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八章 开天辟地,造化万象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雪山被佛光笼罩着,在整个世界的黑暗里点起一盏光芒微弱的灯。

    天花乱坠,风声呜咽,天空之上梵音阵阵。无数大雪山的住民不知为何心中忽有悲意涌起,莫名垂泪不止。后来有人说,那是庇佑着大雪山的圣人往生了。他终于舍得放开草原人的手,请他们靠自己的力量好好地走下去。

    第一日,鬼圣陨落,天地无光。

    第二日,人圣灵灭,日月失色。

    第三日,黄泉身殁,血海逆流。

    第四日,妖圣还道,地裂天崩。

    第五日,佛圣往生,清浊不分。

    云青站在自在崖上,俯瞰着这片疮痍大地,叹息道:“第六日了。”

    “……您要出手?”清尘站在她身后,一身纯白色的祭祀服,双手拢入袖中。

    云青还没答话,宋离忧已经冷笑一声道:“肯定是在等谢遥那小子出手。”

    “谢遥是?”一身金色长裙,头上生着龙角的女子挑眉问道。

    剑臣转动念珠,诵了声佛号,然后道:“就是今后的碧落。”

    龙淮终于弄清楚是在说谁了,她眼神明亮:“洞玄子啊……等他作甚?”

    “等他拿走妖道和佛道道统。”宋离忧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口气,他看着云青的背影道,“不明白她在想什么,等谢遥登临碧落,那她肯定连看一眼道棋的机会都没有了。”

    云青似乎没有听见他们讨论,依然注视着大雪山之下的苍茫草原,她又一次叹息道:“第六日就要结束了,幸存之人真的要成为幸存之人了。”

    龙淮用手肘撞了撞自己身边的剑臣,她跟剑臣关系最亲,有事儿肯定也是先问他:“我听不懂她说话了,是我这些年在十万大山听的人话太少了么?”

    剑臣跟她保持距离,免得被她撞飞,他悄声道:“没事,我也听不懂。”

    那边宋离忧还是闷着生气,清尘这个老实孩子却已经问出声了:“您是说,现在活着的圣者可以活到大劫之后吗?”

    云青回头朝他笑了笑:“不,是可以活到大世界破灭之前。”

    清尘怔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云青重新转过身去,温和地朝着北边说道:“而第六日,大世界破灭。”

    北方有碧光升起,这光芒极为纯净,完全容不下半分杂质,一切黑暗与恶念都被荡平。最开始,它只是纤细的一束,而后迅速蔓延成海洋,取代了天空,天地之间被这样的光芒填充,纯净的光迅速统摄了一切。无上威严从北而来,深深震慑着世间的有灵之物,几乎是在刹那之间,这道碧光就落在了自在崖上。

    谢遥站在云青面前,漠然道出与她完全相反的话:“而第六日,大世界重生。”

    他用拂尘一扫,无数看不见的道种没入他的身体。

    他说:“世界逆转,现在所存的一切力量都归入道棋,而后,天地重辟。”

    光芒还在蔓延,一直往南方十万大山而去。云青手里的句芒古镜散发出苍青色的光芒,将她自己和身后几人都遮挡起来,谢遥的神光避过她,直摄妖道道统。

    云青往前走一点,与谢遥并肩而立,她笑道:“天道的力量再一次流入大世界,这时候它会被削弱到几十万年以来的最低谷,而道棋,则会强大到几十万年来的最巅峰。希望你届时顺利登临碧落,将修道界从灭亡的边缘拉回来。”

    谢遥侧头看她,嘴角牵起冰冷的弧度:“这话由你说来还真是……讽刺。”

    “真心实意,绝无讽刺。”云青脸色一点也不变,宋离忧在后面都快听吐了。

    谢遥道:“你不像是会放弃执子的人。”

    “错了,我不在乎执子之事。”云青的手缓缓划过句芒古镜的镜面,“天道五十,大衍四九,胜负已定,执子又有什么意义。”

    谢遥拂袖道:“既然天启之后这两者都不圆满,那我修道之人为何不能借此良机一搏?定了命局就罢了,如今还要定胜负,天道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不是天道管得太宽,而是修行之人所求太多。”云青态度和煦,但说话之时却是分毫不让,“你们求一线生机,所以天道赐你们骨肉。你们求一线天机,所以天道赐你们灵明。如今你们所谋的逆天破命,有哪一步不是踩着天道所赐过来的?”

    她的话步步紧逼,一字比一字尖锐:“予你生机时,你可有谢过?予你天机时,你可有谢过?满心盗天不顾大道垂危,灭世大劫在即却怪天道不仁……真不知修道者哪儿来的脸。”

    云青近些年脾气越发平淡温和,宋离忧几人都很长时间没见过她这么激烈的驳斥之言了,一时间场上竟然没有人敢接话,所有人都是垂眸不语,一片寂静。

    这番话对谢遥根本没有影响,太上忘情臻至大成,所思所念转瞬皆空。他从容地取走佛道与妖道的道种,然后朝云青拱手作别。

    他的身影消失在天地之间,唯有话音在一片浩浩荡荡的光芒中回响不止。

    “第七日,天宫葬云,诸道昌明。”

    云青的神色已经冷下来了,但她还是拱手同谢遥道别,此后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

    这下连龙淮都看出来她是被谢遥戳了痛处,一时间不知该说点什么好。宋离忧虽然很想幸灾乐祸一下,但是考虑到现在云青神色不定,为了生命安全着想还是努力让表情平静下来。而剑臣却神色平和,他对云青从来是全心信任的,既然云青放谢遥离去那就肯定有她的道理。

    清尘有些惴惴不安,他被其他几个人用眼神暗示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问道:“这个……第六日快结束了,神道为何还不开始重辟天地,接引天宫?”

    话题转移得不算太生硬,其他几人都默契地给了他一个“干得好”的眼神。

    “马上就好。”云青神色稍缓,她朝清尘笑道,“多半是仲观源有事耽误了。”

    清尘没话接了,他拍了下身边的剑臣。

    剑臣转动念珠的手停了下来,无奈地叹道:“虽然不知道第七日会发生什么,不过还是请您务必小心。”

    清尘僵住了,宋离忧立刻回头瞪了剑臣一眼,明明是想要想个办法把这个话题扯开的,这家伙居然毫无芥蒂地问出来了。

    龙淮想了想,直接对云青道:“他说的‘天宫葬云’是说你么?第七日,他们要杀你?”

    这个就问得更直白了,宋离忧有点不忍直视,他瞄了一眼云青的脸色,出人意料地和蔼可亲。宋离忧松了口气,抖落一身鸡皮疙瘩,若无其事地问道:“你应该还有后手吧?”

    云青颇为简洁从容地回答了这一连串问题:“没事。”

    真的没事吗!?

    宋离忧表情夸张地质问道:“你不会真的什么准备都没有就等着谢遥登上碧落之位然后让他杀了你吧?你跟碧落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剑臣有点不悦地皱眉道:“莫要妄加揣测。”

    云青只是摇头不言,避而不答。

    宋离忧感觉火蹭蹭地就往上冒,最近云青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他朝剑臣吼了句:“不是老子妄加揣测,而是这家伙根本就是有事瞒着不说!”

    “有事瞒着不说”这点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可是唯有宋离忧一人老是揪着不放。龙淮是脑子里不装这些事儿,剑臣是觉得云青自有主张无需他人置喙,清尘则本本分分云青不愿意说的他也不求。宋离忧感觉这群人心眼怎么就这么大,万一云青转脸就把所有人都卖给碧落了,那选择站在云青而非修道者这边的他不得赔死。

    所以他得问问清楚。

    剑臣口诵佛号,不再与他争执。宋离忧冷静下来一点,静静地看着云青,虽然不说话,但满眼都是“你不告诉老子老子今天就站在这儿不走了!不!走!了!”。

    云青一只手握着镜子,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我与碧落没什么关系。”

    宋离忧冷淡地道:“没什么关系你就把诸道道统交给他的传人了?那我跟你交情这么好你是不是要把修道界交给我儿子?”

    云青怔了怔:“你儿子?”

    “啧,随口说的。”宋离忧摸了下鼻子,“我将来的弟子也行,随便什么。”

    “以后就没有修道界了。”云青似乎认真考虑了一下宋离忧的提议,最后还是摇头道,“交情再好也不行,何况我同你交情确实不好。”

    宋离忧还没从她前一句话回过神来。

    云青消失在了原地,直接移转乾坤到四极天柱的中央。她的正上空,恢弘壮阔的天宫正在缓缓临世。

    世界的昏昧被划开,天地分离,清者上浮,浊者下沉。

    阴阳始分,五行初定。世界上重新出现了昼夜交替,星辰闪烁。

    生灭交替轮回,气象变幻万千。河流奔腾不息,大海波涛汹涌,水汽升腾成云雾,又化作无根之水坠落大地。烈焰点燃茂林,骤雨浇灭野火,余烬之中萌芽出嫩绿的幼苗,死地里又诞下了生机。崇山峻岭相互耸峙,万里绵延成大地脊骨,河脉蜿蜒其中,瑞泽这片疮痍焦土。鱼跃鸢飞,走兽飞禽重新在密林与荒野中冒出头。

    一直以来都暗着的天空终于被辉煌的金色划破一道裂口。

    葬云天宫一点点从十万年前走入这个修道者的末世。

    云青注视着这座高居青云之上的庞然大物,句芒展开羽翼为她遮掩光芒,她轻声笑道:

    “第七日,诸道消亡,天下一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