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握紧气得发颤的手,凯伊坚决的叫道。

    “殿下!请您了解目前的形式,这样下去,会发生有将近70%的士兵参加的暴动!”安得路的脸涨得通红,以不低于凯伊的声音叫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非得走到这一步不可!他们两个,他们两个本应该是最幸福的情侣啊!

    “安得路大人说得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英格尔轻声说:“士兵们的怨气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因为凯格尔王,克尔达才会被诅咒,因为凯格尔王,克尔达才会被神抛弃,因为凯格尔王,克尔达才会死那么多人,凯格尔王一手挑起了这场让克尔达走向灭亡的战争。”

    “住口!英格尔!你也是这样想吗?!”凯伊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愤怒的声音从那里冲了出来,“哥哥他,没有哥哥,克尔达有今天这样的强大?你们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些士兵,说着要在战争中升官发财,想着要抢占瑟巴里富饶的领地,女人,财宝的那些士兵,怎么能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哥哥身上!那些……”

    “殿下!请注意您的用词!”安得路厉声止住了凯伊的声音,示意英格尔把门关紧后,长吸一口气,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沉声说:“战争是由统治者发起的,不管士兵们有什么样的想法,他们都只是战争的工具和牺牲品。虽然在王的统治下,克尔达比以前更加强大,但王残忍暴戾的高压政策早就让人不满,现在只是引爆了导火线而已。”而且,如果不把士兵们的愤怒引到自己身上,想依靠战争的胜利来摆脱现在困境的士兵就会把一心想用和平的方式结束战争的凯伊当作阻碍而牺牲掉,久战不利,粮食短缺,再加上圣亚格梅尼的介入和部分将领的叛变,已经无法掌握局势的凯格尔王下了最正确的决定,这样,不仅凯伊可以得救,克尔达也等于得救。

    “我……做不了……!把哥哥处死……这种事情我没有办法做!”推开英格尔,凯伊冲出了帐篷,向凯格尔的营地跑去。安得路说的全部是对的!就是因为知道这个,凯伊才觉得心,碎了一样的痛。

    “英格尔,去做准备,行刑时间就定在明天凌晨。”章一说完,安得路再也支持不住,身体跌落在椅子里。

    “可是……”英格尔看了一眼凯伊跑走的方向,再看了看从安得路撑在额头上的手下面,一颗颗滴落的泪珠,咽了咽口水,双腿并拢,低声回答:“是!”

    “梅偌思,不要让古里牙和圣亚格梅尼的人有机可乘。”没有抬头,安得路对一直静静坐在后面的梅偌思道。

    “是。”梅偌思拿着头盔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说:“哥哥,我知道您很伤心,但是,我很高兴!因为,只有凯伊殿下才是克尔达真正的王!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如果有人想对她不利,就算是哥哥你,我也不会放过!”

    真正的王?望着梅偌思远去的背影,安得路突然有想大笑的冲动,真正的王!什么是真正的王!但是,他发出的却是哽咽的低泣声。只是因为出身在王家,只是因为身体变异而拥有与平常人不一样的眼睛,王也好,恶魔也好,凯格尔的愿望只有一个,那么小的愿望,却没有实现的可能。如果,如果是生于平常百姓家……

    “哥哥!”

    “怎么了?”走到满脸泪痕愣在门口的凯伊面前,凯格尔伸开了双臂,把她拢入怀里,温柔的笑道:“又被安得路欺负了吗?我呆会一定会好好教训他,别哭了,乖!”

    “哥哥……”凯伊直盯盯的看着凯格尔身上的衣服,良久才发出叹息似的声音。

    “啊,这个……”凯格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脸上闪过一抹红色,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说:“我刚刚看见它就放在箱子底下,可能是力收拾行李的时候一起带过来的,我想,再不穿,怕以后没机会……”

    “别说了!”叫了一声,凯伊紧紧拥抱住凯格尔,哭泣着的脸深埋进了凯格尔的颈项间。

    凯格尔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长衣,质地是克尔达腓蓝产的极品丝缎,长衣的样式非常简单,简直可以说就是一整块布料挖几个洞再上下一缝而来,袖子和下摆都似乎短了一截,也就是说,那是一件做工非常非常差劲的衣服。

    一直以为被凯格尔丢掉的白衣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眼前,凯伊似乎可以听到,那颗被自己强行抛弃掉的心在慢慢苏醒但旋即裂为碎片的声音。

    女孩子啊,如果把亲手做的白衣送给男人,那既是说,我希望你能穿着这新郎的衣服来娶我。

    宫女们笑着这么对我说的时候,正是我决定把自己第一件看上去终于象回事的女红作品送给哥哥当他20岁生日礼物的时候。

    可是,当我满心欢喜的把做了两个月的衣服递给哥哥时,哥哥脸上却是一种奇怪的表情,那是难过和悲哀交织在一起却又极力压制住的表情,哥哥看都没仔细看那件白衣,就只顾着喊人叫御医来看我手上被针扎出来的伤痕,哥哥果然不愿意,对一个害了自己终身的女人,他怎么会接受她的白衣!

    而且,没有多久,哥哥就娶了当时拥有强大军权的费力木公爵的女儿为妃。

    在凯格尔王成婚大典的第二天,按照费力木公爵的意思,在被封为凯伊公爵后,哥哥把我送出了纽若蓝城。只是,去的不是我的封地,却是哥哥自己创立的飞鹰军团所在地。

    从那一天起,我就抛弃了女人的身份,同时被遗弃的,还有我女人的一颗心。

    一年后,哥哥把反对和威胁到他的人全部扫清,其中包括费力木公爵和他的女儿琳达王妃。再一年后,飞鹰军团成了克尔达最精锐的部队之一,而领导者,变成了克尔达的凯伊公爵。

    我,是克尔达的凯伊公爵!是克尔达正统的王位继承人!早在8年前,哥哥,凯格尔王就已经帮我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一条,克尔达的凯伊必须走的道路!

    所以……婚礼的白衣变成了死亡的白衣……

    “凯伊,凯伊……”轻拍着凯伊的肩头,凯格尔突然有一种悲哀的无力感,从一生下就被诅咒的自己,一直在跟命运对抗着,为了保住这唯一的光,拼着命的和命运抗争,可是……如果,如果在那一天,凯伊送上这白衣的那一天,我有勇气接受,就算会被全世界所抛弃,只要能和凯伊在一起……不!我没有做错!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是一生下来就没有得到过祝福的人,但是,凯伊不一样!凯伊是光!不光是我的光,也是力,是整个克尔达的光,她是不能生存在黑暗里的,我的凯伊!在那天,你毫不犹豫的离开纽若蓝,连头都没回一下的那一天,就不止是我一个人的凯伊了!

    “我叫他们做了几个好菜,你一直和士兵吃着一样的食物吧,来,是力打猎打的兔子,陪我一起吃好吗?”凯格尔温柔的抬起了凯伊的脸,轻轻拭去她满脸的泪痕。

    你不是我一个人的凯伊,我却只是你的凯格尔!早在8年前你送给我这件衣服的时候,不,更早以前,你骄傲的说我是你的飞鹰的时候,不,还要早……也许,被诅咒的我,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你相见!踏过我的尸体走过去吧!凯伊,你的目标在前面,不要在乎我这个已经失去作用的人,就象8年前那样,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

    “你看,还有安得路带来的酒,来吧。”

    好闷!芙蕾雅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太闷了!胸口就象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芙蕾雅直觉着要发生什么事了!

    “公主殿下!”门外的骑士吃了一惊,连忙站好。

    “出了什么事?”探着一个头在帐篷门帘外,芙蕾雅对着军营的另一边努努嘴,问:“那边怎么闹哄哄的?”

    “修……”蕾蒂指了指有微光透了进来的地方,在淡淡的光亮下,从她指尖滴下的血滴有种异样的鲜红。蕾蒂偏着头好象是一心一意的看着光亮的来处,心却不住的在颤抖,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从修胸口腹部流出的液体浸透,甚至可以感觉到水滴渗过自己身体慢慢往地面滴落的声音。

    “快到出口了。”修笑了笑,撑起靠在石壁上的身体,稍微喘息了一下,向光亮的来处走去。

    “这里……”

    修和蕾蒂对视了一下,淡淡的,一种极其清澈纯净的笑容浮上了两人的面容。

    “修……”蕾蒂把戴着戒指的手伸到修的面前。

    用右手臂抱着蕾蒂,靠着墙壁,修慢慢的坐下,伸出戴着戒指的左手,和蕾蒂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他们出来的洞口处一块不大的平台上,在笔直的峭壁上,还有多个这样突出一点的小平台,好象是这个伊甸整个排水系统的总排泄口。

    谁也不会想到,在伊甸的中心部位会有这么大的真空,直径约100米巨大的真空上下贯穿了整个伊甸,一个巨大的神坛浮在真空的正中心,四条铁链连接着神坛和周围成圆形的峭壁。

    淡银色的光芒从神坛上的两颗宝石上发出,温柔的笼罩了整个空间。

    艾菲奥,法迪玛,霏凌娅,还有被结界围绕的灵体状态的兰修斯,浮在神坛的四周,从他们身上发出的暗黑之气,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结界,召唤黑暗神皇的结界。

    一个白衣如雪的男人正从铁链上走向神坛,走向神坛上对着他微笑着女人,和神坛中间的祭台。

    “安狄傈琊!祭品是安狄傈琊!”蕾蒂望着走向死亡的男人的身影,低声说,语气里没有惊讶和悲哀。在一出洞口,刚适应强光的眼睛里映入神坛和黑暗神王们的影子时,知道生命将到尽头的同时,就已经隐约想到了吧。

    生命正从身体里流失,这被黑暗结界所笼罩着的身体不多久就会随着黑暗神皇的降临而消失吧,蕾蒂收回看向上面的目光,转回头,凝视着修清澈的眼睛。

    不管去到什么地方,都会一直在一起吧……修……

    嗯……

    两人默默的对视而笑,知道无路可逃以后,一直被死亡的巨石压着的心反而象是猛然间得到解放,喜悦之情自然的涌上彼此的心头。

    无论到那里,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之地。

    淡银色的光静静的照着,不断扩大的血泊中,紧紧相拥而吻的两人,如同仲夏之夜的梦一样,美丽又令人悲伤。

    莉耶迩……一丝寒意从抵在胸口上那冰冷的刀尖传了过来,安狄傈琊的身体轻微的一抖,虽然想强撑着,轻抚着莉耶迩笑脸的手还是无力的滑了下来。

    莉耶迩温柔的褪下安狄傈琊的衣服,随手抛下了神坛,对着苍白着脸的安狄傈琊妩媚的一笑,手上用力,轻巧的刀锋从安狄傈琊的胸口划下。

    血,沿着洁白的大理石祭台上细小的槽流下,慢慢汇集到神坛上魔法阵状的水槽里。

    莉耶迩……

    带着微笑,安狄傈琊哆嗦着的嘴唇缓缓张合着……

    我……爱……你……

    “修!你还打算肉麻多久?!”猛得在脑袋里响起的兰修斯的大叫让修一愣,松开了蕾蒂的唇,望向上面的神坛。

    “兰修斯……?”

    “总算你还记得我……我说,小子,你做好心理准备没有?”

    心理准备……?修低头看向蕾蒂,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蕾蒂正睁已经失去光彩的眼睛用疑问的眼神望着他,原本总是象樱桃一样娇红的嘴唇也没了一点血色,原本是那样生气勃勃的蕾蒂……!

    “怎么做?”

    “当祭品的血注满血槽的时候,莉耶迩会献上祭品的心脏,那时候光之封印会被破解而和黑暗结界发生冲突,光之封印和黑暗结界一边对抗一边融合的时候,艾菲奥他们三个的力量必须去维系黑暗结界,围困我的结界就会出现一个空隙,只要在那个时间,从光与暗交接处进行破坏,黑暗结界就会崩溃。只是,我现在只有灵体,一旦接触到光的封印就会被分解,那么……”

    “……”

    “你是想说,以蕾蒂现在的状况就算黑暗结界破了,怎么能逃出伊甸……”

    “是。”

    “说得也是,就算结界破了,圣光和力量都还在莉耶迩手里,蕾蒂根本不是艾菲奥他们的对手,除非……”

    “什么?”

    “我能进到光和暗两个结界的融合处,也就是核心,如果从那里中断黑暗结界,黑暗结界一破,光的力量就会回到它主人那里,虽然不足以对付黑暗神王,但是,逃命的力量应该还够。”

    “只是,要进到那融合点里面就必须穿过光的封印,所以,我必须借助你的身体,只有人类那同时包含光与暗的身体才能……”兰修斯没有说下去,结果如何,修自己应该非常明白。

    “修……”蕾蒂不安的望着修,搭在他肩上的手轻轻的碰了碰修的脸颊。

    手指轻滑过蕾蒂苍白到透明般的脸颊,修向蕾蒂露出想让她安心的微笑,眼睛却不觉湿润了起来。

    “修……?”蕾蒂还想问怎么了?却被修轻轻放下,靠在墙上,然后就被完全拢进了修那异常温柔的怀抱。

    “蕾蒂,”嗅着蕾蒂发上淡淡的清香,修的手指轻轻合拢上蕾蒂的眼帘,低语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蕾蒂……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永远也不会离开……”

    “就算身体和灵魂都被消灭,我也会化成风,变为雨,回到你身边……永远陪伴着你,保护你,在你耳畔低语……轻声的说……我爱你……”

    “只要你想我,无论何时,我都会去见你……”

    神坛上亮起了红色的光芒,莉耶迩举起了还在微微跳动着的心脏。

    轻轻在蕾蒂唇上一吻,修的身体慢慢浮起,当眷恋在蕾蒂脸上的手指也恋恋不舍的离开时,只留下修最后一句呢喃在蕾蒂耳边回响。

    “所以……蕾蒂你要好……好……活下去……”

    银色的光芒在心脏的血滴落到安放在神座上的宝石上时突然暴烈开来,刺目的光和黑暗结界先是激烈撞击,然后平静,慢慢融合。

    被黑暗笼罩着的光由银色转暗,从神坛的上空,开始出现一个扭曲的空间。

    “兰修斯!你居然!”看着慢慢升上来的修,法迪玛的眼睛如同快要暴烈一样红了起来。

    “兰修斯!不要啊!”霏凌娅慌乱的叫道,早知道,早知道是这样,死活都不会帮兰修斯和修见面。

    再见……兰修斯对着霏凌娅笑了笑,在封住他的结界稍微张开一点的时候,飘了出来,融入到修的身体里,而一直浮在他身边的罗刹也到了修的手上。

    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还没有取名字吗?那么……叫兰修斯好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弟了!姐姐我以后会照顾你的!

    黑暗神族?黑暗神族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小弟兰修斯啊!好,我带你去渴野,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再见了……不!……是……永别了……原谅我……最后还把你最爱的人带走……对不起……蕾蒂……

    “走了?”修问。

    “走了……”兰修斯收回看着蕾蒂的视线,看向了光与暗的交界处。“走!”

    在身体冲进融合点前,修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从铁链连接口的一边冲过来的人影,然后,已经被湮气和光芒笼罩的面容上,淡然而安心的笑容灿然而放。

    拜托了……帝瑟……

    光和暗的力量同时向身体挤压过来,而体内的力量也以凌厉之势暴涨,兰修斯正以灵魂为爆发点激发出全部的力量。我的灵魂一并给你,兰修斯!

    手上的罗刹倒转,幻化成千刃剑般的罗刹对准了自己的身体。

    以血肉为媒介,以灵魂为动力……

    来吧……兰修斯……

    剑刃划破了阻碍,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伴着鲜血从体内迸发出来。

    蕾蒂……

    修?修……?感觉到修的体温离开,蕾蒂睁开了眼睛。

    那一刻的景象就这样深刻在了心底……

    满天,都是红色……

    莉耶迩的惊叫,黑暗结界崩溃发出的巨响,光与湮气交织出的激烈震荡……

    铁链上两个人影的惨烈搏斗……

    所有的一切……

    都被红色掩盖……

    蕾蒂看不见也听不见……

    只有红色,那雾一样的红色,从半空中飘洒而下……

    修……我的修……恍惚着,蕾蒂站了起来,向半空中正从内部往外迸裂粉碎的身体,伸出了双手。

    修……修……

    红色里有着修的笑脸,那样温柔的,让人心醉的笑脸,我的修……最爱最爱的……修……

    “蕾蒂!”帝瑟随着一声暴喝沿着被斩断的铁链滑下,在蕾蒂的脚迈出平台的时候,把她给拽了回来。

    “法迪玛!不要管那人类!修迪玛快来了!”莉耶迩一边叫着,一边用全部力量支撑着随着黑暗结界崩溃也将消失的召唤之门,门的那头,隐约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蕾蒂!拿着!蕾蒂……”帝瑟把沾了血的宝石和圣光递给蕾蒂,手却停在了她的手旁,再也动弹不得。

    “修……”痴痴的笑着,蕾蒂把唇贴上了一片红色中修那薄而性感的嘴唇,低声细语着,“我爱你……”

    当蕾蒂吻上手中捧着的人头时,宝石和圣光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我爱你……爱你……爱你……修……”

    那是无比光耀的光芒……

    照亮了整个天空。

    今天的黎明来的异样的快啊!狄亚看了看微白的天空,然后看向山顶上低声说着章的凯伊和凯格尔。先前去喊凯伊时所看到的景象又浮现在眼前,枕着凯格尔王大腿熟睡的凯伊殿下,眼睫毛上还挂住泪珠,而凯格尔却是一晚上没睡一直看着凯伊的样子,见到来告诉时间的她,也只是微笑了一下,做了个知道了的手势就挥手让她出去。

    凯伊殿下和凯格尔王……

    狄亚的目光不禁转向了,在山下排列整齐的,克尔达大军。

    “对了!凯伊!不要让别人动手!”象想起了什么,凯格尔回身对凯伊说。

    见凯伊微微点头,凯格尔露出了如孩童般的笑容,一边把衣服脱至腰间用袖子绑在腰上,一边走向立在山头的十字架。

    下了几天的雨在昨夜终于停了,黎明的天空有着骤雨初霁的晴朗之色。

    “好天气啊!”看了看抹着一点红霏的天空,凯格尔尽力伸展了一下胳膊,再弯弯腰,踢踢腿,扭了扭脖子,背靠着十字架把手贴上了十字架的横梁,对愣在一边的骑士笑道:“好,来吧!”

    “我来!”力拿过了有点手足无措的骑士手上的工具,示意骑士退到一边。

    “古里牙一派解决。”一手按住了凯格尔的手,力轻声在他耳边说道。

    “不要放松,士兵里如果还有想造反的,一律格杀不论。”凯格尔微笑着看着站在远处的凯伊,用只有力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还有,好好挑选她的丈夫。”

    力停了一下,然后,随着铁锤敲打着大钉的声音响起,说:“是。”

    “叮!叮!叮!”

    凯伊从来没想到,铁锤敲打着铁钉的声音竟是如此清脆,一声声,回响在心底。

    握紧了手里的剑,凯伊慢慢走向正絮絮叨叨指责力的手法不对的凯格尔。

    “艺术点!知道吗?要艺术点!你听听,又不对了,三轻一重!用十八拍的节奏!对!这下对了!”本来低着头对把他的脚固定到木架上的力说章的凯格尔突的一下抬起头,炯炯的目光看向了走过来的凯伊,脚指头碰了碰力的手,低声说:“快点!搞好了就让开!”

    在力的身后停住脚步,凯伊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眼光停滞在凯格尔的身上。

    “殿下……”力看了一眼凯伊,默默的退到了她背后。

    凯伊的手微微发着抖,慢慢拭去凯格尔手掌心上渗出的血。

    “凯伊,”凯格尔微笑着,对着凯伊身后努努嘴,说:“看你的后面。”

    凯伊依言回头,山下好象连绵不尽般的克尔达军队正静悄悄的看向山顶。

    “再后面。”凯格尔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凯伊的眼光飘向了那遥远的大地,那是此刻正陷在水深火热里的克尔达。

    “你是谁?”凯格尔的声音再度温柔的响起。

    “克尔达……的凯伊……”凯伊慢慢回头,眼眸里有着晶莹的决然。

    “如果有转世。”黎明的阳光反射在森然的剑刃上,在凯格尔的脸上透下斑斓的光影,让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看上去更加耀眼。

    “我一定会来找你!”凯格尔的语气里跃动着希望,锋利的剑刃穿透身体带来的巨痛让他身体一抖,细小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滚落下他那笑意盈然的面容。

    凯伊的手颤了一下,紧咬着的嘴唇渗出了血丝,用着最后一点毅力,她把剑往下压去。

    血花喷溅而出,在凯伊鲜红的盔甲上留下一片暗红的痕迹,如同开在黄昏的炎红花一样……有着悲哀的艳丽。

    “下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开你。”眼前的世界一暗,被切开的巨痛让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大口的鲜血随着嘴唇的张合而喷涌而出,但凯格尔仍微笑着说着,然后吃力的抬起头,向凯伊身后的力微微颔首。

    “殿下!”力按住了凯伊想继续深入的手,一手扶住凯伊,一边握着凯伊的手把剑抽了出来。

    “给他个痛快!”凯伊哑声道。如果我不得不杀了他,至少希望他死得不要太痛苦。

    “不行!”力扶着凯伊往后退,让凯格尔鲜血淋淋的身体展现在山下的士兵面前。

    “为什么!”凯伊挣扎着想上前,却被力紧紧的拉住。

    “士兵们想看到可恨的凯格尔王受尽折磨而死,就象王以前对他们做的那样。”力低声说道:“这是王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没有看到王的血流尽,士兵的怨气是不会消的。”

    为我?为我做的……

    “国王凯伊!国王凯伊!”

    当初升的阳光照到凯格尔身上时,山下小声的喧哗变成了雷鸣海啸般的呼喊。

    “凯伊陛下万岁!”

    听着山下的声音,凯格尔如松了一口气般,轻松的笑了起来。这么一来,就活得很有价值了……

    虽然后面会很辛苦,不过凯伊你一定没问题!凯格尔没有回头去看凯伊,只是笑着闭上眼睛。

    钉在十字架上血红的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着,鲜血迅速的浸红了脚下的土地。

    我,一定会再来找你!

    一切?难道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凯伊恍然大悟,凯格尔的悲伤,凯格尔的心意,凯格尔那不接受白衣的痛苦。自己一个人投身到地狱化成魔鬼,只是想把我留在阳光下。

    我一定会让我的凯伊象布洛山顶上的红色飞鹰一样飞起来!

    红色飞鹰,克尔达的凯伊!那红色的翅膀却是由你的血染成!

    凯伊猛然抓起力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揣上一脚,在力微一松力的时候冲向了十字架。

    我不要做克尔达的凯伊!我只想……只想做凯格尔的新娘!就算被全世界所唾弃!我也只想……只想和凯格尔在一起。克尔达灭亡就让它灭亡吧!我只要我的凯格尔能活下来!

    天空突然刺眼的亮了起来,光耀却又悲伤的光充满了大地。凯伊眼睛被刺得下意识的一闭,脚步稍稍的停了一下。光芒在凯伊睁开眼睛时消失,一个扭曲的空间却出现在十字架的上方。

    “来吧!我的替身!回到你的主人身边!”随着低沉的声音,十字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拔了起来。

    “哥哥!凯格尔!不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