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章 剪草为马,撒豆成兵

作者:莲花郎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海,方丈域,刚刚从人道与鬼道大军手中拿下蓬莱域的魔军正在往这个方向行进。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次魔道是打定主意要一口气把无妄魔境的势力推进到通天神脉的界门口了。

    一开始魔军将蓬莱域拿下后黄泉圣主直接返回无妄魔境,看上去似乎是为了回避鬼道与人道的反击。可是过了没多久鬼道与人道圣者就陨落了,魔军整装出征时领军之人已经变成了凶名赫赫的无瑕魔尊。修道界都知道破灭天魔宗被灭门之事,纷纷表示朱无瑕也是能忍,宗门都被魔道圣者灭了,自己还愿意给他卖命。

    虽说军中没有圣人或者那个什么黄泉坐镇,但是朱无瑕此人在东海积威甚重,魔军在她的带领下势如破竹,战意沸腾。魔军在进入方丈域之前几乎没有遇上什么阻碍,仿佛就在天地暗下去的那一日之间,魔军就从南海抵达了北海入口。

    此时仙道圣者不在通天神脉坐镇,而神隐门这一代的嫡传弟子都行踪隐秘,如此辽阔的方丈域竟然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

    东海的散修们纷纷转投无妄魔境麾下,虽然害怕神隐门问责,但是这会儿无妄魔境刀都架到脖子上了,他们也不敢不从。现在方丈域的散修们都盼着神隐门失利,不然他们这些弃仙投魔的肯定讨不得好去。

    “魔魔魔魔、魔尊……尊……”

    一个说话结结巴巴的老头从方丈山底下连滚带爬地往上走,他身子圆滚滚的,远看就跟个裹了道袍的球似的。他好不容易穿过那些戴着面具穿着黑衣的忘川使和记川使,跌跌撞撞地滚到了山顶上。

    这山顶上也站着不少忘川使和记川使,他们中央有一名蓝裳女子抱剑而立。这女人气息悠长,面容坚毅沉着,这身长裙好几处破损,看样子刚刚经历过一番激战。她正与一男一女两名魔道修者交谈着什么,只有她笑起来的时候才能让人隐约窥见几分杀伐之下的秀丽。

    “无暇魔魔魔、魔……”见那老头“魔”了半天也没“魔”出个什么东西来,蓝裳女子也不由朝他看过来。

    “别喊了,传声罢。”她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看上去颇为和善。

    刚刚在跟她交谈的一男一女也朝这老头看过来,他们每一个都带着莫大威严,磅礴汹涌的魔道气息让他站都站不稳。他好不容易把气给喘匀了,放开嗓门就喊道:“小人大钟门门主,见过无暇魔尊!无暇魔尊魔威浩荡,与天同齐……”

    “你有何事?”朱无瑕对这个人印象深刻,因为魔军还在艰难地渡过中央大乱流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就带着全门上下宣告归顺无妄魔境了。

    这老头是个胆小鬼、马屁精,听说还给忘川使塞过珠宝。忘川使和记川使都没有自己的意识,每一个都是黄泉的感知末梢。黄泉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给自己的使者戴了朵珠花,还开开心心地把这个老头封作什么接引执令使。

    朱无瑕想到这里又抬头看了眼自己边上那个忘川使,这么多黄泉使者都作相同打扮,唯独他头顶有颗大珍珠。朱无瑕又把视线拉回来,心想这一个两个黄泉怎么就没有一个看上去正常点?现在她才记起云青的好,云青至少知道在接见诸宗宗主的时候要穿衣服。

    这老头除了奉承话,说什么都结巴,朱无瑕听了半天愣是没听明白他在讲什么。

    “你可以传声,或者写着玉简上。”朱无瑕耐着性子跟他说,但是老头不听,一直在唧唧歪歪。

    一边站着的临君、素心看着他们俩倒也有趣,素心道:“派人去探探吧,这人说不清。”

    朱无瑕把剑往地上一插,对身边的忘川使行礼:“召请黄泉圣主吧,我有事要问。”

    “有何事?”出声的忘川使头上顶着大珍珠,“你说卿儿吗?”

    朱无瑕深吸了一口气,卿儿就是这个老胖子了,她道:“圣主,把他留在这儿实在是掣肘。”

    “我乐意。”黄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愉悦,“他长得讨我喜欢。”

    朱无瑕又看了那说话都不利索的老胖子一眼,觉得要是按这个标准,在这儿站着的恐怕没几个长得合黄泉眼缘,魔道圣者那样的更是丑到通天神脉去了。她只能对黄泉说道:“……圣主喜欢就好,改日多给您送几个。”

    “不必了,卿儿宗门上下都是我的。”黄泉立刻答道。

    素心和临君都在边上憋笑,朱无瑕则努力把话题从这个胖子身上转移开:“我军进入方丈域已经有些时日了,可是现在仙道根本不动。现在我们是直接北上通天神脉,还是就地驻扎,稳住再说?”

    “驻扎,等他来。”黄泉总算正常点了,她懒散地说道,“你先动手怎么可能伤得了太上道?当然是等他们自己过来,一旦他们占主动,那魔军胜起来也容易些。”

    朱无瑕原本也是这个打算,可是在这儿等了好半天,方丈山都一点点挪到北海入口了,神隐门还是半个人不见。这里离无妄魔境太远,魔军也得不到什么补给,要是半路杀出个捡便宜的,朱无瑕还真说不准会怎样。

    她刚刚也在跟临君素心两人商量,这两人在无妄魔境闭境期间驻守在方丈域,对这里的环境也熟悉些,多问问总是有收获的。

    按照临君和素心的说法,那群太上道修者对于领地似乎没有太强的观念。他们兴致好了就跑过来杀一会儿不听话的,感觉没意思了又回自己福地洞天闭关打坐。那个一直被派来镇守这里的清虚子也鲜少出现,百年来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难不成魔道大军要坐在这儿跟他们穷耗着,等他们闭好这百年关再打?

    显然不可能。

    “万一他们不出来呢?”朱无瑕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如今形势瞬息万变,魔道如此庞大的力量被牵制在东海,恐怕有些不妥。”

    黄泉半晌没声,也不知是不是还在,朱无瑕等了会儿才听见她说道:“无妄魔境里有我呢,有什么好怕的?而且那些使者们又不是摆设,出事儿了只管拿他们垫背,别客气。”

    这个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啊……就连临君和素心脑海中都是闪过大大的“不靠谱”三个字。

    朱无瑕脾气算不得很好,直接就说了:“大人,无妄魔境有你,可是通天神脉有仙道圣者,十万大山有妖道圣者,就连天宫诸神也藏于暗处。若是一有差池,可能满盘皆输。”

    朱无瑕觉得这个黄泉残魂的问题很大,她在某些方面是超出圣人的,但是以一介残魂之身肯定没办法正面与圣人相抗衡。而且从她的言语行为来看,她还始终停留在十万年前的那种状态下,不是很明白现在这个世界的情况。

    要不是她真的有点用,朱无瑕甚至会忍不住猜测这是云青故意留下来坑魔道的。

    “再等等,说不准仙道马上就跑过来了呢。”黄泉听上去还是轻轻松松的样子,连带漫山遍野的忘川使和记川使身上都没有半分紧张感。

    朱无瑕和素心、临君两人交换一下眼神,最后答道:“谨遵圣主吩咐。”

    也不知道黄泉是真的算着了还是随口说中,她跟朱无瑕谈完不久,北边天际就有熠熠清辉破空而来。

    对方仅有一人,这人还径直冲进来无数魔军的中心地域,万千魔兵所不能挡,眨眼间就落在了方丈山上。方丈山上的无数忘川使、记川使不提,就连踏入合道的魔门嫡传都有三个,也不知这家伙怎么就直接落在这儿了。

    不知为何,临君心中暗松了口气,因为黄泉不靠谱不要紧,反正他们的对手也不怎么靠谱。

    他松了口气,可是朱无瑕却必须严阵以待:“仙尊可算是来了。”

    来人白发如瀑,神色漠然,正是刚刚接到消息出关赶来的清虚子:“若是魔尊等不了,大可以直接上通天神脉。”

    他说话风格秉承神隐门一贯的冷淡直接,连这点表面上的友好都不屑于维系。

    朱无瑕倒也喜欢直接点的,她笑得大大方方:“正准备上去,没想到仙尊这就从天而降了。看你行色匆匆,可是被门中长辈赶出来的?”

    清虚子还真是被轰出来的。

    仙道圣者一直是安排他镇守方丈域,让他多费点心,别光顾着杀,可是说完之后清虚子还是老样子。他在升仙大会突破合道之后索性就不来这破地方看了,反正看多了还招骂。他往洞府里一钻,把护法大阵一开,再坐下来稍微闭会儿关,一睁开眼时就发现苏悼白差点把他洞府给掀了。

    清虚子被说中挖苦了一通也脸色不变,他迅速反击道:“此番出战自然少不得门中前辈殷切敦促,贫道听多了也烦,但也羡慕魔尊这般无牵无挂一身轻。不过看魔尊率军在此地许久踟蹰不前……可是与你们黄泉之间有些龃龉?”

    前半句话按点破灭天魔宗被灭一事,后半句话又明说朱无瑕与黄泉不合一事,两件事怎么看都比朱无瑕那句调侃来得恶意得多。临君和素心听着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可是朱无瑕却没有多在意。

    她神色自如地把寒灰从地上拔起来,执剑道:“仙尊善辩,无暇有所不及,唯有以手中剑问太上真意了。”

    清虚子身形一闪,在寒灰斩到他之前化作一缕清风消失在原地。

    四周黑暗的边界处开始闪烁起点点金光,一个个小山般高大坚实的金甲战将凝聚出实体。他们全身都包裹在沉重的金色铠甲之内,而这些铠甲上则分布着无数符箓,符箓之中凝聚了浓郁的仙道元气。他们每走一步身上就冒出大量纯净无比的清气,不一会儿四周就被这些清气填满,魔道修者在其中大有不利。

    “我说这家伙怎么敢孤身闯入魔军……”

    素心微微皱眉,她已经开始屏息了,这样浓郁的清气对于魔道道法的施展可以说是天然的阻碍。虽然他们几个合道的无所谓,但是魔军中大部分还是未合道的内门弟子,要让魔军在这种环境里对抗金甲符兵实在是有点艰难。这些金甲符兵的力量全部依靠清虚子一人的元气支持,此人能在东海与朱无瑕分庭抗礼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样近乎无穷无尽的元气非根基深厚、天赋惊人所不能有。

    眼下就看朱无瑕能不能以最快速度把施术之人先斩落,否则魔军肯定损失惨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