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四章 我愿意

作者:八月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整场婚礼洛枳都没怎么帮上忙。她起了个大早,和妈妈一起赶到舅舅家里,然后作为男方家属随着车队一起出发,穿越半个城市去陈静家。

    塞红包、砸门、求伴娘放人这种活动自然有洛阳的一群高中好哥们儿帮忙,她站在半层楼下仰头看着门口热热闹闹挤作一团的伴郎团,渐渐也被喜庆的气氛感染了。

    陈静家不大,忽然涌进去这样一群人,很快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洛枳徘徊在楼道里面听,洛阳率领着伴郎们已经站在陈静房间外面苦求新娘开门了,里面陪伴的伴娘扔出来一道题,要洛阳说二十个夸新娘的四字成语,并交出工资卡才能进门。

    洛枳微笑着听远处老哥在起哄声中绞尽脑汁地说出越来越匪夷所思的成语组合。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完成了摄像、敬茶等一系列过程,终于陈静被她的表哥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出了门,在摄像的指挥之下,下一段停一段,拍着特写,走得极慢。

    按照传统,新娘子要穿着红色的高跟鞋,直到上了婚车开到夫家的楼下之前,脚都不可以落地。

    人们纷纷走在新娘的哥哥后面,洛枳此时终于能看到站在人群最后面的洛阳,一身黑色西装,胸口别着一朵很丑的红色胸花。

    看到洛枳的视线落在自己胸前,洛阳摆出一副苦脸。

    “你以后结婚可别这么折腾,简直是不要命。”

    “老人喜欢热闹嘛,传统一点,越繁琐越好。”

    “得了吧,”洛阳笑,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敲了敲她的头,“两家人都要面子而已。”

    她又想起朱颜。童话结束了,生活刚开始。

    童话里面的婚礼只有圣坛上的“我愿意”。生活中却要抢订酒店,商议酒席菜单,反复和宾客确认出席人数,考虑将谁和谁安排在一桌;司仪话太多了烦人,话太少了场面冷清;车队太讲排场了浪费钱,太朴素了新娘、新郎没面子;全听摄像的摆布索然无味,不听摄像的摆布就留不下美好纪念……

    洛枳同情地拍了拍洛阳的后背。

    由于洛阳并没有在家乡这边布置新房,所以车队又开回了新郎家,类似的步骤在洛阳的家中又重复了一遍,洛枳从乱糟糟的人群中脱身出来,突然接到一个号码陌生的来电。

    “我是丁水婧。”

    家乡的习俗中,正式的典礼必须在中午十二点之前结束,所以不到十点半他们就到了酒店。宾客稀稀拉拉地入席,洛枳站起身对妈妈说:“我去透口气。”

    麦当劳就在酒店的斜对面,门面很小,只有一个低调的M记号。洛枳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穿着宽大的深蓝色连帽T恤的丁水婧,托腮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染了五颜六色的指甲,定神看着儿童游乐区的几个抢滑梯的孩子,嘴角笑出浅浅的酒窝。

    “头发都长这么长了。”

    洛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说出这样一句开场白,不觉失笑,坐到丁水婧对面,将包放在窗台上。

    丁水婧笑得灿烂:“你是不是吓坏了?以为我要去破坏他们的婚礼?”

    她紧接着将面前的一杯橙汁推给洛枳:“给你点的。”

    “谢谢……美术课考试怎么样?”洛枳喝了一口橙汁,没有急着去接她的开场白。

    丁水婧一愣,倒也没对婚礼的事情紧追不放:“还好吧,不过比我想象的还要黑啊,倒也不是一定需要花钱找关系打点,但架不住下工夫打点的人太多了。”

    洛枳心领神会地笑笑。

    “也可能是我常常涂鸦,涂习惯了,画不出规规矩矩的东西了,反正北京那一片的学校没戏了,恐怕要去上海或者大连了。这两个地方各有一所学校进了前十,高考只要别手抖,估计没问题。”

    丁水婧的语气很洒脱,和去年冬天在学校遇见时已经有很大不一样,洛枳不清楚背后的原因——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原因。

    只是时间、距离和境遇。

    “那提前恭喜你了,好好加油。”

    丁水婧再也不讽刺洛枳的虚伪。

    “好!我会的。”

    洛枳的手机在桌子上嗡嗡振动起来,屏幕显示“妈妈”,她接起来,谎称不舒服,在外面转一转。

    “典礼开始我就回去。”

    “马上就要开始啦!”

    “好好好,我知道了!”

    她索性关机。

    “不要直接在联系人中把她的手机号码设置为‘妈妈’,”丁水婧提醒道,“否则万一你手机丢掉了,别人会顺着这个线索去诈骗的。”

    洛枳若有所思:“的确,我应该把里面一眼看出来是亲属的都改成他们的本名。”

    “男朋友也要改本名哦,别直接叫‘老公’。”

    洛枳差点呛着:“哪有这么肉麻的。”

    丁水婧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来敲去:“和盛淮南在一起了?”

    洛枳点头。

    “冬天时候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你还在嘴硬呢。”

    “是啊,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把柄都抓在你手里,本来我也没有讲实话的义务。说到这个,我的日记本,你是不是该还我了?”

    “你怎么知道在我手里?”

    “否则那件事情,”洛枳觉得故事拙劣得让她不想重复,只好用“那件事”代替,“你是怎么策划出来的?是你对盛淮南说我暗恋他好多年的。”

    丁水婧挑挑眉:“看样子你好像不怎么生气呢,我觉得我这辈子也没法理解你这种人了,”她再接再厉,身子向前探,认真地强调,“我们陷害了你。”

    洛枳摇摇头:“既然结果是好的,过程我不想和你计较。计较了又能怎么样呢?”

    “你这话才真伤人。”丁水婧的声音平平的,半晌,却和洛枳一起笑了起来。

    “其实,整件事情都是因为今年十月,我退学回来之后上学上得很闷,在网上遇见了叶展颜,她说出来聊聊吧,我说好——然后呢,就互相诉苦咯。她跟我说起那个传说中的郑文瑞跑来刺激她,说盛淮南和你快要走到一起了。”

    丁水婧顿了顿,看向洛枳:“这个郑文瑞不是喜欢盛淮南吗?她这是干什么?心理变态吗?”

    洛枳突然觉得发生的这一切都让她迷惑。她第一次遇见郑文瑞,就被拉去喝酒,听她醉醺醺地沉浸在自己单恋的往事中,恶狠狠地称叶展颜为骗子,临走前对她说,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他谁也喜欢不上。

    像个精神崩溃的先知。

    洛枳苦笑:“其实我觉得,咱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变态。”

    丁水婧也笑着表示赞同。

    “那天叶展颜哭得一塌糊涂,跟我说她和盛淮南分手是有苦衷的,是被盛淮南妈妈拆散的,但是由于涉及盛淮南家中的事情,她就一个人都承担下来了,实际上心里很苦。”

    洛枳微笑,并没有纠正丁水婧,分手本身与这件事情无关,但是如果复合,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这个苦衷。

    “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讨厌你。也许因为你不和我交朋友,不给我面子,也许因为我知道你和洛阳的女朋友,哦,老婆,”她停了几秒钟,笑笑继续说,“感情特别好。反正我说不清。恰巧又出于我那恐怖的窥私欲拿了你的日记本,总觉得自己其实是俯视着你的秘密的,结果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装,我特别受不了。”

    “你恐怖的窥私欲?还是别这么说自己吧。”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洛阳说的。”丁水婧的笑容里竟有几分谈及知己才有的满足和得意。

    洛枳一愣。洛阳也会讲这样的话吗?

    丁水婧摆摆手,“反正我就和叶展颜说你高中就喜欢盛淮南了,叶展颜勃然大怒。我当时倒想要提醒她,虽然大帅哥高中是她男朋友,可法律没规定别人不能喜欢他,尤其别人又什么都没有做,你管天管地也管不着别人想什么,不是吗?”

    洛枳不知道丁水婧这段话说的是她还是自己。

    “但我当时觉得她骂你,骂得我心里真舒坦,所以我就煽风点火,让她出马把那个帅哥抢回来。她听了之后,转身就走了。我估计,之后她应该就跑去联络盛淮南去了吧?”

    “应该是吧,”洛枳点点头,“我看到过她联络他。”

    游乐场松开的手,连带那时候的难过一起褪去。她从未和盛淮南细细挖掘当时的每一个故事,于是也没有想到过,这之中究竟有多少隐情。

    “但应该是没成功。盛淮南这个人我了解一点,毕竟我高中时候和叶展颜关系也不错。这个男生打起太极来,堪称一代宗师。叶展颜都快气炸了,却无能为力,于是在QQ上跟我说,当时还有一件事情她没有告诉我,因为涉及了你,而她觉得我跟你是朋友。”

    “就是那件事?”

    “就是那件事。”

    “叶展颜当时和我说,那些没转交的东西是你编出来然后教给她的。”

    “我为什么要管这档子破事儿?”

    “可是短信还是你发给盛淮南的啊。”

    “我当时在QQ上就问她这事儿是假的吧,她一口咬定就是这么回事,而且希望我以知情人的口吻给盛淮南发短信,这样比较可信一点。”

    丁水婧说着说着就开始笑:“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有聊天记录。我当时就是觉得整你一回倒也挺好的,这样你就可以主动来找我兴师问罪了,到时候我就把日记本摔你脸上,把你和洛阳的仇都报了。”

    洛枳听到这里,反倒完全生不起气来。

    叶展颜的样子就像个以恶作剧为荣的孩子。

    “真的,”她用力地吸了一口可乐,两颊都凹下去,“我还拿了一本新华字典练了好多次摔日记本这个动作呢,”她比比划划地说,甚至有点兴奋,“顺便说一句,你的日记写得真有意思。”

    洛枳只是看着她,有点宽容地摇摇头。

    “心理健康的人听到这些都应该把手里的橙汁泼我一脸,”丁水婧看着她,“说你呢,难道你真的心理变态?”

    “我都被你搞得没脾气了。恶人先告状。”

    丁水婧呵呵笑:“结果短信发出去之后,盛淮南居然还是不理叶展颜,连你回学校碰见我的时候都一脸天下太平,提都不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白激动了一场。”

    “后来,”她紧盯着洛枳,“后来我也算是补救了一把。我要是没记错,应该是圣诞节那天半夜,盛淮南打电话过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反问他,你觉得呢?我要说的都在短信里,你还想知道什么?”

    然而盛淮南在电话另一端不断重复,不可能,你一开始就在撒谎。

    说来说去却只有一句话,只能跑去欺负丁水婧。

    丁水婧说着说着好像想起了当时的一幕,嘿嘿地笑:“我当时就想,洛枳有本事啊,好好一个男生,被折腾得跟脑残似的。”

    洛枳心底一暖。

    她突然有点不想要回到婚礼现场。从她认识盛淮南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绝少有机会和别人提起他,朱颜也许算一个,可提供不了像现在一样的快乐——丁水婧认识盛淮南,和她同龄,畅畅快快地讲着另一面的盛淮南,好像闺蜜堂堂正正地在议论她的男友一样。

    有时候,和不相干的人提起自己喜欢的人,听他们评价、八卦,凝神搜集着所有自己已经知道或者从不了解的一切,能给人带来莫大的快乐。

    请和我讲讲他。

    我很了解他,可是我就是想提起,想听你讲讲他。

    讲讲我喜欢的这个人。

    “然后呢,我就大发善心,和他说了实话。”

    丁水婧停下来,看着洛枳。洛枳憋着笑:“怎么,你难道在等着我说谢谢你?一开始就是你惹出来的事情吧?”

    她“嘁”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继续说:“又过了一段时间,叶展颜又在网上跟我说,她终于见到盛淮南了,很礼貌地约会了一次,什么都没提起,对方和她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丁水婧弹飞了鸡翅的包装袋:“所以,我也没告诉叶展颜,事情我早就招了。”

    面对她卖好的眼神,洛枳思索再三,终于还是投降了。

    “虽然……好吧,谢谢你。”

    丁水婧咬着吸管发了一阵呆,忽然抬起头软软地说:“一会儿,你能带我去看看婚礼吗?”

    洛枳印象中丁水婧总是很伶俐的样子,从来没有用这种直愣愣的眼神看过人。

    那眼神没来由让人难过。

    “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和你说了,没有一句隐瞒。现在你能带我去看看吗?我不会让他们发现。就看一眼。”

    可是洛枳还是忍住了,那终究是陈静和洛阳的婚礼。

    “恐怕不行。”

    似乎是她意料之中的回答。丁水婧点点头,没再坚持。

    “你都知道了吧?是洛阳告诉你的吗?”

    洛枳摇头:“我自己猜的。其实……并不是很清楚的。”

    只是因为感觉到了,才回头去寻找蛛丝马迹。

    丁水婧弯起眼睛,抿着嘴巴,笑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不知道是为直白地问起这些而羞涩,还是因为洛阳没有在洛枳面前提起她而讪讪。

    “你着急回去接着参加婚礼吧?真对不起,其实我叫你出来,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包中掏出一个厚厚的涂鸦本,封皮上是埃菲尔铁塔的照片,已经磨损得缺了半个角。

    她刷拉拉翻到某一页,毫不犹豫地当着洛枳的面撕了下来。

    “帮我给你嫂子。”

    那张纸上是两个人并肩而立的画像,寥寥数笔,却格外传神。

    丁水婧和洛阳。

    下面是一行俊逸的钢笔字:“相见恨晚。”

    是洛阳的字迹。

    洛枳皱了眉头:“你想做什么?”

    丁水婧却拍拍脑袋,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演示给你看了。”她掏出笔,在旁边流畅地写下“相见恨晚”四个字。

    和洛阳的笔迹一模一样。

    “我以前,拿着这张伪造的画和字迹去找你嫂子,告诉她别傻了,洛阳早就喜欢我了,只是出于负责任才一直不敢告诉她的。我问她都已经这个年代了,遇到这种事情还忍辱负重,这样做女人多没劲。”

    洛枳讶然。

    “我以为她至少会找洛阳闹一阵子呢。结果,她竟然咬牙忍了,在洛阳面前连一个眉头都没皱。”

    丁水婧看着窗外灿烂到不适宜讲这些故事的天气,淡淡地说:“她真有种。”

    洛枳长叹一口气,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唯一刺激到她的一句,恐怕是我问她洛阳到底怎么就让她这么着魔,从高中一路追到现在。”

    “原来除了我,没人知道是你嫂子倒追洛阳的呢,”丁水婧笑起来,“我才知道原来洛阳什么都和我说过。”

    什么都说过,除了我喜欢你。

    丁水婧伏在桌面上,从一开始她就急急地唱着独角戏,不让洛枳插一句话,只是害怕停下来,她就没法再洒脱下去了。

    洛枳捏着手里单薄的一张纸,心里揣测丁水婧究竟练习了多少遍才能将那四个字流畅轻松地写就,如此逼真。

    他们之间到底有过多少故事——或者不是故事,却比故事还要难以忘怀。

    洛枳突然间能够想象得出洛阳在丁水婧面前的样子。

    仿佛就在眼前。是她和陈静从未见过的,却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的样子。

    一定很神采飞扬,一定很爱讲笑话,一定有点跳脱,有点愣头青,会和丁水婧一起大笑,做许多大胆而冒失的事情。

    也一定会在某个时候低下头,点一支烟,熟练而陌生,眼睛里有别人从未看懂过的内容。

    毫无预兆地,她就是能够体会到那种感觉,那种对着某个明知道不应该的人,生出一股无法克制的铺天盖地的爱恋,滚滚而来,却只能把心按在火苗上将它扑灭。

    那是和陈静在一起,永远不会有的感觉。

    然而洛阳一定知道,如果不是和陈静在一起,恐怕连永远都到不了。

    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洛枳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个,其实你没必要给陈静看。她和你不一样,并不是什么都要求个明明白白的结果。她既然埋在心里了,我就没必要再拿着这个去和她说什么了。真的。”

    她将那张纸推回给丁水婧,声音温柔——她恐怕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丁水婧如此怜惜而坦诚。

    “不管你信不信,我忽然间,觉得我是明白你的。”她说。

    丁水婧看向她,洛枳一瞬间想起许日清,那似乎是同样的天色,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华灯初上,同样满眼伤痛的女孩。

    有一天丁水婧也会跳下某个人的自行车后座,踮起脚去嗅丁香的味道吧?

    “你不觉得我当第三者很可恶吗?”

    “如果我跟你讲实话,你不要觉得我可恶就好。”

    丁水婧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说吧,我还没听过你说实话呢。”

    洛枳失笑。

    “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很讨厌责任、道德、血缘、家族和规矩这些东西。我见过太多被这些东西压死的人,人生一世,总纠缠这些,才叫浪费。”

    她顿了顿,喝了口橙汁,好像才有勇气继续离经叛道。

    “忠诚有什么意义呢?人真正应该做的,是对自己的感觉和情绪忠诚。你怎样想,怎样感觉,就怎样选择。成功失败,得到失去,这都是选择之后的结果,却不应该是选择时候的原因。”

    丁水婧眼里蓄满了泪水。

    “你这是在帮我自圆其说吧。”

    洛枳笑:“我帮你做什么?这是实话。”

    我只是在说服我自己。

    洛枳一路狂奔到大厅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陈静说:“我愿意。”

    洛枳发现自己错了。任何时候,“我愿意”这三个字都那么打动人,哪怕在一场不那么打动人的婚礼上,司仪太过聒噪,宾客大多素不相识,小孩子在席间哭得太吵闹——可是一句“我愿意”,永远包含着或幸福或悲壮的勇气。

    人心难测,世事无常。

    但我不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交予这些不确定。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不计后果,跟随本心,甘愿乐意。

    丁水婧离开前,洛枳问她究竟为什么退学。

    不被人爱的大学女生有很多,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用退学的方式收场,何况她没有逼不得已的理由。

    “其实挺简单的。”

    丁水婧刺激洛阳,说他是个懦夫,不敢追随自己真正的心意。洛阳反过来,用那种让丁水婧又爱又恨的宽和态度,安然地说:“你也说过你热爱画画,不也还是坐在这里上外交学院的课,写着不知所云的论文?因为你听说这个专业出国比较容易,至于为什么要出国,难道你心里真的知道?你那么有天赋,那么不甘心,为什么不去考美院?因为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冲动冒险的事情,大家彼此彼此。”

    “然后你就退学重考?”

    “去办手续,学校辅导员轮番找我谈话,我妈妈爸爸威胁我要跳楼,我都挺过来了。那时候不是不害怕,不是不想反悔,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撑下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是疯了吧。”

    她只是想要证明给洛阳看。

    现在洛阳结婚了。

    “但是我不后悔。”

    丁水婧一边哭着,一边笑。

    “洛阳什么都没和我说,他跟我之间,连手都没牵过。没有过暧昧的举动,没有过格的话,所以到最后,他说我误会了,他只当我是个好朋友的时候,我都没什么可以反驳他的,连去闹他的女朋友,都要自己伪造证据。”

    丁水婧说到最后的时候,竟然笑了起来。

    “可是他不知道。如果他真的说过什么,哪怕是这四个字,相见恨晚——我甚至都会心满意足地退到一边,成全他,和他的婚礼。他光以为不留证据我就不会怎么样,其实我从来就没想要怎么样。”

    我只想要他承认他喜欢我而已。

    仅此而已。

    洛枳端起酒杯,站起身。已经脱下婚纱,换上红色旗袍的陈静挽着洛阳的胳膊走到她所在的这一桌敬酒,朝她眨眨眼。

    其实陈静未尝不勇敢。

    咽下一切,抓紧自己想要的,从不抱怨和追究。

    洛枳被酒席吵得头晕。她摇摇头,放下万千思绪,全心全意地笑起来,说着吉祥话,将杯中的红酒一仰而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