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后记 时间的女儿

作者:八月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西方有句谚语,原文我记不清了,翻译过来大概就是,“真相是时间的女儿”。

    这个故事写下结局一共花了接近四年的时间。这四年时间锤炼的恐怕不仅仅是我这个业余写作者的文笔和架构故事的能力,更是直接地作用在了我的生活中,改变了我的心态、处世态度和对感情的看法与期待,而这一切,才是这个故事的灵魂所在。

    不少人都问过我:“你是洛枳吗?你也遇到过一个盛淮南吗?这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吗?”

    答案全都是否定的。倒不如说,我是从自己的真实生活中提炼出那些与其他人相似的、却又转瞬即逝不易为人铭记的情绪和感慨,以这一切为核心和基础,去架构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去注入到人物当中,让他们所有人看起来就像曾经在你身边走过。

    这是我努力的目标,不知道在这个故事中做到了多少。

    我想许多人都曾经暗恋过一些人,有些时间格外漫长,像洛枳一样,导致那份纯粹的感情到最后都产生了自我怀疑;有些人则心直口快,短暂地观察和蛰伏之后便放弃,或展开告白追求;有些人爱的男孩像盛淮南,优秀高傲,平易近人却隔着千山万水;有些人爱的男孩,别人怎么都看不出他哪里好,如果说出口恐怕会得到一句“不是吧,你什么眼光”,心里也很清楚他没有那么好,可不知怎么就是放不下……

    包括我自己,我不是洛枳,但我一定是“有些人”。

    窥视过,打听过,掩饰过,若无其事过,黯然神伤过,毫无理由地窃喜过,自我厌恶地试图放弃过。

    再如何耿耿于怀,也会在时间和际遇的冲刷下褪色。经年之后,感情不褪色,那个人也褪色为背景了。

    但是时间没有白过,感情也从来不会水过无痕,你一定是短暂地或者长久地改变了,也许朝着好的方向,也许留下了不怎么美好的印记。

    可我相信总归是好的居多。感情让人不再像一截喘气的浮木,无论你是否得到想要的结果,总能顺便得到点别的。

    《你好,旧时光》之后,有朋友问我:“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一旦那些你揣在心中念念不忘的故事落在了纸上,就好像将它们从记忆里转移了一样,之后就会忽然觉得有些想不起来了?”

    我仔细想了想,似乎是这样的,虽然我不是将心里的故事和记忆按照原样子拿了出来,而是改得面目全非,甚至有时自己都不记得某些语句和情节究竟可以映射到哪里。然而,真的一落到文字上,它们就离我远去了。

    我很高兴,随着这个终于落下帷幕的《暗恋》,我的暗恋也终于离我远去了。

    这样说并不准确,其实我自己的暗恋早已放下多年。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早被时间解开。

    大学三年级一整年在日本东京做交换生,学校的一些专业课只能挪到大四再修,加上秋冬季校园招聘,一派手忙脚乱,焦头烂额。记得一次面试结束,心情极度抑郁的我在回学校的路上突遇大雪,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终于冲进校门,赶紧跑到小路边上的奶茶店要了一杯烧仙草,然后就哆哆嗦嗦地在门口等。

    这时听到自行车倒地的声音,回头就看到了我曾经暗恋很多年的男生,和他的女友一起摔在地上。那是个陡坡,自行车上坡起步很难,何况是带着一个人。曾经他也用单车带过我,没能带起来,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太重了。”他不好意思地说:“不不不,是我太笨了。”

    现在想来仍不觉莞尔。

    这时我就听见他冲女友吼:“说不让你这时候跳上来,你偏要这样,摔死我了!”

    哦,现在你们肯相信了没?我真的没有遇见过盛淮南。

    我一瞬间就想到,如果是我,可能这时候就冷着脸,对他道个歉,然后拎起包转身就走吧?——你居然敢冲我吼?

    然而他的女友一歪头,笑得很甜地说:“我想让你带我上坡嘛。”

    他依旧没好气儿,却不再坚持,板着脸说:“哦,上来吧。”

    那时候我真的是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落从头笑到尾,服务员小哥递给我烧仙草的时候我都还在傻笑。一对很有爱的情侣,一个聪明的、懂得如何去维持关系的女生,和一个还算珍惜的男生。

    有些亲密不属于你,有些人是错误的。即使你拥有了,也终究会将一切搞砸。

    我看到了时间的女儿朝我微笑。

    那么说回洛枳和盛淮南,以及书里面所有的人。

    我放下自己的暗恋是在大学二年级时,然后才开始动笔写这本书,而这本书在近四年后的2011年才终于结束。由此可见,我从来没想过通过洛枳和盛淮南来达成自己的什么梦想,也没想过用他们的好结局来达成你们的梦想。

    你们的梦想应该是一个对的人,一段健康稳固、亲密美好的关系,以及共同变得更好的努力方向,而远远不该是暗恋开花结果,虽然这很美好。

    洛枳和盛淮南早就成为了我的两个朋友,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部分的自己,但更多的,我只是简单地写这样的两个人的故事,写他们的改变、顿悟和成长,写他们应有的结局。我喜欢书里的每个人,他们并不完全美好善良,但都是在努力地执着地追求点什么,并在适当的时机学会放弃点什么。

    四年过去了,我直到现在才落笔,是因为我觉得我现在有能力和足够的眼界来阶段性地划下结局了,否则是对这群人的不负责任。我不喜欢超出自己生活阅历的高谈阔论,也不喜欢超出现实范围的理想意淫,但更不喜欢因为懂得一点现实的黑暗和无奈就粗暴地断绝其他人不妥协的希望。

    我想,我终究对得起我这两个不可爱的朋友。

    未来仍有很多变数,但既然是他们两个,我相信没有问题。

    我对自己都没这么信任过。

    我仍旧会写少年人的故事。因为我曾经是,所以我永远懂得。随着我本人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想我有能力将那段岁月和青春写得更好,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我都有信心对得起。

    素昧平生,如果你读我写的少年,看到了你自己,原谅了你自己,也原谅了别人,我想这真的是最奇妙的缘分了。

    计划中的“振华三部曲”随着《你好,旧时光》和《暗恋》的落幕,也即将迎来最后一部。敬请期待,2012年新作,送给同桌的你。网络原名《流水混账》,出版名待定,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祝大家万事胜意。

    八月长安

    2011年12月12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