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八章 骗子

作者:八月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政治课考试的那天,天亮得很早。洛枳五点半就听见窗外的鸟儿叫得正欢,悦耳中带有一丝嚣张的吵闹。她坐起身,迷迷蒙蒙地听着,在自然杂乱无章的美中,得到了一丁点久违的快乐。

    拎着早饭汇入人群,从宿舍区通向教学区的主道已经满是赶去考试的学生。她一边听着歌一边目光空茫地向前走,在前方一对情侣一错身的瞬间,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孩。

    后脑勺微微扬起的几绺发丝,端正的肩,单手拎着的黑色书包,和她一样的白色耳机。

    洛枳神色睖睁,默默地调整了步伐,从情侣并肩的空当中,看到那个背影反复地出现又消失。

    不知为什么,她丝毫没有跟上去的冲动,只是一路平静却又恍惚地跟着走,仿佛一步步走回了三年前,一片高中校服的海洋,她在那么多背影的掩护之下,目不斜视,大大方方地盯着同一个人看,仿佛他的后背上能开出花。

    她知道他平安,也通过种种方式打听着他家中的情况,和他宿舍的同学分工合作,帮他分别搞定了专业课和其他必修、选修之类的所有作业与签到。幸好他还是来考试了。

    洛枳换了新手机,开始用声音不大的铃音。但是手机几乎从来没有响过。

    就在昨天,洛枳竟然接到了郑文瑞的邮件。

    那是一封转发邮件,原始邮件的发件人是叶展颜,收件人是盛淮南。

    Email只有一个音频附件,无主题,内容是:“你的心是偏的,我不在乎,也不会苦求你的心偏向我这边,可是我需要一个公道。现在我有证据,她到底隐瞒了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

    洛枳读了两遍才看懂这拗口的语句。曾经在振华的窗台边,叶展颜信誓旦旦,正义对她毫无用处,没有感情,孜孜不倦地求公道,简直就像个傻×。

    她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究竟还有哪句话是真的。

    音频下载得很慢,洛枳站起身拿起窗台边的可乐瓶,给江百丽上个月买来的茉莉浇水。她曾预言江百丽这种作息和习惯绝对不适合养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从没想到江百丽竟然再也不熬夜赖床,连这盆茉莉竟然也感动得开了花。

    一室淡雅清柔的香气。

    她坐回位子,音频已经端正地戳在电脑桌面的最中央。她没有带耳机,只是将扬声器音量调大,就双击图标开始听。

    “可是,你为什么特意要将这些话讲给我知道呢?”竟是洛枳自己的声音。

    “有些话,我没有和盛淮南说。但我希望你知道。”

    “你让我知道这些毫无意义。”

    “不要对我这么戒备,你是这么缺乏自信的人吗?”叶展颜停顿了一下,才平静地说,“其实我和盛淮南早就不可能了……我只是想再给你一次机会,请你告诉他,当年你背信弃义,没有帮我转达的那些苦衷,到底是什么。”

    竟是那时候和叶展颜的对话录音,洛枳笑了出来。她录了音,可似乎内容微妙地处理过了。

    “我本来选择的是在北京读法语班,一年之后再去法国。但是看到后来的情况,觉得,还是离开的好。所以我到底也没和他讲实话。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爸在北京的一个美院教国画,和一个女同学搞到了一起,骗人家说自己丧偶,传到这边,我外婆以为他要把疯女儿和外孙女都扔给她一个人,气得直接杀到北京去,把一切都搅黄了。那个女学生大着肚子退学了,我爸灰溜溜地从美院辞职了。但他后来还是留在了北京,混得越来越好。的确,对搞艺术的来说,睡了个女学生又有什么呢?——但你知道那个女学生是谁吗?那个女同学,居然是盛淮南的小姑姑。我想让他知道,我独自一人背负了什么。我说分手,他连挽回一下都没有就说好。当我舍不得吗?我真的一次没有联系过他,一次都没有。但是现在我想通了,我没兴趣忍辱负重,我真的想通了,我要他心疼。我凭什么把他让给别人呢?”

    这样大段的独白,剪得毫无痕迹。

    “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些,讲给淮南听?我自己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

    “对,你。”

    “好吧。”

    洛枳听到这里,甚至都想为这段音频击节喝彩了。

    然而这封原始邮件,实际上是二月份寒假期间发送出来的。五个月以前的事情,盛淮南竟从未问起过洛枳,也不曾表现出一丝怀疑和动摇。

    洛枳的心像泡在温热的柠檬水中一样,暖和,却酸涩难当。

    然而她始终不明白郑文瑞为什么会在这样的时候给她转来一封久远的控诉信,更奇怪她是如何得到这封邮件的。

    洛枳想了想就打字回问,除了那两个问题,还追加了一个困扰她许久的。

    当初她如何能像个预言家一样,在她怀揣秘密的时候,就半路杀出来找她喝酒。真的只是巧合吗?

    郑文瑞没有回信,却在晚上打了电话过来,背景音是地铁报站的广播,说着说着,声音就被列车高速行驶时的巨大风声所吞没。

    “我不想跟你说话。”

    郑文瑞开场白就让洛枳有些后悔接电话。

    “不过你既然问我,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

    “是叶展颜找到我,说她的邮件石沉大海,盛淮南根本不接她的电话,也不回复她的跨国短信,想来想去,竟然找到我头上,让我探听消息。当然,我知道她折腾不出来什么事情,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帮她了,我就答应了。”

    “不过,她死活不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就只有告诉她,盛淮南早就不用高中那个邮箱了,可能是她发错了。而我立刻注册了一个和盛淮南邮件地址非常像的新浪邮箱,告诉她重发试试。所以我就收到了那封邮件。”

    心理变态。洛枳默默地想。

    “当然,我看到邮件是怎么回事之后,也打电话去问了盛淮南。虽然他也是在我打过好多次之后才接,不过,我早就不在意了。盛淮南在电话里面骂我和叶展颜精神病,说邮件他看都没看就直接删掉了,让我们以后好自为之,否则见一次骂一次。”

    “怎么样,洛枳,听着心里爽吗?”

    迟来的故事,带着迟来的动容。洛枳疲惫地向前走,这样慢慢地走,慢慢地回忆,人潮汹涌,路像是走不到头。那封迟来的邮件一声声地催促她走过去,催促她去拉住他的手,然而洛枳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理科教学楼的大厅中,眼看着他穿过中庭走进教工专用的电梯里。

    她一阵疑惑,目光上移,看到大堂正中央高悬的大幅信息显示屏。

    信息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严肃考风考纪”的通知,她看到了“盛淮南”三个字,跟着学号和院系,在一列严重违纪、取消学士学位资格的人名里面,一遍又一遍地出现。

    鲜红方正的字体,刺痛了她的眼睛,好像许多年前,她一笔一划地在那张成绩分布表的上方写下:“盛淮南,921.5分。”

    人群一批批拥入教学楼,四散前往各自的考场,仿佛势不可当的洪流,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那里,仰着头,像傻瓜一样泪流满面地痴痴看着,宛如激流中一块孤零零的岩石,负隅顽抗,动弹不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