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恶之花(2)

作者:刘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巨坑距离李观澜等人落脚处有三十余米,足有十层楼高,如果步行而下,要走上十来分钟,但特警队员执索而降,却只有一眨眼的工夫。站在上面的刑警和医务人员只感觉眼前一花,飞身而下的特警们已经着地。那些久居深山不谙世事的麻风病人怎会想到神兵天降,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甚至一声撕心裂肺的号叫还卡在喉咙里,已经被齐刷刷地掀翻在地,戴上手铐脚镣。直到这时,麻风病人们的惨叫才冲出喉咙,叫得惊天动地,有的尖厉高亢,有的则破烂嘶哑,声音冲击着警员们的耳鼓,说不出的难受。特警队长清点数目,十七名麻风病人,无一漏网。

    李观澜这时已经跃到躺倒在地面上的那人身前。此前他在相片上见过钱景岳的模样,这时借着火光往那人脸上打量,立刻确认他正是失踪的7664厂保卫干部钱景岳。再往他的胸腹部一看,李观澜倒吸一口凉气,钱景岳的肚子上血肉模糊,开了拳头大小的一个洞,甚至可以看见一截鲜红色的肠子露在外面,也不知其他内脏是否已经被摘除。钱景岳的脸色惨白,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看样子已经九死一生。

    李观澜指挥众人,有条不紊地把钱景岳及被抓获的麻风病人抬上担架,用带有铁扣的帆布带子在他们身上一圈圈地紧紧绑住,以确保即使抬担架的人脱手或跌倒,担架上的人也不会滚落。

    这些绑架、杀死且吞食十三人,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血案的凶手,就这样顺利归案,办案警员们都很兴奋。虽然事先已经预料到,这些麻风病人患病已久,不良于行,甚至神智也已不太清楚,绝不是训练有素、身手矫健的特警队员们的对手,但他们毕竟是特殊人群,携带有传染病菌,又隐匿在深山里,是否能够寻找到他们的藏身地,谁也没有把握。这一次凭着特警队员们出众的身手及李观澜的敏锐和智慧,竟然一举成功,打了一个兵不血刃的大胜仗。

    冯欣然在躺在担架上的众多畸形脸庞中,瞥见一张生满紫红色肉瘤的可怕脸孔,禁不住打个寒噤,脱口而出:“简淳的摄像里拍到过这个人,他曾参与围攻许天华他们。”

    那张肉瘤脸的双眼紧闭,似乎已昏迷过去,又似乎已不懂得人类语言,充耳不闻。

    李观澜挥手把冯欣然叫到一边,低声嘱咐他一番话,冯欣然扫一眼肉瘤脸,流露出既惊讶又将信将疑的神色。

    随队带来的医疗车车厢里足够宽敞,可以并排放下两副担架,在李观澜的指挥下,肉瘤脸和钱景岳的担架被抬上同一辆医疗车,李观澜、冯欣然和两名医护人员也相继上了这辆车。

    肉瘤脸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护人员和两名刑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钱景岳身上,能否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不仅意味着挽救一条生命,更可以靠他提供的线索,彻底解开麻风病人聚集深山和掳劫、残害人命之谜。

    但钱景岳的伤势比想象的更加严重,他的腹部被剖开,虽然内脏没有缺失,但是已经严重感染,而且失血过多,血压一路骤降,已经生命垂危,随时可能死去。

    医护人员一边紧张地忙碌,一边向李观澜汇报着钱景岳的生命体征,“高压75,低压47,心率51,伤者的情况非常不稳定,而且状态还在继续恶化……伤者瞳孔扩散,我们回天乏力了。”

    每一句话,都使李观澜心中残存的希望幻灭。虽然抓捕行动很成功,但钱景岳赔上一条命,又使得案子的脉络不够清晰饱满,萦绕在李观澜脑海中的疑云始终不能淡去,不能不说是重大缺憾。

    冯欣然见状,说:“如果钱景岳死去,还有这十七名麻风病人呢,我们逐一审讯,总能得到需要的口供,坐实他们绑人杀人的罪名。”

    李观澜神色黯然地摇摇头说:“没有用,这些麻风病人都是重症患者,不仅肢体残缺,而且神经和智力都受损,九成是问不出任何口供的,即便问出来,法庭也不能采信。”

    冯欣然气愤地说:“那他们伤害十三条人命,就这样不了了之?”

    李观澜说:“7664厂在近三年里有十三名员工失踪,在苍莽山上又发现了埋骨的巨坑,可是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十三人就是麻风病人害的。钱景岳如果不死,可以充当直接证人,可惜他眼看就不行了。这条线索一断,对麻风病人们的处置也多半是隔离治疗了事,毕竟他们是限制行为能力人,不能承担完全法律责任。”

    两人低声说着话,李观澜却在用眼角的余光密切注视着肉瘤脸。在硕大的肉瘤两侧,有两条浮肿的肉缝,那是他紧闭的眼睑。李观澜的语气或沮丧或低沉,那人的眼睑也在随之轻微地扇动。

    在车厢里压抑沉重的气氛中,两名医护人员忽然语带兴奋地失声喊叫:“伤者醒了。”“太好了,他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这两句话不啻是晴空炸雷般,让李观澜和冯欣然愕然却又激动不已,“伤者现在能说话吗?”

    “现在还不能,但是好好调养,两三天后就可以开口说话了。”

    医护人员的话音未落,躺在担架上的肉瘤脸忽然激动起来,张开眼睑,露出两只黄豆大小、殷红似血的眼睛,喉咙里发出嘶哑的怒吼声,挣扎着要向钱景岳的担架扑过去,可惜他的四肢被牢牢地固定在担架上,动弹不得。

    李观澜至此才面露微笑,突然呼喝出三个字:“张丹盟!”

    那肉瘤脸猝不及防,愣了一下,现出惊骇的表情,终于全身瘫软,不再挣扎,萎靡在担架上。

    李观澜见到他的反应,更加坐实自己的判断,不愠不火地说:“张丹盟,不必再伪装了,你虽然外表看上去与麻风患者一样,其实在法律意义上,你也许是这十七人中唯一的完全行为能力人。”

    肉瘤脸躺在担架上,似乎对李观澜的话充耳不闻。

    李观澜直切他的要害:“你脸上巨大的肉瘤,使你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正常人,但你患的并不是麻风,而是‘普罗蒂斯综合征’,又叫‘变形综合征’。这种疾病可引起皮下瘤样病变,包括脂肪瘤、血管瘤、神经纤维瘤和其他结缔组织肿瘤,这些瘤样病变造成的后果是巨手、巨足、颅骨畸形、内脏异常。这些医学知识和术语是市公安局法医苏采萱讲给我听的,早在我们行动之前,她就已经分析过你的病情,并且认为你在近三年里,未接受任何治疗,病情已经恶化,你在失踪时肿瘤仅占据了面部四分之一的面积,五官已扭曲变形,经过三年的发展,肿瘤应该已经占据你面部一半以上面积,五官已无法辨识。市局法医从第一个调查组带回的摄像里挑拣并打印出你的影像,让警员们留意,所以我见到你后,立刻认出了你。”

    李观澜取出一张电脑彩喷的头像,展示在张丹盟面前,但张丹盟双眼紧闭,丝毫不为所动。

    李观澜微笑说:“没用的,你的消极抵抗于事无补。你也许在奇怪,我们怎么会注意到你,并把你列为第一嫌疑人。事实上,从调查7664厂失踪案伊始,我们就已在怀疑,为什么失踪案集中发生在近三年里,而且经过对十三名失踪人员的逐一调查,我们发现,这其中有五个人曾经和你住过同一间宿舍,另外八个人也都和你熟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在7664厂生活工作期间,曾受到过这些人的嘲笑和排挤。这些线索都让我们无法忽视你。”

    张丹盟依然双眼紧闭,但双睑下面眼珠在急速转动。

    李观澜说:“在看到调查组带回的录像后,我们把你锁定为第一嫌疑人。你在三年前,面部肿瘤不断长大,被周围人群视为异类,你终于断然出走,身心俱创。”

    张丹盟的身体轻微地震动一下,两滴混浊的泪水沿着面颊流下来。

    李观澜叹口气,说:“你上了苍莽山,无意中与聚居在这里的麻风病人遭遇,因为都是面容受损肢体残缺,互相引为同类。而在这里,你是唯一智力正常的人,这个环境让你如鱼得水。相传,麻风病人吞食正常人的血肉,是疗病的良方,这个荒诞不经又灭绝人性的方子却广泛地流传于亚洲、美洲和欧洲等地区,也许是人们对麻风病的无知和恐惧使得这个方子大行其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些麻风病人相信了你,并服从于你的指挥,每逢夜深人静时进入厂区,掳走那些和你有宿怨的人,把他们杀害,吞食他们的血肉,尸骨则抛弃在山上的坑里。你们的作案手法并不隐秘,只是由于7664厂的临时雇用人员众多,流动性大,工人们不断失踪并未引起厂方的注意,这使得你们在三年时间里频频作案屡屡得手。”

    张丹盟终于睁开了双眼,黄豆般大小、殷红如血的眼睛里流露出又仇恨又哀怨的光芒,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音,像是野兽绝望的哀鸣。

    李观澜说:“钱景岳是你最憎恨的人之一,你一直想杀死他而后快,但是钱景岳的运气比较好,你才失踪不久,他就被提拔为保卫科的副科长,搬出宿舍区,这使得他远离危险,你在三年里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张丹盟终于不再沉默,试图发出声音,但是他的嘴全部被肉瘤遮住,话语哽在喉咙里发不出,只听得到沉闷的呜呜声。

    李观澜凝视张丹盟半晌,说:“这个案子的案情并不复杂,作案人的手段也很原始,只是缺少证据,没有目击证人,有受害人却又没有报案人,调查起来困难重重。我原本尚未想清楚这一切前因后果,直到受到法医的启发,又听到钱景岳失踪的报案,才在刹那间豁然开朗,理顺了卷入这起案子全部人物之间的错综关系。我们预料到你会混在麻风病人之间,目前情况下很难找到物理证据来证实你的身份,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是让你自己承认。所以我有意安排你和钱景岳乘同一辆车子。”

    张丹盟挣扎着,终于挤出含糊不清的三个字:“你是谁?”

    李观澜说:“我姓李,是曲州市刑警支队队长。我在上这辆车子前,向两位医生交代过,让他们配合我演了一出戏,用钱景岳的生死来刺激你暴露身份。我猜想到向钱景岳复仇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当你听到他从生死关头逃脱的消息时,果然按捺不住,露出了你的真面目。”

    张丹盟的声音似乎是从腹部传出来,沉闷难辨:“你很狡猾。”

    李观澜苦笑说:“不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钱景岳因流血过多已经死了,早在上车前就停止了呼吸,是你杀了他,你报了仇,可是又背负上一笔血债。”

    张丹盟面部的肉瘤不断抖动,似乎要从他的皮肤上剥落下来,李观澜一怔,随即意识到那是他在无声地狂笑,叹口气说:“患上这种病,是你的不幸,但普罗蒂斯综合征并不是不治之症,而那些嘲讽你的人也罪不致死。你不主动寻医问药,却把自身的不幸转化成对社会和他人的仇恨,借麻风病人之手大开杀戒,就算你有千条理由,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经过异常艰难的审讯,张丹盟承认了他怂恿麻风病人们掳劫、杀人、分食尸体血肉的犯罪事实。其残忍暴虐处,让见多识广、久经历练的刑警们也耸然动容。

    而对麻风病人们的量刑却在法律界引起沸沸扬扬的争议。不杀,他们犯下的罪行过于骇人听闻;杀,他们以患病之身,是否应该承受极刑的惩罚?

    三个月后,松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决:判处张丹盟及另外两名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麻风病人死刑,立即执行。其余四名麻风病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送往黑山区麻风病院隔离治疗。

    此为终审判决。

    实录九 恐怖的鱼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