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九章 青帝遗命,不死不灭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天宫中投下了天地开辟以来的第一缕光,离别宫开始一点点融灭在光中。

    离别宫之上,被众神虚影所拱卫着的青帝虚影看上去就跟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他眉眼似古画,线条柔和而庄重,神情中带着神明特有的宽恕与容忍,他看着世间,眼神恰如温柔的春色渐渐将寒冬覆盖。他身着古拙简朴的羽衣,细致柔软青色羽毛融灭于光中,万物在他的泽被之下生生不息,绵延万载。

    “太皞……”云青叹息,将手中古镜倾倒,九尾白狐的神魂迅速融入天宫的光芒之中。这是神道的道果,借由道果,诸神就能完全苏醒过来,他们拥有生前的力量,能够将执子之人接引进天宫。

    青帝的虚影还在天空中伫立着,仅仅是虚影而已,可是这位神明的气息却远比谢遥可怕。

    谢遥所求的是至高无上之道,他站得太过高远,没法从其他人身上获得力量。而青帝是立于大地、施予生机的神,他赐福于世间一切生灵,所修的是庇佑苍生的大功德。只要世上万物身上还存在着被他所赋予的一丝生机,他就永远不死不灭。

    明明是更为柔和的光,却比世界一切利刃都来得强大。

    离别宫越来越淡,就像是融化在了光芒之中一样,那些众神虚影归于天宫,将沉睡的众神唤醒。青帝虚影也在消失,但是它保持着对人世的注视,自始至终,那个悲悯而温柔的眼神没有离开过这片新生的大地。

    羽衣上的最后一点光彩消失不见了。

    葬云天宫回来了。

    云青沐浴着这片辉煌的光芒之中,安然静坐。

    第六日,青帝于十万年前存于葬云天宫的力量终于爆发,这个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世界直接倾垮。仙魔两道幸存的圣人逃过了激烈的诸圣之争,但是没能逃过那位神明的一个后手。

    在大世界倾塌之前,谢遥已经吞噬诸道道统,而那个倒坍的世界不过是被修道之人舍弃的躯壳。他们的力量还存于谢遥这里,只等道棋制胜的那一日,无数道统又可将繁荣重演。

    此时青帝留于天宫中的力量开始重新开天辟地,分割阴阳,划定五行。而新世界重建又将天道的力量重新引入,这些新取的力量加上谢遥所得到的那部分道统,此时的大世界已经与天道五五分成。

    此时,天宫之上。

    仲观源看着渐渐苏醒过来的诸神满头冷汗,他不顾几位帝君阻拦,直接冲上了天阶,一路狂奔至捧璧老人和擎珠老人面前。

    他站在台阶下,双手撑着膝盖,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声道:“为、为什么……为什么诸道圣人会全部陨落!”

    他以为青帝留下的力量只会摧垮大世界,但是没想到会连同圣人一起杀死。这让仲观源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他觉得青帝所做的事情隐隐有些超出常轨了。

    “天宫之力。”两位老者沉闷的声音砸在仲观源心中。

    “没有圣人分散诸道因果,云青很有可能直接掌控道棋,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仲观源几乎是疯了似的朝着两位老者吼起来。道棋上的力量来自诸道,因果也与诸道圣人相系。而执子之人需要大因果大功德,如果没有诸道圣人牵制,那么云青很有可能趁虚而入。

    “有洞玄子。”这两个老者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压抑而沉重。

    仲观源已经有点失控了,他差点冲上去给那两个家伙几拳头:“洞玄子一个人?万一云青在他碰道棋之前直接就把他杀了呢!连拦都来不及拦!而且洞玄子……”

    仲观源的话停在了这儿,他没能把更糟糕的东西说下去。无论如何,现在所有的神明都是相信着青帝的,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位以庇佑苍生为己任的神明身上。如果在这个关头质疑青帝,那么之前十万年的努力不就全部变成了一场玩笑吗?

    “洞玄子……洞玄子一定能继承碧落之位吗?”

    两位老者不答,仲观源觉得自己有点糊涂了,碧落不在局中,他们当然说不出。

    仲观源撑着自己的腿,感觉脑袋一阵一阵地疼,他问道道:“用天宫中的力量杀死所有圣人……这、这也是青帝遗命?”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已经有了些微的颤抖。

    两位老者的声音几乎是不出意料地给出答复:“正是。”

    “他要杀的……”仲观源的神色有点恍惚,他咬着下唇,脸色苍白得可怕,“建了七大圣地又自己一个个毁掉,扶起诸道圣者又在弈天之前一个个杀掉。还有他陨落后留下那些……所谓的遗物……”

    仲观源忽然跪于道棋之前,仰天高呼:“青帝失道!”

    “青帝果然是失道了啊!”

    两位老者平静而肃穆的声音传来:“文曲僭越了。”

    “僭越什么?”仲观源头发散乱,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他站起来,冷笑道,“我乃是司史之神,我将我所看见的,所知晓的一切都记录下来,有何可称僭越的!”

    “文曲,妄议圣主乃是重罪。”两位老者重复着没有意义的劝阻,神情木然,面容僵硬。

    仲观源前进一步,却又被道棋的光芒逼退,他愤然道:“妄议圣主是重罪?你们是不是瞎了!青帝十万年前忤逆天道,逆乱时序,背弃诸神,纵容祸患,那又算什么!”

    “文曲僭越了。”这两位老者翻来覆去就只会说这么几句话,大概是当年青帝赋予他们的神智还不够清醒吧。

    仲观源只觉得心死如灰,但是又不愿意放弃这一点点希望。

    他看见道棋上的云雾正在一点点消散,随着天宫与大世界连接起来,这里的时间也开始流动。残破的道棋瞬息之间就闪过万千变化,这上面的力量一点点变得充盈,变得完整。这是神道十万年的努力,也是世间诸道所赌上的十万年繁荣。等洞玄子带来诸道道统,等他成就碧落之位……

    仲观源深呼吸,努力安慰自己就算有点纰漏也无妨,只要洞玄子以碧落之身执子,那么就可以完全压制住云青了。

    “天宫已经临世,还请文曲随几位帝君去接引执子之人吧。”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仲观源的揣想。

    己颐和追着仲观源一路跑上来了,好不容易才跟上他,结果一眼就看见仲观源蓬头散发衣冠不整的样子。他紧张无比地问道:“仲师!你这是怎么回事?”

    仲观源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他摆了摆手道:“我没事。”

    己颐和怕他刚才分神没听见,于是又说道:“天宫已经临世,请文曲随帝君接引执子之人。”

    这话说得十分严肃,还有点过于紧张所造成的颤音,己颐和几乎从来没叫过仲观源神号,这算是他有生以来最重大的场合了。

    仲观源也不比他平静多少,他朝己颐和行跪礼,然后应道:“愿承神谕。”

    己颐和被他吓了一跳,伸出手想扶,但立刻又反应过来。他咳嗽一声,收回手道:“请起。”

    “走吧。”仲观源跪了一下反而冷静很多,他跟着己颐和往天阶之下走去。

    接引执子之人这种事情谁都可以缺席,唯独他不可以。身为司史之神的他必须看着历史的每一步进展,然后以最客观冷静的态度将它们真实地记录下来。

    “仲师,你是不是有点……担心?”己颐和觉得仲观源身上的情绪十分复杂,与他神明的身份实在是不相衬。

    仲观源强笑了一下,道:“没什么。执子之人是谁?”

    千万别是云青。

    己颐和的回答让仲观源一颗心又落了回去:“洞玄子,就那个青帝传人。青帝布局那么久,执子之事理应落在他身上吧。”

    “是、是吗……”仲观源想起来自己刚刚还把那两个侍棋人破口大骂一顿,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

    “您自己看啊。”己颐和朝不远处一指。

    无穷无尽的碧光从天宫宫门处透出来,诸神环绕在各个宫殿之间,舞乐相迎,击筑为歌。曲调皆来自上古,彼时神明之间多有盛大无比的庆祝筵席,或是春耕秋收,或是除灾驱邪,就连一个新字被造出来,那也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天宫被建起来之后就陷入了永恒的凝滞,还从未经历过如此热闹的庆典。

    仲观源感觉一眼看过去这样的天宫竟然有些陌生。

    见他到来,立于门边的四位帝君也只是沉默地对视一眼,然后将天宫宫门开启。

    耀眼到刺目的碧色光芒照进天宫,青年道人出现在了这片碧光之中,他额上的帝印纹路几乎让仲观源喜极而泣了。

    真的是洞玄子!

    神明齐声相迎,可是这时候仲观源才注意到天宫宫门尚未合拢,没等神明们的吟颂之词唱完,居然又踏进来一个人。仲观源刚刚露出来一点点的喜色迅速冷却成北海冰川。

    “你怎么也上来了!?”

    一片欢庆之声中,仲观源的这声大吼分外突出,己颐和偷偷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藏在那片刺目光芒背后的自然就是云青,她只穿了一身很单薄的白衣,赤足独行,怀抱古镜。她抬头朝仲观源笑了笑,传声道:“我若不来,你们要如何葬我于此宫之中?”

    走在她面前的洞玄子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他顺着神明们沉默的指引,一路朝着天阶登去。云青踏于虚空,很轻松地跟在他身后。这时候四位帝君也留意到她,可是既然能被接引来天宫,说明她也是能够执子的,于是这几位帝君倒也没有制止。毕竟多一个人才多一分希望,要是洞玄子不成,至少还有这个孩子。

    己颐和早就发现仲观源有点不对劲,他小声问道:“仲师?怎么了?”

    “没什么……不,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仲观源想起来刚刚她传声时说的那句话,感觉自己所有不好的预感都要成真了。

    这是青帝为了埋葬她而建起的神宫,如果她能在这种时候毫无芥蒂的踏进来,无非就是对某件事情胸有成竹。

    青帝不会杀她。

    仲观源拼命安慰自己:“不会杀就不会杀,我也不盼着她轻易被杀死在这里,只希望洞玄子能争点气,别让我们这十万年努力白费了……”

    此时谢遥周身气息激荡,吞噬诸道道统让他的力量上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他的气势还在节节攀升,等到了道棋面前的时候,仲观源已经无法用双眼看他了。因为那种光芒太过耀眼,那种拒绝一切,超脱一切的力量将所有人都挡在了道棋之外。

    谢遥正在尝试登临碧落之位,他的积累已经足够了,只有到了碧落黄泉这种与天同齐的程度才有与天道对弈的资格。所以无论如何,他要先试着通过这些日子的疯狂积累突破到合道大圆满的境界。

    仲观源尝试以神魂探查,但是没有一丝感知能进入到道棋所在的范围之内。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云青也老老实实地跟他站在一起,没有丝毫要动手伤人的打算。

    神明们都很沉默,他们原本就是无心无情,遵循着天道行事的规则化身。

    仲观源一边盯着云青一边瞟几眼道棋那边的情况。

    光芒越来越盛。

    光芒越来越刺眼。

    光芒已经浓郁到极致,耀眼到极致。

    仲观源眼里除了光就只剩下光了,五感都浸没在这样恢弘而冰冷的光芒之中。

    然后光芒消失了。

    仲观源揉了下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如果洞玄子与天道博弈失败,那么动静应该远远不止这点,首先道棋就会完全毁坏,大世界也会彻底崩溃。可是现在道棋很安静,大世界也一切正常运转。

    唯有那点刺目的光,彻底消失在了世间。

    一声轻笑打破宁静,仲观源有点毛骨悚然地看向身边的云青。

    “果然如此,你还活着啊……碧落之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