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二章 惩善扬恶,背叛之美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吾与朱厌力道差不多,但朱厌的身形比起陆吾要轻盈敏捷,他只须不断躲避陆吾的攻击,然后在他前行的路上制造障碍就好了。这让陆吾非常憋屈,抓不到,打不着,还时不时被撩拨一下,空有一身异力却无处使。

    “你躲什么!”女童看出自己师兄不占优势,于是愤怒地朝朱厌吼道,“胆小鬼!”

    朱厌觉得她幼稚,连带那张猴脸上都露出几分嘲讽:“我是胆小鬼,那你躲在陆吾背上又算什么?”

    他试图把那破孩子逼出原身,可是那孩子虽然气得涨红了脸,身形却是一点不改。她气呼呼地揪着陆吾背上的毛,冲朱厌大喊大叫:“你等着,看我待会儿不吃了你这瘦猴子!”

    “你刚刚已经说过这句了。”朱厌闪身躲过陆吾的利爪,然后一翻身将山峰推倒阻挡陆吾的道路。这女娃娃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像女孩子,都说十万大山盛产妖娆透骨的女妖,可是这家伙怎么比他还像只毛毛躁躁的猴子。

    “喂,你不会是猴子精吧?”朱厌藏在乱石之后探出头,猴脸上写满认真。

    女童那张小脸红了又黑,黑了又红,最后忍不住跟陆吾道:“师兄他说我是猴子精!你快打他!”

    朱厌又在心里嗤笑一声,幼稚得要死,也不知这娃娃到底是怎么拜在公孙魇花那等妖物门下的。

    公孙魇花在夭阙塔内睡着,十万年间不曾醒来,因此如果女娃娃真的只有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大,那么只可能是她这两年收的弟子。而公孙魇花这几年状况不佳,多数时候还是睡着的,收了徒弟也不一定能好好教。所以朱厌觉得这女娃娃肯定只是出身惊人,实力不一定会强到哪里去。

    “唔……”陆吾避开那些被朱厌投掷过来的巨大山石,然后闷闷地对师妹说道,“你是有点像猴子精。”

    “师兄!!”女童用力拽他背上那点毛。

    “我帮你揍他。”陆吾连忙道。他高高跃起,避过一个石块,然后虎爪在石块上一蹬,直接跃入空中。他就这么踏着那些山石在空中奔出一道道残影,眨眼间就逼近了朱厌。朱厌长臂一甩,从一座山跳到另一座,等陆吾接近了就往山背后一躲,转眼连猴影都看不见了。

    女童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陆吾安慰道:“没事,等他跑没力气了就好。”

    “没力气?你是准备跟我在这儿耗上百年呢!”朱厌一边讥讽一边扔了个石子想要打中那个女童。他们俩都是天地异兽,天赋异禀,一时半会儿要想耗完是不可能的。

    那枚石子一接近女童就被庞大的妖气碾作粉末,她站在陆吾背上朝朱厌做鬼脸:“想碰我还是先打过我师兄再说吧!”

    陆吾稳稳地落在地上,闷声接话:“嗯,先打过我。”

    朱厌见不得这死小孩一脸得色,甩手就扔出一大把不知从谁洞府里摸出来的符箓:“狐假虎威,你不会是狐狸精吧!不对,我没见过你这么丑的狐狸精!”

    大把符箓在空中撞到一起,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就爆炸了,一片焦黑的烟云升起,四周灵气混乱无比。陆吾困于烟雾,有点辨不明方向,于是小心翼翼在原地防着,不再上前横冲直撞。

    “你!”女童尖叫了一声,拼命摇着手里的缰绳对陆吾道,“师兄他说我丑!”

    “是丑了点……”陆吾忙着应付朱厌,下意识地就接道,后来女童在他背后尖叫不止,他才有点头疼地弥补了一句,“不过你不是狐狸精,所以丑不丑不重要。”

    朱厌在边上差点听笑了,这话说了还不如不说,果然那死孩子叫声更凶狠了。

    “别吵了,小孩子安静点不行吗?”朱厌掏了掏耳朵,不满地朝烟雾里面的两妖喊道。

    他这话刚说完就看见一只似虎的妖兽从烟雾中飞出来,第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陆吾长翅膀了,后来仔细一瞧发现它没有陆吾那九条尾巴。这妖兽形体比陆吾和朱厌加起来都大,翅膀一挥就有罡风迭起,身子一落地就是一阵天摇地动。其形似虎,全身赤红如火,毛发粗硬地竖起,样子极其凶恶。

    “怎么是……”朱厌刚刚还轻松无比的神情一下就沉重起来,他长臂一钩跃到另一座山上,然后一路后退百里不止。

    “穷奇!?”

    上古时的四大凶兽之一,天地之大罪的凝结,传说中的惩善扬恶之妖。比起朱厌或者陆吾这种纯粹的妖兽,它在上古时候已经具备了某些神性的色彩,也就是以妖身存在的“司恶之神”。那时候的穷奇可谓是纵横天地无妖可匹,后来虽然神道消亡,神力不存,但它本身的大妖身份却没有由此改变。

    朱厌刚刚还在想这家伙是“师妹”,还年纪小小的,多半是公孙魇花近些年收的徒弟,不料这么快就打脸了。这家伙明明是跟公孙魇花一个时代的大妖。

    穷奇朝朱厌呲了呲牙,也不去追他。她在原地扇动翅膀卷起罡风,将那些烟雾吹散,将四周灵气搅动得混乱不堪。

    “啧啧,难怪妖道圣者敢让你们俩来闯通天神脉。”朱厌戒备地看着穷奇,话虽轻松可心里却紧张无比。

    穷奇龇牙恐吓他:“怕了?没事,我这就把你吃进肚子里!”

    “为何要吃我?我不也是天地凶兽?”朱厌不解地问道,穷奇只杀善者,对于恶物大多是纵容嘉奖的,没道理看他这个天地凶兽不顺眼啊。

    这时候陆吾也从烟雾里出来了,闷雷般的声音震塌几座小山:“承约行事,是为忠义。”

    朱厌猴脸上全是毛,也看不出神色:“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败于神隐门之手,承约守诺无数岁月,只因当年一败就老老实实替神隐门守着山门。身为一只凶兽,生平第一次被人称作“忠义”,不想居然是在只杀善者的穷奇面前。他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这声“忠义”到底是好是坏。

    穷奇用那小女孩的清脆嗓音发出桀桀怪笑,压低声音道:“言必信,行必果,诸善之中我最厌恶这种。你说我是把你囫囵吞了,还是独食猴脑?”

    恶意昭然,毫无掩饰。穷奇身上那股血红色妖气冲天而起,直接将陆吾和朱厌的妖气都盖了过去。陆吾走到她身侧,也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朱厌心里觉得自己不太可能胜得了他们俩个联手,于是准备直接后撤到通天神脉里面,也不想管这北海之冥了。

    就在他转头的一瞬间,万道清辉从天空之中降下,清冷的声音震动空气:“朱厌前辈莫慌着走,先与我一同杀敌再说。”

    白发女子从天而降,看样子是刚刚接到传讯移转乾坤过来的,她身上的清辉荡开,将四周黏稠浓郁的妖气稍稍驱散。她手里有一面石镜,连镜面也是粗糙的石质,什么都反射不出来。

    “妙隽子,你可算是来了……”朱厌似乎松了口气,他化作人形,笑嘻嘻地走到这白发女子身边,“一只陆吾,一只穷奇,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真逃了。”

    穷奇盯着她看了半天:“无善无恶,师兄你上。”

    陆吾一声不吭地,用力点头。她的眼神一转,牢牢盯住了妙隽子身边的穷奇,呲牙道:“哦,你……?”

    朱厌朝她炸了眨眼睛,穷奇咧嘴一笑。

    这时候妙隽子手中石镜忽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镜中出现了大片血色,细细看去竟然是厮杀之景。妙隽子似乎有些讶然,她低头看了一眼石镜,只看见镜中有一只利爪穿透了自己胸口,这让她心中警兆突生。她几乎是刹那间远离了朱厌,如果没看错,那只爪子应该是朱厌的。

    “嘻嘻,跑太慢了。”朱厌一瞬间化作真身,庞大无比的身躯往前一倾,长臂一挥,至凶之道攻破清辉,一下拍在妙隽子真身之上。妙隽子有元气护身,虽然口鼻溢血但内脏没有伤着。她意识到朱厌已反,留在这儿的话会被三只大妖瞬间击杀,于是立刻顺着被拍飞的势头往后撤退。

    穷奇仰天长啸,血色妖气在妙隽子调动天地灵气补足自身之前就将这些它们驱散了。陆吾反应极快,他往前一个虎跃拦住妙隽子去路,这时候朱厌已经追了上来,爪子前探,正中妙隽子胸腹间最脆弱的地方。

    妙隽子见陆吾在后面挡着,立刻止住了后退之势开始上飞。可是空中因为穷奇的存在而灵气稀薄,她难以施展遁术躲闪朱厌的进攻,只能凭借身法稍作避退。但是朱厌身为妖族,身法肯定比她要灵敏得多,只是一个探爪妙隽子就被它击中了。

    妙隽子抬起石镜一挡,这下虽然缓了缓朱厌的攻势但不能缓下这种惊人的力道,她直接就往后飞到了陆吾面前。陆吾想也不想,抬头张口一咬,一下就把她脑袋咬掉了。这时候朱厌才追上她半空中的尸身,爪子一伸穿透她的胸口,这情景与之前妙隽子在镜中看见的一模一样。

    陆吾咽下了那颗脑袋,然后看见穷奇化作女童之身从天上落下,于是上前用背接住她。

    朱厌手里还穿着妙隽子无头的尸身,他不满地道:“你居然抢人头。”

    陆吾打了个嗝,喷出一口浊气:“不好吃。”

    妙隽子明白穷奇不会对她出手,而且她在镜中看见的是自己被朱厌穿胸而杀,所以她对朱厌的防备是最重的,方才一往后撤也没有注意到陆吾。没想到石镜中提起预知到的景象根本不是她被朱厌所杀,而是先被陆吾斩首,然后再被朱厌以利爪穿胸而过。

    “师兄你脏死了!!”穷奇在陆吾背后尖叫不止,她记得遥草说过要去毛。

    陆吾郁闷地说道:“有吗?”

    “好了,现在我可算是自由了。”

    朱厌感觉无数年来这片天地第一次如今日一般美丽,就连那对师兄妹的争吵也顺眼许多。他看上去颇为惬意,张开双臂长啸不止,被压抑了无数年的妖气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穷奇看了看他,眼里尽是赞赏与欢欣之意,她脆生生地笑道:“背叛真美丽啊……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朱厌回了她一个厌恶的鬼脸,可是穷奇却笑得更加愉悦欢喜了。

    她是崇尚着世间一切恶,诛杀着世间一切善的妖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