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九章 天早灰蓝偏未晚

作者:八月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以为你知道。”

    张明瑞的话从电话听筒传过来,让洛枳鼓膜钝痛。

    我以为你知道。

    她本来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洛枳无法接通盛淮南的手机,拨打张明瑞的,同样也是关机。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三分钟,洛枳终于艰难地挪动步伐,向着考场走过去。

    脑子里面一遍遍回放的,却是盛淮南的背影,一如高中时候的镇定安然,姿态昂扬,从大屏幕上自己鲜红的名字下面,从容地走了过去。

    洛枳浑浑沌沌地被人群拥挤着从考场走出来,立刻清醒过来,掏出手机,想了想,拨通了张明瑞的号码。

    时隔几个月又听到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张明瑞的态度并没有疏离的表现,只是对于她的震惊,他有些疑惑却平静地说:“我以为你知道这件事情了。”

    洛枳不知如何解释,只能继续急急地问:“究竟为什么。”

    “洛枳,你先别着急,”张明瑞柔声说,“他其实是倒霉,盛淮南是在帮别人。”

    “什么意思?”

    “我们是在一个考场考的英语,就是昨天上午。这次精读3考试的作文题目里面有个明显的超纲词汇,很多人都不认识,可是不认识这个关键词就没法写作文。我们经常一起打球的一个师兄也考这门英语,事前我就知道他一定要盛淮南罩着他,所以碰见这个事儿,盛淮南就传了张字条给他,结果就被学校的教务老太太给抓了,本来字条是从那个师兄手上被搜出来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遭殃的居然是他……”

    洛枳觉得张明瑞的每句话都直愣愣地戳进她脑袋里,她努力地控制住情绪,轻声问:“盛淮南不像会做这么蠢的事情的人啊,他以前考试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不可能,他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冒险,所以我们都觉得他昨天简直不可思议。不过现在是没辙了,处分来得特别快,昨天四点多钟的时候竟然已经,已经公示了。”

    “他今天也没有考试吧,我看见他坐着电梯直接去你们的教工办那边了。”

    “可能吧,”张明瑞叹气,“我昨天见过他一面,他看起来还算平静,不怎么说话,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劝劝他才好,本来以为你……唉,其实如果是本系的考试,我们的教务抓到了应该也就警告几句就算了,但是校教务不一样的,对了,法导考试那次,你也看到过的,那群师奶级别的,特别狠,杀一儆百,这么多年抓作弊已经抓出瘾来了……”

    “张明瑞!”

    “啊?”

    “你如果看见盛淮南,可不可以帮我告诉他,我在等他的电话?”

    张明瑞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好,我会和他讲。”

    “还有。”洛枳早饭也没有吃,太过激动让她此刻有些头昏,扶着楼梯扶手缓缓坐在台阶上,眼前像电视机的雪花屏幕一样闪耀起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师兄的电话?”

    洛枳一路狂奔到东门口,在烈日曝晒下等了二十分钟才打到一辆出租车。车在四环上飞驰,两旁的高楼大厦全部被甩到身后交织成一片迷离的网。好像有一列火车,带起猎猎的风,在她脑海轰鸣而过。

    别墅无人,大门紧锁。

    背后那片蔷薇花墙因为无人打理,早就乱得像枯藤。天色一点一点暗下去,不多时便是一片浓重的灰蓝色,无端勾起人心中最肃穆的情感。

    朱颜沿着花径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天色下,坐在她家门口台阶上神色疲倦却又凄惶的洛枳。

    看起来,身影格外的小。

    “我打你的电话,打不通。以为你已经去新加坡了,但是还是不死心,想要过来试一试,一直告诉自己再等十分钟就走,结果一直等到现在。”她打起精神,笑着对朱颜说。

    “我手机今天上午和房产中介吵架的时候敲坏了,要不是突然想起来有个东西落在这儿了,我今天可能都不会过来的,”朱颜有些不好意思,“你嘴唇都干了,一天没吃没喝吧?到底是怎么了?”

    洛枳依旧坐在台阶上,仰头看她,看着看着,就泪水倾盆。

    “你帮帮他,好不好?”

    “谁?”

    “你帮帮他好不好?我知道这样很自私,我也知道你其实并不想要接触他和你以前的家人,不愿意牵扯到过去,否则也不会几次三番对他避而不见。所以我一直憋在心里没有问过你,我觉得应该尊重你,可是这一次我请你原谅我,我知道你是他姑姑,你能不能,帮帮他?”

    叶展颜甫一同她讲起自己父亲当年逃避患精神分裂的母亲,到北京欺骗美院女学生的故事,洛枳就将它和朱颜自己讲过的往事连接在了一起。

    她猜朱颜早就知道盛淮南究竟是谁,却从未提出要相见,必然是没有兴趣旧事重提,和家里人再扯上什么关系。她也提出过几次,玉渊潭也好,欢乐谷也好,朱颜的回绝都已经表明了态度,她心知肚明。

    然而现在,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他家里出事了,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情,不是我可怜他,可他的确还太年轻,再优秀也很难扛过去的。我不希望让他知道,只能跑过来偷偷和你说,朱颜,你不要生我的气,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她哭得嗓子沙哑,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努力地想要将每句话冷静地说出口,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浓重的鼻音和软弱的哭腔。

    她说尽了好话,一再承诺不惹麻烦,只是想问清楚原因,那个执意要盛淮南帮他作弊的师兄才勉强理会她。

    当对方略带愧疚地告诉她自己的背景,洛枳才终于理解了盛淮南的苦衷。

    “我爸如果愿意的话,可能帮上点忙。至少,他妈不需要进去了。”

    “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呢……”师兄不好意思地说。

    朱颜静静地听洛枳说完,拍着她的背,像哄着一个六岁的孩子。洛枳哭得毫无形象,终于稍微平静下来一些,顿时觉得嗓子痛得说不出话来。

    “真是个傻瓜。”

    “不是的,朱颜你知道的,”洛枳摇摇头,“我们这一代,大部分没有走过别的路。成长路上小心翼翼,不敢有一步差池,读书拿学位,几乎是一条主干道。所有其他的分支——好工作、更高的学位、稳定的生活、社会地位、成就感,甚至婚姻,都是从这条主干道分出去的,在乎能力,也在乎个人选择。但是现在,他有能力,却没有了选择的机会了。何况他现在背负的东西这么多,我却没有能力帮他什么,甚至,你也知道,其实我们本来应该是仇人的。”

    “傻瓜。”

    “朱颜,我不是求你去疏通关系,让他能够拿回学位证。我知道这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可不可以,你帮他渡过这一关,也许你有比较便利的条件,可以将他带出国去发展。比如重新申请学校读书怎么样?或者……我不知道。”洛枳痛苦地摇头。

    她从一开始就万分啰唆、语无伦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我虽然不了解你后来的全部经历,但我知道一定不容易。你遇到过很痛苦的挫折,一步步走到今天,我想你的存在一定能让他有所领悟,这是我来找你最重要的原因。”

    洛枳努力抑制住泪水,擦了擦脸,沉声继续说。

    “但是,我始终相信他,他是盛淮南,他的未来不会夭折在这里。一定不会。”

    朱颜和她并肩坐在花墙下的台阶上,轻轻揽着她的肩膀,听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学位证的重要性,一面强调以盛淮南的优秀,断不会被这张纸片桎梏住;一面又很现实地担忧,多年寒窗苦读的断送究竟有多么覆水难收,未来又将多么寸步难行。

    她就这样一会儿一句“傻瓜”,将她哄到平静。

    “其实,我料到你总有一天会猜出来。这倒也真是缘分,他交的两任女朋友竟然都和我有关系。”朱颜说着说着竟然笑起来。

    “我一直在想,你们聊天时如果谈起他家中的亲属,怎么都有可能绕到姑姑这个话题吧,那时候你要怎么面对我呢?但是我愿意和你交朋友,就是因为我信任你。”

    洛枳何尝不知道这一点。朱颜仍然对她坦诚以待,毫不回避,她自然也对对方珍而重之。如果不是盛淮南此刻的遭遇,她可能会永远将这个联结埋葬在心里。

    “其实,我对我的这个侄子,没什么感情,”朱颜淡淡地继续说,“他还小的时候,和我的哥哥嫂子以及他的外公一家都住在市区里,我和我的父亲仍然在乡下住。我在镇里的高中埋头学习,基本上很少陪小孩子玩,直到我离开家去上大学那年,他也才四五岁吧?我连他小时候的样子都记不清楚了,挺乖的孩子,很讨人喜欢。”

    朱颜顿了顿,回过头笑着看洛枳,“对了,他五六岁时什么样子,你最清楚不过了,你还和他一起打过架呢。”

    洛枳破涕为笑。

    “至于我哥哥嫂子,那就更不用提了。我爸以前是读书人,成分不好,一辈子没赶上好时候,老了也就安心待在乡下自得其乐了,但我哥可不是安分的人。”

    “我们两个年纪差得太多,感情也不深,嫂子家里倒是非常有背景的,他也是靠着这个关系和自己的钻营,一步步到了今天吧。我跟他们断绝关系之后,呵,我的事情你大概知道,但他们夫妇后来的发展我实在不关心,也不清楚他们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反正两个人都是心狠也敢贪的人,做到这个份儿上,不奇怪。”

    “那你父亲……”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十个指头还长短不齐呢。我父亲到底还是更不放心我哥哥吧。我生活好一些了之后,一度和他有过联系,但他都说给我哥了,说一定要把我认回来,被我哥说服了,哦,我记得我哥还打到我留给我父亲的电话号码,对我说做人要知道廉耻。”

    洛枳愣了愣,有些不安地捏了捏朱颜的手。

    “真是小姑娘,”她反过来捏了捏洛枳的耳朵,“这么多年,去过这么多地方,见过这么多人,当年的事情早就淡了,讲讲而已,心里不难受的。”

    “我还是会照例给我老父亲汇钱,为人子女的本分嘛,可惜,他的葬礼我都没参加。听你现在这样一说我大概知道了,也是急火攻心吧,为我哥哥的事情。”

    朱颜叹口气,突然问她:“对不起,我能吸根烟吗?”

    洛枳惊讶地张口:“你们怎么都吸烟?我最近才发现这么多我以为不吸烟的人都……”

    “解千愁啊,你也试试?”

    朱颜身上带着一种洛枳觉得自己此生都不可能拥有的风情。她洒脱地低头点烟,在风中用手拢着火的时候,温暖的橙色火光照亮了她的脸庞,一绺碎发垂下来,随着微风摇啊摇。

    “不过,”她徐徐吐气,“听到你说这些,我顶多是为盛淮南可惜。我倒也不是记仇,只是真的没什么感情,听说这些,估计甚至都没有你听说他家倒掉时的那种震撼感。当年的事情让我最难过的不是骗子,也不是世态炎凉,而是终于明白骨肉亲情,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

    洛枳知道她的所指,听到这句话,心有所感,也跟着叹息。

    “其实现在想想,我哥哥、嫂子的关系那么紧张,人前和和气气,背地里能把家中砸得稀烂,这小孩到底是怎么长大的啊。”

    洛枳吸吸鼻子:“你不是感慨过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本意是什么呢。”

    “上次我问过你,你说至今没有告诉过你妈妈,你和盛淮南的事情。”

    “我怕她崩溃。”洛枳言简意赅,朝朱颜耸耸肩。

    “可你还是喜欢他。”

    “对。你也是那个人的妹妹,我也很喜欢你。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大逆不道、狼心狗肺,但是我就是这样了。某些将人因为血缘关系而一棒子打死的心态,在我这里不存在。你是你自己,盛淮南就是盛淮南,当年作恶的不是你们,而作恶的人本身也受到了惩罚,虽然迟了一点,但总好过没有。”

    洛枳站起身,朝朱颜笑笑,与刚刚那个崩溃哭泣的女孩已经判若两人,很坚定地说:“我一直都想得很清楚。你早就发现了,看得比我还清楚,对吧?”

    “行啦,不提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朱颜眨眨眼,“走吧,带你去吃饭,快饿死了吧。”

    “那……”

    “我答应你,”朱颜郑重地说,“我一定尽我所能去帮他。”

    洛枳开心地微笑起来,可是刚刚泪水被风干在脸上,根本笑不开。

    “但是洛枳,”朱颜补充道,“你要知道,生活比在学校中复杂得多。你能想清楚的事情,我不确定盛淮南和你想的一样。他如果犯浑,甚至可能去怪罪你妈妈写了检举材料,在他父亲入狱的事情上也出了一把力。即使不得知这一切恐怕也很难去面对你。”

    洛枳低头凝神想了想:“不。凭我对盛淮南的认识,他不是会如你所说去转身怪罪受害的人。”

    “这么确定?”

    “对。”

    洛枳背对着风向,长发好像被晚风一路带向漫长的过去。

    “我喜欢这个人,可能因为很多原因,他长得好看,他打球很棒,他成绩好,他被所有人喜欢,他很有教养,待人亲切,实际上有一点冷漠,或许反而更有魅力……但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那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洛枳笑,“或者说,我很难描述清楚。但是因为那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他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

    朱颜的脸色有些动容。

    “那如果是第二种呢,因为愧疚、羞耻,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死活不愿意再见你?”

    “我希望不是,但那就是他的选择了,我只能确定我自己的选择。而且,希望他的选择能被其他的事情所触动和改变,比如说,感情。”

    “可是如果我真的帮他到海外去重新读书了,你要知道,时间、境遇,其他所有不可控的因素,都会让你们永远没机会在一起。你们这些小年轻有信念,是因为不知道外面有多可怕,自己又有多渺小。我帮了他,你们可能就真的结束了。”

    “没关系。”洛枳的答案很干脆。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他们如胶似漆的时候已经写就。洛枳也同样干脆地回答过盛淮南。

    相比你众叛亲离与我相依为命,我更希望你得天独厚,应有尽有,被全世界喜爱,哪怕彼此相忘于江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