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姻婵的决定

作者:巫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胡客和姻婵只在翠竹轩停留了一晚,第二天清晨,便向吴樾等人辞行。吴樾计划返京刺杀五大臣,所以没有挽留胡客。他临歧置酒,与胡客对饮送别。胡客一向极少喝酒,喝酒必定只喝一杯,何况他现在背上还有伤,但这一次却破了例。他不顾姻婵的阻拦,与光复会的人对饮了三杯烈酒。三杯过后,他和姻婵上路了。

    胡客的心中没有一个确切的目的地。他和姻婵离开保定府后的几天里,一直在北京、天津和保定这三点之间的区域内,反复地兜圈子。

    胡客想以此来甩掉身后的尾巴。

    为此,姻婵甚至沿途布置过几个毒阵,其中不乏厉害的尸居龙见阵。

    即便如此,这条尾巴,仍然始终没断。

    以胡客和姻婵的本事,花费这么多功夫,竟然甩不掉一个跟踪的人。毫无疑问,这一定是个厉害的人物。胡客心知肚明,以他现在背伤的恢复状况,还远远无法与这样的人物交手。

    ※※※

    这一日到了静海县,胡客忽然停下不走了。

    既然甩不掉,索性留下来直面。胡客倒想看看,连日来一直跟踪尾随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又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胡客停下,跟踪的人也跟着停下,总之始终不肯现身。

    胡客冷静地思考后,决定分头行动,让姻婵一个人先走。

    “这里离天津近,你先去天津,在二号当铺附近的海天客栈落脚。”

    “那你呢?”

    “我随后就来找你会合。”

    姻婵还是不放心将胡客一个人留下。

    “放心吧,他若要动手,早就动手了。”胡客很有信心地说,“我就是想看一看,他的目标究竟是谁。”

    胡客想法坚定,不容更改,无奈之下,姻婵只好答应,一个人动身去了天津。

    胡客在静海县守候了半天,很快发现,这条尾巴不知何时竟消失不见了。

    原来目标不是他,而是姻婵!

    胡客让车夫加快速度,乘马车赶往天津。

    到了天津城,在海天客栈的海二号客房里,胡客找到了姻婵。

    “也许是那个刺客猎人,就是把我抓到瀛台的那个女人。”姻婵在独自赶往天津的路上,已经发现身后有人跟踪,她告诉胡客,除了这个女人外,她没有招惹过任何人。

    “你还记得日月庄的四兄弟为什么追杀我吧?那个女人就是想要那幅卷轴,”姻婵补充说,“我从日月庄封刀楼里盗出来的那幅卷轴。”

    “她在涵元殿里也取走了一幅卷轴,和日月庄的那幅一模一样。”姻婵有些难以置信,“也许,卷轴本来就是两幅吧,一幅藏在日月庄里,一幅却藏在瀛台。”

    “我知道了,她之所以跟踪我,却始终不动手,就是想等我自己去取那幅卷轴,我一把卷轴取出来,她就可以半道下劫手。”姻婵恍然大悟,“难怪我们出北京城时,御捕门的人没有加以阻拦,因为索克鲁和她认识,肯定是她让索克鲁放我们走的。”姻婵想起当晚走出涵元殿时,索克鲁和那女人面对面时的场景,很显然,两人是多年的老相识,而且关系不浅。

    如果是这个女人在背后跟踪,以她的能力,胡客和姻婵的确难以将其甩掉。

    “你就别为此担忧了。”见胡客眉头微皱,姻婵宽慰说,“反正也甩不掉,不如就让她跟着好了,反正她暂时也不会动手。”

    恰巧此时,店伙计将订好的菜端来了客房。姻婵走到房门口,将托盘接过来,端回房中,将四道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先吃点东西吧,这四道都是天津的名菜,我特意为你点的。”

    四道菜分别是酸沙紫蟹、挣蹦鲤鱼、金钱雀脯和通天鱼翅,每道菜都称得上是色香味俱全。

    胡客心不在焉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送入嘴里。外焦里嫩,酸甜可口,果然不愧是天津的名菜。然而鱼肉入喉的一瞬间,胡客的神思却一下子收回了体内。他对桌对面正坐下的姻婵摇了一下头,轻声说:“不要吃。”

    姻婵没有动筷子,问他:“你猜我来天津后,遇到了谁?”

    胡客知道店伙计送来的菜已被人动了手脚,他刚才吃下去的那块鱼肉,已将毒带入了他的体内。

    姻婵似乎没有发现胡客的异常,仍旧自顾自地说:“我遇到了光复会的人。他们还没有走呢。我中午到的时候,就在街上遇到了他们。原来去日本的轮船出了点故障,直到今天才修好,他们被迫在这里滞留了好几天。”

    胡客知道跟踪的人已经动手,也许这人现在就等候在客房外,随时可能冲进来。胡客的脑袋开始出现眩晕的状况。他强撑着自己,小声对姻婵说:“对头来了,你快从窗户走。”

    姻婵没有起身,却叹了声气:“你不用害怕,那不是什么毒药,只是迷药而已。”

    胡客抬起头,诧异地望着姻婵。

    “你知道吗?你在火车上对我下了迷药,我可是一直记着的。”姻婵面带微笑,这微笑里带有几分狡黠,也有几分可爱,更有几分不易察觉的难过,“现在好啦,我们俩的账扯平了,以后我可不欠你啦……”

    胡客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姻婵的叹息声,一声发自肺腑的哀婉的叹息。在他的脑海深处,这声叹息犹如从亘古飘来,悠悠转转地回荡,回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