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作者:韩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智者总是在生死攸关时出现。这时文学社一个人突然聪明了,说把钱荣找来,在印好的报纸里的空格上都签上名字。众社员心里叫绝妙,嘴上不肯承认,说:“事到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了。”钱荣不知道内幕,欣然应允,签了一个中午,回到教室说了不下五遍,还常甩甩手说他签得累死了:

    “Beacelebrity(做个名人)真是辛苦。”雨翔巴不得他手抽筋。

    下午《初露》就发了下来,学生都惊呼“草纸来了”。一看草纸,上面还有未干的墨水印,都恨这堆墨渍坏事,使《初露》连做草纸的唯一资格都丧失了。终于有人细看那堆墨渍,那人眼力惊人,横竖认了半天,念“钱荣”。众生大哗,都去看那篇《他的理想他的心》。报道里钱荣的话都夹中夹英,甚至连国名都不放过,都是China什么了Chi nese怎么了,仿佛中文里没有“中文”这个词语。中国人一向比较谦虚,凡自己看得懂的不一定认为好,但碰上自己看不懂的一定不会认为坏。学生都望着《他的理想他的心》出神,望着望着,终于望而生畏,都夸钱荣是语言天才,加上钱荣的签名,使钱荣这人更显神秘,仿佛是现代名家正在写的一本书,还没露面外边已经赞扬不断。高一许多女生路过三班门口都驻足往里面指点:“哪个是钱荣?”“这个这个,正沉默——看,现在在记东西,就那个。”“就是他,哇,很棒的,帅呆了!”钱荣故意不去看。姚书琴暗暗吃醋,心里说:“去,就你们这几个人也有资格看钱荣。”更深处却隐藏了一种危机感——本来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靠山能够出人头地名声显赫,使她脸上有光,可一旦靠山真的有了名气,她就会发现其实她脸上还是原来那么点光,更不幸的是慕名来靠这座山的人越来越多,此时她又恨不得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钱荣没有察觉到,每次在姚书琴面前炫耀全校多少女生追他,意在暗示姚书琴“尽管如此,我还是伟大地选择了你,你是多么有福气”。

    钱荣有所不知的是女孩子一旦坠入爱河,这类话要尽量少说,放在肚子里自娱一番也就罢了,没有必要拿出来互娱。女人的智慧与爱情是相对的,爱情多了智慧就少了,这就是古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雅典娜不谈恋爱的缘故——智慧少了就想不到钱荣那么深奥的用心。

    终于姚书琴吃醋吃得饱和了,与钱荣大吵一架。当时钱荣仍在鼓吹,姚书琴拍案而起:“你算是我什么人,对我讲这些干什么!”

    钱荣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道明自己是姚书琴什么人,一口英文派不上用场,瞪眼看她。姚书琴骂得不爽,自己已经站着了,不能坐下再拍案而起一次,能做的只有拍案叫绝:“你是不是想逼死我!”话一说完,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死了,颓然坐下甩手说,“你一天到晚跟我说,你不嫌烦,你不嫌烦我嫌烦!你成天把她们挂在嘴上,你这么在乎你去跟她们好啊!”然后拼命酝酿眼泪。

    钱荣茫然失措,顾及自己是当红人物,影响不好,只想尽早结束这场争吵,扮一脸伤心说:“好啦,对不起,我不好,惹你难过了,好了。”

    林雨翔在旁边看,忍住张口欲出的喝彩。想这对狗男女终于要决裂了,而且看样子姚书琴还要闹下去,闹!就这样闹!闹得全校都知道,闹到政教处!于是换一个看戏的坐姿,准备眼福耳福一起饱。不料姚书琴只是伏在桌上不知哭笑,钱荣安慰几声也出去了。雨翔倒比两个当事人还伤心,油然而生十一月十八日观狮子座流星雨后广大天文学家的心情。但还是有一些快乐的,经过这次,俩人的感情就算没有破裂至少也有拉伤。

    然而雨翔彻底失望了,钱荣神通广大,不过一天,俩人就和好如初——和好胜初。那天晚自修钱荣给姚书琴洗了一只红得出奇的苹果,还不知从哪位农民伯伯那里要来几颗红豆,并偷王维诗一首,写在一张背面是海的天蓝信纸上: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送你一苹果

    愿解心头锁

    惟有一事求

    请你原谅我

    姚书琴念了一遍,笑出了声,问:“这是你写的?”

    “是我写的。”钱荣这话别有用心:万一被人拆穿,说起来后四句是他写的;如果没人说破,那当然最好。

    雨翔听见姚书琴念,几乎要叫出来“抄的”,后来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竟动了恻隐之心,硬把话压下去。那话仿佛绑架时被套在麻袋里的人东突西顶,挣扎着要出来,雨翔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是不让它说出来,善良得自己也难以置信。

    钱荣对王维糟蹋上了瘾,又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然后看雨翔神情有异,说,“林雨翔,下个礼拜学校电视台开播,我播新闻,你一定要看,若有inadvisable处,就是不妥,你可要指正哦。”

    林雨翔恨不得要说:“老子学富五车,你够资格要我指正吗?”无奈自己也觉得这句大话实在太大,卡在喉咙里出不来,心里也没有底,究竟学富的“五车”是哪种车,弄不好也不过学富五辆脚踏车。没有傲世的底子,只好笑着说:“一定,一定会的。”

    不论是不是凭体育成绩进来的,既然成为了体育生,每天的训练是逃不掉的。林雨翔起初受不了每天跑那么多圈,常借口感冒发烧脚抽筋手拉伤不去训练。刘知章前几次都批准了,后来想想蹊跷,不相信林雨翔这人如此多灾多难,每逢林雨翔找借口都带他去医务室。被拆穿一次后,林雨翔不敢再骗,乖乖训练。这学校良心未泯,刮钱之余也会拨出一小点钱作体育生的训练费。雨翔拿到了十七块钱,想中国脑体倒挂的现象终于解决了,苦练一个多月,洒下汗水也不止这些钱,但无论如何,毕竟是自己劳动所得,便把这十七元放在壁柜里当做纪念。

    天气渐凉,体育生的麻烦就来了。原本体育生训练好后用冷水冲洗挺方便的,但现在天气不允,理论上说热水澡也可以在寝室里洗,可洗热水澡耗热水量大,通常用本人的一瓶只能洗一个小局部,洗澡需调用全寝室所有的热水瓶,寝室里的人都不同意,仿佛这热水瓶每用一次要减寿一点。假使寝室里都同意了,地方也不允许,澡要在卫生间洗,卫生间其实最不卫生,满地垢物,踏上去脚都恶心,况且卫生间是公用的,即使克服了脚的恶心,往往洗到一半,某君冲进来“稀里哗啦”一阵,便又升华到了耳的恶心,这样,不仅澡洗不舒服,那人也不见得会拉舒服,所以,应运而生一条规则:卫生间里不得洗澡。

    这个规定是钱荣定的,目标直指雨翔。林雨翔不敢争辩,懒得去洗,不仅做不到商汤时盘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而且有时三四天也难得一新,使人闻了都有望梅止渴口水直流的效果。实在有个女生受不了,小声问林雨翔几天洗一次澡,雨翔大大地窘迫,没想到自己已经酸到这个地步。汗臭这东西就像刚吃饭的人脸上的饭粒,自己并不能察觉,要旁观的人指出才知道,而往往一经指出,那人必会十分窘促,自尊自信像换季商品的价格般一跌万丈。雨翔被伤的自尊久久不能恢复,与人说话都要保持距离,转而将仇恨移到了学校管理工作上,写周记反映情况。那本周记的运气显然比林雨翔的运气好,被校领导见到,评语道:“你的问题提得很好,是我们工作的百密一疏,兹决定近日开放浴室。”校领导的钱比梅萱多,不必省圆珠笔芯,大笔一挥,一个大钩,那钩与以前的相比明显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还很深刻,划破了三张纸,大如古代史里的波斯帝国,可以地跨三洲。雨翔进市南三中以来从未见过这么这么大的钩,想以前写周记竭力讨好也不过一个小钩,这番痛斥学校倒可以引起重视,真是奇怪,兴奋了几节课。

    学校的澡堂终于开了。那澡堂似乎犯下了比热水龙头更深重的罪,隐蔽在实验楼后面,雨翔好不容易才找到。进澡堂前要先交两块钱买澡票,如此高价料想里面设施一定优良,进去一看,大失所望,只不过稀稀拉拉几个龙头,而且龙头里的水也不正常,冷热两种水仿佛美国两个主要党派,轮番上台执政,而且永远不能团结在一起。调了良久,两种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始终不成一体。换一个水龙头,更加离谱,热水已经被完全消灭,只有冷水“哗哗”洒在地上,溅起来弹在脚上一股冰凉。雨翔吓得忙关掉,再换一个,终于恍然大悟第二个龙头里的热水跑到哪里去了,两脚烫得直跳,不敢去关,任它开着。

    第四个终于争气,有了暖水可冲。雨翔心里难得地快乐与自豪,越冲越得意,从没觉得自己会如此重要,一篇周记就可以开放一个浴室,对学校以前的不满也全部抛掉——比如一只草狗,纵然它对谁有深仇大恨,只要那人扔一根骨头,那狗啃完后会感激得仇恨全忘。雨翔决定以后的周记就用批判现实主义的手法。

    钱荣第一次上电视主持十分成功。雨翔在底下暗自发力,心里一遍一遍叫:“念错!念错!”还是没能如愿。学校第一次开播,拍摄没有经验,但在新闻内容上却十分有经验,一共十条新闻一大半全是学校开的会,如“市南三中十一月份工作成绩总结大会”、“市南三中十二月份工作展望大会”、“关于如何培养学生学习兴趣座谈会”、“关于如何开展学生精神文明建设座谈会”……领导争相要露脸,摄像师分身乏术,不敢漏了哪个会,苦得要命。

    钱荣边上还有一个长发动人的女孩子,初次上镜,比较紧张,念错了两个字,女孩子的动作改不了,每次念错都伸出舌头笑,以示抱歉。雨翔恨屋及乌,也对那女孩看不顺眼,恨不得她的舌头断掉。

    播了二十分钟里面依然在开会,不禁叹“天长地久有尽时,此会绵绵无绝期”。又开两个会后学校里终于无会可开,内容转为学生的校园采访,被采访的人莫不呆若木鸡,半天挤不出一句话的比比皆是,而表达能力强者挤出了几句话也是首不对尾。观众都暗暗笑,记者比被采访的人更紧张,执话筒的手抖个不停。雨翔想,那些校园采访都是剪辑过的,都成这个样子,原片就更别去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