲲鹏化而为人身,操控天地之力远远逊于鲲鹏真身之时,外加初次变化人身,对这具人身尚不太熟悉,这一刹那的犹疑,已然让吴庸飞出去数千米之远。

    “混蛋,给本尊回来!懦弱的人类,有本事别跑啊!”鲲鹏大急,一路追去,这鲲鹏天地异种,本身也是极具灵性,也就眨眼的功夫,已然熟悉起这具人类躯壳。操纵着天地的风力,迅疾的向吴庸飞掠而去。

    这鲲鹏即便化为人身,操控天地之力大大下降,但终究是速度之王而来,飞行之速却未及真身之时,却也还要比吴庸快上一些,但数千米的距离,以这点速度上的差异,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追上的。

    眼瞧得不远处一座高耸入云,黑气缭绕的巨型大门出现在眼前,鲲鹏脑筋微动,已然明白吴庸打的什么主意。

    “混蛋!无耻!卑鄙!”鲲鹏几乎咬碎了嘴里的牙齿,脸上一片扭曲。眼看吴庸化为一道流光,冲入下方众多守卫传送之门的丑陋魔族之中,鲲鹏终于下定决心,一折身,再次化为天地间庞大的鲲鹏大鸟,瞬间穿过层层空间,在那高大的传送门前骤然停下,双翅一扇,靠近传送门的一干魔族便被一股强烈的罡风吹飞开去,入耳一片片骨骼碎裂声,连绵不绝的传来。

    鲲鹏再在空中一折。又复化为一翩翩美少年,缓缓落下地下,一双金色的神目扫过,数十万魔族尽收眼底,哪里却有什么吴庸。但鲲鹏生性聪慧,不是那些低等妖兽可比,一转眼便已明白那人类,趁乱混入魔族之中,心下便有了主意。

    “你们一个个,谁也不能靠近这传送门,靠后一点,谁不听话,本尊就吃了谁?排好队。待本尊一一查看,看那人类可是藏躲在你们之中。”鲲鹏大咧咧的声音在这古魔界边缘地带的传送门前分外响亮……

    且说那吴庸一看鲲鹏变化人身,立马全力狂奔,那下方数十万守卫传送门的魔族忽见一人类俯冲而下,都是又惊又怒,一个个腾空而起,向那吴庸冲去不料还未靠近,吴庸已是二话不发,一拳猛的轰了下来,

    磅礴的魔气覆盖了方圆数百米的空间,站在这个范围外,只能看到浓浓的黑雾,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见到这种情况。众恶魔只得停下脚下,一个个鼓起全身魔气,全身魔气滚滚,准备待那黑雾散去,便立刻出手。

    不料黑雾散尽,众目瞪瞪之下除了一些个低等恶魔受了些轻伤外,其他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那突然出现的人类也不见了踪影。

    正自惊疑不定间,那天空,金翅大鹏已然俯冲而下,挡在了古魔界巨大的传送门前。

    对于这金翅大鹏,整个古魔界几乎都知道它的凶名。倒不是因为它是魔狱之海一方霸主,魔狱之海。在整个古魔界也属于禁地一级的存在,去到那里的魔族,少之又少,主要原因是,这厮每个月都要化作那金翅大鹏,在古魔界天空巡狩猎食,与饱腹无关,魔狱之海中的洪荒异种足够它吃的了,这厮每个月出来透气,猎食,完全是打的打打牙祭,换个口味的主意。

    金翅大鹏本身庞大无比,每一出来。大片的魔兽区域都被阴影覆盖。兼食量巨大,每顿都得上万,十万的恶魔才能填得了它的胃口,

    照它这种行径,早该被人灭了,偏偏这家伙得道数亿年,实力强悍无比,在古魔界,即便是魔皇一级的人物,也不敢轻易招惹这厮,一时自是无人能奈何得了它。

    金翅大鹏行事是如此嚣张,又无人能奈何他,那凶名之盛。自是不用言语。守责这处古魔界传送门的乃是一名中上等级的妖魔,长得极其凶悍,身高三米,手臂壮如水桶,密布血红鳞片,颈上连着两颗脑袋,背后两扇长满黑毛的蝠翅扑扇不止。

    这家伙虽然生就一颗榆木脑袋,但还不笨到家,眼看手下一圈圈向那化作俊美少年的金翅大鹏围去,骂骂咧咧,便欲出手的样子,不由大骂这些家伙没长眼睛。

    “你们这些混帐,见到金翅大明王也不知道叩首参见。莫不是一个个都想找死了。”那中上位妖魔高声喝道。

    嗤!众恶魔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气,望向金翅大鹏的眼睛不由露出惊骇的表情,活像见了鬼一般。

    “你们这些个兔崽子,给我听好了,本尊今天刚好吃饱,也懒得拿你们这些蠢蛋填肚子,一个个排好队,本尊要找一个无耻的人类,今天就饶你们一命。”鲲鹏化作的俊美少年掐着腰,甚是老气道。

    虽然金翅大鹏的凶名,远近闻名,但从来也不乏一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金翅大鹏的声音刚落。便有一个低级恶魔叫嚣道:“你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当你谁啊?把这么多兄弟当什么了?魔皇的威严你也敢冒犯,简直是不知死活。”

    金翅大鹏生性高傲,最受不得激,否则也不会为了一粒内丹跑到这了,一听这话,顿时怒焰高涨:“冒犯了魔皇的威严什么下场,我不知道,但冒犯了本尊的下场,就是这个。”

    金翅大鹏话音一落,便射上长空,化了那凶悍的本体形象,大嘴一张,一股奇大的吸力便向那低等恶魔所处的位置吸去,数千的恶魔恐惧的嚎叫着,被这极大的吸力,吸向金翅大鹏那巨大的利喙。

    “大家拼了,这鲲鹏根本不是什么善主,哪里会这么好说话,它如此客气,必有阴谋,定是想将我待各个分化,然后轻易分食,大家一起上,干掉这扁毛畜牲。”吴庸的声音这时见缝插针的传来,声音飘浮不定,不时的换着方位,根本无法查探他的准确位置。

    “扁毛畜牲!”金翅大鹏一听这四个词,顿时气得眼冒金星,本身凶悍的性格顿时暴发了,尖啸一声,发出一声高吭的唳声,随后吼道:“本尊也懒得跟你们这些蝼蚁废话,全吃了再说。”说罢,大嘴一张,顿时发出比之前强数百倍的吸力,那满地的恶魔一个个打着滚,翻飞着向那居大的张开的嘴飞去。

    金翅大鹏虽然正在气头上,但也甚是聪明,没忘了用庞大的身体将那数千米高的传送门堵住。

    “你这妖禽,莫非还没吸取教训,也罢,我这便再入得你腹内,将那些个内丹全部给收了!”吴庸的大笑声传来,随后一道身影向着金翅大鹏飞射而去。

    听得这话,金翅大鹏心惊肉跳,下意识的便改吸为吐,同时急掠过去,一双天地间至坚至利的爪子便向那身影抓去。

    哈哈哈……一声暴响,随后便见一条身影突然从靠近传送门的地下拔身而出,带着四溅的泥屑如电射向那传送门,金翅大鹏因抓那黑影,自是将身后的传送门让了出来。吴庸便从一直藏身的地底跃出,头也不回的投入了那巨大的传送门内。

    金翅大鹏这时才知上了当,低头看去,那黑影不过是一个已然死去的低等魔族。金翅大鹏眼看追已是来不及,心里真是被急得暴跳如雷,猛的怒唳一声,双抓一用力,脚下那低等恶魔的身体便化作一滩血泥,从天空纷纷洒下。

    “人类,我不会放过你的!”遥遥的,金翅大鹏的怒喝声从身后传来,但不知什么原因,它却是不敢穿入这古魔界传送门之内。

    鼻中嗅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吴庸终于放松心情,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叹道:“终于又回来了!”

    最后一章及新书感言

    (上一章设定错了,上一章订阅了的人,留言,我退回上一章的岩币。)

    从魔狱逃出之后,吴庸意外地遇到了张么凡,张么凡也没想到在他飞升到蛮荒界,从圣山出来之后,竟然还碰到了吴庸。

    张么凡激动地看着吴庸,跟吴庸说,还有其他同样是来自仙界的人,也一同飞升了,包括了林紫等人。

    听到林紫也飞升来到蛮荒界,吴庸微微一愣,心里为林紫来到这个比起仙界还要残酷的世界所担忧,可是心里又想,即使林紫不来,也会在仙界里因为寿元耗尽而死亡。

    想到这里,吴庸也释然了,就问张么凡,林紫在哪里。

    谁知道张么凡带着吴庸去找林紫等人的时候,却遇到了林紫被血族追杀。

    吴庸当时就大怒了,越级爆发出尊者的实力,斩杀在蛮荒界横行霸道的血族。

    在追杀血族的过程之中,吴庸误入伏羲之墓,身上的河图洛书通过伏羲传承的承认,实际上河图洛书是传承的钥匙。

    得到了伏羲的传承,吴庸进入九巫禁地,取得现任九巫的承认,修炼巫术,成为九巫在蛮荒的代言人。

    吴庸回到蛮荒界,和林紫、张么凡等人,建立自己的实力【仙阁】,九星剑派成为同盟,而血族之祖派人来袭,吴庸诛杀之后,孤身进入血族禁地,以身化万剑,以尊者的实力,斩杀万千血族,引得血祖苏醒,在血祖没有完全苏醒之时,吴庸封印了血祖。

    封印血祖的举动,惊动了古魔界,还有天堂,天堂天使进入蛮荒,要把吴庸抓回去审判,而且吴庸本身也修炼了魔功,被魔气袭体,还被人族误以为是魔族内奸。

    【仙阁】一夜之间被破,吴庸只来得及带走林紫和张么凡,其他人都被天使所抓走。

    吴庸带着林紫和张么凡上圣山,亮出伏羲信物,寻求圣山的帮忙,却惊醒了镇压圣山的至尊残魂。

    至尊残魂和吴庸暗中商定了协议,留下了林紫和张么凡,同时找一个人作为吴庸的替身,顶替吴庸被天使带走。

    万年的时间转眼即逝,人族依旧受到天堂和古魔界的欺凌,但是万年的时间,吴庸通过修炼【天魔合体】,成就至尊之位。

    【仙阁】重新崛起,力压人族四大域,成为人族第一势力,镇压蛮荒界。

    同时整个蛮荒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原力风暴,波及到了天堂和古魔界。

    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吴庸暗中回到古魔界,斩杀二王子,封印古魔皇。

    等到天堂山和虚域发现人族的崛起时,已经太迟了。

    吴庸在虚域斩杀虚无君王,归来的时候,天堂山的诸神打开通道,要进入蛮荒界,审判整个人族。

    而吴庸召唤人族死去的十大至尊残魂,以至尊残魂来封印天堂山诸神,把天堂山诸神成为人族所用的能量体,重新夺取人族在蛮荒界乃至无数下界的主导权,成为一代人皇。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