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四章 棋风如此,似曾相识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北方仙道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在东海受魔道所制,山门又为妖军所毁,可以说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而与此同时,南北相立,无妄魔境之内却是一片安宁的。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魔道一员的责任心荣誉感?这么点事儿也不愿意说,非要我亲自动手?”黄泉懒散地缩在正座上面,长发一直拖曳到地上。

    她面前跪着的年轻道人头也不敢抬,因为一抬就看见了她那两条白晃晃的腿。他哭丧着脸道:“不是我不愿意说,我是真不知道啊,我总共就跟云青见过三次面呢!”

    这人正是柳裁春,虽然主子换了一个,不过他这个黯然灵魔宗宗主还是当得稳稳的。近日黄泉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怎样,非要逮着他问云青的事情,可是他对云青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啊。

    “真不知道?”黄泉倾身,那张典雅而清丽的面孔在柳裁春眼中放大,他连忙把头低得更下了。

    黄泉把他找来问也不是没道理的,除了他之外,无妄魔境中与云青有关的几个人都身居高位且心思深沉,很难看出什么破绽。直接演算天机也不是不行,但是就怕云青早就对那几个人的因果做过遮掩,要是她心思再毒点给改了假的,那就不好办了。所以黄泉决定从那些跟云青因果不是很密切,而且又比较关键的人那里入手,设法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逼问出来。

    黄泉细长的手指一下下敲在扶手上,空灵的声音听得柳裁春心里一突一突的。

    “真、真不知道!”他声音有点抖,没有半分一宗之主的气势。

    黄泉瞥了他一眼,柳裁春心里一凉,直接就嚎出来了:“真没有啊黄泉明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能说的都说了啊啊!!”

    “闭嘴吧,吵死了。”黄泉不耐烦地说道,“给我仔细想想,然后一点一滴全部说出来。”

    柳裁春吸了吸鼻子,惶恐地把他跟云青几次见面详细说来。

    “第一次见面是在南海乘风岛,那人在我的酒楼落脚,不食不饮……”

    黄泉皱眉:“什么都不吃?”

    柳裁春连连点头:“是啊,不吃不喝就干坐着,我心里纳闷又不敢赶她,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却食吞气是上古的路子,如今天地间道统都改换了一轮,修行方法早就不知变化了多少,谁还用这么原始的方法锻体?再说,她所修的阎魔圣躯也不是非得却食吞气不可,若要说单纯是为了修行,黄泉其实不怎么信。

    她冷笑道:“这家伙多半不是生灵。”

    “啊……?”柳裁春咽了下口水,然后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意思?”

    “你接着说。”黄泉根本不想回答他。

    柳裁春只得细细讲下去:“接着……呃,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后来她就骑着条金龙跑了。哦,离开之前似乎还与一青年道人有过接触。”

    黄泉一边掐算一边对他说:“接着讲。”

    如果没算错,那条金龙应该就是龙淮,西海金龙王之女。如今这条金龙离开无妄魔境在十万大山修行,恐怕也是云青那时候就算好的后手。这么一来不仅人道有她的棋,就连妖道也是有的,如果妖圣出了什么事情,她可以第一时间通过这线因果夺取妖道道统。往更坏一点的方向想,也许她在每一个道统都留过后手,只等诸道被毁那天调用起来。

    黄泉算着算着就停下了,她突然感觉云青这种落子的手法跟一位神明很像。

    青帝……

    青帝建立起七大圣地,然后又将自己生前那些看似很不起眼的祭器置于诸道。此举几乎没有人能懂,毕竟那些祭器也不是什么珍贵的圣器法宝天地灵药,就算给了圣地,圣地也用不上它。

    可是黄泉现在却觉得,虽然那些祭器本身几乎没有任何神力,但它们就像眼睛一样,能代替已经陨落的青帝注视着诸道的成长。而十万年间它们与圣地之间已经累积了不可思议的大因果,如果天宫遵从青帝遗命将祭器收回来,恐怕是对他当年留下的布局有大用。

    云青也是将那些一点也不起眼的人塞进各大道统,不求它们在纷争中起到帮助,只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眼睛,通过这些人注视着每一个道统。

    “第二次见面那时候她被一位仙尊押送着,正要送上通天神脉。其实我看她和那位仙尊相处还挺和谐的……没想到她居然威胁我要我替她打开腕上的镇罪索。”

    那个仙尊自然是谢遥,也就是洞玄子,青帝的继承之人。

    “她跟谢遥关系甚密啊……”黄泉抬手揉了揉眉心,这对她来说不是个好消息。云青跟谢遥认识的时候实在是太早了,她那会儿刚刚入世,虽然实力不济得很,但身上带着青帝的天书。而黄泉现在只是残魂,要想突破天书的遮掩演算出更为详尽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不过黄泉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云青跟青帝是有关系的,而且青帝在以某种隐秘的方式帮助她。

    所有神明都被青帝留在天宫之中,要想降临此方世界要么放弃神智,要么放弃力量。云青身边的那个句芒明显就是选择了放弃神智,而失去神智之后的神明会变得很难控制,所以才需要以一命双生的方法将它置于绝对掌控之下。那时候的青帝是众神之主,要说句芒不是他留下的,黄泉打死也不信。

    再说天书,留在公孙魇花那儿十万年间一点事也没有,为什么云青入世前就把它弄到手了?说不定这东西还就是那位神明留给她的,最开始的时候云青脆弱得连一个散修都搞不定,如果没有天书庇佑,肯定走不到现在。那上面写的“云青”也十分古怪,反正黄泉从来不知道青帝有往祭器上写名字的习惯,关键是写的顺序还反了。

    就像是在以一种很幼稚的方式昭示着这东西的所有权。

    最后又想想那个青帝的继承人,云青当时从夭阙塔出来奔逃万里,哪里来的闲工夫管一个凡人贵公子?怎么看都是故意奔着他去的。甚至于之后将他引上道途,诱他继承帝印,全部都是有意而为。

    黄泉猜测云青和青帝之间可能不仅仅是“认识”,两个人很久之前可能还达成过什么协议,共同做出了这个千古遗局。

    但是这时候又回到最初的问题了,云青是谁呢?

    在神魔时代,能够与青帝比肩的也不过黄泉一人,怎么想他要布局也是找黄泉吧?可是当年他偏偏没有,还在那种天地大劫即将降临的危难关头直接对黄泉下杀手了。当年神魔两立,但是双方都秉承天地规则行事,彼此之间冲突倒是不大,反正肯定没到非要杀了对方不可的程度。所以当年青帝袭杀自己的时候,黄泉是感到极为震惊的。

    怎么说……这种事无论如何都不像是青帝能干得出的。

    他从来都是与杀伐、恶念、征战无关的,温柔的司春之神。

    黄泉把自己脑海里那些与青帝相识的大能们过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一个能跟云青对得上。这家伙就像突然从历史中冒了出来似的,没有痕迹,没有征兆。十万年前是这样,十万年后还是这样。

    啧……这是不祥。

    “第三次是在黄泉圣殿,那时候云青假扮黄泉,将黯然灵魔宗的传承交给我,让我直接在此处修行。我从静坐中醒来时已经过去近百年了,然后黄泉,不对,云青让我离开。结果离开的时候……”

    柳裁春还在絮絮叨叨地讲他为数不多的那几次跟云青相处的经历,黄泉听到这里就打断道:“她让你留在圣殿里修行?”

    柳裁春一愣:“对。”

    “真是……哎,多好的机会。”黄泉脸上稍有忧色。要不是云青根本没法把人送出去,她怎么可能把柳裁春留在圣殿里整整百年?

    那时候她应该开始吞噬黄泉圣殿了。

    她身上的每一根血管都与黄泉圣殿里的黄泉血脉驳接起来,以自身生机搏动带起整座圣殿里黄泉血脉的流动,然后再让阎魔圣躯吞噬那些被激发出来的黄泉血脉。那个时候的她是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因为全身血脉都与圣殿连接着,甚至连离开这个圣殿半步都不行。等阎魔圣躯把圣殿吃完,她差不多也就能通过那点血脉接引黄泉残魂了。

    如果那时候魔道圣者反应过来,或者柳裁春修行的时候闹点什么乱子,那么很有可能让她功亏一篑。

    可是云青已经早早算好了。

    魔道圣者会因为道果受损而进入闭关,黄泉圣殿本身遮蔽因果,所以一墙之隔也没能发现异样。柳裁春这个鬼资质修行正统传承还没闹出什么乱子,多半是因为她提前改过气运,让他这百年间修行一帆风顺。

    阎魔圣躯吞噬黄泉圣殿,云青又吞噬阎魔圣躯,再接引黄泉残魂,如果没出漏子,那她接下来应该是斩落黄泉才对。可是黄泉刚刚被接引过来的时候心中忽生警兆,立刻藏于阎魔圣躯内稍作躲避,险之又险地拖到了魔道圣者来援。

    至于云青当时为什么要斩落黄泉,道理恐怕跟当年青帝是一样的。

    为了对抗天道,他们需要往道棋上填充无比强大的力量,而黄泉与天道同齐,已经是跳脱局外了。要想把她重新放回棋盘上,只有杀。青帝失败后道棋失落不少,所以现在的修行者们又需要重新聚集棋子。

    而黄泉这时候才惊觉一件事,云青大费周折把她从十万年前召回来,青帝以天宫保存众神然后在十万年后唤回来……

    这两者竟然又是一模一样的棋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