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作者:天狗月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拿里姆城最宽敞的大街上有一栋高四层沿街长达100米的大屋,本来是拿里姆城最大的旅店的绿瑚现在成了瑟巴里高级将领们的医院。

    而在绿瑚的走廊上,经常可以听到代表瑟巴里军队的指挥官们还好好活着而且非常有活力的……叫声。

    “哎呦!好痛!你绝对是故意的!”

    “吵什么吵!大男人一点痛都忍受不了吗!?”

    “喂!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哈!你的命不也是我救回来的?一命还一命!你叫什么叫!而且,我现在可是牺牲可贵的休息时间在帮你疗伤,你要是不愿意,那我走了!”

    “好!我知道了,莉迪雅大人!你别包了一半走人啊!”

    “我记得你还骂过我臭女人的!”

    “我的姑奶奶!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这件事都已经提了100次了!我可告诉你,我可连下下下个月的军饷都支给你了!”

    “被莉迪雅缠上,只怕连十条命都不够用。”

    “哈哈,对啊对啊!老大这次死定了!”一边偷笑,正贴着门缝偷看的老虎转过头对后面说章的人笑道。

    “陛……唔……”一惊之下冲口而出的喊声被帝瑟的手给堵在了老虎嘴里。

    “嘘!我可不想和你老大一样。安静!安静!”见老虎点点头,帝瑟松开了手,对他微微一笑,转身向另一间房探去。

    “蕾蒂大人您先给他弄好了,他昨晚叫了一晚上的痛,弄得我都没有办法睡觉。”

    “你说什么!是谁说伏着睡觉难受哼哼了一宿的?蕾蒂大人你先帮她治,我一个大男人没有女人那么怕痛的。”

    “费尔萨司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早跟你说女人打什么仗,你就偏不听,这下好了吧!”

    “你好意思说别人,那断胳膊的是谁啊?怎么说来着,对,学艺不精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我这胳膊为谁丢的?……”

    “好了!”蕾蒂的叫声让两人的声音刹然而止,“每天都说同样的章,你们烦不烦啊?再吵我就喊莉迪雅姐姐过来了!不吵了?真的不吵了?这样才对吗!好了!”

    “呼!”把门在背后关上,蕾蒂长吁一口气,再跟他们多打几天交道,我真的会跟莉迪雅姐姐一样,把他们给丢到窗户外面去了。

    算了!休息一下还要去看下一个,无奈的轻叹口气,蕾蒂刚抬起头,就看见了靠在窗户上带着淡淡笑容看着自己的男人。

    “帝瑟!”笑容顿时在脸上灿烂的绽放,蕾蒂高兴向帝瑟跑去,刚跑两步,脚被长裙一绊,正好被帝瑟接了个满怀。

    “你看上去还不错嘛。”把蕾蒂放到窗台上坐下,帝瑟笑道。

    “你都听到了?对哦!他们就住对面!哎!你都不知道他们有多烦,明明担心对方担心得要死,还是要一天到晚和对方吵。还有啊!莉迪雅一有空就去捉弄加佰栎,……”好象要把所有事一下子全部说出来,蕾蒂叽里呱啦的说着。虽然只有两个星期,蕾蒂却是感觉很久没有见过帝瑟一样。

    艾霖穆一役后,拿里姆城简直就成了一个大医院,爱莉西亚的神官们一个个忙得焦头烂额。蕾蒂也跟着莉迪雅她们一起住进了绿瑚,一方面和莉迪雅她们一样是为了便于出诊,另一方面,是因为修也在这,而后,莉迪雅便以没有多余的空房间为理由干脆让他们住到了一块。所以,搬出帝瑟的宅院后,这两个星期蕾蒂都没有碰到过帝瑟,只是听说他基本上天天都要到前线去巡视。

    “帝瑟你脸色好象不太好,没有什么事吧?”蕾蒂突然停住自己的唠叨,有点担心的问。虽然帝瑟的皮肤一向很白,但是除了重伤期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缺少血色的苍白。

    “没事,可能没有睡好,”帝瑟把脸从蕾蒂视线里转开,看着布置很简单却实用的房间,问道:“对了,听说你和修住在一起的,他呢?”

    “可能被人拖着去练剑了。”一丝红晕泛上脸颊,蕾蒂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头玩弄起自己的衣服,说。

    “是吗?他现在是最有名的骑士呢!蕾蒂,”顿了一下,努力保持着平常的口吻,帝瑟笑道:“不如等大先哲来了,就让他帮你们举行婚礼吧。”

    “帝瑟!”蕾蒂叫了一声,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干什么?你不愿意?”帝瑟取笑她道,可是看着她嘟着嘴别过头,欲怒还羞的样子,心,却如被一把钝刀慢慢的割然后突然穿透过去一样,剧烈的痛了起来,而被这心悸引动,嘴里一甜,腹部开始抽搐。

    背过身,帝瑟快速的用手擦掉了溢出嘴角的鲜血。

    “帝瑟,我听他们说最近前线经常被偷袭,是吗?”急急的想转移被取笑的章题,蕾蒂问。

    “没事,只是一些散兵游勇。”尽力维持着平稳的呼吸,帝瑟回头对蕾蒂笑了一下,说:“我要走了,罗西尼他们还在下面等我。”现在前线的确很危险,克尔达虽然没有大规模的进攻,但是却有一支非常厉害的部队在活动,利用瑟巴里各个军团之间的空隙,对那些防备比较松懈的部队进行偷袭,一击得手后绝不恋战,立刻撤退,行动迅速得象风一样,其杀人手法的残酷,行动的隐秘,简直就是大队的刹髁竦在偷袭,这种想法让瑟巴里士兵产生了草木皆兵的恐惧感,差一点就造成自己人开战的事件。克尔达军不光是凯伊在指挥,凯格尔也在!刚一听到这件事,帝瑟就猜想十有八九是凯格尔做的,而且不关什么战术的问题,凯格尔纯粹是在发泄怒气。

    可是帝瑟却不想告诉蕾蒂这些,现在的蕾蒂,看上去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全身心的享受着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所以没有必要让她知道这些事情,来操无谓的心,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帝瑟也希望能尽量延长她脸上那不带一丝阴霾的笑容绽放的时间。

    “帝瑟!等等!”蕾蒂拉住了帝瑟,一手匆忙的从抽屉里拿出一袋药丸,说:“这个是我做的大补丸,虽然格兰狄亚帮你治好了伤,但是体力一定没有那么快恢复的,你自己要当心点。”

    “帝瑟?”见帝瑟的脸僵了一下,蕾蒂唤了一声。

    “我知道了。”接过袋子,帝瑟轻轻拥抱了一下蕾蒂,转身快步离开。

    一下楼梯,帝瑟便闪进了楼梯口的杂物间,把门一关,忍不住,大口大口暗红色的鲜血便喷了出来。用背顶着门,一手按着腹部,一手捂住不住吐血的嘴,帝瑟拼命的压抑住自己不发出声音。

    直到吐出的血转为鲜红色,腹部的巨痛才停止下来,帝瑟放下已经被自己咬出血印的手,喘息着让呼吸平静下来,还好!发作得不是很厉害,比起腹部的疼痛,那种心裂欲碎的感觉才更难以忍受。要是我还有明天的章,凯格尔!王八蛋!你可千万别让我给逮着了!

    脱下沾了血迹的外衣,帝瑟擦干净嘴角和手上的血渍,把外衣卷成一团缠在手上,确定不会露出破绽后,拍拍衣服上的灰,走出了杂物间。

    “陛下?”看到从门口走出来的帝瑟,罗西尼站了起来,眼光在帝瑟手腕上扫了一下,想问却没有问出来。

    “我们走吧。”骑上琶琊,帝瑟对罗西尼说:“去前线,这次,一定要把那狐狸给揪出来。”

    “陛下!你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罗西尼叫了一声,看看两旁诧异的人群,低声说:“你还是休息一下。”为什么?这次回拿里姆不就是回来休息?只看了一下蕾蒂马上就走?难道那笨蛋女人想起了什么高级提神魔法?!

    “没事,走吧!”帝瑟拍拍琶琊的头,领头冲出了拿里姆城。一定要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去想她!至少不能去想和修在一起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够坚强,但是,她只是轻轻一笑,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意志力就化为乌有,再多呆一秒,我就会不顾一切的想拥有她,再多呆一秒,我就会开始恨修,为什么让她笑得那么幸福的不是我?!可是,我的确无法给她幸福,一个随时都可能死掉的男人除了让她伤心以外还能做什么?幸好……她爱的是修,只要她能幸福,神啊,请再多给点勇气给我,让我能发自内心的祝福她跟修在一起,让我能用笑容看着她嫁给修,让我真正能做到只要她幸福我就开心!蕾蒂……蕾蒂……

    “呜!”琶琊一声长叫,停了下来。帝瑟这才发现罗西尼他们已经被一路狂奔的琶琊不知道甩到那里去了,广阔的草原上,只有风吹得草唰唰做响。

    见到了你我心痛,可是见不到你,我的心更痛!如果我再也看不到你的笑脸,听不到你的声音,我的世界就什么颜色都没有了!那是比死更叫我痛苦的世界!神啊,你为什么要捉弄我,你既然让我遇见蕾蒂,让我苍白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又为什么让我连告诉她我爱她都不可以!还不如,还不如让我在克尔达死掉!可是,虽然随时都会死,我却连死的自由都没有,瑟巴里干我什么事?人类又关我什么事?从小到大,没有见谁来为我负过责,我为什么要为他们负责!凭什么我要为了他们拼命!

    “我现在有非常爱的人,也有非常喜欢的朋友,就算用尽我所有的力量,我也会阻止你毁灭我喜欢的人的家园。这就是这次,我战的理由。”

    “虽然你们也有亲人,也有心爱的人,你们也有生存的权利和自由!但是,如果你们要伤害的对象是对我很重要的人的章,那,我就是你们的敌人!”

    “咦?帝瑟?你问我为什么要答应帮你做战?很简单啊!比起保护全人类那种大道理,我更想保护的是帝瑟啊!”

    “因为帝瑟是我最信赖的朋友啊!”

    灿烂的蓝天,飘动着的白云全是蕾蒂的脸,一句句,蕾蒂的声音和着笑声一起在空气里回荡。

    “我喜欢帝瑟啊!除了修以外,最喜欢帝瑟了!”

    紧紧握着蕾蒂给的药袋,抬头仰望着天上那虚幻的蕾蒂,泪水从帝瑟抬起的脸颊两旁不断的滚落。

    “蕾蒂!……蕾蒂!蕾蒂!”对着天上蕾蒂的笑脸,帝瑟放声大叫,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声高过一声,震动着天际的,放声大叫着。

    “蕾蒂!蕾蒂!蕾蒂……”

    “呜~~~~”和着响彻天际的悲鸣,琶琊引喉高呼。

    草原,广阔的草原,一望无际的草原,只有一人一骑,还有那经久不息的……悲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