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陛下!”当看到远处缓缓而来琶琊高大的身影,满头大汗的罗西尼的心情只能用欣喜若狂来形容。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和大队的刹髁竦遭遇的危险关头,竟然让帝瑟一个人不见了!想着,罗西尼又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回去拿里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对又冒了一头冷汗的罗西尼笑道,带着歉意,帝瑟拍了拍他的肩。我竟然产生了那种想法,难道我的心和内脏一起被腐烂掉了吗?罗西尼,安霏莉丝,雷顿,古兰达斯古兰魅尔,还有那些幻精骑士们,那些为我欢呼的瑟巴里的人民和士兵他们的笑脸,想保护的人,很重要的朋友,我作战的理由已经非常充分了!何况,还有蕾蒂,就算付出一切也要守护的,战到最后一刻也要守护住的,……,蕾蒂,我要见你,只是站在旁边看一眼也好,就算我最后的厚脸皮好了,不管多痛苦我都要守在你身边,而且看着修困惑的脸也是一种乐趣,太幸福的男人是容易被嫉妒的!觉悟吧,修!

    “陛下!”

    “走吧!”

    恢复了!原来的帝瑟回来了!看着帝瑟自信满满老神在在的笑容,罗西尼只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帝瑟脸上的笑容变得生硬,眼底里总有说不清楚的悲伤,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不经意闪过的恍然让人只是看着心底都会猛的一痛。本来以罗西尼眼睛是看不到这些的,但是透过另一对更让他心痛的悲伤眼睛,罗西尼发觉到帝瑟身上的变化,这叫他非常担心,心底对那个应该是一切的祸根的女人,不自觉的产生了排斥。

    帝瑟一定是想通了而对那女人死了心!罗西尼高兴的想着,太好了!汗还挂在脸上,罗西尼难得的哼起了小曲。

    “太难听了!”

    帝瑟……没事吧?脑袋里突然又浮出帝瑟临走时那带着痛楚的眼神,蕾蒂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想起自己在洗盘子,可已经来不及了,手里的盘子已经滑离她的控制范围,往水池旁的地面,漂亮的落下。

    “啊!”蕾蒂的叫声还没落,就看见一只手等在了那盘子落下的轨道上。

    “修!”从惊叫转为欢喜,蕾蒂扑向了手的主人。

    “当!”盘子落在地上,因为手选择了抱住蕾蒂而放弃对它的拯救,令它只能自认倒霉的发出清脆的破碎声“修,修。”挂在修的脖子上,蕾蒂撒着娇似的一边叫着他一边把脸在他胸口蹭来蹭去。

    “蕾蒂,我一身的汗呢!”无奈的笑笑,修把罗刹靠在墙上,两只手搂起蕾蒂,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蕾蒂抬起头,楼着修的脖子,露出了狡慧的笑容。

    “你这家伙,又骗我!”宠爱的笑着,修把蕾蒂丢到床上,伸手去哈蕾蒂的痒。

    “哈哈……好痒……好了……哈哈……我认错了……修……”被哈得大笑出声的蕾蒂一边投降一边想偷空反击。

    “小坏蛋!”修抓住了蕾蒂的双手,把蕾蒂翻了过来。

    “蕾蒂……”看着蕾蒂笑得娇红的脸颊,轻唤一声,修低头深深吻住了蕾蒂的唇。

    “唔……”呻吟了一声,蕾蒂被修松开的手搂住了修的脖子往下一拉,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蕾蒂,我还没洗澡……”轻啄着蕾蒂白嫩的皮肤,修轻声说。

    “没有关系……”蕾蒂章未出口,先自红了脸。

    “蕾蒂,”修抬起了点头,说:“要莉迪雅帮我们主持就好,我们结婚吧!”

    “修!”一下子窜到修的胸口下面,蕾蒂的声音从缝里面挤了出来:“这种事你要问莉迪雅姐姐。”

    “要是她不答应呢?”

    “给她一百个金币她肯定答应!”听到修带着泄气的章,蕾蒂马上抬头说。然后看见修的笑容,再次绯红了双颊,更深的缩进了修的怀抱里,然后声音才传了出来:“你又逗我!”

    “蕾蒂……”满心爱怜的,修挖出了蕾蒂的脸,抚摸了一下,慢慢的吻了下去,慢慢……的……

    “修!修.格兰特!”

    修在离蕾蒂嘴唇2厘米的地方停住,眉头不禁无奈的皱了起来。

    “修!我知道你在!给我出来!”窗下的声音带着爽朗的笑意。而且……是整栋楼都听得见的大声。

    “帝……瑟……?”一把爬起来,蕾蒂把头探出窗外,不会吧?刚才还是那样死洋拉气的说!

    骑着琶琊站在马路正中间,阳光普照下,心结解开的帝瑟帅气得叫人窒息,而那浑身逼人的霸气更是嚣张得……

    他身边,方圆20米没人,马车绕道,行人贴着两旁的墙壁,而立。

    这个家伙!这么快就恢复本性又下挑战书来了!修笑了笑,一手撑在窗台上,一手搂住了伏在窗台上的蕾蒂的肩头,问:“什么事?”

    所以我就是不喜欢他!什么意思!示威吗!而且瞧那衣冠不整的样子!

    “接着!蕾蒂!”帝瑟手一挥,将一大捧开得正艳的野花丢了上去,然后拍拍琶琊的头,扬长而去。

    “他到底来干什么?!”接住花,满头雾水的,蕾蒂回头问修。

    “修!修!”虽然拿里姆城最大的官邸里每天都是嘈嘈杂杂的,但是这样扯着破锣嗓子大叫的,我认识的人里面应该只有一个!

    修转身,退后一步,对大笑着猛冲过来准备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的雷顿一笑,说:“好了!要是再被你来一个热情的祝贺,我骨头都要碎了!”从进门到这里,总共才200米,就已经有十几个人用可以捏碎骨头的力气来给他热情的祝福,可是,到底祝福什么?却没有人说。

    “哈哈!怎么几天不见就这么见外!”拥抱扑了个空,雷顿的手在修面前挥了挥,笑道:“我一来就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兄弟!不错嘛!啊!”

    “呵呵,好说好说,”陪着笑了两声,修手搭在雷顿肩头示意雷顿低下点他巨大的身体,笑着,小声问:“你到底听说了什么好事?!”

    “咦?”雷顿一愣,然后大声笑起来,说:“你的好事还有别的嘛?!当然是你和蕾蒂要成亲的那件!你不是用半年的薪水买通了莉迪雅帮你们主婚?好家伙!不声不响的,一干就是大事件!”在这种战争状态下,结婚可是战士们可望不可及的梦想,连我和安霏莉丝,拖拖拉拉的这么久都没有办成喜事,竟然被这个家伙给抢前!

    “所以!恭喜你!”趁着修一愣的刹那,雷顿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猛拍了一下修的肩头。

    这帮家伙!修揉了揉被拍得生痛的肩头,说:“可是莉迪雅说蕾蒂的婚事还是要大先哲主持才行。”想起这样说着还毫不客气的把钱全部收进去的莉迪雅,修只有苦笑的份。

    “你不知道?帝瑟已经请大先哲过来了,应该一个月后就到。”

    修真真正正的愣住了,帝瑟?!

    “可恶的幸福准新郎来了!”转过花径的转角,那个被帝瑟拿来开不正式作战会议的花园凉亭的角刚刚露出尖角,古兰达斯打头,一群人叫了起来。

    亲热的拥抱,拥抱,拥抱,拥抱,拥抱……

    杀出重围的修终于站在了笑容满面的帝瑟面前。

    “恭喜你!”伸出手,淡淡的笑着,帝瑟真心的说。

    有一种东西噎在了喉头,而眼睛里竟有点开始发热,这三个字里面含着怎样的感情,修比任何人都清楚。

    “谢……谢!”笑着,修也伸出了手。

    “如果你觉得歉意,我乐意跟你交换位置。”帝瑟的眼睛眨了眨。

    “不用,我坐得挺舒服。”修笑道。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那个……把这消息弄得全世界都知道的人……一定……

    是帝瑟!

    两人双手相握,修一感觉到握上来的手劲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可是已经晚了,被帝瑟用力一拉而打了个踉跄的修被恶狼一样的骑士们从后面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成了人堆里最下面那个。

    一个月!已经一个月了!竟然连艾霖穆河都过不了!手关节握得咯吱轻响,凯格尔看着地图的眼睛阴沉的可怕。兵力,战力,明明都是克尔达占优势,我的战术也绝对正确,可是在最后关头却总是输在那家伙手上!那家伙,居然象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什么都被他看透!……,罗萨帝瑟!

    “力。”自言自语般,凯格尔盯着地图说:“应该有三个多月了吧?”

    “是的。”力答道。糜氤应该已经得到充分的培养,按道理,现在他应该是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

    “给他用的分量应该是实验用的10倍吧?”突然想到了什么,凯格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问:“那个狱卒,怎样了?”

    “三天后死的。”

    “果然,”抬起头,凯格尔靠在椅背上,说:“应该是有某种力量压制住了糜氤,说不定就是那个爱莉西亚的魔法师的力量,不过,糜氤是没有办法救的,压制得越久,爆发得就更厉害。他的死期也不远了!叫安得路快点,一口气!我要把瑟巴里的残余军队全部……”手一挥,地图上代表瑟巴里军队的旗子全部被凯格尔扫落在地。

    只要有皇帝陛下在,瑟巴里就绝对不会输!带领着实力远不如敌人的瑟巴里军,以精妙的策略让克尔达军每次都铩羽而归,罗萨帝瑟的名字如同胜利的代名词,何况还有让克尔达人闻风丧胆的黑色死神,瑟巴里必胜!抱着这样的信念,瑟巴里士兵们的脸上都张扬着灿烂的希望,迎来了耀月纪元最后一个五月。

    五月,是个微妙的季节,还未消退的晚春和悄然而来的初夏交织在一起,微燥的阳光清爽的风,百花在喧闹。飘然欲飞的轻纱迫不及待的裹上了女人曼妙的身体,换下了厚重冬装的男人逮着灿烂的阳光便想显露身体的健壮,发情的猫在夜晚鸣叫,然后被情人们怨怒的拖鞋砸到。

    拿里姆城的五月,暗香浮动般的浪漫冲淡了战场的血腥。

    莺歌绵绵,笑语声声,拿里姆城最生机勃勃的地方是原拿里姆伯爵府邸现在瑟巴里帝国皇帝的住所寂柳圆,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奇和惊险啊!让寂柳圆里的骑士们产生这种感叹的是,象风一样窜动的身影带起炫丽流光,珠落玉盘般的妙语让花丛的低笑震动空气,左,右,上,下,暴走中飞舞的笑意盈盈让人目眩神迷,让寂柳园比任何时候都热闹,比任何地方都活泼,比任何时候比任何地方都美丽的三个女人,蕾蒂,莉迪雅,安霏莉丝。

    寂柳园是因柳树得名,园子后面连着一个清澈的湖,而湖边垂垂扬扬的种了很多柳树,一到飞絮时节,漫天飞舞的轻絮让湖面都一片迷茫。

    不知道是设计错误还是有意的,在园子的墙和庭院里的假山之间多了一道女墙,使得假山后面这两道墙之间有了一个隐秘的空间。

    斜倚在墙上,帝瑟透过墙上镂空的造型看着湖边,笑意泛上还带着血丝的嘴角。湖边的垂柳下,正被莉迪雅和安霏莉丝作弄着的蕾蒂变化着多端的表情。而在帝瑟脚下,暗红的鲜血漫流在已经被染红的土地上。

    苍白的脸色衬得嘴角的血更加鲜红,按在腹上的手随着腹部的抽搐而更加用力的压下去,要借墙的力才能支撑得住的身体因剧烈的疼痛而微微颤抖,可是帝瑟的心中,却满溢着幸福。蕾蒂笨蛋,被莉迪雅和安霏莉丝逮着最好的应付方法就是装聋作哑啊,这样子红着脸辩解,只会越来越让人想捉弄下去,呀!生气了呢!可是那两个女人是不理这一套的,果然没用吧,哈哈,泄气了,笨蛋!别害羞啊,会被她们变本加厉的,糟了!那种疑问的神情,是被骗的先兆,呵呵,发觉被骗了呢!一个人坐在那想破头也还是上当了,呀!振奋起来了?!追那么快,想去报复回来吗?呵呵,又要上当的哦。

    “陛下!陛下!”罗西尼的声音在蕾蒂她们消失的地方响起,当帝瑟看见罗西尼后面跟着的一个衣裳褴褛的人时,温柔的眼神开始变得锐利。

    总算找到了?!

    “乌雷偌山谷?”

    “真的有?”

    议论声慢慢停下来,众人的眼睛都转向了坐在椅子上一直沉默着的帝瑟。

    “只有蕾蒂吗?”盯着地图上用红笔圈出来的地方,帝瑟缓缓的问。

    “这个基地占地面积太大,而各个仓库之间相隔距离也远,要一下子让整个粮食基地都烧起来,至少要有50个魔法师,但是。”古兰达斯停了下来,看向那个衣裳褴褛的人。

    “陛下猜得没错,宁远矿的矿坑连着的地下岩洞的确穿通克尔达山脉,但是因为废弃的年代太久,坑道有一段坍塌,而且岩洞很深,只能沿着洞壁上的小路走,”手在地图上画出方位,衣裳褴褛的人抬头对帝瑟说:“很危险。”

    “马能过吗?克里司。”罗西尼问衣裳褴褛的人。

    “如果是达里木马,勉强可以,别的,就……”克里司摇摇头。

    “更加别说那帮娇生惯养的魔法师!”古兰达斯一说完就感觉到一道冷冷的目光,下意识的往罗西尼后面靠了靠。

    “的确,蕾蒂一个人就可以抵上50个魔法师,”优雅的茗着茶,莉迪雅说:“而且,她的体力也锻炼得很强,但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们谁能保护她?!”

    屋内一下沉默了下来,保护住爱莉西亚女神!保护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暴走的蕾蒂?!谁敢担这么重大的责任?!

    “修……?”迟疑了一下,威司特说出了一个名字。

    “是啊!这半个月一直在前线冲锋的修突然不见了,凯格尔王一定会当他去渡假了哦!”莉迪雅忍不住调侃了他一句。

    “能驾御达里木马的幻精挑200人,”帝瑟仍然看着地图,说:“我去。”

    阻止的章到了嘴边,却没有人能说出来。

    乌雷偌山谷,灯火辉煌,一座座粮仓有次序的分布,进出的运粮车络绎不绝,背靠着绝对不能翻越的克尔达山脉,位于克尔达山脉北边克尔达境内的乌雷偌山谷,俨然是一座军事要塞一样防卫森严。

    但是正因为背靠着绝对不能翻越的克尔达山脉,所以山谷里一丝不苟巡视着的守备军却没有发现在山谷后面的山崖上出现了一队看上去刚刚逃难出来的骑士。

    坑道没有预警的崩塌,岩洞里狭小而滑溜的‘道路’,还有随时会受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莫名其妙的生物的攻击,简直是走在刀尖上的三天!

    凯格尔……,厉害的家伙!这么周密的部署,他究竟已经准备多久了?看着山谷里精密周全的建筑分布,帝瑟心里对凯格尔有了一点佩服之意,几十万人的军队,如果粮食供应不上的章就等于战败,在克尔达沿途建立多个粮食基地,然后在开战的时候,流水线一样,后边的基地每天不停的往前一个基地运粮,这样子,在最靠近战场的基地就始终有足够的粮食,而且建立在边界的基地也不会因为太大而被发现。我就觉得奇怪,在艾霖穆河缠斗了这么久,克尔达军一点粮食不够的迹象都没有!

    “可以吗?”看着山崖下严密的守卫,帝瑟问和他共乘一骑的蕾蒂。

    “应该没有问题。”想了一下,蕾蒂回答。应该没问题吧?这个时候可千万乌龙不得!要不,大家都会没命!那么辛苦才从鬼门关穿出来到达这里,一定要成功!只要断了粮食,就可以胁迫克尔达和谈,这场战争就可以停息。

    帝瑟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幻精骑士们,骑士们虽然一身狼狈却没有丝毫疲惫之意,斗志昂然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只要这次成功,战争就有望结束,对!一定要成功!

    “蕾蒂,你和威司特他们在一起。”帝瑟把蕾蒂放下马,说:“这么远你的目标不一定对得准,还是下去一点的好,等会我们会先冲下去引开卫兵的注意,你们等下边一乱就下去,威司特,蕾蒂魔法弹一丢出去,你就立刻带着她从原路回去,你们这边有动静后,我们也会在山里绕一圈然后在岩洞那边和你们汇合。”

    我的目标对不准?蕾蒂气恼的瞪向帝瑟,虽然说我的确没有把握会不会丢到对面的山上去,但是,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帝瑟?恼怒的眼光在正视着帝瑟的时候转为担心。淡淡的月光下,帝瑟带着笑意的脸竟是那么苍白!

    “帝瑟?”拉住了帝瑟放她下马的手,蕾蒂担心的叫了一声。

    蕾蒂,松开紧握住顶在象是在被刀搅动般巨痛的腹部上刀柄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蕾蒂担心的面颊,帝瑟俯下身突然搂过没有防备的蕾蒂,紧紧的吻住了她的唇。

    “我不会输的。”在蕾蒂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帝瑟放开从担心又转为冒出一条青筋的蕾蒂。

    山谷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嘴角浮起一丝嘲弄的笑容,帝瑟解下了一直横在鞍上顶着腹部的大刀。

    “GO!”帝瑟一马当先的冲下了山崖。

    黑色披风被风吹得笔直,风姿飒爽的银色骑士们跟着帝瑟如奔山蹈海般冲了下去。

    我担心他我真是不折不扣的白痴,蕾蒂正气愤的想骂时,却突然感觉到口里有一种甜味,不觉伸手在嘴上一擦。

    “帝瑟!”蕾蒂惊叫一声,手上赫然是,鲜红的血。

    而回应她的是,山谷开始骚动的喧哗声。

    “幻精骑士!瑟巴里的幻精骑士!”

    闪亮的银色轻装盔甲并没有因灰尘青苔失去光泽,而那展翅欲飞的凤凰图腾让被攻了个措手不及的克尔达士兵更加惊慌。

    山谷里乱成一团。

    “别慌!开水闸,防止敌人放火!”胡乱的披着衣服,守备队长一边抽剑出来一边叫道。怎么可能!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克尔达山脉根本就不可能通过!难道是飞过来的?!

    “唔!”惨叫声和着惊马的嘶鸣,银色骑士们的刀光如同追命的死神在清丽的月色下飞舞。

    “整队!他们人不多!干掉他们!”只是很短的时间,克尔达的守备军已经整好队伍,开始追击如风一般划过基地的银色光流。

    “蕾蒂大人!没有关系,慢慢来慢慢来!”威司特紧张的看着准备吟唱咒语的蕾蒂,小声的提醒着:“别搞错了,是火系咒语,别弄成下雨了!火系的!是火系的!”

    蕾蒂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被他这样低声嘀咕着,越发紧张起来,脑袋里一个劲的跟着威司特念火系火系火系火火火……

    “你别念叨了!”突然脑袋里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想不起来的蕾蒂终于对威司特叫道。

    “蕾蒂大人!”威司特的脸一下子因恐惧而收缩起来。

    “你这样念!我会想不出来的!”蕾蒂仍然侧着头责怪着威司特。

    “火!蕾蒂大人!快放出去!”顾不得多说,威司特扑到蕾蒂身上,扑打从她袖口开始冒出的火焰。

    “啊!糟糕!”把手高高举起,什么也来不得想,蕾蒂叫道:“别烧我!去烧下面的粮仓啊!”

    “美丽的爱莉西亚啊!”从蕾蒂手上冒出的火焰幻化成几个人型,脆脆的笑着,说:“好久不见了!可爱的爱莉西亚啊!迪修司最爱的爱莉西亚!我们火之斐蒂娅,乐于听从您的命令!”

    人型的火焰开始膨胀,然后跳跃,翻滚,向山下的粮仓席卷而去。

    ……

    乌雷偌山谷变成火海,只是一瞬间的事。

    斐蒂娅!?火之神的女儿们?我……我居然把她们给叫了出来!难道是我心里火火火的叫着,就把火之家族给叫出来了?……嘿嘿……幸好,傻笑着,因为后怕,蕾蒂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小小的汗珠,还好来的是女儿们,要是火之神那些暴走的儿子们来了,那可是这整坐山都会被烧成灰烬,当然也包括来不及逃跑的我们了。

    威司特和其他的几个留下来保护蕾蒂幻精骑士脸色惨白,而额头上冒的是大颗大颗的汗珠,然后心里对修充满了崇敬之情!……,蕾蒂的自言自语在山下火焰噼啪声的伴奏中显得异常之清晰。

    干得漂亮!不知道威司特他们几个此时死里逃生的心情,回头望着狂焰乱舞的山谷的幻精骑士们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一口气就让整个山谷都烧了起来!蕾蒂的力量又增强了!太好了,这样至少她自身的安全系数就要高多了!帝瑟欣慰的笑了一下,身体微微前倾,让马鞍上的突起把腰甲紧紧顶在腹部上,然后对克里司说:“克里司,你带队,马上去和威司特他们汇合,克尔达人发现不对会朝他们那边追击的。还有,和蕾蒂汇合后不用等后面的人,马上回去!”

    “陛下!您先走,我们留下来殿后。”“我们来殿后!”“我们小队!”

    “别争了,克里司带队走前,离曳你们20骑殿后,中间的分成三队,不要让克尔达人发现岩洞的入口,走吧!”阻止住骑士们争先恐后的自告奋勇,帝瑟命令道。

    “是!”用眼光道别后,重新裹上了黑色披风,骑士们分成5队分别溶入黑暗中。

    “走!”看着自己这队骑士询问的眼神,帝瑟笑着说道:“我是路痴,不记得回去的路!所以!快走!我会跟着!”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不应该让陛下压后,但是在帝瑟那微含笑意却魄力逼人的眼光逼视下,骑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奔驰上只容得下一人的山间小道。

    看着最后一个骑士消失在黑暗里的身影,帝瑟也策马跟了上去,然后,再也支持不住的身体向前伏倒在马背上,暗红色的血再无阻挡的从他微张的嘴里奔流而出。

    就象被一盆火在肚子里面慢慢煎熬,再用刀一刀一刀的慢慢剜着,从腹部传上来的灼热巨痛一点一滴不间断的侵蚀着帝瑟的意志,不行!我得撑下去!还不知道蕾蒂是否已经安全,帝瑟勉强抬起头,前面的马蹄声忽远忽近的在朦胧月色影如鬼魅的森林里飘荡。

    糟!眼睛和耳朵,不,连身体的感觉都开始迟钝,这次发作的时间也太久了!帝瑟解开手套,手腕在刀刃上一划,尖锐的刺痛让他精神稍微一振。

    “杀啊!”

    虽然隔得还远,凄厉的厮杀声在这深夜的森林里听起来却异样的清晰,没有回头,帝瑟加快了马的速度。在这种狭小的地形,只是对付乌雷偌山谷追出来的人,离曳他们应该游刃有余,但是给烧了最重要的粮仓,外围的克尔达军队一定会疯狂的搜索,希望离曳他们不要恋战,越早离开越好!

    不断从睫毛上滴落的汗珠让视线里一片模糊,维持住骑在马背上的姿势就已经用尽了残余的力量,帝瑟的意识慢慢被越来越厉害的疼痛占领,只能任着达里木马优秀的直觉追踪着前面它的同伴。还有多远?再次在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帝瑟微微抬起头,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方位。

    就在这时,从那个好象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内部,一种凄厉的惨痛猛然爆发出来,带动着酝酿已久的疼痛,如同火山喷发时狂喷出的灼热熔岩,肆意的灼烧啃噬着每一个细胞。

    “唔!”帝瑟闷叫一声,不禁松开抓着缰绳的手想去按住那痛苦的来源。

    “嗷!”没有约束的达里木马一声长鸣,以一个非常漂亮的姿势飞跃过一道山涧,而当它在那美丽的弧线顶端时,顺便把已经不能控制它的马背上的人给摔了下去。

    蕾蒂……

    帝瑟?蕾蒂一惊,不禁停住了脚步,看向那隐约的呼唤传来的方向,胸中那股不安越发强烈。

    “蕾蒂大人?怎么了?”

    “没什么。”对威司特笑了一下,蕾蒂拉住他递过来的手,爬上了山崖。

    岩洞的入口,就在山崖的下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