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8章 通向永恒

作者:石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吧,我的题目是什么?”葛征直截了当地问道。和这样一个情绪中完全不带感情的人说话,葛征觉得很不舒服。老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从他的态度中读出了些什么:“好吧,你跟我来。”

    一旁的一扇小门,通往另一个石室。这座石室空无一物,连张桌椅都没有,但是周围的墙壁上,包括头顶的天花板上,都刻满了一幅幅的炼金图纸。

    屋子很大,老人领着葛征走进来,一直走了几百步才走到石室的中央。老人站在石室中,仰头望了望天花板,跺跺脚:“这就是你的第三道试炼题目。”葛征环视四周,仔细的看了看墙壁上的图纸,说道:“这是一套装备,很特殊的装备。”老人略带些满意的说道:“不错,你确实有资格站在这里。”

    “你很意外,为什么我们号称治神,却还住在最低级别的世界里吧?”老人含笑说道。葛征点了点头,他看到此行的目的地是星炼世界的时候的确有些吃惊。“其实很简单。”老人说道:“有人的地方才有秘密,人多的地方秘密也就更多。这个世界的能量等级虽然很低,但是不论是和半神领域,还是和神之天空,又或者是冥界,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几乎每一个高等级世界的各种密闻,在这里都能找到传说的版本——这很正常,几万年的时间下来,就算是神祗也有嘴巴不严的人,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推波助澜,什么秘密都会在这片大地上流传。而且,把东西藏在这里,是最不容易被找到的,因为这里复杂。”

    的确,和半神领域以及神之天空简单的社会结构相比,星炼世界却是复杂得多。

    “我们留在这里,监视着神之天空的一举一动,没有人会想到我们居然生活在星炼世界,呵呵呵……”老人得意地笑了。

    这个世界的确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比方说渎神之器之一的狼鸦,比方说治神者,比方说麝虎香……

    “好了,我走了,这里留给你。还有这枚戒指。”老任交给葛征一枚储物戒指:“等你炼制出墙壁上图案里的装备,就算你完成了第三道试炼,你就是治神者中的一员了。”葛征追问一句:“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老人脚步停顿,慢慢转过脖子来:“好处?好处就是通向永恒!”

    “通向永恒……”葛征嘴里嘀咕着,老人已经走出,在他的背后,那扇石门自动落下来。

    ……

    “你说的是真的?你们真能在星海中飞翔?”妞妞一边用从安达那里偷来的神晶石喂着四只白鸟,一边问道。四只白鸟这些年没怎么长大,只是妞妞找来了各种古怪的东西喂养它们,白鸟们倒也来者不拒,就算是葛征的炼金术材料也能吞下去消化掉,更别说这些本身就含有能量的晶石了。

    听到妞妞的问话,白鸟们连连点头,每点一下头,就把地上的一颗神晶石啄进嘴巴里,绝不浪费一丝力气。白鸟呱呱的叫着,它们的鸟语只有妞妞能听懂。妞妞已经长成了十四岁的大女孩了,也懂事的多了,只是喜欢恶作剧的本性难改,这一点按照葛莹的理论,绝对是遗传葛征的。十四岁的年纪,正是躁动的时候,葛妞妞在太空堡垒里早就呆烦了。

    她的肩膀上,王蛊兽这些年来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性子被葛妞妞彻底磨的皮了。“吱吱、吱……”它的虫语也只有葛妞妞能听懂:“小黑你别吹牛了,这些年你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你能够在星海中飞翔,你真的很凶残……”王蛊兽耷拉着两只眼睛,用一种英雄迟暮的眼神遥望星空:想当年……唉,当年的事情都被这丫头整天罗嗦的我想不起来。王蛊兽心中大恨:都是葛征,如果不是他,自己还是堂堂星海之王,座下小弟多如狗,跟班满地走,何等威风何等荣耀,再看如今,唉!

    “咱们偷偷溜出去找爹爹好不好?”葛妞妞摸着四只白鸟问道。四只白鸟当然说好。王蛊兽眼镜里宏光四射,也跟着附和。葛妞妞天不怕地不怕,决定下来的事情谁也不能更改,简单收拾了一下,悄悄溜出了太空堡垒。太空堡垒内的人对她比之唯恐不及,哪有人会问她干什么去,葛妞妞的离家出走畅行无阻!

    ……

    大先生急得在自己的神殿内乱走,这个时候没有人敢靠近她,空旷的大殿内只有她一个人。“该死的、该死的,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出现?我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了,冬赛亚,你迟早是我的!”

    ……

    这一套装备的难度甚至还在顶级神躯之上,葛征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炼制出了这套装备。今天是最后一件胸甲出炉的日子了,做好了这一副胸甲,葛征就算是完成了第三次试炼。

    熔炉内的火焰在冰系魔法的作用下熄灭,一片浓密的白色烟雾腾起,将熔炉内搞得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葛征放出一个风系魔法,从熔炉底部吹起来,将那些白雾全部吹散了,这才看清一副银亮的胸甲已经成型。

    将胸甲取出来,翻过背面一看,背面的一副图案让葛征愣住了。他连忙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取出那张空间魔法阵。已经完成了六分之五的空间魔法阵上,只有右下角还空着一块。葛征拿着胸甲比划了一下:正好填上了这一片空白。

    完成了魔法阵的兴奋远远超过他完成第三次试炼,葛征有一种马上启动魔法阵看个究竟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把这个世界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回去看看老丈人一家……

    葛征虽然炼制出了这套装备,但是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有耽误了一些时间,用治神者的材料,炼制了一具神躯。

    这具神躯看上去很像顶级神躯,也能够承受和顶级神躯一样多的神力。不过赝品永远是赝品,和正品的质量当然没法比。那些神格碎片想要暗算葛征,以葛征的性格,不再临走之前给他们留下一点小小的有纪念意义的礼物,怎么对得起自己炼金术大师的身份?

    ……

    石门隆隆打开,裹得好像木乃伊一样的老人走了进来,凝视他许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这么快就炼制成功了,我以为你至少需要五年时间呢。”显然,如果他直到葛征曾经炼制过一具顶级神躯,一定不会这么说的。

    老人手掌一翻,也看不出来他的储物空间开口究竟在什么手掌的什么地方,掌下出现了一具真人大小的金色人偶。人偶一出现,葛征炼制的装备立刻飞了上去,贴在人偶身上。装备大小不变,人偶却不断变化着,适应着装备的大小,最终调整到最合适的状态,严丝合缝。

    “终于又看到这套装备了……”老人感叹一声:“每一名治神者都会炼制一套属于自己的治神装备,它就是你的了。那具人偶算是我送给你的欢迎礼物吧,欢迎加入治神国度!”老人露出一个微笑,葛征很惊讶的是,这一次他真的从老人的眼镜里感觉到了一丝喜悦——原本不带一丝感情的那双眼睛,竟然真的流露出一丝喜悦,这才是让葛征最惊讶的地方。

    “这具人偶,配合上你的玛雅,能够和你的本体重合,力量暴增三十倍!”老人口中的玛雅,就是葛征的银河,治神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玛雅,只不过葛征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银河。

    葛征将银河从口袋中取出来,银河一出现,似乎被一股力量吸引着,不受控制的往那具人偶飞了过去。葛征有些奇怪,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道银河的意念:“千万不要和人偶合体!”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葛征看了老人一眼,表面上不动声色。

    “葛征,你已经是治神者的一员了,玛雅对你的禁制已经全部打开,你可以和人偶合体,那样的话精神能力也可以暴增三十倍,学习能力和记忆能力都大大增强。再有玛雅指导,你的炼金术一定会有一个飞跃性的发展,你可以先试试看。”老人很善意似的说道。

    葛征随口道:“不着急,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等我处理完了,然后静下心来认真钻研炼金术。”老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十分的隐晦,如果不是因为银河最后关头的那一句提醒,葛征不会可以去暗中留意老人的眼神,也不会注意到这个神色。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神色,让葛征心中更加起疑。

    老人也不催他,沉稳说道:“那好,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会知道怎么找到我们的——等你合体之后,玛雅会告诉你的。”

    葛征离开这座岛屿的时候,心中无比紧张,每走一步都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好像一对利刃一样顶在他的后背上。只要老人一改变主意,他肯定走不出这座岛屿。

    当他飞上天空,背后的岛屿缓缓沉入大海的时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陡然加速离开了这片海域。

    葛征没有回半神领域,而是先去了冥界。冥界那些家伙暗算葛征,这一次的假冒伪劣的顶级神躯当然是给他们准备的。

    ……

    高耸的神殿内空旷一片,地上铺满了石块,一条长长的通道两侧,是半截的破碎石像,石像的六分之一还矗立在通道两侧,其余六分之五,都在地上铺着。

    大先生随手一捏,隔空一座石像的上半截粉碎。她就好像无聊中撕花瓣的少女,随手又是一捏,石像的下半部分又成了粉碎,只留下六分之一的一截戳在地面上。

    捏碎了所有的石像,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换。”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声音也并不大,外面马上涌进来一堆人,眨眼之间就把几百个六十米高得巨大石像换成了新的。大先生又开始从第一个石像消磨起来。

    “永恒有什么好?我现在的生命已经漫长到没有趣味了,吞噬了冬赛亚那个老狐狸,我才不去什么永恒通道呢……”大先生自言自语。突然,她的手指停了下来,眼睛里散发出一阵喜悦的光芒:“这小子终于出现了。能躲过我的侦查,也只有那帮人了……等等,竟然是在星炼世界,难怪这么多年我始终找不到他们的巢穴,原来在最低等级的世界里,难怪那怪……去了冥界了,实在是太好了!”

    ……

    葛征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来到魔凕宫殿了,但是他很清楚,这一定是自己最后一次来到这座废墟上。

    神明之眼已经被取出来,葛征的到来神格碎片们并没有察觉,葛征心中一阵冷笑,果然是他们在神明之眼上做了手脚。

    他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在废墟上。足足过了十几分钟,那些神格碎片才觉察到他的到来,看来他们对于冥界的控制,并不如葛征想象的那般直接。

    “你怎么来了……”“我们送给你的礼物呢……”“……”

    葛征淡淡说道:“我遇到一个人,他觉得你们送给我的礼物很不错,然后他用这具顶级神躯换走了我的神明之眼。我觉得这买卖很划算,就答应了。”他丢出那具顶级神躯,神躯刚刚出现,魔凕宫殿立刻开始颤抖起来——整片宫殿的废墟一起颤抖,破碎的砖瓦在地面上跳动,啪啪乱响。

    没过多久,整个山脉也跟着颤抖起来。那些庞大无比的山峦,此时好像小孩手里乱抖着的旗子。神格碎片们飞上天空,似乎从此以后再也不必藏头露尾,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了!

    天空中,七道彩虹好像金钩一样挂下来。

    “哈哈哈……”一阵狂笑,音波好似太阳的金光,从地下涌出来,托住了那一具“顶级神躯”。一个老人的虚幻影子从大地下漂浮起来,慢慢站起,看着那句顶级神躯,眼中一片欢喜。

    “哈哈哈……太好了,三万年了、三万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冬赛亚,你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一声娇叱突然从葛征的身上冒出来,葛征大吃一惊,身上“嗖”的一声,一道蓝光从他的口袋中窜了出去。大先生送给他的那条项链悬空挂起,项链的挂坠之中投射出一片绚丽的蓝光,大先生的影子出来了。

    “大先生!你、你……”葛征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冬赛亚瞥了葛征一眼,眼中尽是鄙夷:“大先生?麦莉这是你的新名字?我知道你每换一个姘头都会改一个名字,不过这个名字也实在太一般了,难道说你的新欢喜欢男人?哈哈哈……”

    麦莉并不去看葛征,对于已经没有了实用价值的工具,她一向不会留恋。

    “冬赛亚,老狐狸,你没有想到我还活着吧?”

    “确实没想到,否则我一定会放你一手,不会这么麻痹大意。”老人承认,他的话锋一转:“不过,麦莉,你在冥界,只能拥有一个分身,虽然我只有神格了,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能耐我何?等我完成了融合,不用你来找我,我会去神之天空找你的,我们之间的恩怨,是时候好好清算一下了。”

    ……

    “你说什么?爹爹去了冥界?你肯定?”葛妞妞手里捧着可爱的王蛊兽,不太信任的问道。王蛊兽两眼一翻,不信就算了,那家伙身上一堆宝贝,我可是寻宝高手,怎么会找错?

    尽管王蛊兽变成了现在这副古怪的模样,不过它寻宝的能力倒是大大提升,以前只是在附近星域内的宝物它能够发现,现在隔着一个空间它都能感觉到——当然了,这种感觉只针对特定的宝物,王蛊兽曾经见过的宝物。葛征的味道,更是它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回,可是我们怎么去冥界呢?”妞妞又发愁了。四只白鸟在一旁蹦蹦跳跳,挥舞着翅膀呱呱的叫着,自告奋勇要带妞妞去。“好,出发!找爹爹去……”妞妞兴奋无比。

    ……

    “轰!”一团黑云冲天而起,周围的山峦在巨大的爆炸力量的挤压之下崩碎,山脉附近的村庄、城市全部遭殃,从山脉中被炸出来的巨石,好像天外流星一样摧毁了山脉周围三千公里内的一起城市和村落。

    毒寡妇麦莉和冬赛亚的每一次对决,都会引爆一次疯狂的爆炸,那些神格碎片,在两位主神级别的高手对决之下,已经不知道被炸到什么地方去了。葛征就更不用说了,他被爆炸的力量深深的凿进了一块直径九百米的巨石之中,然后随着巨石一起咋落在一座中等城市之中,然后又被另一次爆炸的冲击波吹出几百米远……

    “麦莉,只靠分身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省下一个分身的力量,好好在神之天空等着我吧!”冬赛亚的声音得意无比,有冥界的庇护,麦莉拿他没有办法。

    黑云滚滚,狂风怒号,阴龙起卷。一块块直径在千米以上的巨石被卷进其中,冬赛亚用自己的能量凝聚而成的超巨型龙卷风的中心,浮着一具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神躯,冬赛亚不是安达,他的能量巨大无比,不需要什么炼金仪式,就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强行占据这具神躯。

    超巨型龙卷风外面,麦莉的能量一次次的冲来,几岁了一块块的巨石,却始终不能够突破冬赛亚的防御。眼睁睁的看着冬赛亚完成了融合,麦莉气得双眼血红,突然,她一阵得意的阴笑:“冬赛亚,你上当了!”

    项链上一道聚起一道蓝光冲天而起,穿破了冥界深沉的天空,不知投射到了哪里去。“冬赛亚,现在才是你最虚弱的时候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哈哈哈!你没想到吧,神明是不能进入冥界的,可是渎神之器不是神明,穿行于各个等级的世界,畅行无阻,哈哈哈……”

    一道狐首人身的影子顺着那道蓝光滑落下来,和她的分身合为一体。狐首人身的渎神之器双掌一拍,轻松击碎了冬赛亚的超巨型龙卷风。冬赛亚大吃一惊:“毒寡妇你好狠毒!”

    “不狠毒,怎么能抓住你这只老狐狸!”麦莉阴森森的说道。刚刚和神躯融合,的确是冬赛亚最虚弱的时候,冬赛亚的力量一半已经注入神躯之中,还有一半留在外面没有来得及注入,两部分能量互相之间不能呼应,根本不是麦莉的对手。

    眼看着麦莉就要得手,冬赛亚发出一阵绝望嚎叫:“麦莉,你休想得到我的神格,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一道道音波扩散,麦莉脸色一变:“这是你的第二项能力,魔脑音……混蛋,你要自爆!”“反正都是死,我有什么可怕的!”“你会毁了冥界的……”

    “哈哈哈,我都死了,冥界是毁了还是存在,和我有什么关系!”随着他的声音,音波鼓荡,周围的岩石一层层的剥落,化成青灰。

    四只白鸟翅膀围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圆球,四只鸟头伸在里面对着葛妞妞呱呱一阵乱叫。在白鸟们的保护下,外面纵然能量狂暴也不能伤害葛妞妞,葛妞妞和鸟儿们还有心情闲聊几句。

    王蛊兽心中迫切的嘶喊着:快到了,快到了,里那个家伙越来越近了,找到了!

    它却忘记了就算是找到葛征,它又能把葛征怎么样?

    可就是那么不巧,巨石嵌着葛征的那一面正好朝下。葛妞妞从白鸟组成的羽毛绒球之中看了一眼:“哪有爹爹?爹爹在那里?小黑,你是不是吹牛了,撒谎了?”王蛊兽对于小黑这个名字暴跳如雷,外面狂暴的气流,战斗的气氛,好像让它恢复了一些血性。它跳起来在葛妞妞的受伤乱蹦乱跳,葛妞妞随手一甩:“你去找到爹爹再来告诉我。”

    哈哈哈!王蛊兽心头大喜,终于脱离那个小魔女的控制了,它的身体在空中飞舞着,中途碰上的石块全都被它看似渺小的身体撞个粉碎——随着离开妞妞的距离越来越远,王蛊兽发现被压制的感觉正在逐渐离自己远去,它很快就会重新成为那位凶残的星兽之王了!

    重获自己的王蛊兽第一个念头就是:杀掉葛征,报仇、报仇!

    葛征好不容易才从石头下面爬出来,要是在以前,这样巨大的石块对他来说也不是负担,可是被爆炸的威力波及,他也收了不轻的内伤,从石头下面爬出来都有些困难。

    整条山脉已经被两个疯子给夷平了,爆炸还在继续,葛征周围不断有一块块石块飞过,大的小的谁也说不清楚。

    突然,爆炸停止了,葛征不知道这个时候,麦莉已经用本体进入冥界,立刻扭转了局势,彻底占据上风。他正在奇怪为什么爆炸停了下来,突然又有一块“石头”飞了过来。这块石头不大,葛征看也没看,随手一巴掌抽了过去,王蛊兽还是算了:它现在的力量根本不是葛征的对手,被葛征一巴掌抽得往战团处飞了过去。

    “爹爹!”

    葛征脸色大变:“妞妞,你怎么来了,快走,这里危险!”他拉起妞妞就跑,妞妞抱着他的胳膊:“爹爹,有小白它们保护我们,不用怕……”四只白鸟的翅膀慢慢变长,组成了一个更大白色羽毛帐篷,将父女两人一起包裹进去。

    因为白鸟的保护,他们错过了最精彩的一幕,同样也是因为白鸟的保护,他们逃过了杀身之祸。

    “麦莉,陪我一起死吧,哈哈哈……”冬赛亚的魔脑音,带着颤抖的音波,引发了他的神格自爆。“疯子!”麦莉想跑可是却来不及了。就在她的身边,闪耀出一颗耀眼的太阳,白的刺眼,一刹那之间光芒席卷了大半个冥界,光芒中所有的生物全部气化,不论是强大的冥王、大冥王,还是一般的低级地精,全部在这掩盖一切的白光之中换成了一缕青烟。

    冬赛亚的魔脑音波引发了自己神格自爆,麦莉踉踉跄跄的扛过了冬赛亚的神格自曝,已经惨不忍睹,半边身子都快被炸空了。不过渎神之器的强悍还是超出了冬赛亚的预料,他没有想到自己自爆也没能杀死麦莉。

    麦莉咬牙切齿:“该死的冬赛亚,白白浪费了大好的神格……咦!”她转过头,只见不远处,一团更加耀眼的光芒正在闪亮!

    王蛊兽吞吃的那些古怪的晶石,是蓝岩星球整个星球的精华所在,所产生的爆炸力,比蓝岩星球整个星球表面的蓝色岩石的爆炸威力还要巨大。

    冬赛亚的魔脑音波引爆了王蛊兽,可怜的小虫子报仇不成,反倒莫名其妙的爆炸了。

    一颗青白色的光球从冥界中升起,站在神之天空中,都能够看到冥界的这一次强悍爆炸。

    葛征和妞妞躲在白鸟的保护之中,并没有看到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们只看到了白鸟雪白的羽毛呼啦一下成了碳黑色,紧接着四只活泼的鸟头耷拉了下来,身上冒起了青烟。妞妞大哭:“小白!呜呜呜……”

    半年以后。

    “这里是……”在眼前的一片绚丽光芒消退之后,葛莹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围那一片苍茫的黄色沙漠,看上去土壤贫瘠,地上杂乱的生长着一些荒草。

    葛征手里牵着葛妞妞,从她身后的一闪空间之门中走出来——那扇门,和当初他刚出山门,以为是精怪去抓的那个光团几乎一模一样。

    “莹莹……”葛征喊了一声,自己也愣住:“怎么会这样?难道山门遭受了什么浩劫?”葛莹没好气道:“怎么可能?什么浩劫能把山都夷平了?”葛征嘀咕道:“冥界的那一次就能啊,不但夷平了山,还打开了一条新的空间通道,冥界不但没有变小,反而更加广阔了!”

    葛莹语塞,后面的空间之门并没有消失,紧跟着榔头人身的狼鸦走了出来。葛莹连忙说道:“狼鸦,你看看我们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吗?”

    狼鸦用自己的能量感觉了一下:“的确不是那个世界了。”

    葛征虽然还没有达到兽人炼金术师的地步,可以制造出渎神之器,但是葛征已经能够修好狼鸦了,还在渎神之器的器魂之中加入了语言的部分,狼鸦刚刚学会了说话,声音还有些生硬。

    远处有一群只在胯下围着一圈兽皮的人跑过来,看到葛征他们背后的光团,吓得跪在地上不住叩拜,口中叽哩咕噜的怪叫着。

    “莹莹,我感觉这里是地球没有错,但是空间魔法好像出了点问题……”要想证明,其实很简单,他们一直往上飞、飞得很高很高,大陆的板块看得清楚了,葛征终于一拍脑袋想起来:“天哪,这里是埃及!”葛莹补充说道:“还是文明刚刚诞生的埃及,没有金字塔,没有狮身人面像,可能还没有木乃伊……”

    ……

    一年以后,葛征确认,这里的确是文明诞生之前的埃及,只有一些原始人类,没有语言文字,没有任何奇迹。

    葛征特们成了这片土地上的“神”,因为那些原始的埃及人看到他们背后的光头,看到他们会飞。

    一丝不苟的狼鸦成了这些人最恐惧的对象。

    葛征经常用来分析材料成分的神明之眼也被他们用颜料绘在岩石上。

    葛征向他们讲述自己的太空堡垒的形状,可是他们似乎只能理解一个单纯的四棱锥型,无法理解两个对应的四棱锥。

    葛征把治神者的长老当成了笑话讲给他们听。

    直到有一天,葛莹兴冲冲的拉着一个老年的古埃及人来找葛征:“这位老人家给我们家妞妞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葛征没太在意:“什么名字?”葛莹用目光示意老人,老人喊出了几个音节。葛征没听明白,眉头一皱,老人又说了几遍,葛征学者那声音重复着那几个音节,突然脸色一变:“克娄巴特拉!大名鼎鼎的埃及艳后……”

    葛征突然笑了:原来狼首人身的阿努比斯是这么来的,原来圣甲虫是这么来的,原来金字塔的造型是这么来的,原来木乃伊也是这么来的——只有一点历史可能欺骗了后人,埃及艳后肯定不是那样的水性杨花,只是她一定很喜欢捉弄人,那些被她戏弄的人,很可能篡改了历史……

    ……

    星炼世界,裹成了木乃伊的老人还在痴痴地望着那根晶石棒,口中喃喃说道:“他一定会上当的,我的计划天衣无缝,治神装备必须是本人使用才能修复永恒通道,只要他和人偶合体,人偶控制他的身体,玛雅控制他的精神,没有可能啊,他一定会上当的,他一定会上当的……”

    星海灿烂,亿万年来不曾改变,老人一直坐在那石桌前,百思不得其解,这么环环相扣的计划,葛征为什么没有上钩呢?

    ……

    “啪!”一声脆响,灰蓝色的蛋壳裂开一道裂缝,索尔格维纶紧张的冰住呼吸,手心冒汗。

    龙蛋内慢慢伸出来一只细嫩的爪子,调皮的在他鼻子上轻轻一挠,拉出三道发丝一般细长的血痕……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