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7月19日 星期二 晴

作者:鲍鲸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天一上班,我就被王小贱一脸的凄风苦雨给震慑到了,仔细一问,原来是他房东的儿子突然要结婚,本来长期租给他的房子要拿来当婚房用,所以他从今天起,就得开始努力四处找房了。

    王小贱看了半天租房网站,然后发自内心地万念俱灰了:“哎,你说我是在大兴租个两居室好呢?还是在国贸和四个老爷们儿合租一阳台好呢?”

    “我觉得都不靠谱。你不如抱着大老王的腿哭上半个小时,然后让他把咱们茶水间分给你住。”

    王小贱仰天长叹:“你说这是什么情况啊?房租贵得也太没谱了。”

    “所以说啊,社会都发展成这样了,你一个人空揣着两个肾,不觉得太奢侈了吗?”我笑嘻嘻地接着打击王小贱。

    王小贱瞪我一眼,转过身去,再也不和我讨论了。

    快要下班时,魏依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在你公司楼下等。”我看着短信一恍惚,要是不看电话号码,这口气和他一模一样。

    下班时间一到,我便“噌”地站起来向电梯门口冲去,倒不是因为多迫切地要见到魏依然,而是不想被王小贱发现魏依然在楼下等我。但是紧赶慢赶,王小贱还是在我身后看见了坐在车里一脸笑意冲我招手的魏依然。

    王小贱看看我,看看他,一脸茫然,我心里涌出一股被家人将我和小男友捉奸在床的感觉。刚想解释什么,王小贱带着他的茫然转身走了,背影都透着一股事不关己的气息。

    魏依然坐在车里冲我喊:“上车吧?”我点点头,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车里有一股好闻的香水味儿,空调也开着,还飘着淡淡的怡情小音乐,和外面的酷暑一比,这里边真是人间仙境,但我还是忍不住左挪右晃地调整着坐姿,一副坐立难安伺机潜逃的风貌。

    魏依然回过身说:“看,你一上车,就能看出和李可的路数不一样。”

    我很好奇:“嘿,还真是小细节见功力啊,您说说,我听听。”

    “李可就比较懂事。”魏依然指了指他旁边副驾驶的座位,“我和李可第一次约会,她一上车就自己坐在这儿了。这么一来,我就不用一边儿开车一边儿费劲地转过身去跟她眼神交流,而且也等于是她给我的一个信号,告诉我,这一路上,可以有一些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比如肢体无意中的小摩擦啊,眼神偶尔间的一碰撞啊,这大大提升了我的驾驶乐趣。要都跟你似的,一上车就闷头往后面一坐,等于主动拉开了咱们两个人的距离感嘛。”

    我听完魏依然详尽的分析,点点头:“有道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打击你。我坐后面只有一个原因,从小我爸就告诉我,如果遇到车祸,坐副驾驶位置上的家伙一般都必死无疑。因为对面的车迎面撞过来的时候,司机都会下意识地向右拐,所以迎难而上的都是副驾驶位置上的那具肉体。眼神接触挺美好的,肢体摩擦也挺美好的,但路上就这么点儿工夫,您这么三心二意,这美好真是挺危险的。你看那些路边刷的标语:为了快感丢了命!那都是在提醒你呀,魏依然同志。”

    魏依然听我说完,长叹一口气:“嘿,还真碰见惜命的了。”

    车子在一家日本料理店门前停了下来:“就这家吧。”

    我抬头看看这家店的外观,低调内敛,暗藏风骚,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打高贵牌的坑人小饭店。

    打开菜单,我的脊梁骨一软,先不说菜有多贵,光是菜名我都看得似懂非懂,而且起得还都不怎么好听,从字面上联想,只能想到鸡饲料、妙鲜包一类的动物食品。

    魏依然轻车熟路地点好了菜,我上下左右斟酌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个朗朗上口还不失风雅的菜名。“我要一份烧白子。”我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和魏依然都一愣,魏依然表情认真地问我:“你确定吗?”

    我心想,什么情况,点个菜还这么严肃:“怎么着?不确定还能求助现场观众吗?”

    魏依然转头对服务员说:“给她上吧。”

    服务员莫名其妙地忍住笑,点点头。

    “要新鲜点儿的。”魏依然补充完,服务员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只剩下我和魏依然面对面,我有点儿尴尬,但又不是针对魏依然的尴尬,想了半天,才发现是四周的气氛使然。大堂里空空荡荡的,随便出点儿什么声音,都引起一阵回响,除了我们,客人只剩斜对面坐着的一对男女,要说不是婚外恋,连他们面前的那盘生鱼片可能都不相信。男的四十多岁,女的也就二十二三。两个人大概是在商量吃完了饭要去哪儿销魂一下,所以男的面带油光喜笑颜开,女的腰肢轻扭红潮乱泛。远远遥望着的我,想到这两个人肚子里塞满了海胆海螺和生鱼片然后紧紧相拥在一起的画面时,胃袋和脑浆都变得抽离荒诞起来。

    服务员又像幽魂一样出现在我们身边,分别给我们上了菜,我尝了一口我的烧白子,干干巴巴淡而无味,魏依然兴致勃勃地问我:“好吃吗?”

    我麻木地点点头:“有股羊腰子的味儿……”

    魏依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确实是一个体系的,这是河豚的精子。”

    我扭头就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你怎么不早说啊!”

    魏依然一脸笑意:“我还以为你就好这一口呢。”

    情绪惨淡地吃完了饭,我和魏依然走出这家变态小饭店。坐上车,魏依然问我:“还恶心吗?”

    我点点头:“恶心。”

    “这是我请姑娘出来吃饭,第一次吃出这么个结论来。”魏依然总结道。

    魏依然一边开车一边问我:“现在咱们去哪儿?去DOMUS喝点儿东西?”

    我摇摇头:“算了,我穿成这样,跟着你去那种金光闪闪的地方,别人肯定以为你别出心裁雇了个女保镖呢。”

    魏依然没说话,车默默地开上了长安街,王府井旁边的一片建筑群进入我的视线里。

    “去东方新天地吧。”我对魏依然说。

    “好,”魏依然说,“这点你跟李可还真是一样,吃完饭,顺手让男朋友给你们买件衣服买个包,就当饭后甜点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反正你先往那儿开吧,停在面向长安街的那个门口。”

    站在东方新天地门前,魏依然向地下的商铺街走去。

    我指指大楼的上面:“我要去那儿。”

    魏依然顺着我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隐隐约约看见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招牌。

    “呃……这有点儿过了吧?”

    “你想得太高端了,放心,我不劫你财,更不打算劫你色。”

    我和魏依然沿着一长串的台阶向上走,一直站到酒店大门前的平台上,平台中央有一个小型的喷泉,转过身来,脚下是车灯汇成一片的长安街,风从四周吹过来,带着一股热乎乎的慷慨。

    “视野真好。”魏依然很惊艳。

    “一直在楼下埋头消费,都不知道上面还有这么好的风景吧?”

    我和魏依然在最高一层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短时间里,谁都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看着脚下的车流发呆。

    “我上一次和男孩子约会,都是好多年前了,还上大学呢。他说带我去吃哈根达斯,我说一破冰激凌有什么好吃的,他就揣着吃冰激凌的钱,带着我去前面的小吃街美美地吃了顿爆肚儿。我特紧张,所以一直埋头猛吃,结果吃得太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特别担心,一路问我:‘没事儿吧,要是太难受,就吐出来。’我摇摇头,说那不行,都是我的,一口都不能吐。后来走到这个台阶前面,他说,那就坐下来歇一会儿吧,再后来,你猜,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

    “我们接吻了。”

    魏依然一笑:“都快吐了,怎么还会有那种想法?”

    “赶上好时候了,”我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到九点了,“希望今天也有。”

    九点钟一到,喷水池“噌”地蹿出了水柱,水柱下面还有五颜六色的彩灯配合着交替闪烁,嵌在地面上的音箱,播放起了《乘着歌声的翅膀》。

    我和魏依然身后是一片茫茫的水雾,小水珠蒙蒙地洒在我们的身上。

    当年,我和他也和此刻一样,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困在了一个小天地里。

    “看,你是不是也有种感觉,除了接吻,干别的实在是不应该?”

    魏依然上下左右地环视一周,然后看定我,眼神专注起来。

    我笑着问他:“是不是灯光一配合,我也变得面目很端正了?”

    魏依然轻声说:“既然来了,那就别白来,接个吻再走?”

    魏依然把脸凑上来,我默默地估算着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50厘米,30厘米,15厘米,还剩5厘米他嘴唇就要着陆的时候,我迅速往后一撤,躲开了。

    魏依然扑了个空,满脸不解地看着我。

    我露出一个抱歉的笑:“真不好意思,一凑近了才能闻出来,虽然你喷了古龙水儿,但还是带着一股天生的浑蛋味儿。

    魏依然脸色一变:“黄小姐,你这是在逗我玩儿吗?”

    “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是一特真诚的事了?”

    远远地,我听到魏依然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靠”。

    “昨天在森林公园看见你,就知道你不对劲儿,快结婚了,以后再出来鬼混多多少少都得牵涉点儿道德问题了,心里特不甘心吧?正好我一出现,是不是顿时觉得这是老天爷快递给你的一个大便宜?”

    “你情我愿的事,你至于说得这么严重吗?”魏依然修养真是好,居然还保持着微笑。

    “可你昨天跟我分析李可那种姑娘有多好的时候,我听得很不情愿啊。”

    “那你今天可以不用跟我出来吃饭的。”

    “我得让你明白,有一种姑娘爱你的方式,是把你带到新天地下面去,让你有一个机会为她们消费,不过还有一种姑娘,是把你骗上来,真心实意地跟你接个吻,让你看看北京的小夜晚有多梦幻。”

    魏依然沉默了半天,然后开口说:“好,我承认,如果我年轻五六岁,我肯定追你这样的姑娘。”

    这才是一整晚唯一中立的事实,是的,多年以前,我的矫情我的浪漫我的天时地利,到了今天,已经统统过期,更关键的是,当年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居然选择了中途退票离席。

    我看着魏依然,开口说:“如果我能回到五年前,我要把自己好好打磨好好完善,争取五年后的今天,再惨也不能惨过现在。”

    我和魏依然慢慢走下台阶,两个人和平而有礼貌地握了握手。

    “我猜,你也不会让我送你回家了吧?”

    “前面就是公车站。”

    转身离开前,魏依然转身笑着说:“不过,我确实发现了和李可完全不同的姑娘们——她们的好处在什么地方。这么一来,你欠李可更多了。”

    “更多选择更多欢笑,”我冲着他说,“你有这个觉悟很好,而且,这是李可她欠我的。”

    我坐在回家的末班车上,看着窗外。长安街的风景真好,这么好是因为它永恒不变,那些大气势的建筑物,越来越昏黄的霓虹灯和在金水桥前傻笑着留影的游客,他们永远不会变。

    曾经,我和他天天坐着公车经过这条街,经过我们初吻的那个舞台,这一条街,也是我们爱情故事里的一个小景点,老的时候,可以让子孙们组团来瞻仰参观。

    但现在,或许只是在我眼中,这条街变得越来越面目惨淡,每次经过时,说触景伤情太夸张,但我确实是想要紧紧闭上眼睛,免得脑海里循环播放起关于回忆的3D电影。

    但从今天起,希望不会再这样了,对于销毁不了的回忆,我只能找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做些毫无意义的事,东拼西凑,勉勉强强,把那回忆覆盖起来。

    不然它永远立着纪念碑,我宁可洒点狗血上去,让它不要美得那么遥不可及。

    这是第23天,我努力做出的尝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