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五章 魔境之危,偏离常轨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行了,你退下吧。”黄泉咬着手指对柳裁春说道。

    柳裁春擦了把冷汗,慌慌忙忙地跑出了黄泉圣殿。

    他感觉自己背后全部被冷汗浸透了,有种九死一生的感觉。其实黄泉说不上喜欢滥杀,但她脾气古怪,又因为肉身残缺而格外渴血,所以能不惹她自然是不要惹她为好。一开始黄泉把他召来圣殿,他还以为是跟其他几大宗主一同开开会什么的,结果到地方一看发现只有自己一人,顿时吓得不轻。

    他还以为黄泉要趁魔道圣者不在偷偷把他吃了呢……幸好幸好……

    柳裁春这边捏了半天的小心脏终于放下了,可是黄泉却一点也不平静。

    以前不说还没注意到,这次被柳裁春从头到尾梳理一遍才突然发现云青跟青帝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起朱无瑕那种亲身为战,云青更擅长布局,而且棋路之迂回变幻与当世圣人相比也丝毫不逊。这点跟青帝也很像,他在神魔时代亦非以骁勇善战著称,其神力生机无穷,几乎不会造成杀伤。

    而且云青逃脱无妄魔境时曾有白帝来援,她跟神道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昭然。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开始往这个方向猜想,那么越来越多的证据就会出现。

    说起神道,黄泉又记起了接引天宫的事情。离宫是仲观源去修复的,当年引云青进离宫的星盘也是他所绘,所以他知道宫中神路无可厚非。但是别馆是云青上去修复的,这地方连仲观源都回不去了,为何她就行?

    神明的宫殿里覆盖着神域,而神域中不会迷失的道路只有一条,也就是神走的道路。云青能进去有两种可能,首先,她是被神域所“允许”的人,青帝残留在神域中的意志在指引她。而黄泉则比较倾向另一种,她就是青帝,所以她踏出的每一步都会成为神路,无论怎么走都能进去。

    因为黄泉实在想不到那个时代有谁曾经跟青帝交往密切到可以一起布下这样的惊天大局,所以只能猜测她就是青帝本身。

    “葬云天宫……”黄泉默念了一遍神道圣地的名字,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她隐约感觉得到自己的整个猜想有哪里出了问题,但又不知道出在哪个环节。

    如果,如果真的按照这个思路,云青现在会在做什么……或者说,面对这种情况,青帝会怎么做?

    黄泉放空心神,设想自己是青帝或者云青。

    能够确定的事情只有一件,云青想要以诸道道统补全道棋,破除命局。现在诸道道统已经失落两个,人道和鬼道,这两个都被将来可能成为碧落的洞玄子掌控着。这么一来碧落就将这两个道统完美地融合为一个整体了。而且洞玄子与云青羁绊颇深,云青在他身上留下的具体后手尚不明朗。

    其他道统,圣天香正值鼎盛时期,不会逊色于太清。而且太清所修的太上道不擅先手,所以只要魔道沉得住气,肯定是占优势的。至于妖道,那位圣人实在太过年迈,虽然道法通玄,天赋异禀,但本体移动不便。要是在清川山府对决,肯定无人是她对手,但是如果出了这地界就不好说了。至于佛道,佛圣不与征伐,且排斥由争端带来的人世灾难,黄泉觉得他威胁性最小,等到时候他会像镜离一样自行为苍生献身也说不定。

    如果是青帝,他会趁局势混乱先解决掉最具威胁的那个,也就是魔道圣者。

    黄泉心里微紧,她在神念中唤了一声:“圣天香!你还在东海?”

    那边没回应。

    “圣天香!!”黄泉把声音抬高些,额上微微见汗,“你那边情况如何!”

    “等等……”圣天香有点仓促地答了一声。

    然后黄泉面前就出现了一道血幕,圣天香正在层云之上与太清对峙,两人看上去都很平静,应该还没交过手。太清往这边瞥了一眼,冷笑着对圣天香道:“你还带个观战的?”

    圣天香有点尴尬地咳了声,道:“没办法,要是不理会她,她定会直接杀来东海。”

    黄泉看这情况还平静就松了口气,她道:“不是观战,就是问一声你死了没。”

    “我倒没有,不过太清道友这边可就撑不住了。”圣天香笑容灿烂,虽然每一个表情都很正常,但是不知为何总带着点嘲讽味,“公孙魇花都攻破通天神脉界门了,你还要在这儿跟我面面相觑到几时?”

    太清神色冷淡:“把神隐门上下都杀干净也无所谓,本座还活着,道统就不会亡。”

    “说得难听,别说杀干净了,就是多死一个你都要从她身上剜块肉下来吧。”圣天香挑眉,伸手一指北方,“你看,妖云之中已有血气,再不回去可就晚了,公孙魇花可比我好对付些。”

    一看见他这手,黄泉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他右手上的银链已经全部取下,手上露出森森白骨,血流不止。这根本就是准备好动手的样子!

    “公孙魇花好歹是神魔时代的大妖,比你好对付不到哪里去。”黄泉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像平时那样懒散不屑,“正好你们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她在清理干净神隐门后还可以来给你们俩后生收尸。”

    然后你们三个拼完就可以等云青来收尸了。

    魔道圣者回头看了一眼黄泉,眼神有些无奈:“你若是在魔境呆得无聊可以找人说说话。”

    黄泉差点被他气死,明明是担心他这边出问题才特意盯着的,圣天香居然一脸“我都懂”的表情让她自己去找乐子。

    太清还是不慌不忙:“也是个好主意……”

    魔道圣者的注意力又回到他身上:“什么好主意?”

    “先杀公孙。”

    魔道圣者笑容僵了一下,很明显是不信他:“你让我随你去杀公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公孙是怎么斩落邙绎的?”

    邙绎当时以为公孙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没想到这家伙跟太清打着打着就变成了直接联手杀他。圣天香觉得太清现在所为简直既视感强烈,万一他拉上自己去对付公孙魇花,结果到时候又是反戈一击跟公孙一起杀他怎么办?

    太清冷淡地道:“因为当时邙绎比我们两人都弱。”

    这话一下就让圣天香动心了。也对,当时邙绎比他们两个都稍有逊色,一起动手杀邙绎几乎是十拿九稳的。而现在的情况是,他和太清在对抗公孙魇花的时候都占优势,如果联手就更不用说了。

    魔道圣者抬起另一只手,将那些银链一点点取下:“有点道理……”

    黄泉一听立刻道:“等等!”

    下一刻周遭的景象就变成了无尽虚空,白骨塔与雷霆血河相持不下。

    黄泉面前的血幕消失了,她盯着原处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动手这么干脆啊……不对,仙魔相冲,这也能一起打?”

    她又喊了魔道圣者半天,但是估计他那边打得正激烈,所以也没有回应。要是仙魔一起对上妖道,应该危险不是很大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还是十分不安。

    她一定还漏算了什么。

    黄泉皱着眉,将身体蜷缩起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正座上。

    “云青想要补全道棋……”

    “道棋的力量是从天道这里夺来的,以诸道道统为基础,诸道越强道棋越强……”

    “所以云青要杀圣,然后引天宫……”

    “没有哪里不对。”

    黄泉有点烦躁地摇了摇头,就在这时候,她听见了非常轻微的滴水声。

    就像在耳边响起那样,空灵的声音。

    “是这样的,没有哪里不对。”有人从水幕间落下来。

    黄泉抬头,正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云青……”

    那个人穿着一身很宽大的白色单衣,赤足踏在宫殿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手里抱着一面古镜,镜面模糊一片,也不知是什么质地。

    “道棋不全。”云青的笑容十分沉静,不带半分烟火气。

    黄泉盯着她道:“别过来。”

    云青的脚步停下了,她接着说道:“就算诸道皆毁也不全,至于原因……你应该知道。”

    黄泉当然知道,但在这个原因一直被她忽略了过去:“因为碧落黄泉已经跳出局外。”

    “对,还少了碧落黄泉这两个子。”云青点点头,温和地微笑道,“而碧落黄泉在十万年前被天道毁掉了。”

    黄泉第一次感觉心跳得这么快,她用力攥紧拳头,面上却极为冷静:“你现在把它们找回来了。”

    她召回了黄泉,为碧落找到继承之人,一切都是为了重新造出这两个被天道毁掉的子。刚刚黄泉一直觉得自己少算了什么,原来是这个——除了庇佑各个道统的圣人,她自己其实也是云青的猎杀对象。

    “可道棋还是不全。”云青温和地注视着她,这种不带恶意的温度却让黄泉觉得心寒,“应该说,修行者从天道这里拿走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全的。”

    不仅是没有算她对碧落黄泉的杀机,还有一件很关键的事情。黄泉一直都将云青默认为修道者,所以她会在云青做出与青帝相似举动的时候猜测云青是青帝的合作者。如果她不是呢?几乎天地间所有的修道者,包括青帝在内,都师从天道,这种微妙的棋风相似也许来源于她不曾想过的途径。

    “为什么?”黄泉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都先放下,她被云青提出的事情吸引了。

    云青朝她笑了笑:“你们从天道这里拿走了东西,所以它不全。而之后效法它的,也不会圆满。”

    黄泉陷入思索,云青说的应该是天启。正是因为天启,有灵之物才可以开始借助道种探求天地间的种种规则。可也正是因为天启,天地大道才出现漏洞,大道变得不再圆满。因为一直以来被修行者们效法、掠夺的大道本身就是不全的,所以修道者这种“以道种参悟天道”的修行从一开始就注定不能圆满。

    所以说,这么长久的求索,这么遥远的道途,这么多人的牺牲,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

    一种无法言喻的绝望感在黄泉心里蔓延。

    “就是这样……”云青的笑容渐深,无声无息的步伐接近了黄泉。

    她俯身亲吻黄泉眉心间那点灵明,温柔地说道:“求道从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