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10章

作者:石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海因里希的实验室,外面重兵把守,来自世界各地的雇佣兵五十多人,将实验室外团团围住,海因里希已经下令,任何人靠近,格杀勿论。实验室内,仪器和设备都已经被推到了一边,以前摆放仪器的地方,现在被十几具密封的棺材占据了。棺材的顶上,开着一个小口,棺材里面注满了暗红色的血液。海因里希穿着一件诡异的玫瑰红色的长尾礼服,随意绕着这些棺材走着。“你们需要野性,你们需要凶残!”他在对着这些棺材说话,可是棺材里面除了血液,什么也没有。“你们需要野兽的血脉!”

    海因里希大手一挥,旁边一大巨大的铁门轰隆隆的升了起来,一道道野兽的咆吼传来,铁门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兽笼,笼子里面,关着一群凶猛的野兽,有熊、狮子、老虎、蟒蛇……“他们才是你们所需要的!”海因里希顺手打开了一具棺材下的阀门,将里面的血液放出来一半,然后关上阀门,来到兽笼面前,手指在野兽们身上指指点点,最终选定了一个:“好了,就是你了,来吧,你这个坏孩子!”他手指一挑,一头巨大的棕熊被他选中,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任凭棕熊如何怒吼挣扎,它还是被拎出了兽笼。

    在笼子打开的一刹那,野兽们蜂拥着想要冲出来,无奈笼门口一道无形的蔽障,把它们全部挡了回去,就算是撞得头破血流,它们也没有一个冲出来。海因里希转身走回那具棺材,那头可怜的棕熊很不适应的飘浮在半空,跟在他后面。“好了,你被选中了,你中奖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海因里希从棺材下面拿出了一根尖锐的铁管,后面插着一根很粗的导管。导管的那一头,接在棺材上面。海因里希抚摸着棕熊光滑的皮毛,棕熊愤怒的一爪拍去,海因里希双眼一瞪,棕熊顿时动弹不得,那一爪子也停顿在了半空中,棕熊如同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海因里希还是那样抚摸着棕熊的皮毛:“真可惜,本来能卖个好价钱的!”他的手一抖,铁管插进了棕熊的大动脉——刚刚的抚摸,他的能量已经侵入棕熊的身体,摸清了棕熊身上的血管结构和线路。

    棕熊一阵颤抖,大股大股的血液随着导管流进了棺材,和里面原有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棕熊的惨嚎声,让其他的动物安静了下来,它们似乎预感到了,灭顶之灾即将降临。海因里希坐在椅子上,悠闲的看着棕熊受难。被放血的棕熊挣扎越来越无力,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它所有的反抗,就只剩下一条腿还在轻微的颤抖着。熊血已经放完了,到管里不再像刚才那样汩汩的冒着血液,血珠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海因里希看了看棺材,还没有注满,这没关系,再找一头。

    一只可怜的豹子被选中了,有了它的血液,终于注满了这口棺材,海因里希丢掉豹子的尸体。把其它的棺材也如法炮制,没过多久,巨大的兽笼内,已经找不到一只活着的野兽了。海因里希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接下来,是最重要的一步了。只见他从口中喷出一股黑气,黑气一出来,就挣扎着要从他手中逃走,海因里希狞笑一声,轻轻一抓,黑气便动弹不得。

    这是上一次袭击他的那些血族其中一个灵魂,海因里希捏着这个灵魂,把它塞进了第一个棺材里面。紧接着他,他又把剩余的灵魂全部塞进了其它的棺材。只剩下最后的一道工序了,他面对着棺材站立,张开双臂,口中大省的宣读着祭文,他的魔法造诣比德瓦霍因差了不少,因此施展这个魔法仪式的时间,比上一次制造那两个魔血人要长许多。随着咒文一句一句的颂出,棺材上面逐渐起了变化,一道道黑风在棺材上面盘旋,棺材开始剧烈的震动,里面的血液沸腾了一般咕嘟咕嘟的翻滚着,海因里希精神一振,看来要成功了,他的声音逐渐高亢尖锐,穿过了实验室的隔音墙壁,一直穿透了外面守卫的耳膜。卫兵们听到这样恐怖的声音,手中的枪都有些拿不稳了,那仿佛是地狱深渊之中的恶魔发出的叫喊,在召唤他们的灵魂投向永劫不复的境地!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出了一声尖叫之后,丢下手里的步枪发疯了一般的逃走,很快,逃兵不可遏制,几乎是所有的士兵都加入了这个行列,最后,连他们的首领也跟着一起逃走了。

    实验室内,以示马上就要成功了,棺材已经停止了抖动,证明里面的魔血人的形体,已经凝结完成,黑风绕着十几具棺材飞来飞去,好像细心的母亲呵护着自己的孩子,等这些黑风钻进棺材里面,仪式就正式完成。海因里希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准备念出最后一段咒语,就在这个时候,实验室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一辆厢式卡车横着冲了进来,刹那直径撞翻了他所有的棺材,里面半凝固的血液,被撞成了一地的碎块,暗红色的血块掉的满地都是,让人看了一阵恶心!海因里希看清了从卡车上走下来的人,他彻底的疯狂了:“聂,聂!又是你又是你!该死,你能不能不要在我最不希望看见你的时候出现?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的心情很不好,你知不知道这会造成什么后果?”

    聂让嘴角挂着懒散的微笑:“我不知道!”海因里希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拳打在聂让的肚子上,聂让被他这凶猛的一拳,打得装在卡车头上,卡车的车门顿时瘪了下去,被聂让砸出了一个人形。海因里希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的风度,对聂让破口大骂,每骂一句,就狠狠地砸上一拳,聂让在卡车之中越陷越深。

    海因里希又是一拳砸出,聂让一把抓住头的拳头,下面一脚踢中海因里希的裆部,海因里希疼得抱着下体蹲了下去。聂让嘿嘿一笑:“还是这一招撩阴腿厉害……咳咳……”他也伤得不轻,那一连十几拳,打得他也够呛,嘴角都是血沫。海因里希还没有直起身子,聂让就冲了上去,海因里希横臂打出,聂让身子一矮,窜到了他的身下,一脚飞出,海因里希撞进了卡车后面的柜厢里。聂让追过去,一通老拳,全都还给了海因里希,一直打得真个后面的车厢都缩成了一个大铁球。他还不肯罢手,将这个铁球使劲地揉成一个实心铁团,用力把它从卡车上拽下来,狠狠的摔在墙上。巨大的铁球撞烂的墙壁,滚得不知去向。

    聂让追了出来,铁球突然炸开,海因里希一声大喝冲了出来,他身形如电,射向聂让,你让和他在空中接连碰撞几下,双方都没有讨到好处。最后一下,聂让在双全相碰之后,并没有放开他,相反却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双手,海因里希看到聂让嘴角一丝狡猾的微笑,暗道:不好!果然下面冲起一道气劲,狠狠的撞在了聂让身上,海因里希大吼一声,能量布满了腹部,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他一张嘴,一口鲜血差点吐在了聂让脸上,聂让连忙闪开。下面,偷袭的赛让被他的能量反震,拳头剧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竟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海因里希怒道:“这就是你的制胜之道?难怪你今天竟敢来找我,原来是安排了一个偷袭者!”聂让毫不介意他的指责:“对于你这种人,不需要遵守什么道义,只要能把你赶下地狱,一切手段都是光明正大的!”海因里希一声怒哼:“你毁了我的人,我也会毁了你的人!”他的身体周围,冒起了一圈蓝光,他以一种生物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向聂让,聂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连串的攻击打得浑身伤痕累累,动用了最极致的地球核心的力量,海因里希马上占据了上风!

    “我不回这样杀死你的,我说了,我要好好的和你玩!”海因里希突然消失了,聂让甚至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离开的。“他去哪里了?”赛让嘴角挂着血问道,聂让也在想,这家伙搞什么鬼?突然他想起来,刚刚海因里希的那句话,他猛地道:“不好!”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高,聂让拼尽全力朝卢家武馆飞去。

    卢家武馆内,乱成一团,聂让的抓住卢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人抓走了若冰和若水!”聂让的心沉了下去——还是来晚了一步!卢胜冲过来:“聂让,你知道是谁抓走了她们姐妹?”聂让点点头:“你们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他会来找我的,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们。”卢胜还问说什么,聂让已经张开翅膀飞了出去,卢炫奇怪:“这是什么法宝,这么好用,好像长在自己身体上一样……”

    聂让来到一座大厦的顶上,立在夜空之中,静静地守候着,果然,没过多久,西南方向传来一阵熟悉的能量波动,聂让知道,这是海因里希在叫他过去。他冲天而起,朝那个方向飞去。

    这是一间工厂,高高的炼钢炉正在喷吐着火焰,高炉之中铁水沸腾,炉脚的轧钢机吐出一卷卷的钢铁,蒸汽锤隆隆作响,迸射的火星此起彼伏。海因里希站在工厂中央,他笑呵呵的看着聂让,脸上充满了胜利的自信和对失败者嘲弄。“她们在哪里?”聂让冷冷的问道,海因里希轻轻一笑:“聂,你搅了我很多计划,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最起码也是一个小国的元首了,你说说,这笔账我们要怎么算?”他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好像真的要坐下来好好和聂让算算账。聂让闭口不言,冷冷的看着他。“你再担心她们吗?小姐们真的很美丽,要是我在年轻的时候,一定也动心,可是,因为你,她们受到了牵连。”聂让愤怒了:“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事情,你把她们扯进来做什么!”

    “不要急躁,我说了,要和你玩一个游戏,现在,这个游戏开始了。”他指了指脚下的工厂说道:“这个工厂真的很奇怪,他们的炼钢炉不是在一起的,一个在工厂的最南端,一个在工厂的最北端。现在,两只炼钢炉都在嘟嘟的冒着气泡,里面的钢水已经沸腾了。你要做的,就是一道选择题,看!”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遥控器:“她们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高炉上,只要我一按下这个按钮,两个人就会同时掉下去,就算是你的速度,也不可能同时救两个人,所以你要选择一个:姐姐在南边,妹妹在北边,好了吗……”“住手!”聂让睚眦俱裂:“住手!你想干什么,你要杀得不过是我,放了她们,来和我打,我保证现在不会有人再偷袭你!”

    海因里希不为所动,他的手指按在了遥控器上:“想好了吗?时间非常短促,如果你稍一犹豫,可能一个也救不了。好了吗?开始!”他的手指猛地按下了按钮,聂让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他的方向是:北方!

    聂让从钢水上一掠而过,抱住了被海因里希禁制住全身功力的卢若冰。

    聂让含着泪,回到了原地,他放下怀里的卢若冰,解开了她身上的禁制,卢若冰哭着问他:“姐姐呢?”聂让摇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抬起头来,朦胧的泪眼凝视着海因里希,眼神之中刹那之间竟然多了一重对于生死的明悟!

    “轮到你和我了,来吧,让我看看来自地球核心的力量!”海因里希看着他那无瑕的眼睛,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无力感!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次的下场,还会是和前几次一样,最终都会失败。

    他连忙将这个念头强行的赶出了自己的大脑:不,我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所有的人都不是我的敌手,眼前的这个人也不是,即使是他以前多次打败过我!

    海因里希压下心头的那一抹不安,怒喝一声冲了过来,聂让愤而迎战,两人所过之处,高大的炼钢炉倒了,坚固的蒸汽锤碎了,铁水流满了地面,卢若冰升到了空中观战。聂让立身铁水之中,身上的衣物刹那之间气化,海因里希嚎叫着冲了下来,聂让已经处于拼命的状态,任凭海因里希如何攻击,他都决不退让,铁水的热度比不上地狱黑火,他和海因里希在铁水之中翻滚,红色的液体不时地溅起来,蓝色的能量充满了海因里希的全身,他调集了全身的力量,可是聂让好像打不死一般,任由他如何进攻,任由他如何凶猛,聂让都屹立不倒。

    “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我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更加强大的力量!”海因里希陷入了疯狂,他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力量,已经远运超出了自己的水平,他不断地使用地球核心的力量,不断地提升自己的能量层次,蓝色的光芒越来越亮,甚至照耀了整个工厂!

    当他再一次提升自己的力量,准备一击秒杀聂让的时候,蓝色的光芒大盛,海因里希一声怒吼:“游戏结束了!”一道刺目的蓝光射出,海因里希发出了最后一击,但是就是在这最后一击之中,他竟然发现,自己的拳头被蓝光慢慢的溶化,紧接着是手臂,然后是肩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蓝光之中,海因里希惊慌失措的大吼,聂让咳着血:“力量是需要载体的,你等身体符合不起你的力量的,你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能量档次,你的载体终于承受不了,如果你的精神修为能够控制住你的力量,现在你还有机会,可惜你办不到……”

    海因里希最终被自己所打败,蓝光骤然一收,海因里希在一声凄厉的惨叫之中消失了,周围一切恢复了平静,要不是满地的狼藉,会让你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聂让不断的引诱海因里希做出超越自己能量层次的攻击,终于彻底的“引爆”了海因里希。他此刻,浑身痛如刀割,海因里希无比强大的攻击,毕竟不是咬咬牙就能坚持下来的。他扶着一根钢柱站稳,卢若冰赶忙过来帮他,身后一阵响动,聂让转头看去,满脸汗水的卢若水在卢胜的搀扶下,站在身后冲他一笑……

    洁白的房间内,卢若水安静面对着窗子坐着,身后一扇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卢若水转身一笑:“怎么样,我的房间是不是比我的人更有女人味?”聂让感觉自己完全被她看穿,浑身不自在:“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卢若水歪着脑袋冲他一笑:“因为你知道,若是你救了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不去救妹妹。”聂让笑了,卢若水跳起来扑进了他的怀里……

    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德瓦霍因又在重复着那个他驾轻就熟的仪式:镶满了宝石的瓶子,巨大的黄金器皿,白色的沙子,幽蓝色的气体,还有喷之泉!

    海因里希恍若隔世,躺在石床上很久没有动弹,德瓦霍因和迈普洛伊尔站在一边静静的等着他,海因里希长叹了一声:“你又把我救活了。”“欢迎回来,神圣的海因里希!您又用掉了一只还魂瓶,还剩下十三只了……”

    (全书完)

    结束语

    《肉食者》正好十章十个小故事,几十万字,不长也不短。这本书倒是更像练笔,原来石三也可以写中篇,呵呵!

    好像大家来听石三讲故事,没有太多的YY,也没有什么豪气冲天,争霸天下。有的只是点滴的悬念和情节串联。

    到了第十章,算是圆满了,尽管可能大家看来,有些线索还没有陈述清楚,但是,怎么说呢,这也是石三一贯的做法,不要说得太清楚了,大家觉得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呢?

    已经结束了,那么VIP版的解禁也就随之会加快,石三一向如此。所以要是不着急看的朋友,就不必再订阅了,给大家省点钱。

    最后还是老话,但是却不能忘记:谢谢大家的一贯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有空的话,去石三的博客转转,虽然现在没有多少内容,但是会逐步增加的。

    接下来石三会全心投入新书《欲成仙》的写作,古典仙侠类的,下周三江推荐,请大家继续支持石三,帮忙点击,争取把这新书推上点击榜,石三先行谢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