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天地凶兽,陆吾穷奇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万大山,躁动的兽号起伏不断,轻盈而迅速的脚步在林间穿行着,不知何处闪过嗜血的目光。

    兽潮在寂静与黑暗中前行。

    有一群异兽,似羊而四角,齿骨锋锐有力,可以轻易撕开修道者的肉身,是名土缕。又有一群小巧的鸟儿,嘴尖而长,管状,附着着强烈的毒性,它们是钦原。而在这大片凶猛妖兽中间,则走着一只如人般站立着的巨虎,虎身虎爪,九条尾巴。四周妖兽都为这巨虎气息所摄,皆是俯首匿息,小心前行,不敢有半分逾越。

    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头山峦般大小的巨虎弓着身子,脖子上系着粗粝的石锁,石锁又连着缰绳。它的背上还放着皮垫,皮垫上稳稳地坐着一名女童。女童长得跟山里的穷孩子差不多,又黑又瘦,塌鼻子小雀斑,眼睛亮得吓人。

    她一手揪着巨虎的毛,一手执缰绳,在巨虎背后玩闹似的甩了甩缰绳:“驾驾驾!快跑起来!”

    她声音稚嫩清脆,透着一股子天然不羁的山野气息。而她座下的巨虎则是步伐稳健沉重,对她的话充耳未闻。那女童以为陆吾没听见,又是伸手揪了揪它的毛:“师兄,你快跑啊!”

    巨虎忽然开口说话了,是成年男子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别拽……”

    “哦,那师兄你倒是跑快点啊!”女童再次用手里的缰绳骚扰他。

    陆吾不太舒服地转了下脖子,这石锁粗糙得很,陆吾打个喷嚏都怕把它震坏了。他努力把腰再躬下去一点,这样他背上的人就能坐平了。

    他声音沉沉地道:“别乱动。”

    女童根本不听,在他背上转来转去,硬是催着他赶紧跑起来。

    过来一会儿,陆吾面前的那些土缕和钦原都散开一条道儿,茂林中迎面走来一个明眸皓齿的清丽少女。她一见着这场景就皱起眉头,对陆吾背上的女童道:“你也太不像话了,赶紧下来。”

    “遥草师姐!”女童甜甜地笑起来。

    “无妨。”陆吾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回答。

    遥草看着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也不想多劝,最后只是略显不悦地抱怨了一句:“师兄这么纵容这家伙可不好。她今天能把你当马骑,明天说不准就能把毕方煮了吃。”

    “遥草师姐也要去北海吗?”女童歪着头问道。

    遥草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有你们俩足矣,反正神隐门现在只有一群闭关的和一个妙隽子。”

    “哦。”女童乖巧地点头,也不在乎遥草的态度。

    遥草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絮絮叨叨地跟她师妹说道:“不过……如果情况有变,我和毕方会以最快速度赶到的,不必担心。你要小心点,遇上厉害的人记得赶紧跑回师兄身边。神隐门厉害的都是白头发,不厉害的都是黑头发,厉害的不厉害的都要先去毛再吃。他们藏在一个个山洞里,挨个儿打出来,千万别跟人家……”

    “好了,到北海我自会留意,你还是先回圣者大人身边照看着吧。”陆吾见她没完没了,只能开口打断,要是让她说下去,这次出征估计也要泡汤了。

    听到“圣者”,遥草的脸色瞬间沉了几分,她一言不发地消失在了林间。

    陆吾摇了摇头,然后对背上的师妹说道:“先下来,我们移转乾坤过去。”

    “不能飞吗?”

    陆吾又摇头:“会遇上东海的魔道,所以要先移转乾坤到北川大陆,然后再直接飞入北海之冥。”

    “哦,我知道了……”女童看上去有点闷闷不乐,她从陆吾背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地上,然后紧张地回头道,“垫子和缰绳给我留着!”

    “待会儿要对敌,师兄不能背着这个打。”陆吾郁闷地答道,“以后再说吧。”

    女童很紧张,她跑到陆吾面前,把小脑袋贴在毛茸茸的爪子上:“不行,不许拿掉!我要像那些人族的骑兵一样骑着师兄打架!”

    陆吾凑过去,温声道:“听话,别闹了。缰绳都留在这儿,咱们下次再试吧。”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女童拼命摇头,神色间有些惊惶,“要是没有‘下次’,没有‘以后’了怎么办!”

    “……那行,我们走吧。”陆吾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她。

    是啊,要是妖族没有“以后”了,那以前许诺过的一切该怎么办?

    陆吾消失在了林间,然后这女童身上爆发出一阵凶戾的血光,也跟他一起移转乾坤而去。那些追随陆吾的土缕和钦原都散作光点,消失在十万大山之中。这片山中只剩下不知何处传来的嚎叫声,黑漆漆的四周却是越显寂静了。

    陆吾抵达北川大陆之后也不停留,直接带着他师妹往北海而去。

    天灾地变之后北川哀鸿遍野,放眼万里,全不见半点人烟。北海之上则遍布着被洋流冲散的冰川,大块大块的冰雪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陆地一般,一直连绵到界门处。千万顷海水波澜不息,翻滚不止,时不时有巨浪卷入云霄。天上则不断坠下冒着烈火的陨石,它们落入海中,砸碎冰川,让海面上升腾起大片白雾。

    离圣人陨落还没有过去多久,这片天地早已不见原本的模样。

    陆吾本就是大妖,自然不惧这点灾害,而他背上的女童看来也神色轻松,不受寒冷与黑暗的影响。

    女童高高地扬起手,将缰绳一振,大声道:“驾!”

    陆吾仰天长啸,势若奔雷,一股凶戾无比的妖气冲天而起。他虎爪一抬,强健有力的后腿蹬在空中,空气发出痛苦的爆裂声。只见一道残影闪过,他载着背上的女童,轰然冲破了界门,直接突入北海之冥。

    眼下神隐门已经将小世界扩展到北海之冥,原本安置在北川的山门也挪入了这里。

    陆吾庞大的身躯碾碎大地,利爪一挥就折断山峰,无数土缕和钦原从四周冒出来,密密麻麻,数不胜数。随着陆吾一声咆哮,这些大大小小的妖兽疯狂地涌入了北海之冥深处。

    “哎呀呀,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呢……”狡黠的笑声随山风云雾而来。

    穿着一身开襟朱衣的男子从那些倒坍的山峰碎石中走出来,他赤足散发,笑容起来还露出两颗白森森的虎牙。他一步步走来,排山倒海般的妖气直接朝着陆吾狂卷而去,两人气息相当,一时间竟然不分上下。

    陆吾后退一步,身子弯成满张的弓,无穷无尽的力量积蓄在那具身体里:“朱厌……”

    “好久不见啊,陆吾。”朱厌笑容天真灿烂,他看着陆吾脖子上的石锁忍俊不禁,“你怎么还戴这玩意儿?又不是狗。”

    陆吾沉默不言,气息也稳如泰山,分毫不乱。那边朱厌的妖气却是一刻不停地处于躁动与狂乱之间,凶戾乖张的气息扑面而来,根本没有半分掩饰。

    陆吾背后坐着的那名女童听了“狗”便有些不开心,她站起来,大声道:“朱厌,你自己便是仙道走狗,如今还有脸说陆吾师兄?”

    朱厌脸色骤变,眼神冷冷地扫向那名女童,可是在看见她的一瞬间就不由地升起一种戒备之意。他与陆吾算是差不多时代的天地异兽了,气息也是相当,所以仅他一个的话,朱厌还是不惧的。但是陆吾身后那名女童却有些异样,她怎么看都没有半分妖兽气息。

    “小娃娃,你又是谁?十万大山又添了新弟子么?”朱厌试探着问道。清川山府在近十万年已经很少收嫡传弟子了,这娃娃看着年纪不大,要么是偏好人身的老妖怪重新出山,要么是新入门没多久。

    女童不悦地皱眉,指着朱厌鼻子就道:“闭嘴吧,别冲我吠了!我可不愿听你汪汪叫!”

    朱厌脸黑成一片:“不识好歹。”

    他看上去就要爆发了,其实心里还是十分冷静。目前陆吾与他实力相当,而那女娃娃不知深浅,他贸然上去只怕会被当场斩杀。反正他是护山的,又不是为神隐门卖命的,拽着两个妖道弟子聊聊天拖到神隐门前辈出关就好了。

    朱厌正琢磨着跟他们说点什么,忽然就见陆吾往前一扑,直接撞到好几座山。并且他去势不止,直接随着妖兽潮向北海之冥深处奔去,妖道的目的已经昭然,毫无疑问就是通天神脉。

    朱厌受契约所制,不得不出手一拦,他飞到陆吾身前,往地上一跺脚,一道无边无际的裂缝在两妖之间张开。

    “赶紧滚开!”说话的还是那女童,她看上去十分兴奋,用力扯着陆吾的缰绳,大声对朱厌道,“好狗不挡道!”

    朱厌咬牙切齿道:“看我等下不剥了你的皮!”

    “看我等下不吃了你!”那女童身上有刺目的血红色,但是仍未见半分妖化的迹象,看样子还不打算显出真身。

    这让朱厌有些忌讳,他对十万大山的妖族还是很了解的,对付起来也得心应手,但是不知道真身的话再怎么了解也没用。他只得再度爆发妖力,将这条巨大的沟壑扩展开,使陆吾不得不与他隔着点距离相对而战。两者相持不下,谁的妖气也盖不下谁的,一时间以这条鸿沟为界,竟然划出两边截然相反的世界。

    那女童在这关头还没动手,一直在边上给陆吾鼓劲加油,对朱厌冷嘲热讽。

    朱厌的背后,稚川正带着刚刚出关的弟子们往通天神脉撤离,她走在最后垫底。直到那些弟子都飞到不受两方妖力碰撞影响的地方,她才抽出手折了只青鸟。她朝青鸟注入点元气,这鸟儿瞬间变化成真正的青鸟,同时往通天神脉飞去,传递这边的消息。

    清虚子远在东海,门中长辈皆在福地洞天中的隐蔽处闭关,她想来想去能想到的人只有妙隽子了。

    这时候她背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啸,听声音应该是朱厌。他已经显出原身,长得就像一只红毛巨猿,他死死攀援在一座山上,瞳中怒火几乎要喷出来:“小儿你好胆!居然偷袭我!”

    那女童方才不知以什么办法出手,竟然直接将朱厌逼出原身,她站在陆吾背上猖狂地笑道:“让你叫!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拔了你的舌头去喂狗!”

    趁朱厌被他师妹逼退,陆吾迅速后退几步,直接向前一跃,一下就跳到沟壑正上方。只见他虎爪往空中一踏,这一踏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与速度,空气发出巨大的爆裂声。他直接踏空再往前一跃,稳稳落在了对面。

    陆吾沉声道:“多谢师妹了。”

    女童拉着缰绳甩来甩去,只回他一个字:“驾!”

    陆吾应声而出,闪电般向了前来阻拦的朱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