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 思远

作者:云外天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腊月里下了好大一场雪,足有一尺深,整个城市寒冷无比,孟夏利把我和思远接到了他的别墅中,每天带着思远在外面堆雪人,打雪仗,他对思远百依百顺,在我看来,就算是思远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给他摘了下来,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思远好,在我们到别墅的这些日子,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思远的身边,他的两鬓已经斑白,孟宇的离去,但给他周围的人无尽的痛苦。

    可是,没有办法,终有一日,我又会带着思远离开他们,为了与孟宇团聚,我担心的,只有母亲,她一个人,该怎么办?

    这天晚上,他终于入了我的梦中,只是一团若隐若现的光影,他道:“桑眉,让你为难了吗?”

    我摇了摇头:“孟宇,她会挺过去的,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我只能选择一条路,那就是,和你在一起。”

    那团光影沉默半晌:“眉,我总是让你处于两难的境地,无论是万年前,还是万年后,还好,你没有怪过我。”

    我道:“我怎么能怪你,孟宇,你能为我做到如此的地步?”

    那团光影渐渐消失,我从床上惊醒,胸前挂着的彩石心发着弱弱的光芒,在黑暗中闪烁,这代表着,他越来越强了吗?

    ※※※

    这一天,终于来了,正月过了没有多久,思远吵着去公园,尽管寒风依旧,但是,这个小家伙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坐云霄飞车,非让我带他去不可,这项玩艺儿,也只有我能陪得了他,孟夏利一听这个,头一次没有提议自己带他去。

    当我带着他来到公园的时候,他悄悄的告诉我:“妈咪,爸爸告诉我,今天来公园,他会叫人带我们去他那里的。”

    我们坐在去霄飞车上,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我感觉有一道亮光照着了我们,我们的身子不断的飞升,直飞上天。

    我往下望,只看见下面如蝼蚁一般的人群与车辆。

    太白金星带着几名天兵天将在云头迎接我们,他满脸严峻,没有一丝一毫在凡间天真浪漫的影子,道:“奉天帝圣旨,捉拿犯仙桑眉。”

    孟思远柔软的小手在我的手心里,我想问太白:你捉拿我就罢了,把我儿子捉来干嘛?

    想了一想,在这个时候,开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于是没有开口。

    孟思远瞪着眼望着太白:“白胡子老爷爷,你的胡子可真长!”

    太白金星往后退了一退,差点从云头栽了下去。

    天兵天将都互相望了望,对这个凡间来的小子另眼相看。

    我带着思远,在雄伟的某殿见到了天帝,他是一个略有胡须的青年,当然,当神仙的,想做青年就是青年了。

    他有与白止相似的面容,一样的不动声色,泰山倒了眉毛也稍动一下。

    他把我们俩搁在大厅里半晌,才慢慢的问:“这个,就是白止的儿子?”

    孟思远早就不耐烦了:“我是我爸爸的儿子。”

    他一笑,沉吟道:“那你要叫我爷爷!”

    孟思远很鄙视他:“我有爷爷,你要做我爷爷,要排到第二!”

    他坐在龙椅上哈哈大笑,笑声差点震塌了房梁:“好孙子,果然有白止的气势!”

    正如白止计算好的,他不能处置我们两个,还得好好的把我们养着,因为,他再也找不到一个拥有五彩石心的继承人了。

    他抬眼看了看我,目光如电击一般:“果然,他万年来从未忘记过你,尽管我备了七十二道天火迎接你,他还是替你挡下了,万年之前,他替你封了这七十二道天火,万年之后,他用自己替你挡了它……”他闭了闭眼,英俊的脸上露出一点黯然,“我只希望,在他这么对你的份上,你能帮他!”

    天帝露出了他可能从未露出的软弱,他终于被他的儿子算计得心灰意冷,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按照别人的目地走。

    我只说了一句:“好!”

    他挥手叫我们退下,派了二十四个仙娥送我们到了栖霞殿。

    让我奇怪的是,小思远从未表示过惊讶,以他好奇好动的性子,不应该这样,他沉稳的迈着小步子走在云彩翻腾的白玉地板上,牵着我的手,镇定自若,毫不慌张。

    让那二十四位面无表情的宫娥有了一点别样的表情。

    他道:“帮我们准备去仙池的用具吧,我和娘亲也累了,等一下要浸浸仙池。”

    仙娥互相对望了几眼,看起来有点儿吃惊,却屈膝答道:“是。”

    她们退下之后,我吃惊的望着他,他的样子,哪里像一个六岁的孩子?

    这个时候,他才撒娇的扑向我:“妈咪……”

    “思思,这都是谁教你的?”

    “是爸爸教我的啊!他叫我保护妈咪,不能叫人欺负了去。”

    我蹲下了身子,孟思远把头靠在我的肩头:“爸爸说,有他在,你不用怕!”

    是的,我真的不用怕,我抬起眼眸,这空空荡荡的宫殿里,有无尚的威仪,也有无尽的争斗,但是,我不用怕,因为,他就在我的身边,一直都在。

    (全书完)

    司徒敏的番外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我已经找了很多世,最近终于找到了,我看到了她,我一直在找的人,商洁。

    在很多年前,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妖族的一名小妖,我出身低贱,是妖族最底层的家族泥虫里的一员,但是,我的天赋很高,不论学什么,人家要一天时间的,我只要几分钟就弄懂了,所以,我很快引起了妖族上层的注意,我被提出了我那低贱的家族,充实到妖族的近亲卫当中,尽管我只是其中的一名小兵,我却可以看见远远的站在台上的世子,尽管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

    我想,我一定能越来越接近他,越来越接近。

    我加倍努力的学习法术,我的能力一日千里,我成了近亲卫当中法力最高的人,终于有一日,我被带到了世子的身边,我已经知道我的任务,我要被去除周身的妖气,派到一个人身边,帮助她,保护她,她就是妖族的公主,商洁。

    那个时候,在我的心底,这是一个光荣的任务,商洁有着高贵的血统,无与伦比的美貌,能派到她的身边,不论做什么,都是家族的光荣,所以,我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项任务。

    不过,世子的神色有点儿不好,精神疲惫,他单独接见了我,一再告诉我,要我一定要保护她,要我完成任务,偷取仙阵图,我答应了。

    我来到了商洁的身边,我按照世子的要求,没有告诉她我是妖族派来的,她只当我是一个小小的仙娥。

    她每天和天君白止朝昔相处,我看得出,白止很喜欢她,她稍皱一下眉头,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满足她的要求,其实,她是那么一个可人儿,有着绝美的容貌,皱一下眉头,都会让山河失色,哪一个能不宠爱着她?

    我看着他们牵手走在银河边上,白止舞剑的时候,她就会在旁边歌声婉转。

    这真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知道世子为什么派我来,因为,我们泥虫一族是从来不会被感情束缚的,是被人称做无心之人的,我们没有男女之分,无情无欲,所以,他才派了我来,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我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渐渐起了变化,我看着白止温柔的对她笑,我就会想像,这个笑容是对着我的,我看见他用星辰制作步摇戴在她的头上,我就会想像,也许他的手指会留恋在我的脸上。

    有的时候,他骑着天马,一身月白骑装,脸上有朗风明月般的笑意,他的身前,坐着商洁,我会想像,也许,我能坐在上面?

    这种想像一日一日的折磨着我。

    那个时候,白止每一天脸上都有笑容,如春日里的暖阳。有时候,我偷偷躲在一边听他们的谈话,白止告诉她,从小,他就是孤独的,自从她来了之后,他们说了很多话,等他走后,商洁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的时候,脸上有愧疚的神色,我知道,她后悔了,她爱上了妖族不共戴天的敌人。

    她不会帮世子偷那份仙阵图了。

    我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世子,心里稍稍有一点儿痛快,可是,并没有传来世子责怪处罚她的命令,只叫我独自完成任务。

    在接受任务的时候,原本没有七情六欲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升起一丝怒意,为什么,她可以让所有的人都喜欢,不论是敌人,还是同伴,而我,永远只能躲在暗处?

    我帮世子偷到了仙阵图,他嘉奖了我,还有我那卑贱的家族,可是,我心里不高兴,看到商洁,看到她脸上幸福的笑容,我心中就如刀绞,我恨她那张脸,想像着如果我有这么一张脸,该有多好。

    这种念头,一直埋藏在我的心中,于是,凭借着我越来越高的法力,我能自由的来去天族的藏经阁里面,我想,我一定能找到一种办法,改变我的容貌,让我变得和商洁一样。

    那个时候,我没有其它想法,只想变得像商洁一样让人喜爱,再也不是妖族最卑贱的泥虫,如果我变得和商洁一样,他是不是会望我一眼,不会把我当成一件摆设,一个物件?甚至于在我给他上茶的时候,他都不会望我,只是手指轻磕,示意把茶放在书桌边上?

    天族藏经阁里关于变脸的法术很多,可是,我看到了一个换魂术,灵魂互换,将对方的魂魄与自己的互换,而且,这种法术,能让换魂的人彻底的改变容貌,不是一世,而是很多世,如果用这种法术,不论我转世重生多少世,我永远是商洁的样子,这才是真正彻底的变脸,当我看到这个法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快的学会了它,私下底想,如果,我真的可以和商洁灵魂互换……

    他是不是会望我一眼?

    天族并不是一个毫无防范的地方,从商洁来到白止身边的那一刻开始,对她的调查就开始了,其实,我们都应该想到,天帝并不是一个昏愦的人,他不会让他的继承人出什么乱子。

    白止知道了商洁的身份,可是,他却舍不得杀她,反而在天帝捉拿她之前,放走了她。而且,出忽我意料之外的,他也知道我的身份,要我带走她,他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终于望了我一眼,黑色眼眸充满对商洁的担忧,我心中的那个愿望这一瞬间无比的膨胀起来,我想,如果我有商洁的容貌,那么,他的担忧,是不是我的?

    商洁望不了他,终于冲出了妖族,等在出巡的地方,日落又日出,自始至终,我都跟着她,看着她冲向南天门,看着白止一剑刺中了她的心脏。

    白止把她的遗体放在诛妖台上,我看见白止痛苦的站在台边,七天七夜,终于,天帝来了圣旨,要他回宫,我走上诛妖台,我的法力已经很高,不但学了妖族的法术,而且,学会了天族的法术,因此,诛妖台小小的仙障,难不住我,我看到躺在诛妖台上的商洁,脸色平静,嘴角带着温柔的笑。

    我把手放在她的手腕之上,她现在只是一个残破的身躯,我很遗憾,不能和她换魂了,我探进了她的身躯之中,忽然发现,在她的灵台之中,居然有一丝她的元神存在,我明白了,白止只是在众仙面前演戏,她的伤,并没有严重到魂飞魄散的地步。

    因为他是天族太子,所以,没有人敢上前检查,我甚至想,就连他七天七夜的悲伤,恐怕也是装出来的,为了守护她,让她下界之时,没有人再检查真相。

    我知道,我能和她换魂了,我还想,这也许对商洁更好呢,我得到的,只是一个残破的身躯,而她,可以得到我完好的身躯。

    于是,我实施了换魂术,在换完魂的那一瞬间,我一把将还未完全恢复的商洁推下了诛妖台,这样,她不是可以轮回转世了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不是吗?

    我把我的气息调成与商洁一样,我想,白止不会查觉的,他会对我像对商洁一样的好。

    他回来之后,带来了天帝的旨意,说要对躺在诛妖台上的商洁劈上七十二道天火,我一阵惊恐,天帝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他会杀死商洁,所以,天帝采取了这种手段。

    但是,诛妖台上的人是我,我该怎么办?

    还好,白止并没有认出诛妖台上的人灵魂已换,他为了保护商洁,采用一个障眼法,那七十二道天火并没有击在我的身上,而是被他封到了一个深潭之中,击在我身上的灿烂闪电,都是幻影而已。

    我坠下诛妖台的时候,知道一个信息:七十二道天火,该落到商洁的身上,无论多长时间,它始终都会落在她的身上。

    我知道,商洁和我一样,在人世间轮回转世,原本,她该灰飞烟灭的,从我坠入凡尘的那一瞬间,我怀着的唯一信念,就是让她彻底的灰飞烟灭,因为我知道,白止会来凡间寻找她,也寻找我……

    果然,不知道多少世之后,我见到了我的未婚夫,尽管他的模样与天上稍有不同,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可是,他也找到了商洁,为什么?她不是没有原本的容貌了吗?她的样子,不是原来的侍女吗?

    我才是商洁啊!

    他对她那么好,那么的小心翼翼,他从来没有这么对我,就算我是他的未婚妻!

    我恨商洁,就算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是轻易的抢走了白止。

    所以,我利用我的凡间的财势,寻找一切能打击她的因素,终于,被我查出来,孟夏利多年前的一单案,无论是真是假,我都要利用这个来打击她!

    于是,我让人撞了她的父亲,把线索往孟家引,我想,如果孟夏利是杀死她父亲的凶手,她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仿佛,她的这一世,蠢笨了很多,她很容易的中了圈套。

    一切都往我希望的方向发展。

    我不断的派人搔扰她,让她认为,是孟夏利派出的人,挑拨她与孟宇的关系。

    可是,这一切只是仿佛而已,她骗了我,她的智慧没有降,反而升了,她反而将计就计,接近了秦玉,说起秦玉,我早就认出了他,他就是妖族世子商籍,我认为他也认出了我,以为我就是商洁,可是,他有时候,却有些迷茫,认为我只不过长得像商洁,我只能扮出我没有万年之前的记忆。

    可是,我发觉,秦玉对她也有一丝好感,我知道,我得加快行动,要不然,他真的会把她认成商洁,而白止,也会认定她是商洁。

    所以,依着我万年前的记忆,我找到了这个深潭,在七十二道天火冲出封印之时,带商洁来到这里,我想,这一下,她灰飞烟灭了吧?

    可是,我哪里知道,一开始,我就错了,无论我法术多高,计划多么周详,只是人家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是白止手里的一颗棋子。

    在他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桑眉的面前的时候,我一切都明白了,他早就知道,我和商洁互换了灵魂,可是,他却听之任之,他认为,商洁换一幅容貌也好,这样,就加大了天帝寻不到她的可能。

    可怜的我,自编自导了一出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商洁,以为自己可以和她争,为孟宇一个温暖的眼神,对自己一个微笑,一个轻触额头的吻而作着美梦,以为他醒了之后,忆起前尘往事之后,终于会认出我来,会把我当成商洁来痛爱,以为他对桑眉的爱,只不过是两生咒的原因而已,我终于明白,所谓的两生咒,只是为了遮盖他对她的爱意的幌子,他告诉所有人知道,无论天上的人还是我,他之所以对桑眉这么好,只不过因为两生咒。

    让我对他有了期望,让天上的人以为他还是那个不动情的太子。

    两生咒,保护了他对桑眉的爱。

    我终究不是他的对手,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我的法术再高,也是无情无性的泥虫一族,哪里比得了从小在阴谋中长大的他?

    在他遭受天火攻击的时候,我想和他一起灰飞烟灭,但是,却不可能,他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我,他让秦玉捆住了我。

    现在,我只想呆在这个温暖的,一片白色的房子里,这里,很象我们泥虫族,永远没有争斗,每天只是吃吃泥巴,然后睡啊睡的。

    这样很好。

    阴谋本来就不是我所长。

    白止的番外

    白止出生的时候,胸膛五彩的流光散发,直冲出栖霞殿,在南天门前盘旋围绕,九重天一片祥和之气,神仙们击额相庆,天帝有了一个拥有五彩石心的继承人。

    他张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父君,留着青青的短髭,望着自己,眼中有喜色流露,他没有抱他。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只知道,自己记住了。

    自己的父君从自己一出生开始,就对自己抱着希望,沉重的希望。

    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娃娃一出生就会哭,自己反而没有哭,只是一脸平静的打量着四周,想不到这种作态,又引起前来探望的神仙们阵阵的赞赏,向父君恭贺:“小世子,到底与众不同。”

    他从众神仙的眼中看到了恭贺,也看到了敬畏,一种拉开距离的敬畏。

    他渐渐长大了,被父君寄与了无数希望的他陷入了学习的海洋,术法仙术,阴谋政治,所学的,全是坐在那个雕金椅子上的人应该学的。

    从小,他就知道自己的责任,所以,他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

    那个时候,天族与妖族的斗争很激烈,天族如果捉拿到妖族的族民,不论男女老幼,都会被押上诛妖台,经受或多或少的天火炽烧,直烧得连渣都不剩,没有魂也没有魄。

    在他六岁的时候,天帝带着他亲眼看过诛妖台上的行刑,几个毛绒绒仿佛球一般的小妖,眼见着还未出生多久的,被押上了诛妖台,他们被押上去的时候,眼睛澄澈透明,因为年纪太小,根本不知道他们走上去的,就是他们人生最后的路。

    有两个还互相扯着头发,嬉笑打闹。

    可是,一转眼,他们就被天火击得灰飞烟灭。

    他的心中没有波动,脸上更是神色未变,也许因为他是一颗石心,也许因为,他已经习以为常。

    从来不夸奖人的天帝终于夸了他一句:“真是我的好儿子!”

    他想,是不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看淡生死呢?还想,难道我的心中真的就没有同情心了吗?

    到了后来,他随着天帝出征,相当于凡人十岁左右的年纪,就手拿着青冥宝剑斩妖杀敌,一剑把妖族的大将军刺下冥马。

    那一场战争之后,他得到了天族所有人的认同,认为他当之无愧的为下一代天帝。

    他的父君摸着短髭,向他露出了微笑。

    其实有很多时候,四海八荒都睡了的时候,他会独自一个人上诛妖台,看着光如平镜的台子,想着那些死在诛妖台上的妖族族民们,他不明白,为什么天族的人会认为他们有罪?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妖们有罪?

    当然,他不会傻到去问父君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只是隐隐藏在他心中。

    他更加的沉默寡言,几乎一天说不上十句话,只是,越来越关注这个被天族视为敌人的种族,知道他们以战功选王,知道了他们与自己一样有俊美的容貌,知道他们一样有家庭子嗣,只不过,他们是由在天族看来最低贱的种族修炼而来,他研究这个种族越多,就越感觉,这个种族只不过是天族的对立面,就仿佛是天族的一面镜子,他想,难怪,父君要不昔一切代价消灭他们,谁也不希望有一个随时威胁到自己的种族存在吧?

    在他渐渐长大的时候,他的父君赐给他不少的侍女,个个美貌绝伦,他明白父君的意思,虽然他是拥有一颗石心,但是,他还是不希望他以后会被美色所惑,所以,父君用这种办法让他对美色产生疲劳。

    他则无所谓,因为,无论多少的女子围在他的周围,他也只把她们当成一样摆设罢了。

    那些女子,对他怀着莫名的敬意,无论长相多么不同,对着他,只有同一种表情,那就是小心翼翼!

    所以,他只把她们当成侍女。

    天帝很欣慰,以为自己的儿子当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具有神仙味的儿子。

    他终于对自己的儿子放下心来了。

    他赐给他四匹马拉的烈日马车,让他代自己出巡,每天倏忽几千万里,巡视四海八荒。

    他高高在上,每天看着脚下云彩翻腾,地上人如蝼蚁,却只感觉更加的孤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神仙们有时候相约一堆,吃酒饮茶,赏梅观花,却从没有人约他,与他年龄相近的神仙则对他崇拜倍至,更加不可能约他。

    他每天只有对着空荡荡的几乎一说话就有回音的大殿,不停的练习法术。

    渐渐的,他真的感觉自己的心几乎不会波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使他稍动一下眉头。

    直到那一天,他又驾着烈日马车出巡,在妖族与天族的边界,撞倒了一个小仙,烈日马车不是一般的马车,被它一撞,那个小仙立刻现出了原形,是一只小狐狸,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随手一个法术,就能让她复原,但是,她一双极大的眼睛却吸引住了他,那双眼睛瞪澈透明,仿佛水晶一般,能照得见人影。

    鬼使神差的,他带了她回栖霞殿,心想,多一个侍女也好。

    她对什么都很好奇,与他所有的侍女都不相同,她并不怕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同伴,有的时候,得意忘形了,还拍他的肩膀,她不喜欢穿鞋,经常赤着脚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行走,奔跑。

    他渐渐发现,自从她来了之后,栖霞殿再也不同于以往,他会听到里面有笑声,会听到侍女们聚在一堆八卦,讲的是天庭哪一个神仙最英俊,最帅,好几次,他偷偷的站在一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教唆侍女们偷偷溜出栖霞殿,去偷看天庭战神比武,回来之后列一个排行榜,哪一个是侍女们心目中最值得嫁的人。

    栖霞殿越来越有人味儿了,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他也学着她讲话唠唠叨叨,一件事重复两三次的讲,讲得高兴的时候猛拍她的肩膀,拍得她大叫痛,他看着她的笑容,感觉很满足。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和太白金星成了朋友,她很喜欢扯太白金星的白胡子,两个人一老一少经常躲在角落里嘀咕着,白止感觉到了一种危机,他忽然发现,其实她对他与她对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在她眼里,他就是侍女,就是太白等等。

    忽然之间,他感到这种感觉并不好,他忽然很想她特别的对待自己。

    于是,他下了一趟凡间,看了不少的书,例如《西厢记》等等,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让她爱上他,她才会对他与众不同。

    于是,他按照凡间的男人追求女人的方法,开始追求她,时不时的送一点小礼物,无论到哪里,都带着她,时不时吟个酸诗,唱个酸曲,向她表明自己对她不同,她开始有些茫然,接着怔忡,再接着,便有些感动,但是,效果仿佛不大,酸诗酸曲吟过唱过以后,她对他又仿佛常人。

    这让他心中很不爽,他暗下决心,一定得把自己的位置在她心中站稳了。

    他多方了解情况,又下凡了好几次,凡间的本子告诉他,要得到女人的心,首先得了解女人需要什么,女人最易受感动的地方在哪里。

    他发现,她最喜欢小动物,最喜欢有同情心的人。

    于是,他带着她出巡的时候,特地往环境恶劣的地方走,那里,有不少动物忍饥挨饿的,他救了不少动物上天,所以,有很多的仙宠都是因为她而被提拔上天的。

    她终于对他另眼相看,看着他的时候,眼神很不相同,眼波流转,盈盈欲滴。

    他知道,她被自己打动了。

    她的目光望着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暖阳包裹,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底流过,他看过凡间的话本子,这种感觉叫做心动。

    他感觉这种感觉很好,他愿意永远的心动下去。

    可是,有一天,他去向天帝请安的时候,天帝问他:“听说你殿里来了一名侍女?”

    他一惊,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天帝的注意,他不能流露出什么情绪来,让天帝起了别的心思,他只是淡淡的道:“出巡的时候救的一个小仙,如果父君不喜欢,赶她出去就是。”

    天帝沉吟了一下,手指磕着龙椅:“恩,得查清楚才行。”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查清楚,那么,天帝就会动手查,到时候,如果真出了什么状况,那么,他将没有办法补救。

    于是,他去找太白金星,告诉他,叫他去查,还提醒他,从妖族查起。

    果然太白金星查出了他长久以来的疑惑,她的确不是天族的仙,而是妖族的妖,而且,身份高贵,是妖族的公主。

    他知道,大祸就要临头了,他想起了诛妖台上无数被诛的妖,个个灰飞烟灭,他不想她这样,生平第一次,他迫切的想要保护一个妖。

    他把她送出了九重天,要她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他看着她被她身边的侍女洛洛拉走,知道她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那一刻,他平生第一次流泪。

    她走的时候,眼眸深深的望着他,眼中有泪流下,仿佛在问他,为什么叫她走,就因为她是妖族的人?

    他并不在乎她是什么人,但是,他的父君在乎,如果让父君知道她是什么人,等待她的,就是诛妖台的七十二道天火,这是天族对妖族最高的处罚,会让她魂飞魄散,连股胎转世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他送了她走。

    但是,他却想不到,她和妖族闹翻,又回到了他出巡的地方,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头脑急速的运转,他恨她为什么这么天真,不计较后果,他想起了凡间的一句话,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白痴,心中却感觉一股暖流流过,他不能让她走上诛妖台,所以,他心中有了计较,他在他的青冥剑上落了法术,让青冥剑减少威力,虽然使出看上去威风无比的剑法,却没有往日的威力,他要救她。

    她真的飞向了南天门,他拔出了手里的青冥剑,在她愕然的目光中刺向了她,她倒在了白玉地板上,周围神仙不停的喝采,可是,仙宠们都沉默不语,特别是他和她一起提拔了上天的那几个仙宠。

    他在诛妖台上守了几天几夜,以确定没有人前来查探,到第七天的时候,天帝叫他去,叫他领了七十二道天火,处理她的尸体,他感到了绝望,但是,当他回到诛妖台上的时候,探了探气息,却发现她已经被人掉了包,他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封了那七十二道天火,用障眼法行刑,就算是她的躯壳,他都不想让天火毁坏。

    事后,他查到,她的身躯的确被人调换,而且,那个人并不像他所想,是为了救她,那个人只是为了得到她的身躯,他想,就让她披着她的身躯吧,也许,这样的话,这个人能帮她抵挡一部分天帝的愤怒。

    天帝没有发现他动的手脚,也许,是不愿意拆穿他,弄得两父子的关系太过僵化,还也许因为,反正那七十二道天火总有一天要落在她的身上,迟落早落都是落,天帝认为,至始至终,他护不了她?

    无论他的父君怎么想,她已经被打下了凡尘,一世又一世的转世,原来的种种,已经不在她的脑中,他透过天镜观看着她,时常忍不住下凡,看看她,和她说说话,但经过一世之后,她便又不记得他了,他一世又一世的忍受着她把他当成陌生人的痛苦,终于,过了许多世,天上的神仙们渐渐的淡忘了这名妖族的公主,天帝也不记得她了,他偷偷的让她飞升上了天,成了蟠桃园的小官。

    经过了这么多世,她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无论呆在哪里,都能惹出满城风雨,她上了天,偷偷的用珍贵的蟠桃酿酒,他在暗处见到,忍不住想出去逗逗她,于是,趁她怔神的时候,他提走了她的酒。

    她满脸的茫然与心痛,眉毛差点皱成一团,可偏偏还摆出一幅我不在乎,我不心痛的样子,让他在暗地里笑翻了天,他喝完了她酿的酒,才感觉,这么多世了,他终于可以笑出声来了。

    接着,她又闹出大问题来了,很有可能,仙宠对她有着莫名的亲近,所以,不出意料之外的,仙宠们开始罢工,他发觉自己还有一点儿期待她会闹出什么来,不论什么时候,她总是不知不觉的处于众人的视线中心。

    他想,这可是一个机会,他向天帝提出,由于自己管理不当,愿意下凡受罚,天帝没有怀疑其它,他一向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有担当的儿子,蟠桃园小官自然也一并下凡受罚。

    他安排好了一切,交给太白金星三个锦囊,要他按照锦囊办事,就算了下了凡,没有所有的记忆,他也知道,自己会不自觉的亲近她,因为,这种亲近,经过上万年时间的沉淀,已经深入他的骨血之中,为了掩护自己对她的不同寻常,他给自己下了两生咒,那么,自己对她的不同凡响在天帝的眼里,就变成了神仙开的玩笑,天帝就不会给疑心,为什么一个拥有石心的儿子,下了凡,性格改变会这么大?

    他要太白金星隔一定的时间解开第一个锦囊,解了自己身上的两生咒,也许那个时候,是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也许是其它什么时候,只有他知道,两生咒迟早会解开的,因为,她受天劫的时间快要到了。

    当天劫的时是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叫太白金星送给了她手镯,只要他们在一起,这只手镯就会把里面残留的他的记忆注入他的脑中,他会记起所有的一切,用自己来为她抵挡天劫,是的,没有力量能阻止天劫,但是,他可以用他自己的身躯来抵挡它。

    如是,她亲眼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死去,魂飞魄散。

    第三步,太白老儿告诉她,既将到来的危险,以及他怎么才能醒来,让桑眉与思远做好准备,怎么应对天帝。

    他每一步,都计算得很好,他终于重新获得了她的真心。

    话说一句,如果一个人可以为她做成这样,又怎么能不获得她的真心呢?

    孟思远的番外

    我小时候在凡间长大,长大到了六岁,忽然之间,被天上的二爷爷接上了天,二爷爷不喜欢妈咪,对我也冷冷淡淡的,但是,爸爸经常在梦中告诉我,别怕,一切渐渐会好的,所以,我相信,一切渐渐会好的。

    我们住的地方叫栖霞殿,平时没有什么人来看我们,除了长胡子太白老儿之外,不过这里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很多动物,比如说兔子,老虎,熊,猴子等等,只要你想得出的动物,我差不多都见到了,它们很喜欢我,经常和我在栖霞殿玩耍。

    爸爸有时候能凝成一个虚影了,妈妈很高兴,抱着我直哭,告诉我:“思远,这就是你的父亲。”

    我安慰妈妈:“妈咪,我知道,他是我的父亲啊,也每天都在我的梦中。”

    凝成虚影的爸爸很威风,一身玄色的长袍,上面绣了金龙,长得和梦中的爸爸有点儿相同,但大部分不同,但是,我都喜欢,因为,他是我的爸爸。

    二爷爷得知了这个消息,倏的一声在我们面前出现,望着那个虚影,表情复杂。

    从那以后,二爷爷对我和妈妈好了很多,闲暇的时候也会叫我和妈妈聚聚餐,他还给了我好大一个蟠桃,说是吃了对小孩子好的,我分了一半给妈咪,妈咪望了望二爷爷,道:“思思,你自己吃吧!”

    二爷爷道:“儿子给你的,叫你吃,你就吃罢!”

    妈咪脸上有忍不住的高兴,我很奇怪,在天下,我也给她分东西吃了,她也没这么高兴啊。

    那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告诉爸爸,分桃子吃的事,爸爸沉默了半天,道:“你爷爷终于不死脑筋了罢。”

    我看得出,他也很高兴,于是,我也很高兴。

    早上,有一只蚊子来找我,嗡嗡的飞啊飞的,我差点一巴掌拍死了他,对了,说一句,天上真的什么都有,蚊子啊,苍蝇啊,凡间有的,这里都有,只不过,可能这里的高级一些,一不留神,就是一个某某仙。

    蚊子大叫一声:“别拍我。”

    我才没拍。

    我吃了蟠桃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力气大了很多,视力也好了很多,所以,那只蚊子我看得清清楚楚。

    他道:“小思思,我是你蚊子伯伯啊,你妈没告诉你?”

    我摇了摇头,他悲痛欲绝,转身就飞向妈妈那里:“桑眉,桑眉,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我是他的蚊子伯伯,我陪着你这么长的时间,你就没一点儿感动?”

    妈妈只好花了好长的时间把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告诉了我,我这才叫了一声:“蚊子伯伯。”

    他感动得差点从天上掉了下来,我问他:“你既然是仙了,为什么不能变成人形?”

    他尴尬的周围望了望,见妈妈出去了,才告诉我:“小思思,你知道吗,原本我和那条狗一回归正位,就能加上一爵,我和那只狗一高兴,就喝多了两杯,那只狗喝醉了,说了不该说的话,让有心人听了去,人家怕得罪太子,所以,我们两个人现在功过相抵,哎,还不知多长时候才能恢复我那英俊的容貌。”

    我悄悄问他:“是说错了什么话?”

    他又鬼鬼祟祟周围望了望,见妈咪的确没有回到殿中,才道:“那只狗,居然说对未来的太子妃有了好感,哦,就是你妈咪,还说,他是因为这个,他才和白猫吵架的,才自请下凡去守护你妈咪的,你看看,这是不是天下奇闻?哎,你小孩子不懂这事儿,千万别告诉你妈咪啊!”

    我指了指后面,蚊子嗡的一声惨叫:“桑眉,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妈咪神色略有些尴尬:“站了好一会儿了。”

    很显然,妈咪把什么都听了进去了。

    蚊子逃荒一般的逃走:“今天的修仙功课还没有做完呢,我得快点去做完才行。”

    蚊子逃走之后,爸爸凝成了一个虚影,他的表情很不好看,黑得如锅底,道:“看来,我派了个撬墙角的人在你身边?”

    妈咪笑得很尴尬,但是,我从中闻到了某些甜蜜的味道,我道:“妈咪,我出去和猴子玩一会儿。”

    他们俩,又要肉麻解释半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