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2)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升高,下面滚出浓尘的战甲部队象移动着的玩具一样渺小。

    突然的,莉迪雅想起凯格尔在出征前和凯伊吵架的那件事,一直对凯伊百依百顺般的凯格尔那天象凶神恶煞一样把凯伊关在房间里,不让她参加这次的会战,那两个人吵架的声音差点没把屋顶掀翻,凯格尔那样子倒没什么奇怪,不过,凯伊那种样子倒是百年难遇!最后将争吵画上休止符的是凯格尔的一句章。

    “我死了还有你和孩子在,你要是死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奔赴战场,是为了让生命在女人身上延续……

    可是,失去心爱的人,女人的坚强又能维持多久?莉迪雅摸了摸胸前的护符,不禁低声祈祷起来,虽然我知道这样很自私,可是,神啊!请保佑我的丈夫和孩子,请保佑这些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踏上死亡战场的勇士,希望我的孩子们,可以有一片自由的天空……

    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蕾蒂!对不起!但是……请你保佑他们!

    不过!你放心!这次不再是你一个人的战争!我,不,我们,我们也是在拼着性命的保卫我们的家园!

    拼尽全力的!保卫我们的家人!

    沙兽喷着巨大的鼻息,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沟,各色的龙驮着龙骑士和魔法师们在天空上组成了圆阵,火凤凰鲜红的身影划出艳丽的舞姿,引得银光闪烁的琶琊开始长声鸣叫。

    那是黑暗时代最大的一场,也是最后的一场战争的……

    前夕……

    是日凌晨,清爽舒畅的晨风徐徐吹来,迎风招展的旌旗发出清脆的响声。

    “咚!咚!咚!”一声声深长的战鼓声撕裂了天幕,鲜红的一线霞光冲破黑暗,在天边镶上金黄的光环,微白的天光在那后面透了出来,阳光慢慢照耀到平原上的战阵。

    金属盔甲闪烁着沁人的杀气,机械装甲和战车在静穆中被渐渐明亮的阳光映成金红,黑角虎牛和着越来越急促的鼓声喷着鼻息,人类最后的联军在大地上布好了决死之阵。

    天……渐渐亮了。

    “呜……!”战鼓骤然而停,尖锐的号角响起,照耀到群山的阳光象是被阻断一样散开,黑暗开始从丘陵上涌了下来。

    那是无数魔兽组成的黑暗,腐化成骷髅的人类尸体成为第一阵冲在了前面,后面是散发着恶臭的低级魔兽,间中有着一群群尖牙硬鳞的中级魔兽,各种各样的奇型生物咆哮着,笼下丘陵,在广阔的大地上拉出了黑色潮流。

    大地在震动,阳光似乎也失去了亮丽,带着惨白色退了回来。

    也许,不要这样挑战它们的巢穴比较好?!不觉而同的,恐怖袭上心头,那黑暗的压迫感让人们心中突然产生了怀疑,轻微的,铠甲关节的磕碰声传染了整个战阵。

    这样可不行!凯格尔看了看旁边部下惨白的脸色,脑袋里飞速转着激动人心的词语,站了起来。

    “我……”凯格尔的长篇大论卡在了喉咙里,一声长鸣,火凤凰的影子掠过站在机械装甲肩头的凯格尔,扑向魔兽群。

    炽热的光球在魔兽群中暴开,灰暗的天空一下子耀眼起来,暴烈开的银色光流掠过之地,魔兽瞬间燃成灰烬,消失在纷飞的气雾里,当刺目的光芒消失时,魔兽群的一半已经湮灭在清晨淡淡的霞光里。

    真厉害!这就是光之女神的力量!凯格尔笑着,坐回机舱,自己的家园自己保护!我们也不能输给那笨蛋女人!凯格尔关上仓盖,机械装甲的手臂高高举起,鲜红的克尔达徽章在灿烂的朝霞中异样夺目。

    瑟巴里的战旗在琶琊的背上飘扬,盖迩来,蒙罗拉夏,圣亚格梅尼,各国的战旗纷纷高举。

    “必胜!”凯格尔轻声自语透过扬声器远远的传了出去。

    “必胜!”整个战场在片刻寂静后,突然沸腾了起来,高举着各自的武器,雷鸣般的呼声响彻云霄。

    “我可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我还要回去看我的老婆儿子呢!”凯格尔推下操纵连杆,机械装甲在发出了一声巨大轰鸣后,缓缓的打开了加农炮的端口,青芒的高离子震动刀一下明亮的起来。

    闪耀着白色光芒的机械部队跟着鲜红色的机械装甲冲向了随后涌上来的魔兽群,同时,远在河道中的战舰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炮弹呼啸着掠过头顶,狠狠的砸到了魔兽群中。

    嘶声的呐喊响彻了起来,黑压压的人群在装甲骑士带领下漫出了一道道波浪,左右翼的黑角虎牛和沙虫同时开动,从两边绕了上去,扬起的厚厚尘土将整个战场再笼上一层迷蒙。

    “大地母亲,用我生命作为交换……”

    “火之众神,吾奉上所有……”

    ……

    飞龙从魔兽群头顶掠过,最强化的攻击咒语此起彼伏的响起。

    魔法师们开始使用以生命为代价的强力魔法,无数亮丽的光环在天空中凝聚起来。大地轰鸣,原本晴朗的天空在一瞬间变为了漆黑,闪电划出了数道明亮的光华后,整个天空开始绽放出五彩的斑斓,巨大的火球、冰块如雨点般落下,半圆的光团在大地上欢快的显出,笼罩在光团中的魔兽立时散裂成细小的黑色灰尘。

    最强的魔法攻击转瞬之间将目力所及的地方铺上了血色的地毯,残碎的魔兽尸体厚厚的堆积在上面。

    当月亮褪去最后的影子,太阳升上天空的时候。

    红色机械装甲的刀刃将第一只扑过来的魔兽斩成两半。

    短兵相接,血花如精灵般跃动,绽放出妖艳的风景。

    “蕾蒂!”站在低空飞行的飞船船头,帝瑟冲正使劲吹掉圣光上的火星的蕾蒂叫道。

    蕾蒂回头,还剑入鞘,拍了拍火凤凰的头叫道:“摩裟!这里就交给你了!”

    “呜……!”火凤凰一声低鸣,饶着跳到飞船上的蕾蒂转了两圈,往上挑的长眉毛显现出担心的表情,然后在蕾蒂露出傻笑后,不屑的哼了一声,向魔兽群掠去,一个个火球从它嘴里喷出,画出了鲜艳的色彩。

    “走吧!”随着帝瑟的命令,飞船和一小队飞龙离开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往魔兽纷涌而下的山麓后面飞过去。

    远方的山麓飘着淡淡的雾,阳光在那里反射出绚丽的光彩,伊甸的影子若隐若现。

    “法迪玛大人!法迪玛大人!”忽米急匆匆的捧着战甲追到平台上,焦急的呼唤着正骑上魔兽脊背的法迪玛。

    “干什么?”法迪玛皱着眉头问。

    “您的战甲!”忽米半跪下,把战甲举过头顶。

    法迪玛盯着已经被血染成黑色的战甲,好一会没有出声,战甲上的璎珞已经变形,前胸的图案也失去了以前的明亮,那是霏凌娅亲手做的璎珞,一式四份的璎珞,那图案是艾菲奥亲自雕刻的,按照各自的属性而精心雕刻的,那时候,大家还都是住在愿望之泉旁的少年,为什么会离开那里?我们为什么来到人界,我又为什么要独自在这里战斗?

    没有任何意义吗?法迪玛接过战甲,手指掐了进去似的紧紧抓住战甲。我不需要意义,因为喜欢,所以我杀戮,因为喜欢看到人类眼底那种深切的恐惧……

    不过,我现在真的很想见到你们……霏凌娅……艾菲奥……

    “法迪玛大人!人类在那边!”忽米惊讶的抬头看着法迪玛开始打开的冥界之门。

    “我要休假!你们想回去的可以跟来!”不待周围的魔兽有所反应,法迪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冥界之门里。

    很奇怪?!帝瑟挥手让后面的人停下,虽然地上留下了大量混乱的脚印,但伊甸的大门竟然一个守卫都没有!

    “你说什么?法迪玛大人带着他的部队回去冥界了?!”门里面传出了杂乱的声音,一行人各闪回到石壁后面。

    “法迪玛大人说他要休假!”有人小声的解释着,脚步声一下子停了下来。

    “休假?!在这种时候休假?!法迪玛大人也脑袋坏掉了!”有人叫道,然后命令道:“你们!给我去守着大门!提!你去向神皇陛下报告!”

    “我去?!”绝望般的声音响过后,沉寂了一下的脚步声再度响起,大门口出现了一对士兵,不是魔兽,而是人类的士兵。

    “伊甸近卫军团?!”芙蕾雅惊呼出声,原来以为那些近卫军团的骑士应该都被魔兽化了的!怎么!

    “谁!”伊甸骑士惊然回头,刚抽出来的剑即被打落在地,脖子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剑刃。

    “芙蕾雅公主!”领头的骑士无视脖子上的剑刃,只是呆呆的看着从石壁后面走出来的芙蕾雅。

    “牙哥尼!”芙蕾雅迟疑了一下,喊出了他的名字。

    “芙蕾雅公主!您还活着!”牙哥尼跪倒在芙蕾雅的脚下,泪水仆仆而下,哽咽着说:“还以为,圣亚格梅尼就此断绝了!幸好!芙蕾雅公主还在!”

    “可是!牙哥尼!你们……”芙蕾雅想问为什么你们还能活下来,可看到骑士们慢慢低下头的样子,把章咽了回去。

    “圣王殿下的孩子!我们是为了保护王子殿下才留下来的!不过……王子殿下也不在了!”牙哥尼低垂着头,不敢看芙蕾雅变幻着的脸色,一口气般的说道:“莉耶迩怀了圣王的孩子,因为那孩子需要有人类照顾,我们才被容许以人类的姿态留下来。但是,上个月……莉耶迩不知道因为什么惹怒了黑暗神皇,连同孩子一起,被神皇杀掉,连尸体都丢到异度空间去了。”

    “莉耶迩……和哥哥的孩子……”芙蕾雅喃喃自语着。

    “莉耶迩死了,法迪玛是不是也走了?黑暗神皇在什么地方?”帝瑟收起剑,问道。

    “法迪玛是回去冥界了,不过,从这里到神皇所在的神坛有很多魔兽守着……”牙哥尼抬头回答,看了看面前的一小队人,迟疑着说:“你们真的要去……?”

    “嗷!”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大门里响起,一头魔兽在火焰里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化成灰烬。

    “得快点!”蕾蒂的手掌再次冒出火焰扑向从里面涌出来的魔兽,对帝瑟说:“他们会撑不住的!”

    “你们留在这!”帝瑟对芙蕾雅说,一边往大门里走去,罗刹带着血光在空中挥舞出一道道漂亮的痕迹。

    “守着飞船!”莉迪雅拍了拍芙蕾雅,追向已经冲进去的两人。

    火焰和圣光肆意的扫荡着面前一切的生命,死神的罗刹在人类骑士手中闪出勾魂之色彩。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在伊甸响起。

    天空和大地上……

    生命如同尘埃一样消散……

    太阳已经悠闲的爬上天空,灿烂的照耀着大地,血色的大地……

    到处都是激烈的撕杀,沉闷的战鼓声令这战场显得无比悲壮。

    “去死吧!”

    一架机械装甲发出了凛人的嘶喊,青芒的高离子震动刀在幻过一丝亮弧后,在一只挣扎着站起来的魔兽上终止了路程,血花溅起,将原本红艳的装甲上更蒙上一层血色。

    “嗷——”后面的士兵甚至来不及看见情况,那台机械装甲在闪过数道电光后突然暴裂,四散的碎片激起了一片哀鸣。

    大地抖动了一下,踩在层层尸体上,一只犹如从血海中爬出的魔兽对着天空一次发出了凄厉的悲鸣。

    “开火!”

    青烟燃起,在撕裂空气的呼啸后,无数血花在那只魔兽的身上欢快的绽放开来,越起,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线后落下,巨大的黑影笼罩了下面火枪手的所有视线,一阵惨叫响起,紧接着又是一片密集的火枪声……

    拱开前面的魔兽尸体,黑角虎牛和沙虫们远远领先在中央苦战的机械军团,当骑士们畅呼着包围魔兽的喊叫声时,数个巨大的黑影横在了面前,最前面的黑角虎牛直撞了上去,尖利的黑角尽数没进了阻挡者的体内,没有血花,骑士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撕裂的巨痛就传遍了全身,感觉着身体在空中划出优美曲线后,一切思维都远远散去……

    “珐嫫……”后面的士兵倒抽了口凉气,转眼之间十余黑角虎牛殒命,骑者尽数被咬死,血如同瀑布一般从珐嫫的满是尖牙的嘴中滴落下来。

    没有后退,仅做了片刻思虑后,骑士们高高挺起了战矛,发出了犹如狼群嘶鸣的怒喊,在扬起一片灰尘后冲了上去,同样的黑色立刻交织在一起……

    “槽糕!”加佰枥低喝了一声,手上的战矛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圆弧后劈碎了冲上来的一个骷髅战士,随着冲劲战矛向前一刺,狠狠刺进了另一个骷髅战士的骨架,只是轻微的颤动一下,骷髅战士立刻散架,零碎的骨头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轰——”随着巨大的响声,一道火光在加佰枥的眼前明亮起来,令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当再次张开时,一只魔兽已经冲到了身前。

    举矛格挡,铁质的矛杆在魔兽一击之下断成了两截,利爪同时抓到了硬质的战甲上,加佰枥只觉口里一甜,鲜血喷在了头盔的视窗上,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

    身体在地上划出了深深的沟痕,加佰枥只感到全身如撕裂般巨痛,手上还紧紧握着断裂的战矛,但除此之外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加佰枥大人!”一声嘶喊,一名战甲兵不顾一切的扑向急冲过来的魔兽,只看见锋利的獠牙在空中闪过一道阴寒的亮光,紧接着就是血线划过,那名士兵连同战甲整个的被撕成了两半。

    没有阻拦,魔兽踏过尸体,猛的越上了半空,直直的扑向了加佰枥。

    “完了——”加佰枥轻叹一声,脑中突然闪过莉迪雅和灯心糕的脸,手不觉握紧了护身符。

    “咚”加农炮的沉闷重响,一个火球越过加佰枥翻滚着撞进了那只魔兽的身体,时间犹如片刻凝固,瞬间后,在加佰枥的眼前就绽放出华丽的血色花团。

    “这样子就不行了?!瑟巴里小子!”随着笑声,一架火红的机械装甲大踏步的向前冲去。

    “凯格尔你这个混蛋,我怎么也不会比你先死!”抹了下嘴角的鲜血,加佰枥挣扎的站了起来,从旁边尸堆中复又抽出了一杆战矛,紧跟着冲了上去……

    随手一挥,罗刹在地上洒下了最后一道血纹,魔兽的碎片在帝瑟的眼前纷飞飘散,柔和的光从洞口洒进,抹出了缕缕残酷的颜色。

    到了!再过去就是神坛了!望向透着光亮的洞口,蕾蒂的手不觉轻微颤抖起来,但随即便被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止住了心里的那丝恐惧。

    “快结束了!”帝瑟的声音沉稳中带着笑意,闪耀着自信的眼瞳在微亮的通道里异样的明亮。

    蕾蒂抬头对着帝瑟粲然一笑,是啊!快结束了!

    “走吧!”微微紧握了一下蕾蒂的手后,帝瑟松开手掌,向前方走去。

    光,从他的前面照过来,在通道上留下长长的影子,已经被染成血红的盔甲到处都是被利爪撕裂的痕迹,用长锻带束在脑后的头发带着凌乱的感觉飞扬在风中,映着那虽然憔悴却依然神采依旧的面容,那种凛然的气势,让蕾蒂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感动。

    但,随即,一声惊叫从蕾蒂口中发出。

    从突然变暗的洞口处,一只浑身浴血的荚牟扑动着残翅从外面冲了进来,锋利的爪刃在帝瑟身上划出深深的血沟。

    “退后!”帝瑟叫了一声,罗刹从下往上挥起,斩在荚牟还陷在自己身体里的前爪上。

    “嗷——”荚牟吃痛狂吼出声,血红的眼睛里冒起了更加愤怒的火焰,另外一只爪子也挥舞过来,直抓向帝瑟的胸口。

    帝瑟侧身,不往后退,反而欺身逼近荚牟,罗刹借他身体扭动之力切下荚牟前爪后化成直刃直刺向荚牟要害。

    光带着血色从荚牟的背后照进来,通道中如雾气般飘着血腥。

    狭隘的洞口,如同孩童扭打在一起的荚牟和帝瑟在空中绽放出朵朵鲜艳的红。

    蕾蒂向前一步,手中的圣光发出凄厉的光芒。

    只是一瞬间,在她眼里却如此漫长,她惊叫,向前,拔剑,是在一瞬间完成。

    那扭缠在一起的身体已经分开,罗刹留在了荚牟的胸口,荚牟的爪子挂在帝瑟的左臂上随着帝瑟向后退了一步。

    “帝瑟!”蕾蒂叫着扶住帝瑟,圣光的光芒如同剑一样暴长。

    可是,荚牟却没有逼近,看着面前两人的眼瞳里有着不可置信的惊讶。

    “人类……你是谁?!……”荚牟艰难的吐出几个词语,它身上慢慢迸裂出无数道剑痕,然后是耀眼的血色,从那些伤口里爆发出来,荚牟就在一刹那间碎成了无数细小的尘土……

    “铛——”罗刹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响声在通道里沉沉的回响。

    “帝瑟!”

    看着蕾蒂焦急的脸,帝瑟想笑,但是喉咙却发出了咕隆的声音,血泡夹着血流从嘴里不可抑制般冒了出来。

    “帝瑟!”匆忙的用手按住帝瑟喷血的伤口,蕾蒂焦急的喊道:“莉迪雅!”

    “知道!”一直躲在十米开外的莉迪雅踏着满地的碎肉跑上前,手掌上已经发出治疗之光。

    “蕾蒂!”喘息着,帝瑟用右手拉住了蕾蒂的衣袖,眼光飘向了她身后的洞口。

    “帝瑟……”稍一沉吟,蕾蒂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帝瑟交给莉迪雅,握紧了圣光,口中念着飞行咒余,发着微光的身体离开了洞口,向悬浮在空中的神坛飞去。

    修迪玛正悠闲的坐在神坛的祭台上。

    他微闭着眼帘,思绪似乎漂移在遥远的时光里。

    非常遥远的时光,连修迪玛都记不清楚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修迪玛还只是修迪玛皇子,而光之神族的族长,美丽而光耀的多弥霓还是个少女。

    美丽而光耀的多弥霓……

    她的一个微笑就令三界黯然,她翅膀的光辉让太阳都失去颜色……

    多弥霓的歌声让大地都为之起舞……

    只要是多弥霓的愿望,就算让黑暗神族灭亡都无所谓……

    可是,多弥霓的眼里,却从来没有修迪玛……

    多弥霓的愿望……

    多弥霓的愿望里没有修迪玛……

    多弥霓不应该忽略修迪玛!

    多弥霓不能忘记修迪玛……!

    就算斩断你的翅膀……也要让你留在修迪玛的身边……

    永远的留在修迪玛的身边……

    留在我的身边……

    修迪玛慢慢张开眼睛,看着从洞口飘过来的影子。

    他的眼底依然映着那宁愿化为星尘也不肯屈服的多弥霓的笑容……

    那是深刻在他心底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的,多弥霓最后的残像。

    只要用她女儿的身体,也许能召唤回多弥霓的灵魂!

    修迪玛一直懊恼着上次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方法,这种悔恨让他心里非常的不爽。

    来吧!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不设防的等着你!

    多弥霓的分身啊!多弥霓用自己的生命制造的分身……

    快来吧!

    修迪玛高兴的张开了眼睛……

    “你终于来了!”修迪玛温温尔雅的笑着,支着下颚的手白皙而修长。

    “修迪玛……!”蕾蒂的声音从牙齿缝里透了出来,但脸色却异样的平静。

    “多弥霓的女儿竟然以人类的样子出现……”修迪玛的笑容突然一收,寒光在眼眸里闪过,笑意盈然的脸登时杀人凛然,声音也如冰峰一样,说:“你真是丢尽你母亲的脸!”

    “我母亲……?”蕾蒂一愣,从她有记忆开始,就只见到迪修司一个光之神族而已,我母亲?!

    “哼哼!”低沉却尖锐的笑声从修迪玛的喉咙里发出,修迪玛从祭台上站起来,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蕾蒂,说:“你连多弥霓都不知道!你根本不配做她的女儿!既然是这样,你也没有必要留下来!”

    “把你的心脏拿来!”随着一声怒喝,刚刚还在神坛上的修迪玛出现在蕾蒂背后,修长的手指划向她的后颈。

    心中突然掠过不安的蕾蒂下意思的俯下身,堪堪躲过那尖尖五抓,就见眼皮底下多了一只脚,那带刺的鞋尖正冲着自己的心脏。

    妈呀!蕾蒂本能的在空中翻了过身,滚动着躲了过去。

    “只有这种程度吗!多弥霓的女儿!”修迪玛冷笑着,再度欺身逼近,五指直抓向蕾蒂的心脏。

    “什么见鬼的多弥霓!”蕾蒂后退,圣光刺向修迪玛,叫道:“我是蕾蒂!爱莉西亚!”

    “你不配叫爱莉西亚!把命还给多弥霓!”修迪玛手一划,卸掉圣光的攻势,五指仍然抓向蕾蒂心脏。

    “你管我那么多!”蕾蒂恼怒的叫道,手上的圣光开始迸裂出刺眼的光芒。

    糟糕!修迪玛暗叫不好,因为轻敌,忘了这笨蛋虽然是人类的外貌,毕竟也是光之神族!

    糟糕!蕾蒂暗叫不好,因为愤怒,而忘了对方是黑暗神皇,虽然光之结界把他的力量封住了,但是,这样子不仅自己也动不了,而且,这种情况下,消耗的只是自己的光之力,那混蛋的力量只是被封住却一点也不会被消耗,他只要等着我把力量耗尽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杀掉我!

    看!那混蛋果然在嘲笑我!

    半空中流溢着光的神采,黑暗神皇和光之蕾蒂正以怪异的姿势僵硬在光圈里,修迪玛愤怒的神情慢慢转为嘲笑,冷冷的看着正开始叱牙裂嘴的蕾蒂,而蕾蒂的表情也正以常人不能及的速度变幻着。

    蕾蒂!帝瑟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眼光落在了一根颤颤巍巍连接着洞口上方的石梁和神坛的细绳上,铁链已经在上次战斗中被毁坏,这条细绳也许是唯一剩下连接着神殿的“路”!

    “他们在干什么?!”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正盯着半空中的莉迪雅一惊,还未回头,肩头上已经搭上了芙蕾雅的手。

    “你!”莉迪雅心一落,不觉埋怨道:“你想吓死我!”

    “我看这么久了还没动静,所以过来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芙蕾雅指着半空中问。一路过来所看到的惨状,让她的手到现在仍然微微颤抖着。

    “我怎么知道!”莉迪雅转回头,却惊叫了起来:“陛下!”

    用撕下来的布条挂住细绳,帝瑟正沿着细绳向神殿滑过去。

    “恩。”帝瑟用右臂撑住跄踉的身体,从被挤压在石柱上左臂的断裂处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帝瑟!不要!”眼角看到了降落在神坛上的帝瑟,蕾蒂大叫道。在那一刹那,蕾蒂突然想起了离开山丘顶时,帝瑟的微笑,那种熟悉的笑容,为什么当时没有觉察到?那是帝瑟下了必死决心的笑容,那个神坛!在这种时候只有一种作用!

    “蕾蒂……”帝瑟慢慢滑落着坐在了地上,刺痛从全身的伤口传来,让他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被汗水遮住的视线里,远处和黑暗神皇陷在胶着状态的蕾蒂的身影忽隐忽现。

    血,从他的伤口一滴滴落进神坛上的血槽里。

    “迪修司的血!”看到帝瑟的血滴落的地方开始发出光芒,修迪玛的眼中亮起了冰冷的火焰。

    “陛下!”莉迪雅和芙蕾娅大声叫道。虽然不知道帝瑟想干什么,但是恐惧却袭击了芙蕾娅全身,她突然想起进来前,叫她们留下时帝瑟那非常温柔的笑容。

    “住手!帝瑟!”蕾蒂想赶过去阻止帝瑟,可是她和修迪玛的力量僵持在一起,除非现在有一个消失,才能从这个力场中离开。为什么我没有发觉到?能压制住我体内的湮气只有和我一样流着光之神族血液的人!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迪修司在人界留下了自己的血脉?

    “人类,你是他们的皇帝吧?”淡淡的,修迪玛缓缓的说:“你想一下,天界之门打开的章,这个笨蛋光神就会回去,那样你们人类就只有灭亡了。”

    “是吗?”帝瑟微笑着看着悬在空中一脸焦急的蕾蒂好似漫不经心的答着修迪玛,用右手卸下了上身的盔甲,撕开了衬衣,削瘦的身体从衬衣下面显露出来,被汗水和着血在画出了斑斓纹路的肌肤依然有着晶莹的光泽。

    “不要做这种事,不要啊!帝瑟!”蕾蒂嘶声叫道,眼泪禁不住滚了下来。

    “你想清楚了,你想让你的国家,你的子民陷入地狱吗?你放蕾蒂回去只会加快人类世界的灭亡!如果你放弃这种愚蠢的举动,我会考虑放过人类,给你们生活的土地。”黑暗的嘴角浮上一丝冷笑,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吧,人类!怎么可能会有人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自由!

    蕾蒂……蕾蒂……可爱的蕾蒂啊……淡然却好似带着幸福的微笑,在帝瑟那惨白的脸上灿烂的泛开。

    “瑟巴里灭亡也没有关系,”脱下撕裂的衬衣,帝瑟的右手抽出了腰上的配剑,剑尖抵在了下腹部上:“这个世界,你想怎样随便你好了,我的愿望,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帝瑟!”蕾蒂拼命的想挣脱力场。

    “伟大的天界之王天帝啊,我现在奉上您的血脉的鲜血和生命,请您打开吧,天界之门!”帝瑟用力把剑刺进体内,然后使出全身力气往上拉切直至胸口,鲜血如血廉一样喷溅而出,泊泊然滑过帝瑟的身体,迅速的流满了神坛的魔法圈状的槽沟。

    “蕾蒂……”从身体内部传出的惨烈巨痛让帝瑟的视线开始模糊,蕾蒂的身影是乎变得越发遥不可及,却又非常鲜明的在自己恍惚的视线里灿烂的微笑着。这样就好,只要你幸福快乐就可以了,蕾蒂!

    我的生命只是为你而存在的……

    艰难的,帝瑟努力挪动着自己的右手,想完成血祭的最后一个步骤,掏出自己的心脏。

    “帝瑟!”蕾蒂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身体周围开始浮现妖异的银红色光芒。

    全身的力量已经耗空,帝瑟的手还没碰到胸口就无力的跌落在自己的血泊里,但是,拼着最后的意志,帝瑟再次想抬起手。

    可是,这时,变化已经产生了。

    在灌满沟槽的最后一滴鲜血流入后,魔法圈闪起了强光,光集中在石柱上向天际冲去,一瞬间,整个天空亮起了刺目的强光,在众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石柱和天空间连着一条光柱,遥远的天际上,是乎可以看见金光闪烁的天界之门,而在半空中和黑暗僵持着的蕾蒂浑身都笼罩在光芒里。

    在魔法圈的光亮起时,蕾蒂身边的光就开始不断的变化闪动,当天界之门开启时,蕾蒂的周围已经全部笼罩在银色的光芒里。

    “消失吧!修迪玛!”蕾蒂身上的光暴烈开来,头发和眼瞳瞬息间幻变成银色,从背后慢慢伸展开一对光耀无比的银色翅膀。

    “多……弥……霓……!”修迪玛痴痴的看着在光芒里展现辉煌姿态的蕾蒂,嘴里轻声念着多弥霓的名字,任那银色的光芒把自己的身体溶解。

    “多弥霓!”修迪玛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在身体完全溶解之前闪进了最后一丝黑暗里。

    “这才是蕾蒂的真正样子吗?!”望着那银色的光之女神,芙蕾雅和莉迪雅喃喃自语着,同时摸了摸胸口,我以前欺负过她吗?

    “帝瑟!”拍动翅膀,蕾蒂飞到了帝瑟的面前。

    “快回去!”已经成了血人的帝瑟仍然微笑着对蕾蒂说。

    “傻瓜!傻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蕾蒂流着泪把帝瑟流到体外的肠子塞了回去,手按在伤口上把自己的力量输进他的体内。

    “快走!蕾蒂,门要关了!”帝瑟抬起沾满鲜血的手徒劳无功的想拭去蕾蒂脸上的泪水,声音微弱却清晰的说:“回去后,就再也别管人类的事情了,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知道吗?把我忘了,把以前的事都忘掉。”

    蕾蒂拼命的摇着头,泪水被帝瑟拭去又不断的流出来冲掉了帝瑟留在她脸上的血迹。

    “爱莉西亚!回来!别辜负皇帝的心意。”从天界之门传下来天帝威严的声音,“你不能留在人界。”

    “帝瑟!”只是为了让我能回去吗?做这种事情,傻瓜!你才是傻瓜!

    “蕾……蒂……!”章没有出口,帝瑟的唇就被蕾蒂堵住了。

    象是想用尽全部的生命般,帝瑟和蕾蒂深吻在一起。

    “再见……”松开帝瑟,蕾蒂展现出笑容深深的看了帝瑟一眼,张开翅膀,往天界之门飞去。

    真是残酷的女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泪夹着血从帝瑟的眼角里流了下来,向蕾蒂消失的方向伸出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

    “我爱你,蕾蒂……”

    从伊甸里溢出来的银色光芒慢慢把整个星球笼罩,温暖和煦的光芒让森林重生,精灵开始生长,流水开始歌唱,黑暗消失无踪。

    从山麓背后照过来的光芒把魔兽瞬间吞噬。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人们呆呆望着刚刚还和自己拼死撕杀的魔兽消失的地方。

    阳光温暖的抚摸着人的皮肤,金属的盔甲,大地,树木……

    “胜了!爱莉西亚女神万岁!”欢呼声响彻天际,在平原上卷起了喜悦的狂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