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一章 番外 青帝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悬铭记·青帝本纪·桃夭篇》

    青帝有些变了,这点在巫道消亡之后表现得尤为明显。

    文曲不明白究竟需要怎样的力量才能让一个道统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不留下一点痕迹,他觉得身为碧落之主的青帝做不到,而那位黄泉之主也是做不到的。

    他只知道这个道法兴盛的年代恐怕要走向末日了。

    青帝大概也在思考对策吧,他是神道之主,依附于神道的无数道统都与他息息相关。既然站到了这个众生所不及的高度,那么就要对归附于他的一切负起责任,从天道往下,无外乎此。青帝一直做得很好,掌四时变化,司万物生息,一切都平稳运行。

    文曲那时候还以为青帝会一直这样下去,就像所有神灵一样无心无情,精密运转,毫无差漏。

    ——直到青帝在九霄之上兴建了那座恢弘却寂寥的离别宫。

    青帝的行踪变得越来越诡秘,别说文曲,就连赤帝他们都很少见着他了。

    这让文曲十分不安,在这种关头,青帝理应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稳定修道界的秩序,平息巫道消亡带来的暴乱与惶恐。这是他能做到的,就像无数年来所做的那样,可唯独这次他没有。

    他消失了。

    文曲再次见到青帝时,已经是在神道灭亡的前夕,而那时候青帝身边带着的孩子就是一切灾难的根源。

    文曲是在离别宫见到青帝的,他受传召而来,却看见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身着青色羽衣的神明将那个女孩儿抱在怀里,神色是前所未见的温柔慈和。而被他用羽衣牢牢裹住的孩子却神情极冷,那双眼睛里是一片空净,什么都看不见,黑色已经占领了投映在她眼中的世界。

    她赤着脚,穿了件宽大的白色单衣,青帝轻轻地从她身后将其抱起来。

    郑重地,虔诚地。

    ——“想看什么?”文曲听见青帝这么问道。

    那孩子抬起头,望向褐色的桃枝,一言不发。

    冬日里耀眼到刺目的光都照不透她眼中的黑色,文曲莫名觉得心里发寒。

    青帝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精巧而古拙的青色纹路覆盖在他的手背,这只手可以瞬间让天地倾覆,而现在它被用来为那个孩子遮挡一束微不足道的冬阳。

    文曲觉得心里越发寒冷了,但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去质问,可是没有青帝的律令,他在离别宫中根本动弹不得。

    那个孩子依旧不说话,她沉默着推开了青帝的手,然后指了指枯萎的桃枝。

    ——“桃花吗?”

    青帝隐约是笑了一下,这还是文曲第一次见他笑。说真的,这个笑容也许比巫道灭亡还可怕。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青帝握住那女孩儿的手,然后往桃枝上一点。

    艳丽到颓靡的色彩蔓延开来,开始只是一点点,最后盛放成一小片天空。千万朵桃花连成红色的云彩,光线里都透着暧昧不清的粉色,整个离别宫里开始荡漾起春天般温暖的气息。

    万里冰川融化了,第一滴雪水从高山流下,最后淌成长河,归入大海。人世间的桃树也开花了,群芳争艳,百鸟齐鸣。暖风传来了万物复苏的气息,大地开始变暖,青涩的草木嫩芽萌发出来,沉睡着的生灵们也醒了。

    转眼又是一次春回。

    青帝违反了神明间的规则,他忤逆了天道,夺走了冬天,错乱了时序。

    他只想让那个被他珍视着的孩子看见桃花。

    文曲在这一刻开始相信,青帝失道了。

    毫无疑问,神道将亡。

    那个孩子依旧没有一点表情,她漠然看着冬天变成了春天,看着桃花万千,沉默如初。文曲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活着的,她根本不像是人,也没有神的气息。

    她是什么东西,从哪里来的,与青帝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些文曲统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青帝的异常与她有关,甚至连这座离别宫都有可能是为她而建的。

    文曲想要冲上去,用长篇大论劝服青帝,让他回心转意,心系苍生。他甚至做好了一头撞死在离别宫廊柱上的准备,如果青帝执迷不悟,他就以死相荐。

    可是青帝根本没有理会文曲。

    他无时无刻不陪伴在那个女孩儿的身边,寸步不离,目光里满满都是溺爱。

    文曲从焦虑到绝望,从绝望到冷静,他看了很多年,依旧没能明白青帝对那女孩儿是个什么心思。说是男女之欲,其实更接近一个父亲看向女儿的神情。说是父女之情,却多少含了点取悦与倾慕的意味。

    但有一点是不会被质疑的,只要她开心,那么青帝就愿意整个世界拱手献上。

    文曲到这个关头才明白为何天下大神通者皆断情绝欲。

    天道多聪明啊,人间帝王尚可为博美人一笑而建酒池肉林,以烽火戏诸侯,这些高居云端者若是有了私欲,那不得天地翻覆,苍生动荡?

    他明白得晚了,而青帝就算是明白也不打算改了。

    文曲没有办法,他只是一个执笔记下历史的人而已,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当一个篡改历史的人。只要青帝还是那个青帝,只要这个孩子从未出现过……

    但是这不可能啊。

    这个世界真的快要完了。

    文曲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平静地记载了这一切。

    青帝给那个女孩儿起了个名字,他想把自己嵌入她的生命中,所以叫她云青。他带着这个女孩儿看道棋,握着她的手在天书上写她的名字。那个女孩儿多看了什么一眼,他就把离别宫改动得更合她心意一点儿。

    那个女孩不曾长大过,不曾说过一句话,连表情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文曲丝毫看不出青帝这么做的乐趣在哪里。

    这座神宫里终日如暖春,但依旧深藏着无人回应的寂寞。

    神道灭亡的日子来得很快,也很荒诞无稽。

    它与青帝的陨落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作为记载者的文曲有幸见证了这一切。

    ——“我不会回道棋之上。”

    这是云青说的第一句话,那时候青帝正抱着她,细致地给她讲解道棋。

    昏昏欲睡的文曲瞬间就清醒过来了,他终于知道了这个女孩儿的身份,也开始明白青帝为何要对她百依百顺。

    青帝很明显地怔了一下,他看着怀里的孩子,愉快地笑起来:“阿青终于会说话了啊。”

    “一直都会。”云青神色平淡地看着棋盘,“万物皆为我所化,有什么是我不会的?”

    从天道之中逃遁出来的,也就只有“一”了。天道五十,大衍四九,缺漏的“一”带给万物求道的机会,也留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祸患。由“一”生二,然后二生三,三生万物。云青说万物皆为她所化,这话一点也不错。

    她从道棋中逃脱,天道就不全了,不完满的天道无法支撑诸多道统带来的漏洞,于是开始了自我平衡,于是巫道就灭亡了。这部分道统上还于天,可其余道统仍然会对天道进行无休止的索取,于是天道开始了又一轮的平衡。

    这次轮到了神道。

    青帝知道了问题的关键,他设法找到了神智未开的“一”,然后试图以其补全天道。

    但是当他开始尝试养育那孩子之后,一切都开始脱轨了。

    “阿青不想回去么?”青帝温柔地笑了一下,有些不解的问她。

    云青沉默着摇头,眉头微皱。

    “那就留在我身边吧。”

    青帝所说的话完全出乎文曲的意料。

    他抱紧那个女孩儿,将脸埋入她的发间,不问理由,亦不作劝诱。

    “到我陨落为止,阿青要一直一直留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青帝在她的耳边低声恳求,一遍又一遍,无数次地重复着“留在我身边”这样的话。可是那个女孩儿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她皱着眉,多少有些茫然。她和之前的青帝是一模一样的,没有心,也没有属于人的情感。

    青帝所眷恋的说不定只是世界上另一个自己而已,但是这种眷恋把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你现在可以陨落了吗?”云青很平静地问道,也没有试图挣开他。

    她的话对于青帝而言甚于厌弃,近乎诅咒。文曲根本看不清青帝的神色,他羽衣之上的青色愈发浓郁,和天边积聚狂风骤雨的乌云一般。

    “可以,随时都可以……”青帝修长白皙的手慢慢拂过那女孩儿的脖颈,一点点收紧,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柔,耳语般迷离。

    “只要阿青陪着我,一起。”

    文曲敢肯定青帝心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了。

    ……要么就是这个世界坏掉了。

    世界上没有谁能杀死青帝,黄泉做不到,甚至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但是天道可以。

    文曲看见他断指成子,以自身血肉替换了道棋中仅含一丝因果的碧落之主一子,然后他把执子的权力交给了那个孩子。

    “只要你想。”青帝这么说道,温柔得像一场噩梦,“我就把命交给你。”

    “……”那女孩儿接过了他的命,重新将这个跳出棋局之外的不死不灭之神放入棋局之中。

    天地为局,苍生作子,文曲几乎没花多久就看完了一场厮杀。

    碧落之主击落了黄泉之主。

    天道惩戒降临。

    隐天山坍塌了,离别宫坠落了,神道出局了。

    那个灾难之源,自由了。

    文曲以为青帝会带着那个女孩儿一起死去,可是他并没有。

    其实他把那孩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他自己不知道,心里却本能地柔软得不像话。

    相比起生命的短暂,力量却是永恒的。

    在神明彻底消亡之前,青帝收拢了所有神力,聚集了所有神明的意志,建起了神道圣地。文曲是见证者,他没有说话的权利,所以只能倾听。

    他听见青帝的残魂说,早应该以那孩子补全天道的,这样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世间万般道统都将兴盛昌隆。

    青帝说神道圣地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毁掉那个孩子,杀死她,让这部分逃遁的道重新归于上天。

    神道圣地,葬云宫建立起来了。

    残存的神明们遵从青帝的一直以最快速度建起了其余六个圣地——只为有一天,在道统不断消亡的过程中,这些圣地能以有限的力量一起对付那个灾难之根,万物之源。

    文曲以为青帝幡然悔悟了,可他还是想得太简单。

    “舍不得”这三个字将多少雄心壮志都给绊住了,让多少英雄豪杰都妥协了啊。

    青帝消失在了修道者的视线里,所有人都以为他陨落了。

    而实际上,他担葬云宫会伤到她,于是自毁神智,将自己与云青性命相系,藏身于万妖古墓夭阙塔。

    青帝想让她活着,长久而永恒的,不受任何拘束的。

    整整十万年,在没有光的夭阙塔内,失去了神智的青帝一直注视着陷入沉睡着的云青。就像在离别宫时那样,没有任何回应,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在云青醒来的那一刻,已经化身句芒的青帝将散发着微光的天书递到她的面前。

    ……“云青。”

    这上面的,是你的名字。

    可惜我已经再也叫不出这个名字了,如今我喉中只能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把写着你名字的天书留给你,最好能让你记起给你名字的我。

    ——把我爱的桃花留给你,最好在冬天也绽放着。

    ——把离别宫也留给你,里面藏着我写了很久的欢欣喜悦,藏着盛放十万年无人可见的桃花。

    ——把文曲所写的史册留给你,请看啊,那些都是我为你犯下的罪。

    ——把道棋留给你,希望你自由,希望一切都如你所愿。

    ——嗯……把我自己也留给你吧……神明的心,你会想要吗?

    陷入狂恋的神明是不可理喻的,这句话在青帝濒死之时体现到了极致。

    他一面清楚地意识到必须杀了云青,于是设下种种杀局,环环相扣,步步紧逼。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那女孩儿能活着,并非作为天道的一部分,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所以青帝在谋划着杀死她的同时也在整个布局中留下了后路。

    ——即便这个后路会毁掉整个修道界。

    文曲见证了这一切,他从十几万年前一直走到今天,终于在某一天遇见了那个女孩儿。

    她和无数年前没什么变化,除了长大一点点之外,连眼里的空净与黑暗都是一模一样的。

    而青帝却已经消失,仅余下一点点想要守护她的意志,曾经高高在上的神明之主如今变为人形野兽,受她驱使,容她践踏,甘为爪牙。

    文曲知道发生过什么,甚至猜得出会发生什么,可是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还是害怕得落荒而逃。

    最后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葬云天宫,她吞噬了黄泉之主,然后吞噬了碧落之主。

    她将所有道统投入道棋,将碧落黄泉也投入道棋,最后,她自己跃入局中。自有修道者以来最为强大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正处于极端虚弱期的天道无力抗衡,在重新夺回“一”的过程中反被“一”所噬。

    青云之上真正的主人诞生了,那个女孩儿最终如愿以偿,成就混沌圣位。

    青帝想必也是如愿以偿的吧,与她化为一体,真正地将自己的生命嵌入她的生命,两人再也不分彼此。

    天道已全,她即天道。

    修道者再也无法从天道这里得到什么了,修真界毁灭了。

    这个属于她的世界开始了一场真正的变局。

    诸道消亡,天下一统。

    道法盛世,亦是道法末日。

    她不会和之前的天道犯同样的错误。

    世间道种皆被收回,取而代之的是受混沌圣主控制的灵根。

    无法入道就不会有道种,没有道种就看不见规则,就无法孕育道躯,结出道果,更毋论合道归一。

    世人探索规则的权利被剥夺了,她以强大的力量替代了强大的心灵。她将力量严密划分,精确控制,每一分力量的增长都通过灵根反哺天道。

    移山填海,杀人夺命;天外飞仙,争风吃醋……这些词开始并行,众生都开始借灵根修行,力量在疯狂地增长,心灵在无休止地崩坏。

    已经没有人能威胁到她了。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看见道了,可是世间人人认为自己是修道者。

    到头来,凌驾青云之上的,也不过她一人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