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砰!”拳头重重的击在石墙上,血丝顺着被击裂的麻石缝隙流了下来。

    太大意了!既然圣亚格梅尼的军队和魔兽都出现了,没可能黑暗神族不注意到蕾蒂的!我竟然还自以为是的让修单独带着她走!真是愚蠢到家了!从击在石墙上的拳头上,血一丝丝地流下,帝瑟却宛若不觉般,继续向只是默默承受着的石墙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和悔恨。我明知道,我明知道修已经唤不出兰修斯!没有兰修斯的力量修根本不可能是黑暗神族的对手!罗萨帝瑟!你是天下最蠢的男人!

    “大先哲?”听着里面房间不断传出的声响,莉迪雅担心的转向大先哲。

    大先哲缓缓摇头,制止住莉迪雅想开门的手,眼光在房间里的众人身上转了一圈,不再理众人期待的眼神,低下头,把身体重新陷进舒适的沙发里。他一定能做出正确决定的!当帝瑟听到蕾蒂他们被黑暗神族抓走的消息时,仍然先平静的处理完其他的政务,才独自回房的时候,大先哲就知道可以相信这个男人。大敌当头的现在,是选择心爱的人还是国家,只有这些笨蛋才会担心这种问题吧?!

    “咳咳……”听到古兰达斯造作的咳嗽声,大先哲眉毛抬了抬,唇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果然是这个笨蛋打头阵!

    “那个……大先哲大人……”古兰达斯踌躇了一下,被罗西尼在后面一推,以必死一般的表情说:“虽然,我们觉得爱莉西亚大人的安全是很重要,但是……,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还是对面的克尔达和圣亚格梅尼联合军,如果不解决他们,瑟巴里和佛萝黎亚大陆就完蛋了!”

    “所以……?”大先哲抬头,微笑着问。

    “所以……”古兰达斯不觉打了个冷战,但还是硬着头皮接着说:“希望大先哲您能劝劝陛下!大敌当前还是要大局为重!”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这个爱莉西亚的仆人放弃爱莉西亚女神?”大先哲坏心眼的以很严肃的神情瞪着脸色开始发白的古兰达斯。

    古兰达斯抓住不断捅他屁股的罗西尼的手,把罗西尼给推到前面,自己退到后面抹了一把汗。见鬼!什么时候大先哲变得这么威严了!?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得罪了最高战力的爱莉西亚魔法军团,不用克尔达来打,就会被他们给消灭了!

    “咳咳……”罗西尼一边咳着,一边把求助的眼光转向古兰魅尔。

    现在是流感的季节啊!感叹着,大先哲把目光转向声响停止的里屋。

    “砰!”门打开了。

    “陛下!”罗西尼两眼瞪圆了的看着已经一身戎装的帝瑟。

    “古兰魅尔,摩挲还在后院吧?”帝瑟拿起靠在墙上的刀,径直向门外走去。

    “是!”古兰魅尔递上披风,说:“可是它好象不让任何人接近。”

    “陛下!”古兰达斯挡在了帝瑟面前。

    “让开!”帝瑟眉毛一扬,脸上的神色让古兰达斯不觉退后一步。

    “你不会是这么有勇无谋的人吧!”罗西尼叫道。

    “你们这帮笨蛋!”大先哲站了起来,给罗西尼众人一人头上敲了一个响栗,说:“如果蕾蒂死了,你们以为人类还有希望吗?一旦黑暗神族把神皇召唤回来,别说瑟巴里,整个人界就都毁了!那时候,可没有爱莉西亚女神再来帮我们了!”

    众人面面相嘘,说的也是哦!

    “你放心去吧!可别把我们跟莉迪雅那些小丫头混为一谈!克尔达和圣亚格梅尼的联军还不看在我们爱莉西亚第一魔法军团眼里!”大先哲拍拍帝瑟的肩道。

    “多谢!”帝瑟展颜笑道,然后附在大先哲耳边轻声道:“我都没有想到有这么好的大道理!”

    咦?!不会吧?!这家伙不是意识到蕾蒂对人类有多重要才下的决心??大先哲先是诧然,然后笑容漫了出来,有意思!

    “摩挲!过来!”拎着一挂火龙果,帝瑟堆了满脸的笑容对盘踞了大半个后院的摩挲招招手。

    摩挲先是警惕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不屑的冷哼一声,把头转到一边。

    这个混蛋!赶明儿我呆着机会一定要烧掉你那碍眼的两撮毛!帝瑟笑容更盛,以诱人的声音说:“摩挲,天气不错,你不想出去溜溜?”

    天气不错?摩挲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你当我白菜啊?!摩挲干脆把头倦到翅膀下面。

    帝瑟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想想大局为重,仍然陪着笑脸说:“怎么样?你不想展翅翱翔天空吗?”

    “蕾蒂那笨蛋被抓走了吧?”摩挲的声音从翅膀底下传了出来,“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连兰修斯都打不过的家伙你能赢?”

    这家伙!帝瑟握紧了拳头,妈的!软的你不吃,老子给你来硬的!

    “你干什么?!”摩挲单脚而立,收起一边的翅膀躲过帝瑟偷袭般丢过来的绳套,然后一张口,一道火焰喷了出来。

    “哦呵呵……”看着一身焦黑的帝瑟,摩挲笑道:“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敢去挑战黑暗神族!笨蛋!”

    这……这……混蛋!帝瑟眼里怒火雷电交相闪过,最后现出阴冷的笑意,呵呵……你不仁我也不义!

    身型一矮,帝瑟往摩挲的身边窜过,就在摩挲一愣神的时候,帝瑟已经拎着一只小孔雀走了出来。

    “我说摩挲啊!你想不想翱翔天际啊?”帝瑟看了看手里睁着惊恐眼睛的孔雀,咋了咋嘴,说:“听说这小家伙的味道不错?”

    “你!你!”摩挲气得连尾巴上的毛都抖了起来,叫道:“卑鄙小人!你这也叫人类的真王!救世的英雄?!”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去还是不去!”帝瑟收住调笑的笑容,沉下脸道。

    “我知道了!你放下877号!”摩挲低下了头,说。

    “其实我也没说不去,毕竟蕾蒂那笨蛋死了对我也没好处!”摩挲扭过头对坐在自己背上擦着脸上黑灰的帝瑟说。

    “走吧!”帝瑟把手一松,毛巾和孔雀一起,飞落在地上。

    当帝瑟终于搞定摩挲的时候,在克尔达军营里正面临着另一场狂风暴雨。

    “安得路大人!”力一个箭步抢先挡在了门口,堵住了脸阴得比天空还深的安得路的路。

    “让他进来。”凯格尔淡淡的声音从门里传出,力默默的让开了路。

    安得路冷哼了一声,“啪”的一声把已经抽出半载的剑推还入鞘,从力身边冲了进去。

    “怎样?漂亮吧?”专心致志的用绒布擦着短剑的剑刃,凯格尔没有看安得路,微笑着注视着闪着冷峭寒光的剑刃问。

    “王!”安得路叫了一声,见凯格尔仍然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咬了咬牙,重重的坐在凯格尔的对面。

    “安得路,我有要你坐下吗?”剑的寒光一凛,在凯格尔脸上反射出一道阴森的影子,让他的笑容突然显得阴冷诡异起来。

    安得路一下子弹了起来,双手垂下,身体微微前倾,恭恭敬敬的退后一步,说:“安得路参见陛下!”

    “凯伊的决定是正确的,继续和瑟巴里交战对克尔达没有一点好处,得益的只是圣亚格梅尼而已。”凯格尔把剑收入鞘中。

    “可是……王您已经给瑟巴里发出决战通告了!而且,有我的装甲兵团,瑟巴里根本就不是对手!”镇定一下心神,安得路不死心的说。

    “现在有多少人反对凯伊的和平建议?”手指轻敲着剑柄,凯格尔对安得路微一颔首,说:“坐。”

    “赞同凯伊大人的只有飞鹰军团的几个军团长,古里牙他们还是忠于陛下您的。”安得路小心的坐了下来。

    “哼,古里牙吗!”凯格尔的唇角泛上了一丝冷笑,说:“古里牙啊,那家伙已经被圣亚格梅尼收买了!竟然连我的命令都敢假传!安得路,为什么圣亚格梅尼的援军能那么凑巧的和魔兽一起出现?”

    “先用魔兽扰乱我们的军心,然后以救助者的面貌出现,再趁机挑起我们内部的分裂,最后在克尔达和瑟巴里的决战中一举把我们双方干掉,安狄傈琊那家伙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看着安得路不明白的脸,凯格尔接着说:“受到魔兽袭击,让我们的士兵产生恐惧,同时又以他们强大的援军来显示我们可以得到的力量,这样,在克尔达军队里就会产生两种观点,以凯伊为首的主和派会想停止引来魔兽和损失巨大的战争,而主战派却会想借用圣亚格梅尼的力量一举攻下瑟巴里。安狄傈琊打的如意算盘是主战派一定会赢,而凯伊将会因为想停战而被排挤甚至……”凯格尔停了一下,雨后的阳光从帐篷的天井里泻下,潮湿的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雾气。

    “安得路,跟着凯伊,不管凯伊做的是什么决定,你们都要支持凯伊!”凯格尔的声音不大,淡淡的说道。

    “凯格尔……王……”安得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吗?如果……如果我的行军速度再快一点!克尔达军就不会被挡在艾霖穆河!那么……就不会发生这种状况!

    王已经下定决心了!不是为了战争的输赢,不是为了克尔达的前途,从十几年前开始,王他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为了一个人!

    “我知道了!”深施一礼,安得路保持着前倾施礼的姿势后退着出了帐篷,也许王的选择是对的,比起王的残暴和血腥统治,凯伊殿下的仁慈才是拯救克尔达的力量,凯格尔……王!擦了一下湿润的眼睛,安得路跳上了战马。

    “力,很美吧?”凯格尔抽出剑,把剑刃对着光,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又重新开始仔细的擦拭。

    “是!”力悄然把门掩上。

    “如果……”凯格尔把剑伸到阳光底下,出神的看着剑刃反射出的璀璨光芒,悠然说道:“这上面再染上我的血,是不是会更漂亮?”

    力没有出声,只是默然的站在凯格尔的身后。

    “力,你是谁的刹髁竦?”

    “力是凯伊殿下的刹髁竦!”

    “说的不错。”凯格尔转过身,面对着力,微笑着说:“去看着他们,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力转身。

    “还有,魔兽是因为凯格尔王的残暴才出现的,凯格尔王是灾难之子,因为会带来黑暗的凯格尔王,所以克尔达才会被神抛弃。”凯格尔手撑在双眼之间,紫红双瞳在雾气恍然的光线中闪着妖媚的光芒,“尽你所能的,让士兵们把怨气发泄出来。”

    “是!”力踏着凯格尔诅咒着自己的声音向外走去。

    凯格尔把剑放到桌上,打开了行李箱,从箱底翻出一套纯白色的衣服,手一抖,一个破烂的洋娃娃掉在地上。

    凯伊……凯格尔慢慢蹲在洋娃娃面前,手指拂过娃娃依然明亮的眼睛。

    我把依娃送给哥哥!这样哥哥就不会孤单了!依娃会代替凯伊陪着哥哥!没有一丝瑕疵的,那小女孩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明亮,她的笑容,一直,一直是我的唯一的光。

    凯伊,凯格尔抱起娃娃,凯伊……

    “狂!”

    狂一愣,反射似的回头,手中已多了一把刀。

    “是我。”力夹住刀背,把狂拉退一步,低声说:“命令变更,那些反对凯伊殿下,和圣亚格梅尼有联系的人,一旦有所不轨,杀无赦。”

    “哥哥!”狂有点不解的望了力一眼,但是仍低声回答:“是。”

    “狂,你认为我们刹髁竦一族以后的前途应该寄存在谁的身上?”逼视着狂的眼睛,力问。他不想让狂抱着疑问去执行任务,那会影响到凯伊的安全,就算是亲弟弟,如果会对凯伊造成危险,他也要先除掉。

    “哥哥?”狂踌躇了一下,说:“凯格尔王给了我们一族容身的地方还有自由。”

    “但是,”狂昂头也直视着力,低声说:“要让我们刹髁竦一族得到彻底的解放,从人们的歧视里抬起头来,从黑暗走到光明之处,这样的世界,只有凯伊殿下才能建立。”

    欣慰的笑容在力唇角一闪而过,拍拍狂的肩,力说:“集合族人。”

    “凯格尔王子!凯格尔王子!”

    “别吵!安得路!”凯格尔长剑一挥,将莱特击飞出去,回头对沿着长廊跑过来的安得路笑道:“你也来,安得路,两个一起上。”

    “不要了!”莱特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苦着脸说:“凯格尔王子,俺受不住了!”

    “没用的家伙!”凯格尔拉了莱特一把,把他手上的剑丢给安得路,说:“安得路你来。”

    “凯格尔王子,舞蹈课的时间到了。”接住剑,一边招架着凯格尔猛烈的攻势,安得路抽空叫道。

    “那种娘娘腔的东西我没兴趣学!小心!安得路!我要攻你右侧了!”一边提醒着安得路,凯格尔的剑已经穿进安得路的空隙,从里侧卷飞了安得路的剑。

    “手要更用力的握住剑!”凯格尔用剑尖把掉落在地的剑挑向安得路。

    “哥哥!哥哥!”在安得路慌忙接住剑的时候,随着长廊的一头传来脆脆的呼唤,另一把剑也飞向了他。

    凯格尔把剑丢向安得路后,跳过笆篱,一把抱起了拎着裙子急跑过来的凯伊。

    “哥哥!给你!”凯伊兴奋的把手上捧着的绢巾递到凯格尔面前,白色的绢巾上绣了一朵看不出是什么应该大概是花的东西。

    “给我的?”凯格尔抱着凯伊坐在栏杆上,先用袖子擦去凯伊脸上的小汗珠,接过绢巾问。

    “是!凯伊绣的是哥哥的象征!”绯红着双颊,凯伊眼睛里闪动着亮丽的光芒。

    “我的象征?是什么?”凯格尔仔细看着绢巾。

    “是飞鹰!”凯伊兴奋的回答让贴上来偷看的莱特和安得路一跤跌了下去,那东西是飞鹰?

    “是克尔达的骄傲纽若蓝山上的飞鹰!”凯伊指着那一团糟的图案说,声音里透着兴奋和骄傲。

    飞鹰啊!凯格尔握着绢巾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不详的象征,恶魔的代表,被称为最肮脏的老鼠的我,在凯伊眼里是最尊贵最骄傲的飞鹰啊!

    “凯伊公主,你确定这是……”莱特的章音未落已经被凯格尔一脚给踹飞了去。

    “公主!公主殿下!”女官的呼唤声从长廊那边传了过来。

    凯格尔在凯伊额头上轻轻一吻,说:“哥哥收下了,谢谢凯伊!”把凯伊放回长廊,凯格尔和莱特安得路越过篱笆,消失在树丛里。

    “公主殿下!不要乱跑了!我们该回去了!”喘着气的女官看到凯伊后,松了口气,牵起凯伊的手说:“公主殿下,这虽然是您父王的宫殿,但是有很多不好的东西在,以公主这么高贵的人,是不能让他们接近的!”

    凯伊胡乱的应着,趁她不注意,回过头,冲树丛那边做了个鬼脸,然后灿烂的一笑。

    凯格尔王子!安得路看着回应着凯伊鬼脸的凯格尔,整个克尔达王族包括一些重臣都不把凯格尔王子当成克尔达的继承人,只有凯伊公主,一直把凯格尔当成她最引以为傲的哥哥,而,也只有凯伊公主,才能抚平凯格尔王子心底的创伤吧……

    那时候我就应该知道,对于凯格尔王来说,凯伊殿下就是他生存的一切,对,在那一天,我就应该知道的!

    那一天的天气,本来是很好的……

    “凯格尔王子!”莱特拉住了凯格尔的袖子,一张脸涨成通红,声音也不禁高了起来,叫道:“你难道真的想坐以待毙?只要联合番外诸侯,我们是有胜算的。”

    “凯格尔王子,请您再考虑一下,现在掌握政权的那些重臣只会令克尔达灭亡,我们需要象您这样强大的人来领导。”克路低沉着声音说。

    “我不干!”凯格尔简单的回答,拿开莱特的手。

    “那您是准备被杀了?国舅他们本来就不会容忍您活到18岁的,而且您身边已经聚集了一些反对他们的人,我想国舅他们可能会很快的对您下毒手。”克路低垂着眉,吹去飘落在衣袖上的落叶。

    “是吗?”凯格尔微笑着随口应了一句,拿起重剑,用力挥舞了一下,对安得路招招手,走向练习场。

    “王子!”莱特还欲再说什么,被克路一拉,硬生生的把章吞了回去。

    “如果王子执意如此,我们也没有办法,那,在下先告退了。”克路对还忿忿不平的莱特使了个眼色,向外走去。

    “克路,不要想瞒着我做什么!知道吗!”一道冷凛的视线让克路背部只觉一寒,跫然回首,却只见凯格尔和安得路交战得正酣,早春的风吹得刚发了点嫩芽的树枝发出唰唰的声音,偶有远处传来鸟的清鸣,那冷峻的声音似真似幻的溶解在飘飞的枯叶中,在这逐渐暖和的天气里,克路却泛上了一层寒意,也许……这个被摈弃在克尔达王族之外的王子,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控制。

    是因为凯伊公主!凯格尔王子宁愿被杀也不向敌人出手的原因是因为凯伊公主?!因为如果真按照克路他们所说的动手的章,必然要连累到凯伊公主的母后一家。

    安得路把马的缰绳系在树干上,眼光瞟向了笼了一层薄雾的霓逸别庄。

    因为被山环抱着,霓逸别庄有着不同与纽若蓝的温暖气候,在这寒冬还未褪尽的初春季节,只有霓逸别庄的森林是绿意葱翠,由温泉形成的湖泊飘起淡淡的雾,阳光从林间的缝隙洒下,胧得树根处早开的野花如烟似雾般。

    “快点……王妃还等着用梅花的花瓣沐浴呢!别闹了……”清脆的笑声飞过围墙,回荡在飘着梅香的空气里。

    霓逸别庄,克尔达最美丽的庄园。如果凯格尔王子的母亲第一王后还活着,这里应该是凯格尔王子嬉笑的地方吧?

    象是要把纷乱的思绪排开,安得路猛的摇摇头,然后沿着墙根向园子里摸去。王子已偷溜进去很久了,如果被发现,少不了又要被为难。

    “王子!”远远的看到蹲在长廊旁的篱笆下的凯格尔,安得路小声的叫了一声,见凯格尔没有反应,左右看了一下,小心的慢慢靠近过去,刚欲开口再叫,却见到凯格尔旁边还蹲着一个人。

    力?!安得路放下了圈在嘴边的手,他知道这个人,这个少年是刹髁竦一族的下任族长,生活在黑暗的暗杀者一族,被克尔达贵族利用却又害怕而最后被迫害的一族,凯格尔王子是什么时候取得了他们的支持?

    下意思的,安得路静静的蹲在了不被发现又能听清楚他们说章的地方。

    “那么说,他们决定下个月就动手?”

    “是的。”

    “下个月是凯伊的生日,我还答应带她去看鹫的。”凯格尔微微皱着眉,带着点无奈的神情说。

    “您真的不反抗?”

    “她一定会哭的,”凯格尔露着困扰的神情,好象没有听见力的章,揉了揉头,说:“到时候也只好麻烦你了,你知道的吧?就是我们上次发现的那个地方,有白色鸠筑巢的地方。”

    “我知道了,我也会跟她说您出远门了。”力低下了头。

    突的一下,安得路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突然明白了他们在说的是什么事情!安得路捂住了自己的嘴,一种急促的情绪从胸口一直闷了上来,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有人!”凯格尔拉着力往里一闪,长廊上便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愉悦的谈章声。

    “我们是不是该提前恭喜大哥?”

    “有什么好恭喜的?”

    “下个月就可以除掉那只讨厌的老鼠,能和凯伊结婚然后登上王位的,除了大哥你还有谁?”

    “我知道了,大哥不高兴是因为凯伊还是个小丫头。”

    “那小丫头倒越来越有美人样了,大哥就将就点,再等个五六年吧。”

    “你们胡说什么!我是觉得跟那种野种结婚,会辱没我高贵的身份!”

    “什么?”

    “我也是昨天才偷听到父亲和母亲的谈章才知道的,原来啊,凯伊那丫头根本不是王的女儿!是姑妈和一个下级骑士生的野种!”

    “别开玩笑了!大哥!”

    “谁跟你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我听得很清楚,据说是姑妈老不生孩子,王位眼看就是那只老鼠的,所以父亲他们就偷偷找了个男人去借种!呵呵,那小丫头片子平常还拽得二五八万是的!我倒想看看她知道自己真正身份时候的那张脸!”

    “怎么!这样就震住了啊!告诉你们!还有呢!我听父亲的意思也是不想留下这种肮脏的血统,所以啊,等倒她没有利用价值后,就卡……”

    “父亲还真是狠心呢!呵呵……”

    “那多可惜啊!要不到时候跟父亲说说,把她给我当小妾好了!”

    “哈哈!老五你真是改不了的色鬼!”

    笑声远去,空气里慢慢浮上了一层杀气,安得路只觉得心惊肉跳,不是因为他听到了这个绝密的秘密,而是他看到了凯格尔的脸,没有一丝表情,却让人觉得那是愤怒到极点,恶鬼的脸!

    那一天的晚上,凯格尔王子的确是变成了恶鬼,火焰染红了霓逸别庄,人的生命如纷飞的花瓣一样凋落,而由那一夜开始,曾经是那样开朗的凯格尔王子变成了恶魔的化身。

    安得路微微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好久以前的记忆!原以为都快遗忘的,一直深藏在内心深处,不敢向任何人提起的秘密。如果被凯格尔王知道那天我也在的章,就算我是他最亲信的侍从,那时候他也一定会杀了我!

    “我们……”安得路的目光缓缓扫过莱特和克路的脸,见他们微微颔首,用手揉揉好象又有点发酸的眼睛,用疲倦的声音说:“装甲军团,神火军团,精甲军团,我们听从凯伊殿下的指挥。”

    杯子从一直以稳操胜眷的神态微笑着看着安得路的古里牙手里跌落,他不可置信的盯着安得路,然后慢慢的看向莱特和克路,怎么可能?!最忠于凯格尔王,也是凯格尔王最亲信的,怎么可能!安得路怎么会支持凯伊!

    会议室里,先是小声的议论,然后慢慢嘈杂起来。

    凯格尔王为了取得胜利提前从国内召唤前来,还没有受到一点损伤的生力军,拥有可以改变整个战场局势的克尔达最强战力的三个军团,本是主战派赖以为后盾的力量!

    “赶路过来很累了,我先去休息了。”莱特站了起来,拿起头盔,见安得路没动,问:“你不累?”

    “你先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跟殿下说。”安得路拍拍莱特,小声说。

    “那我们先告退了。”克路优雅的对凯伊施了一礼,和莱特一起退出了会议室。

    “妈的!”刚出帐篷没多远,莱特便将头盔狠狠砸在了地上。

    “莱特!”克路捡起了头盔,搂住了他的肩,安慰的拍了拍,说:“不能在这里!先回去!”

    “为什么!”莱特低声吼道:“为什么?!”

    “我们必须听从王的命令!如果这是王的愿望,我们只能服从!”克路压低了声音说。

    “包括看着他去死吗?!”护手套上的钢箍被捏成了两段,悲愤的声音从莱特紧咬的牙关迸裂出来。

    “莱特!”看着莱特眼角冒出的泪光,克路想着要说些章来安慰他,却哽咽着无法出声,只好拉着他快步离开。

    凯伊木然的坐着,四周的争吵声似乎都已飘远,脑中回响的一直是安得路的那句章,是凯格尔的意思!一定是哥哥的命令!安得路他们是绝对不会听从别人的命令的!除非是哥哥命令他们这么做!那么说……哥哥也赞同和谈……哥哥他,也决定放弃战争了吗?

    “安得路!”凯伊抬起头,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如果哥哥也赞同的章,就不用和哥哥起冲突了!

    “古里牙,我想结果应该出来了吧!”扭过头,安得路避开凯伊的目光,对古里牙说。

    “我知道了,那……我先告退!”苍白着脸,古里牙逃也似的离开帐篷。

    “凯伊殿下,还有些事,我想您也应该做个决定。”等人走得差不多后,安得路才回过头,看着凯伊说。

    “等等!”凯伊举起了手,侧耳听了一下,冲到帐篷门口。

    军营里,如同暗涌着的潮流,越来越大的声音向这边流了过来。

    “什么事?!”凯伊问道。

    “好象是……”英格尔吞了口口水,没有办法把后面半句章给说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凯伊瞪了英格尔一眼,这种骚动!凯伊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我想,是您做决定的时候了。”跟在凯伊后面,安得路淡淡的说。

    阴云散去,太阳露了出来,空气里散着雨后的清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