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九章 7月25日 星期一 晴

作者:鲍鲸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午到了公司,王小贱就开始在我旁边伺机搭讪,但我目不斜视任他自生自灭,语言上的沟通不能建立,王小贱就开始在MSN上骚扰我。

    “别生气了。”

    ……

    “你把这事都搞复杂了,其实,其实我就是因为你美,所以想乘你之危。”

    ……

    “我真是出于一片好意,希望你不要被这场浩劫把精气神给掠走了,能像以前一样,每天还能生活得那么咸湿。”

    咸湿?

    我扭头瞪着王小贱,王小贱一脸茫然,凑到我电脑前看了看他刚刚发的信息,大惊失色,抽身回到自己电脑前,接着打:“是闲适,闲适。”

    其实我也没真生王小贱的气,阻止我开口说话的理由成分很复杂,占最大比例的,恰恰是感谢,但感谢中又带着一点被蒙在鼓里的愤怒,愤怒上又细细洒着一层我不愿意承认的失落,五味杂陈之下,我被这个原因噎得好销魂,所以一下子真是张不开口。

    我刚准备在MSN上回王小贱点儿什么,这时,大老王打开办公室门,雄赳赳地扫视工作区一圈,然后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黄小仙,你进来一下。”

    我推门走进大老王办公室,里面除了他,还有一个老头,很憔悴,衣服穿得简单,但是透着一股斯文气。我在老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大老王指指我,冲着老人说:“这是我们这儿的策划小黄,您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跟她沟通,她脑子转得比较快,要是急活儿,由她来负责比较合适。”

    老人冲我笑了笑,我也赶紧点点头,开口说:“您好,我叫黄小仙,您叫我小黄就行,怎么称呼您?”

    老人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握着我的手:“黄小姐,这次要给你添麻烦了,我免贵姓陈,陈书坤。”

    我被陈大爷吓了一跳,慌忙也站起来:“陈大爷,您这是干吗,我们坐着聊,新人今天没一起过来吗?”

    大老王在我身后说:“是给陈先生和他夫人办,你眼前站的就是新郎官儿,这次咱们办金婚仪式。”

    我心里发自肺腑地高兴:“祝贺您,这真是大喜事儿,您打算怎么办呢?夫人怎么没一起来?”

    陈大爷眼神一暗:“她现在行动不方便。”

    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您放心,只要你们老两口把想办的仪式风格告诉我们,我们来负责所有的操作环节,不会劳你们操心。日子呢?日子定好是哪天了吗?”

    陈大爷在沙发上坐下来,有点儿无助地来回搓着双手:“越快越好。黄小姐。”

    “越快越好?”

    大老王又在我们身后做画外音解释了:“小黄,陈大爷的老伴儿,身体很不好。”

    我在心里琢磨,身体很不好,仪式越快办越好,那就是说,陈大爷的老伴儿,没剩下几天了?

    我心里一惊,转头看向大老王,把疑问用眼电波传达给他,结果大老王瞪我一眼,我赶紧又重新看向陈大爷。

    “那好,陈大爷,我们就抓紧一切时间吧,您看,您是全权代表了您夫人呢,还是需要我们去和她沟通一下?”

    陈大爷露出一个特别单纯无邪的笑:“你最好问问她,这个人哪,意见特别多,我可全权代表不了她。”

    我点点头:“好,那我一会儿就跟您去见见夫人?”

    陈大爷一犹豫:“她现在在医院呢,上个月住的院,住院之前就嚷嚷着要我跟她办个金婚。住院以后,精神不好了,这事儿就没再提,但是我想给她办了。你要是想问问她想法,得赶在早上六点到九点去,这时候她清醒,天气一热起来,她就有点儿迷迷糊糊了,到了下午,基本上就一直是昏睡。”

    我顿时忐忑了,这么个状态,要是真操办起来,别管有什么想法,都得以老太太的精神状态为中心轴,向外开展,难度实在是有点儿高不可攀。

    送走了陈大爷,我冲回办公室咨询大老王,打开门劈头一句话:“头儿,咱们以后不做生意啦?”

    一般的婚庆公司都喜欢接金婚的仪式来办,因为金婚在我们这一代人心目中,和“奇迹”、“神话”一类的词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四处觅食的小情侣们但凡能顺利交往上五十天,就恨不得击掌相庆满城裸奔以示自己不再是单身了,但同一个世界里,居然也有一男一女吭吭哧哧地埋头搭伴走过了五十年,想到这样的事实,总是能让许多人包括我在内,偷偷汗颜。

    所以许多婚庆公司在给新人办结婚仪式时,都不忘捎上一句:“两位的金婚典礼也要在我们这儿办哟。”新人们一听这话,总是要俗套地咧开大嘴作眉开眼笑状。

    但这次的案子,我实在想不通大老王为什么要接,是金婚没错,但是金婚典礼过后没多久,可能其中的女方就要过世了。这事儿放在哪个婚庆公司,都是不用动脑筋便会拒绝的案子,如果传出去,以后办结婚典礼的新人,怕是要觉得很丧气。

    我盯着大老王,等着他回答我,大老王靠着他的老板椅,手里拿着个紫砂壶,又摆出了一副天降大任于他的模样,迎着阳光说:“老头儿不容易,跟我磨了三天了。别的婚庆公司不接啊。”

    “是啊,您想想为什么别的公司不接啊?”

    大老王喝口茶,不慌不忙地说:“让你接了,你就好好做,哪儿那么多废话?”

    “要是传出去,公司客源要受影响的。”

    “人家老头也那么真诚,这争分夺秒的事儿,我再不答应,回头转世投胎也得受影响。别废话了,回去写策划。”

    我转念一想,老板都豁出去了,那我还瞎操心什么,于是一下午埋头写流程,列出提纲,准备好了明天一睁眼,就赶去医院见一见清醒中的陈夫人。

    下了班回到小区,我看着手上的两把钥匙,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拿起了新家的钥匙,打开了门。王小贱已经回来了,正蹲在厨房里,抱着个像煮蛋器一样的盒子揣摩来揣摩去。

    我看了王小贱一眼,还是没法儿开口说话,于是径直进了卫生间,洗澡,换衣服,然后回到我房间吹空调。

    过了一会儿,房间门偷偷摸摸地开了一条缝,王小贱的小眼睛在门缝里一闪一闪的:“小仙儿,你想吃手工自制的薄荷冰激凌吗,我自己做的,我买了一个特拉风的冰激凌机。”

    我把埋在枕头里的脸亮出来,斜眼看看他。

    “你尝尝吧?”

    我想了想,还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话。

    “你是不是困了,那我等你睡醒了再给你吃。”

    王小贱转身要走,我终于忍不住了:“把吃的留下。”

    王小贱眉开眼笑地推开门,把碗递到我面前:“你尝尝,味道特别荡气回肠。”

    “你看看你这点儿出息,奔三的老爷们儿了,天天在家琢磨这些见不得光的事儿,问题儿童研究中心应该拿你当课题。”

    我一边数落他,一边把冰激凌往嘴里放,还真的是口感不错,尤其是薄荷味儿,特别浓郁。

    “怎么样?”王小贱一双眼睛兴奋得闪闪发光。

    “还真不错,特别是薄荷味儿,很地道嘛,你怎么做的啊?”

    王小贱一屁股坐我身边,数着手指头给我讲解:“特复杂,蛋清得打开,然后把奶油也打散了一直搅拌,一定要打到特别均匀才行,累死我了,你摸,我胳膊都肿了……”

    “那薄荷味儿是怎么来的呢?”

    “我挤了点牙膏进去。”

    “……”

    我把碗放回王小贱手里:“我看看你胳膊,肿了是吧,真可怜,怎么就没断了呢?”

    “怎么了,黄小仙儿,牙膏也能吃,真的,我小时候老吃,我还把一整管儿牙膏冻着吃呢。”

    “怎么说呢,比起牙膏味儿的冰激凌,我更喜欢吃84消毒液味儿的。”

    “好说,下回给你做,不过那个危险系数高……”

    不知不觉地,我和王小贱又重新开始了那种无意义的纯粹以消耗生命为目的的唇枪舌战,看着要给我做腰子味儿冰激凌的小贱,我脑海里的另外一个自我灵魂出窍,站在房间不远处看着我,对我说,别改变,保持好这一刻,别改变。

    有人愿意为病危中的妻子办一个金婚仪式,但也有人因为结婚问题把女朋友从十八楼扔了下去,这世上有形形色色的关系,没拆穿时你好我好,拆穿了便众叛亲离。而对你来说,黄小仙儿,你前途未卜,所以不如保持不动。浑浑噩噩在烂泥里滚过是一天,朝气蓬勃假装自己是少先队员又是一天。作为一员伤兵,我一直背着病床一路前行,只要情形不对,便准备随时随地卧倒就医,而在这一路上,如果说自尊心是定时注射的大剂量吗啡,那么王小贱和我的这段关系,就是我的呼吸机,最悲惨时,被人踩到谷底还在上面加上一个水井盖,亏了它,我最后还是能缓过一口气。

    我盯着王小贱的眼睛,特别诚恳地说:“王小贱,谢谢。”

    王小贱一愣,继而大惊失色,沉默了半天,他抬起头,深沉地说:“小仙儿,这么二百五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咱们能跳过这个话题,进行下一个段落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