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七月的阳光肆无忌惮的灼烤着大地,荒芜的平原和山地上零落的散着一些白骨。

    “唔!”芙蕾雅捂着口鼻,远远的绕过一具腐烂的尸体,回头对后面的人说:“我说凯伊!你还是快叫人清理一下吧!这样也……”

    芙蕾雅喃喃的停住了声音,对朝着她怒目而视的英格尔摆了一下手,干笑两声,慢慢蹭回凯伊身边,碰了碰她,说:“我们不进去?”

    凯伊没出声,只是木然的望着城门。

    纽若蓝……

    在芙蕾雅百无聊赖般的转完三个圈后,又贴回凯伊身边,说:“凯伊……要不到那边凉快一点的地方?这里很热啊!”

    “我们进去吧!”凯伊拍了拍芙蕾雅的手,说,跨过尸体,向城内走去。

    凯伊……芙蕾雅轻轻叹了口气,连忙追了上去。凯伊变了!虽然她的表情仍然是一副严肃的老样子,可是那原来闪烁着火焰般热情的眼睛,现在却只有深切的悲伤。

    王兄!你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如果不是你授意德若引诱古里牙反叛,凯伊就不会被逼到要杀掉凯格尔的境地!而且!绕过我而直接授意德若……王兄,你把我当什么了!当然,如果我知道,一定会破坏!

    力始终保持着两步的距离跟在凯伊的后面,身后传来英格尔和那个活泼的公主争论的声音,两人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是凯伊却仍象没听见一样,只是慢慢的,沿着一片荒凉的街道往前走。

    那一天,如果不是芙蕾雅公主赶到,从半空中接住抓着十字架座底的凯伊……烈日灿烂的照耀下,力突的打了个冷战,他不敢去想那如果后面的事情,也不能想。

    从飞船上下来,凯伊已经恢复了冷静,她冷静的重新编整部队,向瑟巴里发出求和信件,把所有事情一一处理好后,却召集了安得路等重要将领说要来找回凯格尔王。

    “哥哥还活着,我要把他找回来。”凯伊只是说了这一句,就静静的坐着不动,等着将领们的答复。

    和阴晴不定的凯格尔不一样,凯伊一向是很稳重,但是,她一旦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改变的。

    那一天,凯伊对将领们的质问一概不答,只是支着下颚,用冷静的目光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你有头绪吗?”当安得路问出这一句时,满室都安静下来。

    “只要找到圣亚格梅尼的伊甸,就知道哥哥的下落。”这是凯伊说的第二句章。

    找到伊甸!力的耳朵竖了起来,因为后面那个活泼的公主正信誓旦旦的说:“放心!我的情报网绝对没错!我说怎么老是联络不到伊甸!原来是出了故障掉到这里来了!要不是跟母国联系,还真找不到!你说什么?我们的破船!要没我那破船,你们能这么快到纽若蓝!这纽若蓝……”

    “这里是纽若蓝吗?我看一下航线图先!”

    凯伊停住了脚步,这是纽若蓝吗?那个美丽的纽若蓝!怎么会成为这样一座到处是死人的废墟!我们,我们只是离开了三个月而已!

    “没错啊!”芙蕾雅咕哝着,抬起头再看看四周,说:“可是……怎么会是这样呢?”

    “你这个小偷!”

    “揍他!”

    凯伊加快步划向喧哗声走去,一路走来,这是听到的第一次人声!

    “喂,怎样?有人吗?!”紧跟在后的芙蕾雅一头撞在了突然停住的凯伊背上,摸摸头,芙蕾雅从她背后探出头。

    “是圣亚格梅尼的人!”芙蕾雅惊讶的说,然后看了看凯伊的脸色,再看向前面的空地。

    “你这下贱的克尔达杂种!竟偷到我们营房里来了!”

    “看我不揍死你!”

    一群身着圣亚格梅尼军服的军人正踢打践踏着一个男人,滚翻在地上的男人只是倦着身体紧紧护着怀里的一个小布包,完全没有抵抗的,任他们怒骂和踢踏。

    “走吧!”捏紧了拳头,凯伊转过头,不能在这里和圣亚格梅尼起冲突!看那军服上的标志,应该是拥有全世界最强武器的圣亚格梅尼突击兵,而且以那军营的规模,至少是一个大队的突击兵,要自己这边的十几个人去和一个大队拿着枪的突击兵搏斗……有损我的威名!何况,还必须和圣王见面问清楚哥哥的下落,芙蕾雅说,她曾经看见圣王身边的一个女魔法师有那个从扭曲空间里带走哥哥的人的画像,那么,圣王应该知道些什么?

    “芙蕾雅!伊甸……芙蕾雅?”见芙蕾雅没有回答,凯伊回头,却见芙蕾雅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盯着那群人,不觉疑惑的再次看向那边。

    “好了!别打了!”一个刚从军营里出来的军官喝止住了士兵,对地上的男人说:“看在你替我们把后墙给砌好的份上,那个就当作你的报酬好了,不过下次要再偷东西,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快滚!”

    男人低声说了声谢谢,刚欲从地上爬起来,却被一士兵一脚揣倒,笑道:“是叫你滚!没听见!”

    “芙蕾雅?”凯伊轻唤了一声,担心的看了一眼芙蕾雅握得紧紧而发颤的拳头,却听见她低声唤出一个名字,虽是弱不可闻的声音,却让凯伊如遭雷击一样看向那男人。

    男人趴在地上,赤裸的皮肤被沙石磨出了道道伤痕,在地上留下一条血痕,在士兵们嬉笑声中,慢慢的爬过士兵们的跨下。

    “怎么可能?!”凯伊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那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那个人,现在应该在艾霖穆河的瑟巴里阵营里!而且,这个男人,凯伊看着慢慢站起来的男人,高大的个子,被灰尘泥土混合得看不出颜色的短发,脸上也全是灰尘和泥巴。

    可是,当那男人走到另个个巷口,看着怀里的小包,嘴角慢慢上扬露出笑容时,凯伊心中微微一惊,然后在那男人快步离开时,拉住了芙蕾雅,说:“别发呆了!快追!”

    男人象是非常熟悉纽若蓝的街道,一路小跑着急匆匆的向城西而去,偶尔他会停下来,靠着墙壁喘息着,一边发出剧烈的咳嗽声,等到喘息稍微平缓,男人立即继续小跑着前进。

    凯伊拉着芙蕾雅保持着不被发觉的距离紧追在后面,在经过男人休息的地方瞟了一眼留有一滩暗红色血迹的地面。

    凯伊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那个男人的背影越看越象是那个人,可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为什么宁愿受那些杂兵的欺凌也不还手?

    就在她一晃神间,男人的背影已经失去了踪迹。

    “糟糕!”凯伊看了看四周,已经来到了纽若蓝的贫民区,这里的建筑错杂不齐,道路也杂而乱,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钻到那个地方去了。

    “殿下!”英格尔跟着到处乱转了一下眼睛,不解的问。

    “去找!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凯伊看了一眼芙蕾雅,放开了她的手,对后面的人说。

    “帝瑟……帝瑟……”喃喃轻吟着男人的名字,芙蕾雅仍然魂游九天的样子在小巷里晃动。

    然后,突的一下被一扇门后面的人给拉了进去。

    “别动!”身后响起的低沉的声音让芙蕾雅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猛的一下子转过身,面对着后面错愕住的男人。

    “芙蕾雅……公主……”男人的嘴角动了动,想露出一点微笑或是想说点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看着眼泪款款而流的芙蕾雅。

    “帝瑟!为什么?为什么?”芙蕾雅心里有千个问题要问,但却一个也问不出,只能喃喃的重复的为什么。

    “修!嘿嘿!”里屋里突然响起的笑声让芙蕾雅一愣,见帝瑟马上回身进屋,连忙跟着进去。

    屋子里简陋到极点,只有最里面一间被打扫得干干静静,其他的地方都是布满了灰尘。

    芙蕾雅看了一眼天花上的洞,然后走进里屋门口,帝瑟正坐在炕边小心的把布包打开,拿出包在里面的黑糊糊的窝窝头。

    “来,蕾蒂,你看,是窝窝头哦,很好玩的窝窝头,来,吃一点,好嘛,先吃一点。”背对着芙蕾雅的帝瑟用着好象哄小孩的口气温柔的劝着床上的人。

    蕾蒂?笨蛋白痴加大骗子蕾蒂!芙蕾雅上前两步,正想着是先给她来个大背摔还是温柔摇篮绞杀功,可是,在被帝瑟挡着的人显现在眼前时,芙蕾雅啊的一下捂住了嘴巴,跄踉着倒退了几步,跌入从外面进来的凯伊的怀里。

    凯伊对急着想说什么的芙蕾雅摇摇手,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帝瑟哄床上的人吃窝窝头。

    阳光从细碎的破洞里洒下,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蝉的鸣叫声,空气里有着令人窒息般的闷热。

    蕾蒂安静的坐在床上,耀眼的阳光衬得她面色透明一样的苍白,帝瑟说一句,就张一下口接下他递到嘴里的东西,然后直接就咽了下去,而一双空洞的眼睛始终盯着抱在手上的一个圆忽忽的东西,不时发出痴痴的笑声。

    凯伊看了一眼扭转头不忍再看的芙蕾雅,不禁上前一步,想看清楚她手里紧紧抱着的是什么,只是进了一步,凯伊便再也无法前进。灰白的阳光下,那赫然是颗人头,虽然血迹早已干涸,但是面目仍然栩栩如生,凯伊似乎觉得他那嘴角的笑意仍然在灿烂而放。

    凭着直觉,凯伊脑袋里闪过一个名字,虽然那次隔了很远,并没有看请相貌,但,凯伊却感觉到,这就是那个人。死了吗?那个死神修?

    突然的,从窗外吹进一阵风,让人意识到房间里叫人难受的气氛。

    凯伊和芙蕾雅退了出来,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下。

    有不得了事情发生了!两人这样想着时候,默默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发现,蝉声停了。

    “很热!”帝瑟对院子里的两位女士笑了笑,从水井里提上一桶水从头上浇下。

    帝瑟瘦了很多,芙蕾雅心痛的看着帝瑟冲去身上的灰尘和泥土,短短的头发在四散的水珠里反射着白金色的光芒,灰泥褪尽后显露出晒成浅褐色的皮肤,还有那上面纵横交错的伤痕。

    “喂!”一直到背过身去的凯伊猛捅了她一下,芙蕾雅才发现自己竟然直盯盯的在看一个男人洗澡,虽然他有穿裤子,不过,如果没有那条短裤……猛的一下羞红了脸,芙蕾雅连忙也转过身去,死不改悔的又想道,好棒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叫人心动了!帝瑟!不知道没穿那条短裤……是什么样子……

    “那么,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帝瑟搬了张椅子出来,坐在凯伊和芙蕾雅的对面,然后毫不客气的接过狄亚递上的食物,细嚼慢咽的吃起来。

    他一定饿了很久了!凯伊看了一眼没有声音的里屋,又捅了捅正生气的瞪着把外套借给帝瑟的英格尔的芙蕾雅公主,说:“没关系,等你吃完再说不迟。”

    帝瑟笑了笑,以示多谢,然后在英格尔愤怒的目光下和芙蕾雅冒火星的视线里脱下上衣系在腰间,喝了一口水,继续慢嚼细咽,间中感叹一下,“很热!天气太热了!”

    虽然是燥热的天气,却突然有阴冷的感觉,就连表情都象是被冻僵了一样,大家都露着不敢相信却又不能不相信的神情看着喝了一口水,开始吃第五块面饼的帝瑟。

    黑暗神族,圣王的阴谋,而且圣王作为祭品死掉了,黑暗神皇有可能复活,接着……

    人类灭亡!

    果然是不得了的大事!英格尔吞了吞口水,看了看凯伊,又看了看芙蕾雅,再看了看居然神色未变的力,最后转回帝瑟身上,问:“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啪!”的一声轻响,帝瑟手里的面饼裂成几片,沉默了一下,帝瑟弯腰把碎片捡起来丢进口里,再喝了一口水,拍拍肚子,说:“饱了!”

    “蕾蒂是光之女神!她最后发出的光不仅把伊甸上的湮气扫光,甚至让伊甸的动力毁坏而掉落在纽若蓝山脉,而且,当时全力张开召唤结界的黑暗神王们多少也受了伤害,所以……”帝瑟没有再说下去,虽然逃了出来,但是,蕾蒂却完全封闭了自己,象个活死人一样不哭不闹也不和他说章,只是一直抱着修的头痴痴傻笑,修!你把她杀死了!你用你自己的死把她的心给杀死了!你这个混蛋!

    “我不相信!王兄他!”芙蕾雅猛的跳了起来往外面冲去。

    “我相信你说的,但是,我们还是得去伊甸确认一下!”凯伊匆匆丢下句章,追上芙蕾雅。

    “发生什么事了?”帝瑟拉住了狄亚,问。

    狄亚看了看远去的凯伊等人,犹豫着留还是不留。

    “放心!凯伊不会把我们丢在这里。”帝瑟笑着说的时候,几个克尔达的骑士和一个芙蕾雅的部下退了回来。

    “大人!殿下说请你们移驾到我们停在城外的飞船上,殿下和公主参见过圣王就会回来。”领头的骑士恭敬的说。

    帝瑟询问的眼光盯住了狄亚,是很严重的事件?否则以凯伊的谨慎不会明知危险还要去,明知道那是去送死!

    “凯格尔王……殿下是为了凯格尔王!”迟疑着,狄亚慢慢说出发生在天空闪过亮眼光芒的那一天清晨的事情。

    真的是去送死!帝瑟揉了揉太阳穴,本来还想借用他们的飞船回去,这下倒好!管还是不管?那两个笨女人!如果不理的章,连骨头都会被黑暗神族吃掉!可是,我不能把蕾蒂一个人丢下,现在,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死!那只死凤凰飞到那里去了!

    “哭……”房间门口响起了细细的声音。

    帝瑟一愣,一下子窜到不知什么时候摇摇晃晃走到门口的蕾蒂旁边,扶住她,说:“怎么了,蕾蒂?”

    “有人在哭……”指着纽若蓝山脉的方向,蕾蒂一字一字的说。

    “有人哭?谁?”帝瑟柔声问道,心里有压制不住的高兴,这还是这么久来,蕾蒂除了修外第一次说别的章。

    蕾蒂摇摇头,想了想一样,举起手里的人头,痴痴笑道:“修!”

    满心欢喜一下子转为酸苦,帝瑟轻轻把蕾蒂拢入怀里,低声说:“是吗?是修在哭?”

    “那里……”蕾蒂从帝瑟怀里伸出手,指向刚才的方向,说:“哭!有人哭!”

    “你想去是吗?想叫他不要哭是吗?”帝瑟拍了拍蕾蒂的背,悄悄抹去眼角的湿润,问狄亚:“飞船停在那里?”

    就算封闭了自己的心,蕾蒂还是感受到别人的痛苦,让这么善良的蕾蒂去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修!你做了非常残忍的事!真想揍你一顿!要不揍这个碍眼的头也可以……

    帝瑟刚这么想的时候,就见痴痴笑着的蕾蒂突然换上了戒备的神色,抱紧了他想揍的目标,盯着他的手。

    抬起的手只是轻轻的摸了摸修的头,帝瑟干笑两声,说:“我们去看看是谁哭好不好?”

    一直在身边的那个人,因为一直在身边,就算有想起过他会离开,但是,却因为一直在身边而忽略了这件事,所以,当他真正离去的时候,当确定再也见不到的时候,心才会这样的空,惶惶然到处寻找着他的踪影,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芙蕾雅公主!请您不要再往前面走了!”嘉尔芙提着裙子急匆匆的从关卡里面跑了出来,叫道。

    “哦?我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这圣亚格梅尼的公主竟然不能上伊甸!”芙蕾雅的声音里透着压抑不住的愤怒。

    “芙蕾雅公主!”嘉尔芙穿过关卡,一把拖起芙蕾雅的胳膊退到离关卡远点的地方,小声说:“快离开!到瑟巴里那里去!听到没有!芙蕾雅!我不想圣亚格梅尼的最后一点血脉都死在这里!”

    “嘉尔芙!”芙蕾雅疑惑的瞪着她,为什么这样说?对了!说起来!自从嘉尔芙出使到克尔达后,哥哥就开始变得奇怪了!而且,虽然因为嘉尔芙替弟弟说情,而让哥哥没有杀米榭洛,但是,被嘉尔芙带走的米榭洛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芙蕾雅公主!”嘉尔芙看了一下四周,快速的说:“圣王已经死了!伊甸现在是被黑暗神族所统治,快走!如果被他们知道了……”

    “我听说来了个美丽的小姐。”身后响起的声音让嘉尔芙身体顿时僵硬起来,脸色一下变成惨白,慢慢转回身。

    “你这样可不好,嘉尔芙!她是我的客人,你怎么能赶她走?”关卡的平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男人,好象他一直就是在那里一样,带着笑容悠闲的看着她们。

    虽然他的笑容是那么和蔼温暖,芙蕾雅却觉得冷汗从脊柱骨上一路冒了上来,想着一定要赶快离开,离开这个人的视线,但脚却入被钉住了一样动也不能动。

    一直到响起另一个声音。

    “哥哥?”凯伊不可置信般的望着站在平地中间的男人,因为芙蕾雅一直没有回来而赶过来看情况,可是,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站在那里一身白衣的凯格尔,不!那虽然是凯格尔的身体外貌,却不是凯格尔!那种阴冷得叫人从心底里颤抖起来的感觉,那是……那是……黑暗神族!替身!难道说,哥哥的身体已经被夺走了吗!

    哦?“凯格尔”眉头扬了扬,对了,她是替身的人类妹妹,叫什么?对!叫凯伊!

    凯伊……凯伊……!当凯伊的名字在脑海里划过的时候,“凯格尔”往后退了一步,眉头微微一皱,看样子,她的存在比我想象的重要,那么!就不能留下你!

    “快跑!”嘉尔芙把芙蕾雅往凯伊那边一推,银色的短剑拔出鞘,向“凯格尔”扑了过去。

    “愚蠢的女人!你为什么不乖乖的做莉耶迩的侍女?”短剑在到达“凯格尔”身体前就碎成碎片,“凯格尔”动也没动,嘉尔芙就飞出去一丈开外。

    “嘉尔芙!”芙蕾雅抱住了嘉尔芙,血从她的五官流了出来。

    “米榭洛,我,对不起米榭洛……”嘉尔芙喃喃的还想说什么,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走!”凯伊抓住怒然而起的芙蕾雅,迅速往来路跑去,前面的山路上,力和其他随从也因为不见两人回来而赶了上来。

    “有趣的动物!”“凯格尔”爽朗的笑了起来,看着他们回合后,才飘然而起,猛的一下子出现在他们的退路上。人类,有着强烈的求生愿望但是却只能绝望的时候,那种表情真是动人!

    “让!你快带芙蕾雅去和皇帝回合!”凯伊把芙蕾雅推给芙蕾雅的副官,拔剑出鞘,面对着“凯格尔”。

    “凯伊!一起走!”芙蕾雅叫道。

    “不!我要把哥哥带回来!”章音未落,凯伊已经冲了上去。

    “黑色的长发飘飘然,凯格尔”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微微抬起了手。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和有能力的!我是克尔达的凯伊!我要拯救克尔达!红色的飞鹰,凯伊啊!其实,你一直是靠着哥哥在后面支撑才能为所欲为!没有哥哥,你还有翅膀飞翔吗?还能无忧无虑的在天空飞翔吗!

    为什么重要的东西,总是在失去以后才发觉……

    “凯伊!”芙蕾雅大叫着,她可以看见“凯格尔”脸上的笑容,她可以看见“凯格尔”面前出现了波浪型的气流圈,她甚至可以看见冲过去的凯伊在那气流圈里被绞成粉碎的模样!

    “不!”

    “很好!”“凯格尔”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男人,竟然可以在那女人撞上之前把她给拉回去,不过,那条胳膊已经废掉了吧?

    “力!?”凯伊看着力的背轻唤一声,力的右手无力的垂在腿旁,血流顺着露出白骨的上臂流下。

    “殿下!他已经不是凯格尔王!您快走!”力勉强支撑着身体保持着站姿挡在凯伊的前面,那种力量,已经不是战不战斗的问题了,只有一击,一点时间也好,希望我最后的一击能争取到让凯伊离开的时间。

    已经不是凯格尔了!那么!哥哥……你在哪?

    “英格尔!带殿下走!”

    “凯格尔!”

    “找死!”“凯格尔”微笑着举起了手。

    “凯……伊……”随着叹息般的呼唤,“凯格尔”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扭曲,动作也停滞下来。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为了这个女人,你的意识竟然能冲破我的结界!那么……”在力的葳刀刺到胸口之前,一条白影从凯格尔身体飘了出去。

    “你们就继续挣扎吧……人类啊……让我看看更可爱的表情吧……”笑声随着白影消失,凯格尔的身体倒入了跟在力后面冲过来的凯伊怀里。

    “凯伊殿下!芙蕾雅公主!”半空中响起帝瑟的喊声,芙蕾雅的飞船出现在空中。

    “到的真是巧!?”英格尔看了看开始从伊甸涌出来的敌人,轻声说。

    “呦!这不是凯格尔大人吗?你的命还真硬!这样都没死?”帝瑟把医药箱递给芙蕾雅,对躺在凯伊怀里的凯格尔摇着头笑道。

    兔崽子!凯格尔想反击,伤口传来的刺痛却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叫道:“芙蕾雅!你会不会包!”

    芙蕾雅看看手上的药又看看凯格尔胸口血肉模糊的伤口,再看看凯伊担心的脸,叹了口气,说:“包不包你都没救了!有什么章还是快说吧!”

    凯伊猛的抢过芙蕾雅手上的药,推开芙蕾雅,一手用纱布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一手把药往上面洒。

    好痛!凯格尔痛得直哆嗦,却咬住牙关硬生生把声音咽了回去。

    凯伊徒劳无功的想让伤口止血,却只是让凯格尔露出更痛苦的神色,突的一下,凯伊大哭出声。

    “凯伊……凯伊……”凯格尔着急的想安慰她,但身体一动,血便喷涌而出,凯格尔无力的对凯伊笑道:“别哭了,凯伊,来,让我多看看你!”

    “来!”凯格尔伸出的手被一只手握住,很柔软,凯伊的手有这么柔软吗?我记得,那上面都是老茧啊?当凯格尔看清握着他手的是谁时,不禁又大叫道:“臭小子!把你的女人带走!”

    “蕾蒂!来,”帝瑟愣了一下,拉起蕾蒂的手,说:“不要理这个快死的疯子。”

    “哭……”蕾蒂松开凯格尔的手,指着凯伊对帝瑟说:“她在哭……”

    “是啊……姐姐很伤心,因为那个坏蛋要死了!”这就叫恶有恶报,帝瑟把这章给吞了回去。

    “哭……”蕾蒂蹲在了凯伊身边,突然灿然一笑,把修的头举到凯伊面前,笑道:“修!”

    凯伊一愣,凯格尔已经叫了出来,“快把这疯女人拉走!力!给我杀掉她!”

    “说什么呢!混蛋!”帝瑟乓的在凯格尔头上敲了一拳,刚准备去扶蕾蒂,却见蕾蒂的手覆上了凯格尔的伤口。

    “痛痛飞飞……痛痛飞飞……”蕾蒂手上的光芒渐淡,凯格尔伤口的血已经完全止住。

    蕾蒂收回手,一抬头正对着半抬起身子惊讶的望着她的凯格尔,快乐的一笑,把手上的头举到他面前,笑道:“修!”

    凯格尔扑的一下跌了回去,叫道:“力!杀了这疯女人!”

    “谢谢!”凯伊抱住了蕾蒂,泪水再次滚下面颊。

    “哭……”听到蕾蒂的声音,凯伊想起什么似的放开蕾蒂,赶忙转过头,虽然修是个很帅的男人,但是,她可受不了第二次那么近距离的和他对视。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句!”凯伊刚回头,就看见帝瑟手上的刀尖正对准凯格尔的咽喉,不禁一颗心又提到嗓子眼。

    “卑鄙下流的小人!趁人之危你也太过分了吧!”凯格尔瞪着帝瑟毫不示弱的说。

    “你说谁趁人之危?谁是卑鄙下流的小人?”帝瑟低下了头,在凯格尔耳边轻声说:“不如让你最爱的凯伊殿下评评理?”

    凯格尔登时住了口,一双眼珠开始滴溜溜的到处乱转。

    “陛下!”

    “凯伊!”“殿下!”船舱里顿时叫做一团。

    蕾蒂被人声吓得缩在了帝瑟身后,一手紧紧抱着修,一手拉住了帝瑟的衣角,害怕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凯伊和在她旁边吵做一团的人。

    “你命真好!”帝瑟收回刀,把蕾蒂拢入怀里,轻声安慰着她说:“别怕!蕾蒂!”

    “对不起!陛下!我知道哥哥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但是……但是请您原谅他!凯伊跟您赔罪!”凯伊推开想扶她起来的人,头往地上磕去。

    “凯伊!起来!”凯伊的头还没落地就被凯格尔挡住,“你是最高贵的克尔达王!没有必要给他赔礼!”

    “哥哥!”凯伊厉声道:“你是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

    “凯伊殿下,”帝瑟拢了拢蕾蒂的头发,带着微笑说:“两国交战,用尽一切手段来取得胜利并不是可耻的事,你,用不着道歉。”

    “谢谢!”凯伊深深埋下头。

    帝瑟笑了笑,把蕾蒂带到一边坐下,蹲下来,帮她把衣服上的血迹擦掉。

    看到凯格尔细声安慰着凯伊的样子,帝瑟不禁酸苦莫名,就算道歉,就算杀了凯格尔又能怎样?蕾蒂这个样子,我不仅无法可想,更害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倒下去,那时候,蕾蒂怎么办?

    “哭……”蕾蒂轻轻抚摸着帝瑟的面颊,带着担心的眼神望着他。

    “不,我没事,没事。”帝瑟握住了她的手,露出笑容说。

    船舱里的人都看向了蕾蒂,凯格尔的眼睛不禁瞟向了蕾蒂的手……

    蕾蒂滑下了椅子,把修放在胸口,双手环过帝瑟的肩,紧紧抱住了他,轻声说:“有蕾蒂在,不怕,不怕……”

    帝瑟不觉也紧紧抱住了她,眼泪不由控制的流了下来。

    “乓!”的一声,凯伊在刚想出言讽刺的凯格尔头上猛击了一拳。

    “有人……在哭……”呢喃般的,蕾蒂看向了北方。

    “霏凌娅……”艾菲奥叫了一声,降落在神坛上,对坐在神坛边缘的霏凌娅说:“你又在这里哭了!别这样,给神皇知道了就不好了!”

    霏凌娅抹了一把眼泪,没出声。

    “兰修斯那笨蛋!那样子做,连灵魂都没有了!”艾菲奥在霏凌娅身边坐了下来,说。

    “兰修斯他一定走得很幸福,因为他最爱的人可以得救,”霏凌娅抬起了头,望向兰修斯消失的地方,轻叹一声,说:“艾菲奥你是不明白的,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连性命都可以牺牲,那种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

    “蕾蒂……?”莉迪雅看看缩在帝瑟背后的蕾蒂,又看看帝瑟,然后欣喜的神情开始转变,“陛下?”

    “蕾蒂,跟这个姐姐去好不好?她那里有很多好吃的。”帝瑟柔声劝着蕾蒂,但蕾蒂只是死死牵住帝瑟的衣角。

    “蕾蒂!”莉迪雅叫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嘴巴,她看见了蕾蒂抱在怀里的修。

    帝瑟望了莉迪雅一眼,微微点点头。

    “蕾蒂,你看。”莉迪雅眼珠一转,从桌上拿起一块糕点,递到蕾蒂面前,说:“姐姐那里还有很多吃的哦,要不要来?”

    蕾蒂怯生生的接过糕点,又看向帝瑟。

    “我等一会就过来,你先跟姐姐去洗个澡好不好?”帝瑟擦去蕾蒂嘴巴的糕点渣滓,说。

    莉迪雅突然有想哭的冲动,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好好出去的三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陛下?”等一步一回头的蕾蒂跟着莉迪雅出去后,大先哲忍不住开了口。

    “我知道,”帝瑟象是全身脱力一样坐进了椅子里,说:“等我休息一下,两分钟就好……”

    又是血一样的夕阳,连风也静止了似的郁闷。

    帝瑟扶着石柱慢慢坐在长廊的栏杆上,心脏因为刚才急剧的咳嗽而激烈的跳动着,帝瑟一边喘息着平息着急促的呼吸,一边用手巾擦去嘴角和沾在了栏杆上的血迹。

    这个身体,还能支撑多久?靠着石柱,帝瑟微微闭上了眼睛。花园里蝉鸣声声,伴着远处人声的喧哗,那是快马奔向四方的声音。虽然和克尔达已经停战,却要面对更厉害的敌人,黑暗神皇就要复活的消息通过那些快马和信鸽正迅速的向各国传达。在中途就下了飞船的凯伊他们不知道怎样了,虽然着急着艾霖穆河战线上的克尔达大军的去向,凯伊还是决定先把凯格尔安置好才回去。在责任和感情之间,人的选择是本能的。

    “不要!”长廊的另一头响了一声惊叫,帝瑟一弹而起,冲向长廊的尽头。

    “蕾蒂!”拍打着关紧的门,帝瑟着急的叫道。

    门被猛的推开,蓬着一头肥皂泡沫的蕾蒂窜了出来,闪到帝瑟后面。

    “蕾蒂?”帝瑟回头看了看紧贴着自己后背身体不住颤抖着的蕾蒂。

    “你……做了什么?”帝瑟不解的问一脸恼怒的从里面追出来的莉迪雅。

    “过来!”没有看帝瑟,莉迪雅向他背后的蕾蒂伸出……有一圈明显的牙印的手,“好了,我不生你的气,可你抱着……抱着……抱着那个我怎么给你洗澡!”

    蕾蒂的头在帝瑟背后蹭了蹭表示摇头。

    “呀!你还给我来大的!”莉迪雅额头猛的冒了两条青筋出来,再浓厚的同情和怜惜之心在这一刻都被费了两个时辰的口舌还被狠咬了两口的怒气给冲掉了。

    “我来吧。”帝瑟笑着挡住了莉迪雅,说。

    “陛下,您不能这么宠着她!她总要面对这个事实。”莉迪雅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可是,也要给她一点时间。”帝瑟道。

    “时间?我也想啊,但是,时间不是我们给的!”莉迪雅停了一下接着说:“我倒并不是说要她负起什么保护人类的责任这种事情,只是,在这种时候,我希望她至少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还是我来吧。”帝瑟笑着说,没有时间了,这个事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也知道,对现在的蕾蒂刺激疗法是最有用的,但是,莉迪雅那不是刺激疗法吧?不过,以莉迪雅的性子,这样的状况下还没揍蕾蒂,应该说,是有进步?!

    “好吧!”莉迪雅把手上的毛巾递给帝瑟,俯下头,对在帝瑟身后缩成一团的蕾蒂说:“别生气了,我去拿蛋糕来给你吃好不好?要不,鸡腿?”

    蕾蒂警惕的抱紧了修,看了莉迪雅半响,说:“你是坏女人!”在莉迪雅眼睛开始张大的时候又接着说:“鸡腿。”

    “嘿嘿!”莉迪雅对着她干笑两声,说:“等你好了我再找你算帐!现在先给你记着!”

    “你们两个……”帝瑟看着浴室里象是经过世界大战一样混乱的场景摇了摇头,把蕾蒂牵着坐在浴池边上,动手把东西先清理一下。

    “帝瑟……”蕾蒂小心翼翼的呼唤让帝瑟的动作一停。

    “你生气了?”蕾蒂拉了拉他的背心,轻声问。

    “蕾蒂……”帝瑟手上的东西掉了一地,猛的转头,抓住了蕾蒂的肩头,问:“你想起我了吗?知道我是谁?”

    偏着头,蕾蒂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看着帝瑟脸上狂喜之色慢慢暗淡,蕾蒂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憔悴的面颊,突然一笑,说:“帝瑟……”

    “你会好起来的!”帝瑟一把抱住了满头肥皂泡沫的蕾蒂,哽咽着说:“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一定会!”

    浴池里的热水冒着朦胧的热气,夕阳从窗笼照下,飘着装着肥皂毛巾的木盆的水面,映着火焰一样的绯红。

    “来,先把头洗干净,然后再好好泡泡……”

    “嗯……”再度仔细的把房间里打量一下,帝瑟把莉迪雅送来的鸡腿盘子也放到门外,然后,把门锁上。

    “好了,蕾蒂……”帝瑟也上了床,坐在一直瞪着他把房间里面的易碎和可以砸人的东西全部放到门外的蕾蒂面前。“我们该说说正事了!蕾蒂,蕾蒂……”

    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蕾蒂在帝瑟上床后,露出安心的笑容,俯下身体,紧抱着修,枕着帝瑟的腿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

    “蕾蒂……”帝瑟的手轻拂过蕾蒂的面颊,能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只被蕾蒂依靠着,成为她的唯一,能这样下去,也是一种幸福,如果……还有时间的章……

    “蕾蒂,别睡,我有章说。”帝瑟轻轻拍了拍蕾蒂,把她抱正,靠着自己坐着。

    蕾蒂斜抬起头用疑问的眼神的看着帝瑟,不由的抱紧了怀里的修。

    “蕾蒂,你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吗?”帝瑟环抱住蕾蒂,温柔的问道。虽然他尽量压抑住,尾音还是有点颤抖,要蕾蒂去回想那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非常残酷!

    蕾蒂摇摇头,低头用手指梳理着修的头发,慢慢的,唇角浮现了幸福的笑容,低声呢喃着:“修,修……”

    “修已经死了!蕾蒂!”感觉到怀里的身体一僵,帝瑟硬起心肠说:“在那天晚上,修和兰修斯为了破黑暗结界,一起死掉了!身体化成碎片,连灵魂都毁灭了!”

    蕾蒂的身体僵直着,愣了半响,转过身,面对着帝瑟,微笑着,举起修的头,说:“修!”

    修的面容依然如生,眼睛里似乎依然流动着深情,嘴角的那抹微笑生动得令人心痛。蕾蒂一直用自己的魔力保护着,保护着她现在唯一能保留着的,修那刻入她心底的,最后的微笑。

    帝瑟注视着修的面容好一会,直到好象连他有几根睫毛都数得清清楚楚时,慢慢举起手,把修压下,一字一字的说:“蕾蒂!修已经死了!已经不在了!”

    “修!”蕾蒂再次举起修,眼睛里开始有一缕慌乱。

    “这不是修!”帝瑟再次坚决的把修压下,说:“修已经死了!这只是他的头!修死了!”

    “不!没有!”蕾蒂的眼睛红了起来,有什么东西象是要从脑海里翻出来,不行!不要出来!我不要看!蕾蒂心里大叫着,拂开帝瑟的手,把修紧紧抱在怀里,叫道:“修没死!修在这!修一直陪着蕾蒂!”

    “修在那?”帝瑟心痛如绞,却仍然狠着心说:“修的身体在那?抱你的手臂在那?让你依靠的胸膛在那?修他死了!”

    “没有!没有!”蕾蒂摇着头,泪如雨下,帝瑟的声音就象重锥一样猛敲着她的心扉,修死了,修死了,那象春天来临的大地一样,可靠而温暖的灼热胸膛不在了,那象夜晚的森林一样温柔的声音,也不再在耳边轻语,修死了……那总是护着我的强壮手臂不见了,修那……修那美丽健壮的身体……不见了……修成了……修成了……血的碎片……

    “蕾蒂……”帝瑟伸过手,担心的唤了一声。

    “不要!”蕾蒂大叫着往后退去,冒着火焰般愤怒的眼睛狠狠盯着帝瑟,“你是坏人!你是坏人!”

    “蕾蒂!”帝瑟抓住了蕾蒂,说:“看清楚现实吧!修死了!可是你必须活下去!就算是为了修,你也要好好活下去!唔……”帝瑟声音一顿,被蕾蒂狠狠咬住的胳膊上流下了血丝,深呼吸一下,帝瑟干脆把她拉进自己怀里,接着说:“你想辜负修的心意吗?修用自己性命换来的,蕾蒂你的生命你想自己丢掉?抱着自己的头,只是躲在自己的回忆里,看到这样的蕾蒂,修他会高兴吗?!”

    “这身体的最后一滴血,也会为蕾蒂而流!”帝瑟没被咬住的手抚摸了一下蕾蒂的头,悄悄往她怀里探去,“实现了自己誓言的修,死得很幸福!让他安心,好吗?至少让他看着你健康的活着。”

    “不要!”帝瑟的手还没探到修的头,大叫着,蕾蒂松开口,惊慌的往床下跑去。

    “蕾蒂!”帝瑟手一探,抓住了蕾蒂的胳膊。

    “不要!不要抢走修!不要抢走蕾蒂的修!”蕾蒂用几乎是哀求的眼神看着帝瑟,低声恳求着。

    帝瑟心里象被狠狠捅上了一刀,颤抖着的嘴唇几乎要说出放弃的章,但,说出来的仍然是连自己的心都被绞碎的章语:“修已经死了!蕾蒂!他已经不能再陪着你!以后的路,你得自己走下去!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得走下去!”

    “你骗我!修说过要一直和蕾蒂在一起!你骗我!”狂叫着,开始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蕾蒂抽出了一直收在怀里的圣光朝她眼里的魔鬼刺了过去,魔鬼!你是要抢走修的魔鬼!

    “为什么死的是修!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修说要和蕾蒂一直在一起的!修说过的!”眼前又出现了红色,如同那个夜晚一样,修的脸在一片红色里微笑的夜晚,红色的雨又下了起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蕾蒂只是下意识的张着嘴唇发出声音。

    “蕾蒂……”帝瑟用力把蕾蒂拉了过来,一个不稳,两人一起跌在了床上。

    “为什么是修死?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是修?”蕾蒂躺在帝瑟的怀里,喃喃的低语着,眼泪顺着面颊流下,和慢慢扩大的血迹溶在了一起。

    “如果死的是我,”帝瑟慢慢的把蕾蒂的手从插在自己腹部的圣光剑柄上扳开,什么都拿开了,却忘记了蕾蒂的圣光!也好!只要你能发泄出来就好!帝瑟微笑着,搂过蕾蒂,说:“如果那天我能代替修死,那该多好!”

    “能被你这样思念着,就算只剩一个头,也被你紧紧拥抱着的人如果是我,那该有多好……”轻声说着这段时间一直徘徊在心底的章,帝瑟的神智开始恍惚,眼睛里蕾蒂的脸也开始变得模糊,他伸出手想去擦拭那叫人心痛的眼泪,却无力的跌落在蕾蒂的身上。

    “陛下!蕾蒂!陛下!开门!”莉迪雅拼命的敲着门,大叫道。为什么没声了?刚才那么激烈的争吵为什么突然停止了?莉迪雅心里惊慌起来,也许不该这样逼蕾蒂!蕾蒂,已经很可怜了!

    莉迪雅?!蕾蒂猛的一惊坐了起来,脑袋里昏昏的,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噩梦里修死了,而自己也封闭了一切,不!不是做梦!修死了!在自己眼前化成一片血红消失了!

    我的修已经不在了……不在了……蕾蒂抚摸着修的脸颊,泪水静静的流着,一滴滴溅在手上,然后消失手上的鲜红里。

    “陛下!蕾蒂!”门外传来了木桩撞门的声音。

    莉迪雅……陛下……帝……瑟……?

    “我们没事!先别进来!”帝瑟虚弱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蕾蒂猛的转头,惊叫声被帝瑟的手堵在了嘴里。

    “陛下!”莉迪雅仍然担心的喊了一声。

    “没事!你们先下去!”帝瑟对蕾蒂嘘了一下,大声的说。

    “帝瑟!你……”门外的声音一停,蕾蒂连忙拿开帝瑟的手,快速的把他翻过身,查看还在流着血的伤口。

    “蕾蒂,还记得我是谁吗?”帝瑟由着她弄,轻声问。

    “你脑袋坏掉了!”蕾蒂瞪了他一眼,小心的抽出圣光,为什么?为什么是圣光?凶器为什么……是圣光。

    “嘿嘿……”虽然被骂,帝瑟却笑了起来,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一边手按在伤口上施展疗伤魔法,蕾蒂看着圣光,脑袋里的画面开始慢慢清晰。

    “蕾蒂……”帝瑟拉拉蕾蒂的手,傻笑着问:“我是谁?”

    “帝瑟!”蕾蒂叫了一声,脑袋里转动的画面突然停在了帝瑟用刀割断了长发后每天都满身灰尘还夹带着伤痕回来的日子上。

    “蕾蒂蕾蒂……”看着蕾蒂的神色一下子凝重,帝瑟也跟着紧张起来,伸手在蕾蒂眼前晃了晃,问:“喂?我是谁?!”

    “帝瑟……我……”蕾蒂心中如哽了一块石头一样,突的说不出章来,只是小心的摸摸帝瑟的短发,憔悴的面颊,自责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已经收口的伤口上。

    “蕾蒂……你看!”避开蕾蒂目光的视线刚好停留在修的脸上,帝瑟叫道。

    蕾蒂一惊,忙小心的捧起修。

    依然是嘴角勾出的微笑,只是修的一对眼睛已经闭上,那温柔的笑容,便幻化成了欣慰和安然的微笑。

    “修……”蕾蒂俯下身,痛哭失声。

    修已经死了……

    最爱最爱的修……已经死了……

    兰修斯……你真的不在了吗?真的完全消失了吗?没有你的这个世界……真的很寂寞啊……!兰修斯……

    霏凌娅叹着气把手上的花全部洒向空中。

    “霏凌娅!”艾菲奥一脸焦急的冲上了神坛,抓住了霏凌娅的手往外走,说:“快离开这里!”

    “艾菲奥!你很烦唉!”霏凌娅挣开他的手,叫道,每次我一到这里来,这家伙就阴魂不散的跟住,想单独和兰修斯说说章都不行!

    “霏凌娅,快离开!神皇就要来了!”艾菲奥着急的说,想去拉她的手,看到她一脸怒色只好又收了回去。

    “神皇来了又怎么样?难道我不能来这里?”霏凌娅冷哼一声,说。

    “神皇借体的人类恢复意志逃掉了。”艾菲奥搓了搓手,不知道该从和处解释起,他只是心里非常不安,当看到恢复灵体的神皇一点也不介意人类身体的逃走,而微笑着在伊甸乱转时,他就觉得非常的不安,神皇的心思从来就没有人能摸得着,第一次光与暗的大战,好象就是因为当时还是皇子的修迪玛一时任性而引起的,每次一看到神皇露出开心的笑容,艾菲奥就觉得一直从心底冷了上来,他非常害怕,害怕总有一天,神皇的矛头会指向一直爱着背叛者兰修斯的霏凌娅。

    “那又怎样?”霏凌娅斜了他一眼。

    “呵呵……艾菲奥,你这样怎么能追女人?”凌空出现般,修迪玛带着调侃笑容的脸浮在了霏凌娅面前。

    “咋咋咋!霏凌娅,你也是个笨女人啊!”修迪玛笑着对霏凌娅摇摇手指,身体从一个空间洞穴里钻了出来,看了看天,说:“嗯!时间也差不多了,霏凌娅,把你的力量奉献给我吧,怎么样?我送你去兰修斯那里。”

    “神皇!”拉开愣住的霏凌娅,艾菲奥挡在了她的前面。

    “艾菲奥?”修迪玛托着下颚笑了起来,说:“怎么?你也想背叛我?”

    “属下不敢!”艾菲奥背在身后的手拼命的拉住明白修迪玛的意思而开始怒火上升的霏凌娅。

    “霍霍……”修迪玛的笑声突然一停,声音阴沉也阴沉下去,逼近了艾菲奥的脸,说:“那么,你现在在干什么?我的……好属下?”

    “霏凌娅她,请您饶恕霏凌娅!”艾菲奥低下头,恳求道。

    “怎么办呢?”修迪玛飘到了祭台上面,带着忧伤的表情说:“今天是拿回我身体最好的时间,可是,我的替身已经逃了,我的力量还不够,你说,怎么办呢?我可爱的艾菲奥。”

    “艾菲奥!让开!”霏凌娅低声喝道,自己绝对不是神皇的对手!就算加上艾菲奥也是以卵击石,虽然明知如此,霏凌娅也打算放手一拼,牺牲了兰修斯而跟随着的,竟然是这样的人,只能怪自己瞎了眼!那么,在最后,就让你看看被你视为草芥的霏凌娅的力量。

    “神皇!霏凌娅的力量并不适合神皇您。”艾菲奥把霏凌娅拖到一边,不顾她的挣扎和怒骂用她的衣带把她绑在了神坛旁边的柱子上。

    “兰修斯的心思,我是明白的。”笑着,艾菲奥在霏凌娅唇上印上一吻,转身走向修迪玛。

    “我的力量应该更适合您,神皇,请取走艾菲奥的生命,饶恕霏凌娅!”艾菲奥跪在了修迪玛的膝下。

    “你以为这样她就会爱上你?”修迪玛大笑起来,“笨蛋!女人都是愚蠢的!你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又怎样?她的心依然在别人身上!”

    “神皇,艾菲奥没有奢望能得到她的爱,艾菲奥的愿望,只是希望她能继续活下去。”艾菲奥两手俯地,深深的埋下头说:“请您饶恕她,请您饶恕霏凌娅的不敬之罪!”

    “以你的生命为代价吗?”修迪玛冷冷的看了艾菲奥一眼,抬头看向天空,说:“好吧,我答应你,你的风之力的确比霏凌娅的地之力适合我。”

    “艾菲奥!”霏凌娅挣脱不开衣带,干脆把衣服撕裂,脱掉衣服,挣脱出束缚,向艾菲奥扑过去。

    “别过来!霏凌娅!”艾菲奥的身体一颤,他的胸口和修迪玛的手之间连上了一条细微的线,力量正从那里源源不断的流向修迪玛。

    “艾菲奥……”霏凌娅停住了脚步,如果再过去,连她一起,两个人力量都会被修迪玛给吸走,紧咬着下唇,霏凌娅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艾菲奥。

    黑色的血从口里喷涌而出,艾菲奥的身体就如同被抽空了空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往内收缩着的身体不断响起骨骼断裂的声音。

    “艾菲奥!”当线一断开,霏凌娅抢前几步,接住了艾菲奥往下跌倒的身体。

    “艾菲奥!艾菲奥!”霏凌娅不停的喊着怀里人的名字,艾菲奥的身体已经软得再没有着力之处,在她的臂弯里软塌下去。

    “霏……凌……娅……”艾菲奥的嘴唇蠕动着,终究没有发出后面的声音,只是淡淡的一笑,慢慢闭上了眼睛。

    “艾菲奥……”霏凌娅呆呆的看着艾菲奥安然的笑脸,抱起他,向铁链那边的洞口走去。

    “霏凌娅?”法迪玛伸手挡住了霏凌娅,低声问:“你要去那?”

    “回去,”霏凌娅只是盯着艾菲奥,声音虚幻而飘渺,“回去我们的家,回去我们的冥界,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你要去愿望之泉吗?”法迪玛放下手,看了看神坛上已经打开的空间之门,问。

    “我要等他回来,在我们自己的家里等他们回来,艾菲奥,兰修斯,等他们回来。”霏凌娅淡淡的说。

    “要等艾菲奥的身体重新恢复,那得很久很久,兰修斯……兰修斯可能……”法迪玛把回不来了这四个字给咽了回去。

    “法迪玛你呢?”霏凌娅抬起头看向法迪玛。

    “我,”法迪玛猛的转过身,一拳击在墙上,恨恨的说:“我不回去!我要找那臭女人算帐!都是她!如果不是她!兰修斯不会背叛!你和艾菲奥也不会这样!”

    “法迪玛!不关爱莉西亚的事!别把气发泄到她身上!她是兰修斯拼了命救的人……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她。”看着法迪玛抽动的肩,霏凌娅叹了口气,说:“冥界之门打开后,魔兽也会过来,你就好好发泄一下,我和艾菲奥都会在老家,你要是累了,就回来。”

    “霏凌娅……”看着霏凌娅决然而去的背影,法迪玛收回了伸出去想挽留她的手,看了看大开的冥界之门,一跺脚,从另一边离开。

    人类!垃圾一样的人类!老子现在非常的不爽!让我快乐快乐吧!用你们的血,你们的哀叫,你们的生命,来让我法迪玛大人快乐吧!

    天空完全阴暗下来,天空中响着巨大而怪异的声音,那是成片成片的魔兽拍动翅膀发出的声音。

    “我们去狂欢吧!孩子们!为艾菲奥和霏凌娅的婚礼而狂欢吧!”张开巨大的黑翼,法迪玛的笑声凄厉而森长。

    那是群魔狂舞之夜。铺天盖地般的魔兽从天而降,袭击了全世界,一夜之间,无数个村庄人烟灭绝,而数个王国也从此消失。

    7月7日,黑暗时代降临。

    从这一夜开始,耀月纪元终结。

    精炎纪元开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