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个驼背的鬼咳嗽了两声:“我们是鬼,还会有心吗?”

作者:史杰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白胡子的鬼道:“鬼者,畏也。懂得畏惧,总会有心。”

    驼背的鬼摊摊手,对胡子白透了的老鬼说:“唉,这书呆子,又来这套。你说这,他扯那,不放过任何卖弄学问的机会,但总是乱炖,不清不楚。”

    胡子白透了的老鬼说:“乱炖不乱炖,我不评价,但那是传统文化,还是不要妄批的好。”他转头望着老戊,“每次来您这做客,总是很舒服,您这个仆人,什么时候借我使使。”他贪婪地盯着那个动作格外灵活的奴仆鬼。

    叫老戊的鬼戴着冕,前后缀着六根旒,显然他地位最高。他看上去还不算老,但心态似乎不年轻,缓缓叹着气,摇摇头:“老黎,我也是付出了代价的。为了这个殉葬的活人,天子说我残忍,下令削夺我两个县。我儿子继承的国土少了一个角,您说值吗?”

    驼背的鬼插嘴道:“值。天子削夺您两个县,不过是借口……总之,您丢了两个已经和您无关的县,却赢得了一个好的仆人。木头俑不好用,也就能干干粗活,连梳个头都不会,可怜当年,服侍我梳头的就有三四个。”

    花白胡子的鬼说:“依我看,不值。孔夫子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有个木俑用用,就可以了,还殉葬活人,确实暴殄天物。”

    驼背的鬼道:“长卿兄,你要再这样捣乱,我们下次聚会就不带你玩了,看不闷死你。”

    花白胡子的鬼看着驼背的鬼,缓缓道:“不带就不带,这鬼地方,到处黑咕隆咚的,也激发不了灵感。诸君慢慢玩,我走了。”

    驼背的鬼想拦住他:“这又何必,我也只是这么一说,你真走,倒显得心胸狭窄了。”

    但是花白胡子的鬼没有答话,他高大的身子竖起来,一耸一耸走到墓室门口,一下隐没在黑暗中。驼背的鬼摊开手,望着其他三个鬼,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

    老戊对驼背的鬼说:“算了,这些文人,就是矫情。咱们虽然在地下,比不上阳世的上林苑未央宫,但究竟有个自己的空间,有一帮老友可以聚会,慰情聊胜于无嘛。过几天,他寂寞了,还会主动来的。咱们刚才讲到哪了?哦,对了,是,你说我的仆人好使,可是君翁兄,您那陪葬可比我丰富多了,那些漆器,都是正宗的蜀地成都货,就和尚方御用的东西比,也不遑多让啊。您是个列侯,除了租税之外还有官职,中二千石,俸禄可观,嘿嘿,辖下百姓的供奉也不少吧?不像我啊,诸侯王,说起来好听,却只能吃点租税,其实就是个空壳。”

    叫君翁的驼背鬼又咳嗽了一声:“在下的赋税,可没有您老收得多,主要是您那王宫,人多开销大。我多少节俭些。家里的佣人,是不允许吃了不做事的。概括言之呢,就是,我有三宝,一曰啬,二曰俭,三曰吃喝不敢为天下先。”

    先前那个胡子白透了的老鬼笑了:“老戊,你就别挤兑君翁兄了。他陪葬物是丰富,可是您看您这这房子面积,花了多少民力?这可是一座山……还不提黄肠题凑……最惨的是我,那时刚打完仗,天下才平定,家里什么像样的陪葬都拿不出,给老子陪葬的钱,不管是金版,还是半两,都他妈是泥巴捏的,泥巴捏的啊。这江山,老子白打了。”

    驼背鬼道:“黎老,您就别抱怨了。谁不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想想您的儿孙,在阳世能够天天吃香喝辣,您那鞍马劳顿,就值。当然,咱们异姓列侯,怎么比,也不能跟老戊比,毕竟是皇室宗亲。咱们再有钱,也不敢掏空一座山给自己下葬。”

    老戊也有些得意:“劳民伤财哦,可是祖宗之法,寡人也没办法。一座山掏空了,搞出这么多间宅子,可是,没多少家具,又冷清……该开饭了,怎么还没见老窦来?他可从不迟到的。”

    这时那个穿戴华丽,动作灵活的仆人,指挥几个普通穿着的仆人,已经在摆放耳杯、羹匙等各种食器。突然老戊尖叫起来:“怎么搞的?你这狗奴才,连个耳杯都拿不稳,真该拿你塞进灶膛去生火,有什么用?”

    木俑赶紧跪伏在地下,嘴里含糊地告饶:“主人,臣再也不敢了,请千万别送臣去生火。”

    那个灵活的仆人上来求情:“大王息怒,都是臣指挥不周。”他斥退那几个木俑:“还不快下去。”说着亲自打理起来,果然熟练,很快把餐具摆得妥妥帖帖。老黎赞道:“这才叫干活。”

    老戊掸掸袖子,骂道:“抵两个县呢……咦,老窦怎么还不到,就几步路,他不该迟到啊,况且咱们做鬼的,动作一向麻利。”

    他们正着急,突然,一个鬼出现在酒筵中央,胖胖的脸,稀疏的胡子,正是老窦。但他全身精光,一丝不挂,头发也披散着,除了娘胎里带来的,一无所有。

    那三个鬼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只看见老窦挤出一个笑容,叫道:“给我一件遮掩的。”

    灵活的仆人鬼赶紧上前,捧上一套衣服。老窦有点迟疑,显然对那套衣服没有好感:“没有好点的?”他不情愿地伸出胳膊,让仆人鬼给他套上衣袖,“失礼了。今天早晨,我喜滋滋地穿戴衣服,正要来大王府中赴宴,突然听得轰隆一声,门塌了半边,接着一个大怪物嘶吼着冲了进来,它扬着一把纯铁铸就的大铲子,还有四个车轮。这怪物力气奇大,东两铲西两铲,我的墓室就全部坍塌。接着一伙活人扛着铁锹锄头闯了进来,见了我大呼小叫,欢呼发财了……很快我就被剥成了这个模样……老戊,这可怎么办,我无家可归了。”

    老戊倒是沉静下来,缓缓地说:“其实也不奇怪,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