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启明星

作者:蘑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崽崽乌黑的大眼睛里没有恐惧,对这个父亲似十分熟悉,也似十分信任,咯咯的笑声中,洛桑把一枚闪亮的银牌挂到他脖子上。

    “孩子,如果你选择做坏人,也别从流氓做起。”洛桑的话一出,琴声就停止了,空气也和缓下来。

    “你……孩子如果那样,你不感觉后悔?”

    “父母只有生育的权利,没有选择的权利,况且,这个世界需要坏人,只有好人的世界是单调的也是枯燥的;我以前就是黑社会,怎么会在乎我儿子做坏人?这样还潇洒些;有道是大浪淘沙,没坏人怎么能衬托出好人的高贵?我看这个世界,坏人好象更明白生命的可贵,对父母也更孝顺些。如你这样虚伪的好人,八成是不孝顺的,也许你如我一样,连自己父母是谁都忘了。”洛桑对心里的声音不屑,又抚摩着崽崽的头说:

    “爸爸曾经很努力的去做好人,但大家都把爸爸当坏人看,爸爸的朋友在他们看来,也都不是好人。孩子,如果你真想作坏人,不用那么低级,你身边会有很多人帮你做那些事情。比如他;”洛桑把崽崽抱起来,面对银发老者;“他是世界上公认的大好人,从来不做任何坏事;但是你知道吗?他是不用做,甚至连想也不用想,所有的邪恶都被他的手下承担,他甚至连荣耀也不要,他只提供思想,这才是最高明的坏蛋。”

    “叮!”一声轻响,盘龙云海的蓝色牌匾下出现两个幻影,渐渐实在成两个神仙模样。

    一个是头戴闪亮金冠、身披深蓝色的斗篷的天神,洁白的长袍下赤裸着一双洁白的足,这是个美男子,匀称的身材经过千锤百炼,显得非常干练。

    一个是高大健壮的中年,黑青色的头发,用一只紫金色王冠拢在头顶,王冠中炎炎流火,如随时飞升的金龙;他的面相古拙,穿着青紫色长袍,上面绣着翻覆细密的星空图,腰间系了一条白玉带,双手倒负,若有所思地看着洛桑。

    “崽崽,你的路很长,只要明白一点就能少很多麻烦。这是个世界由利益组成的世界,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大家都是人,都有自己利益的底线,都有生存的需要。有些人心境平和需要不多,感觉到满足了,那就本分些;有些人野心大,认为世界上就他倒霉,就成坏蛋了。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究竟谁是好人?其实,最高级的好人和坏蛋看起来没什么区别,都只看重利益。做到那一点很不容易,要把感情抛到九霄云外。爸爸就是因为最后动了感情,才坏了这些大好人的事,所以爸爸对不起你,为你树立了很多敌人,你的路注定会比别的孩子艰难。”

    洛桑抚摩着崽崽的头喃喃地语着,似乎对面前的三个高级神仙视若无物,似乎想把自己的变态思想都说给崽崽听。

    “外面怎么样了?”银发老者问中年人;这样的对话洛桑熟悉,只是在心灵的层面,外表看,大家都在沉默。在被禁锢的半年里,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

    “有神籍的都被赶回天界,消去记忆,还要封闭东西方通道一甲子;下界的凡人到没怎么为难,只被封闭记忆,天照女、约翰主教和圣母都被贬为妖,看守这片山崖,我们三个都被封印在这里了。”

    青年来到洛桑身边,摸摸崽崽的小脸:“洛桑,你以为他还能出去吗?我们不能伤害你,但是你儿子是再也出不去了,反正在这里也无聊,不若替你教导他;六十年后,你儿子一定比你厉害。认识一下,他们都叫我博得大公,这位是玉皇大帝,盘龙云海的主人是原始天尊。我们三个都经历了上次的毁灭,为了这一天,已经谋划了两千五百年;现在想来,只有一点漏了,没有好好照顾你,如果对你许诺一个位置,你就不会这样。这是个教训,下次应该考虑的再全面些。”

    “你们不杀我?”洛桑奇怪,彩虹之上明显是没有感情的怪物,这么久不来解救自己,也太冷血了。

    “我的好女婿,如果我们杀了你,那才是启明星的希望呢;你身上的东西是他最惧怕的,所以他在跟着你,但是又不敢毁灭你,如果我们杀你了,岂不是帮他的忙?你还是出去吧。早晚你会与我们走到一条路上,我们也需要你来解救;只有与我们合作,你才能找到解脱的道路。”玉皇大帝看着崽崽,又蹦出一句:“可惜,这孩子不是我的孙子,不然就更完美了。”

    “失败了还感觉完美?”洛桑又一次问,他是真不理解这些高级神仙的思维,对于彩虹之上的名字启明星,反不太在意,那只是一个符号。

    “这次的行动证明了一个推论,启明星惧怕的是凡人信仰的力量,希望的种子已经拨下,我们这次只用了一半力量,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六十年,最多一百年,下一次行动就会准备好,你来解救我们之时也就是大家解脱之时。”

    心灵的对话到底是别扭,洛桑需要随时调整自己的思想,隐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对于他还不太熟练,而那三位都是老手了,对洛桑心里的波动十分敏感。

    原始天尊先感觉到洛桑的惊讶:“你已经是半个国王了,只能在这个世界生活一百年,算来,你只有不到八十年的时间,这是规矩;如果上界,就要从头开始,这也是规矩;在白痴神仙与毁灭之间还有一个选择,脱离这个世界,进入更辽阔的宇宙战场,那里有更大的空间也有更刺激的事情;但启明星是个障碍,他在阻止我们脱离这个世界。九重天的上面有九层天梯,神仙们只有闯过最高处的龙门才能进入那个通道,解决了启明星,龙门就没有了守卫,大家都能通过,明白了?”

    这样也不错,洛桑心里盘算着,但是自己可没本事登上十八层天梯,就是上九重天也差点;但是宇宙中有什么好呢?

    “那里有我们的家;”博得大公发言了,他感受到洛桑的疑问:“人类本是神的后代,有些天神忍受不了无聊的限制,就选择生活在下界,但那里的环境不适合我们,生命也就有了限制;其实,如今下界的人类也在寻找超脱的道路,他们潜意识里也在寻找过去的家园,走的是另一条路,借助科技和物质的力量走出这层限制;但是,时间是个问题,人类越来越多,他们能否在耗尽这个星球的资源前找到正确的道路?我们分析的结果是:人类的贪欲将战胜超越的渴望,他们会把有限的资源浪费在无聊的享乐和战争游戏上。下界一旦毁灭,天界也将不复存在,我们也要跟着毁灭,所以,仁慈就是自取灭亡。如果没有启明星的平衡限制,神仙们也许会毁灭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类,但是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人类的愚蠢而毁灭掉,天界也就能保留下来。为了更长久的生存,必须有牺牲。”

    “据说,宇宙中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你可以,你有自己的世界,只要找到正确到道路,得到我们的帮助,你的世界就是你的……说飞船你更容易理解;启明星之所以一直跟着你,就是因为你身上的那个东西,所有有自己世界的凡人对他都是个威胁;况且,释迦王子搞出的六道轮回一旦开启,连他也要被限制。”

    “为什么?”玉皇大帝一说完,洛桑又问。

    “释迦王子是个野心家,六道轮回是个超级世界,一旦开启,最先毁灭的就是这个世界,你将是新世界的主人,连启明星也要被你控制;六道轮回的基础是时轮,那就是我们来时的……飞船。不但我们不会允许你开启,启明星也不会允许你开启;但他也有怕的东西,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最希望你上界的就是启明星,在他们的世界里开启六道轮回对你是灾难,对他们是最好的,在那里,他们可以控制一切。”

    “启明星怕什么?”洛桑对所谓的天界明白了五成,事实的真相在他看来简单了些,启明星也许与自己一样,是个普通的凡人;这些神仙生存的世界都在另一个六道或五道、七道轮回世界中,佛祖是明白这些的,虽然他没这三位高明。

    这次发问,没有得到回答,洛桑感觉一下,三位高级神仙都在微笑,似乎在说:你都明白了,我们怎么混?想想也明白了,自己将要被放出去,如果无所顾忌,怎么还会来解救他们?就问另一个问题但:六道轮回有那么厉害吗?

    “上帝造出了诺亚方舟世界,他是自私的,所以最后毁灭了;释迦王子以前是个思想者,但是后来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他弄出的六道轮回甚至比诺亚方舟更恶毒,但是这次我们要利用他,没有完全毁灭他。”

    博得大公说完,洛桑好奇道:“据说,你是属于中立的神仙,守卫神泉的领袖。”

    “哪里有真正的中立?”玉皇大帝对自己的准女婿说;“没有真正的公平就没有真正的中立,博得大公的存在是为了防止野心家的存在,他提供一个舞台,谁都可以上去表演;好女婿,上帝耶和华就是被他毁灭的,最后只留下一群天使;对付释迦王子的也是他,我们不合适出面的行动,都是借他的手;这四百年来,也是他在到处布置。”

    “既然这样,我要求有另一个资格:封神!我要把中华龙洗中的八位英雄找从九重天找出来,他们才是我们的希望;上界被封闭后,聚集信仰需要偶像,他们应该有自己的位置。”

    三位神仙正在商量,空间里传来响动,正是那彩虹之上的声音:“洛桑,很抱歉,即使你救了我们,也不能放你出去,为了你的誓言,我们商量了一下,将放你的儿子出去,这里的所有人类都被禁锢了。”

    “你,混蛋!”洛桑愤怒了,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们,还是要被禁锢。

    “你可以愤怒,虽然我们不理解这种感情,但是,这次我们也受了很大的伤害,也需要时间恢复。在这个世界上,你和你的王国是最高明的,如果你出去了,征服地球对你很容易,那样对别的人类不公平,平衡将被打破;我们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选择被禁锢的地方,上天界或者去罗浮烟霞里。”

    三个神仙也被启明星的决定惊住了,都看着洛桑,这不就是说:他们被彻底禁锢了?

    既然启明星已经说了,洛桑知道没机会了,上天界和找死一样,他现在是全体神仙的对头,去罗浮那里,火泉爆发了怎么办?正准备说就呆在这里,却发现自己竟说话了。

    “我选择去罗浮烟霞,那里有美人,有朋友,谁耐烦和三个老家伙守在一起?”

    洛桑正诧异,玉皇大帝在心灵里与自己说话了:“你还是去陪我的女儿吧,把烽火台堵住火泉,你就是安全的;你的儿子长大了,会想办法救你的。到时候,别忘了我们三个。没事时,也为我生几个好外孙。”

    好的,好的。洛桑心里赞叹玉皇大帝的精明,他原来也对自己的女儿有些感情。

    “我的朋友们怎么办?”洛桑抱着崽崽转身看着月光菩萨。

    “噌!”一声,原始天尊手边飞出一粒红色丹药,进入月光背部的伤口立即融化,修补好破损的肌肤,月光苍白的脸上恢复了生命的颜色。

    “你的儿子就是她绑架的,按照你的誓言,她是需要被消灭的。”启明星没阻止,在征求洛桑的意见,这时洛桑才明白月光说不欠扎增玛王妃是什么意思,愣一下,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人都是矛盾的,洛桑想想自己的作为,心灰意冷起来:“算了吧,她也是受害者,神仙?人,你们,到底那个更好?都是流氓也都是菩萨。”

    这句,立即引来全体围攻。

    “嘿嘿!”洛桑微笑着点头道歉,面子上的文章还是要做给启明星看的,他肯定认为自己很高尚,当然了,维护世界平衡当然伟大高尚了;又提出一个条件:“他不是人,不能如你说的被禁锢。”

    洛桑拉出勒莎旺,他真是个妖精,虽然有点钻空子的嫌疑,但是总要给崽崽找个高手保护。神仙们被封闭在天界,六十年内下界也许就勒莎旺本事大了,只有他能让香格里拉的一群聪明家伙害怕。

    启明星犹豫片刻,答应了:“如你所愿,他将消去这一段记忆。还有他,为了平衡他也将被消去记忆回到以前的生活。”

    阿多尼斯也被挑出来,洛桑思量一下,呵呵笑起来;卡瓦轮寺中流传的歌谣原来失效了,太阳和月亮的光芒,自己身边原来有两个太阳两个月亮,如今,太阳神和月光菩萨注定要跟自己回到罗浮烟霞,月亮神狄安娜陪王思陨去了汉斯岛,太阳菩萨阿多尼斯再被放出去,真是香格里拉那帮凡人的好对手。还有梅朵,如今在香港马廊里,那是自己留下的后手;洛桑想着,把莲花境界退下来套在崽崽脚脖上,里面还有一群乱七八糟的帮手,怎么用就看崽崽的造化了。

    感受到洛桑的思想,盘龙云海的主人原始天尊叹一声:“真是狡兔三窟,看来那局鬼局使你收获不小。”

    “哪里?我不过是你们的棋子罢了,就是那手镇神头,但是,我儿子在镇着我的头,他才是神,他是我们大家的希望。”

    洛桑心里回应着,边把一直在四处乱看的崽崽抱起来,第一次亲吻着这张小脸,接触到那吻热细嫩的肌肤,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崽崽如今正是可爱的时候,那天真的稚趣是那么的难得;想到这一别可能是永别,洛桑更是抱着儿子不想放手。

    离别的时间还是到了,随着崽崽的一声哭叫,洛桑手中空空如也。

    巨岩修道院外围。

    火焰渐渐熄灭,呼啸的寒风吹来,漫天雪花从天而降。

    笼罩在巨岩修道院周围的结界消散,黑格尔又一次看到那黝黝的飞天岩石。

    今晚,黑格尔的任务就是指挥巴拉狼收拢来的狼群封锁通往巨岩修道院的道路,勒莎旺把精心训练的四头藏獒和一群狮子交给他,如今黑格尔身边只剩下巴拉狼和一头母藏獒,这还是巴拉狼拼命保护下来的,异性相吸的原则到什么时候都有效;面对血天使的攻击,巴拉狼显示出强烈的仇恨,谁能想到它的第一个主人就是天使?

    卡查来到黑格尔身边,带起他飞上巨岩修道院,悬空岩上,一个孩童正在哭叫着爸爸。

    黑格尔蹲下身子,小心的抱起他,叫一声:“崽崽?”

    “哥哥。”孩童似乎认识他,这一声哥哥就一点没乱辈分,黑格尔确实是洛桑的弟子。

    黑格尔见过崽崽的照片,知道就是他引起的这场变故;如今的巨岩修道院已是一片黑暗,所有的建筑都成为废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怎么会只剩下崽崽一个?

    “崽崽,爸爸呢?”黑格尔飞快的跑过整个废墟,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找到,慌乱间问怀里的崽崽。

    “爸爸?”崽崽吃力的想着,忽然张开小嘴又哭起来,嚎啕的哭喊声撕裂着黑格尔的神经,不禁慌乱起来。

    崽崽的泪水顺着胖乎乎的小脸流下,小手抓着一个鹅黄色的手镯塞给黑格尔,还在哭喊着爸爸。

    卡查最心疼孩子,也见不得孩子哭,焦急的白胡子乱颤,雪空中惊雷一响,卡查也失去了影踪,原来位置上出现了勒莎旺,正疑惑的注视着黑格尔和崽崽,似乎对眼前的一切十分惊讶。

    黑格尔正在询问这个迷糊蛋,又一个迷糊蛋出现了,却是那最让黑格尔操心的阿多尼斯。

    这一次,黑格尔绝对没客气,飞起一脚就把阿多尼斯踢下高高的悬崖。

    阿多尼斯在空中还叫喊着:“你个妖精,会知道我的厉害的……”后面的话被风雪吞噬了,黑格尔探头看向深深的悬崖下,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接住了阿多尼斯,那样子,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模样。

    “妈的,早知道我自己跳下去了。”黑格尔说是这么说,不会真去冒这个危险,解开温暖的怀抱把崽崽包进去,拉起勒莎旺找路下巨岩修道院的高崖,他在崽崽的身上发现一张纸条:回去吧,我被禁锢,去香港找梅朵。

    夜空里,黑格尔找到了赵鹰,他身边只剩下不到四十人,都和黑格尔一样,是被血天使追杀的。

    黑格尔立即把崽崽递到赵鹰怀里,捂着胸口说:“这小子太厉害了,他一直在咬我的那里,我哪里有那个功能?”

    风雪更大了,赵鹰看到洛桑的纸条后,抱起崽崽离开这片血腥之地。洛桑被禁锢了,这可怎么好?

    香港洛桑马廊内,梅朵正在无聊,看到洛桑的字条,递给赵鹰一个信封,抱起崽崽出门玩耍,今天,香港的太阳很好,棕榈树下的赛道上,黑格尔正拉着白马王子雪飞交流着自己的心得。

    赵鹰和勒莎旺看完信走出马廊,叫过黑格尔,把信递给他。

    看到这封信时,我一定出意外了,你们三个是我最信任的弟子,今后,赵鹰就是大师兄,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勒莎旺,你太骄傲了,这会影响到你的进境;今后要注意去吸收别家的长处,特别是观音门的心法,对你好处最大;黑格尔,你的功夫得来容易,如果不是这时需要,你还能继续自由下去;但是,今后你有更大的责任了;赵鹰那里有心法,按照那个心法修炼,你就能自由的变化成任何一个人;但是,在修炼这个心法前你要起誓,一不能用这种功夫牟取私利,二不能用这种功夫欺骗女人,三,也是最主要的,在我脱困回复前,你只能变成我的样子,代替我就任香格里拉国王,如果违犯一条,勒莎旺将废去你的功夫。还有一封信是给肖先生的,你要严格按照他的话去做,不能让阿卜杜拉王子或保罗他们看出来你是假扮的。你的功夫浅,很多事都做不来,所以,更需要虚心,要学会沉默,学会隐藏自己的真正想法……

    “天啊,我不想做国王。”黑格尔号叫着。

    “你是自由的,洛桑还有另一个替身,但是这自由只有两年,洛桑国王交代过,如果你答应了,才能得到这个。”赵鹰拿出另一封信给黑格尔。

    黑格尔思量好久,接受了,毕竟,谁也不知道洛桑这次消失多久,但黑格尔去过那里,在这妖精看来,呆在荒凉的南太平洋当国王绝没有呆在繁华的欧洲当明星刺激,也许两年后,那里将变的繁华些。

    江南小镇,乔影正在阳台上翘首观望,三辆汽车驶来,梅朵抱着崽崽出现在面前。

    乔影和父母都跑出来,接过崽崽问寒问暖;经历过这次变故,崽崽似乎变了不少,乌黑的眼睛里少了稚气,多了些成熟的意味;一开口,竟能喊出妈妈爷爷奶奶,喊出爸爸时,小嘴一撇,又哭起来。

    看到乔影,梅朵似乎十分高兴也十分熟悉,乔影有点疑惑,这么美丽的少女究竟与洛桑什么关系?开口竟叫自己姐姐。

    抱着离别了十多天的崽崽,乔影满面泪水的看着一封信。梅朵在一边摆弄那只玉匣,里面的雪莲花有些枯萎了,梅朵悄悄发动了玉匣下的阵形,薄薄的雾气拢住雪莲花,一丝生机重新充盈了雪莲花。

    一小时后,梅朵走出别墅,对门外汽车里的赵鹰和勒莎旺说:“乔影姐不想去,她想让曹崽过安静的生活。你们回去吧,她同意我留下。”

    赵鹰和勒莎旺对视一眼,感叹洛桑的又一个预言成为现实。

    香港洛桑马廊里,黑格尔伴成洛桑的样子,正对一身西装的龙五龙法王指手画脚说着什么;最后,一脚把他踢出房门。

    肖先生走出里间,指点着黑格尔什么,老狐狸带着赵鹰和勒莎旺进来。

    听完乔影的意见,肖先生微微摇头:“曹崽注定是香格里拉王子,她没权利改变洛桑的决定。”

    老狐狸劝到:“暂时还是尊重她的意见,至少让孩子有一个正常的童年。”

    肖先生摇摇头:“不能就这样放手,乔影本是不甘平庸的人,如今的收敛是因为孩子;我们要让她走出江南小镇。”

    肖先生拿出两页信纸交给老狐狸:“白院长,洛桑国王邀请您去担任香格里拉皇家学院的院长,我们的文化教育大臣陈月寒先生会对您说明一切的。”

    三天后,一位律师敲响了乔影的家门。

    客厅里,律师把一叠文件转交给乔影:“这是洛桑先生在大陆和香港的财产,都已经转到曹崽的名下,记有北京天马集团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香港洛桑马廊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香港周氏集团百分之十三的股份,香港汪氏集团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现在市值六十三亿港币;另外还有现金一千七百万英镑;香港浅水湾的别墅,本来就在您名下,这次就没有再转。这些……”

    律师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乔影已经昏了过去;洛桑有钱她明白,却不明白洛桑竟留下这许多钱。

    门外又传来敲门声,梅朵跑去开门,却见一年轻的绅士站在门口。

    “刚加?”梅朵吃惊道。

    “阿密特佛,现在我是……”

    中国南方某山区,吴帆正在艰苦修行,青灯古佛,老树小庙。

    八仙山上,王飞将军正在巡视紧张施工中的中华龙洗,赵鹰来到他身边,默默递给他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三个字:英雄榜。

    汗斯岛上。狄安娜哭了两天后,带着小妖精西叶与秋石对肖华生说:我要去当大使。

    (第九卷完,完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