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十五

作者:史杰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看见那具趴在木椁顶上的尸骨突然跳了起来,接着响起一阵凄厉的声音,那绝不是人类的声音。紧接着,巨大的木椁轰隆一声裂开,里面还有几层小棺,它们都像春笋一样层层剥落,一具被重重缠裹的尸体躺在中央,尸体的周围则是数不尽的陪葬品,有编钟,有虎座凤鸟鼓,有各种各样的坛坛罐罐,和其它出土的楚国墓葬没什么两样。旁边五六具小棺里,则基本是骨架,簇拥着中间的尸体,她们应该是殉葬的侍女。楚王要安葬自己的女儿,没有侍女伺候是不行的。

    方子郊看看旁边的人,发现他们个个睁大着双眼。吴作孚惊恐而兴奋,陈青枝不知所措,却也别有味道。吴作孚的其他手下们个个提着工具,呆呆的,不知所以。方子郊又看了看李云芳,她则一反常态,不像开始那么害怕了,真有点神奇。

    “有鬼。”方子郊大叫,“快走。”

    可是谁也没挪动脚步,包括他自己,他感觉自己的脚动不了。而且,他恍然看见一个长相可怖的四角野兽朝自己扑来,他本能地想躲,却一点也挪不开脚步。他看见四角兽的背后,是那具白森森的骨架。骨架像活着一样立起,伸展着手臂,没有嘴唇的嘴巴一开一合,好像在指挥着什么。骨架的动作也非常庄重,仿佛在进行一个什么重大的仪式。然后那具躺在棺椁中间的尸体缓缓站立了起来,随着骷髅骨架的双臂舞动,尸体身上的衣服相继脱落,一层层,大约有十几层之多,最后,让方子郊万万想不到的是,里面露出来的不是一具骷髅,也不是一具干尸,而是一个活鲜鲜的人,而且绝对称得上是一位美女。

    她身材不高,但很匀称。头上梳着垂髻,面如傅粉,像月亮一样莹白。身穿绕襟曲裾深衣,淡绿色,上面绣着深绿色和浅红色的花纹,像葡萄或者什么藤状植物的枝蔓,花纹中一只只信期鸟跃跃欲飞。因此,她整个人也仿佛绰约欲飞。方子郊不由自主看看陈青枝,他感觉她和陈青枝一样美,或者说,有几分相像。也许美人总是相像的吧。

    旁边的白骨架突然曲腰耸肩,做出很恭敬的神态。女孩看见骨架,似乎有点惊异,但也没有恐惧。她仿佛刚刚从沉睡中苏醒,大脑还没有完全明白。她迷茫着看着四周,突然嘴唇里蹦出几个字:“极力哇呀屋里哇呀啦。”

    方子郊惊喜交迸,这可能就是正宗的楚国话,可惜李世江不在这里,不过,就是在,也未必能听懂,或者说,肯定听不懂。他想说:“可惜,没带录音机。”但嘴巴张了张,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或者他觉得自己已经顺利发出了声音,却一点也听不见。他看看四周,似乎所有的人都站着睡着了。包括陈青枝,还好,李云芳没有。

    那个骨架朝着方子郊扫了一眼,方子郊呆了,他感觉那是一个求助的架势,但自己能帮助他干什么?他迷惑地看了看李云芳,眼前又出现了那头四角的,长得像羊一样的怪兽,它仿佛也嚎呼了一大串音符,方子郊越发迷茫。那个楚国女孩突然双眉紧皱,泪水扑簌簌下落起来,身形越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像一阵青烟,仿佛就要消失。而她身边的骨架则是一副焦急的模样,开始变得怒气冲冲,张嘴做出长嚎的样子。方子郊毛骨悚然,闭目等死。突然李云芳大声叫道:“饿狼饿狼吃棘瓜,吃完棘瓜啊再啃花,啃完花啊肚子还饿。偷入厨房啊吃猪猡,猪猡吓得啊哇哇叫,饿狼弯腰啊哈哈笑……”

    青烟似的楚国女孩面目又逐渐清晰起来,随着李云芳的念诵。方子郊醍醐灌顶,原来这是一首能唤醒墓中女尸的咒语,他却把它当成童谣。两千年过去,这首童谣一直流传下来,虽然它荒诞可笑。但这么可笑的童谣,怎么可能是一个咒语?现在他明白了,所谓粗鄙可笑,完全是乡下人不懂其意,根据不断变化的读音对它进行修正所致,它其实都是记音,实际上是用一种荒诞的童谣形式掩盖着它保留的楚国读音。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除非有机会活着,才能慢慢破译。而要活着,必须救活那个公主。他看见那具骨架似乎有惊喜之意,虽然目光中仍旧是呲牙咧嘴的骷髅,但他分明看得到这个骷髅,也就是两千多年前大巫师伍生的喜悦之心。

    然而,这一切又是何等的荒诞?!

    方子郊赞许地对李云芳一笑,马上也背诵小时候的童谣,加入到了念咒的行列。楚国公主的身体越来越清晰,但始终没有变得像刚出现那样清楚,那样触手可及。童谣已经念完,方子郊头脑中一阵轰隆,他怀疑这首童谣或者并不完整,或者在流传的过程中,已经发生了音变。无论村里的人多么保守,它都不可能精确保留两千年前的楚国读音。而咒语,是不能随便念错的。他额上汗水涔涔,后悔年少时没有听婆婆的话,记住她认为不对的句子,虽然她的咒语也不一定完全对,但总是一线希望。他为自己不能救下这个可爱的楚国少女而悲痛,更为自己因此将要遭受的灭顶命运而惊恐,因为他看见那具骨架准备发飙,他的动作充塞着悔恨、可惜、悲痛和愤怒,他只是一副骨架,却做到了无论多么好演技的演员都做不到的事。他发飙了!

    楚国少女的身体又开始消失,像冰块一样,起初方子郊和李云芳重复念咒语,还能使她重新还原,但重复念到三遍之后,她的消失终于不可逆转,她身上骨肉消融,十分钟之内,她也化成了一具骷髅,和伍生一样。

    伍生上前抱住她的骨骼,但她却在他空疏的指骨间寸寸散落……

    李云芳泣不成声。

    伍生呆在那里半晌,旋即痛不欲生,对着僵立的吴作孚怒吼了一声,吴作孚肥胖的身体顿时飞了起来,撞在头顶的山石上,又旋即反弹,砸在李云芳身上,李云芳惨叫一声栽倒。然后两个人都就此闷声不响,大概活不了了。方子郊大恸,跪下抱住李云芳,却见她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她没有像影视中那样,说几句话才死,而是连个笑容都挤不出来。

    骨架如法炮制,又击杀了其他几个,然后把骷髅头转向陈青枝。陈青枝花容失色,泪光莹莹,闭目等死。方子郊不知道哪来勇气,大叫一声,扑在陈青枝面前,挡住那副骨架。骨架似乎愣住了,长长的背脊弯曲,骷髅头前伸,收敛了张开的两排白生生的牙齿,围着方子郊徘徊了两圈,然后敛手,脚步沉重地走向木椁。他走到楚国公主的尸骨身边,跪下,突然哗啦啦,像骨牌一样倒塌,撒了一地,分不清他们之间谁是谁。

    方子郊恍然发现,自己脑中的四角兽也飞奔而走,一掠不见。墓室中回归了平静,刚才的喧闹和恐怖仿佛是梦。

    他看着陈青枝,百感交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