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2章 遭难

作者:云外天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闻到了屋子里淡淡的清香,我记得这股清香,那是栀子花的香味,每当栀子花盛开的季节,母亲最喜欢在家里的花瓶里插上栀子花,我几疑我已经回到了家里,可当我仔细看清楚屋子里的摆设的时候,这里,毕竟不是家里。

    一个竹子制成的梳妆台靠在窗边,天花板,是竹子拼接而成,就连我睡的床,挂着蚊帐的帐钩,也是竹子制成,但这些竹子制成的东西,很明显不是粗糙的手工,而是经过了精细的打磨,上面涂了油漆,除了竹子制成的家具之外,其它一切都很正常,电器,热水器,空调,应有尽有,让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把我送往荒郊野外。

    其实,对那个劫持我的人,其实我隐隐猜到了一点,所以,当她走进来的时候,我毫不感觉到吃惊。

    司徒敏,她穿着一件丝质的长衫,轻盈飘逸的材质包裹住她曼妙的身体,走进了我的房间。

    我一直不明白这个女人,她为什么对我那么大的恨意,自从我和她见面之后,她仿佛就隐匿在幕后不断的给我制造一些小麻烦。

    她以前和孟宇订婚,又取消了婚约,难道是因为这个?

    我想了一想,仿佛她与秦玉也有关系,我生命中的两个男人,和她都有关系?这是一个巧合吗?我不知道。

    她婷婷的站在屋子中央,身上的长衫上画着水墨的山水,轻薄的衣质包裹得她的身躯若隐若现,她仿佛一朵出池的莲花,可是,我却知道这表象的背后,怀着的,是对我的恶意。

    我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扒了扒头上乱糟糟的头发,可以想象得到我脸上尚有眼屎的残留,唯一值得自傲的是,皮肤倒还白白嫩嫩的。

    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仿佛一个准备好大干一场和我打仗的人,忽然间没了对手,穿戴打扮整齐想去眩耀一翻,却没有了人欣赏,这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我让她一拳打在了空气之中。

    因为,我对她的出现,毫不在意。

    我下了床,床下有一对拖鞋,崭新的,我吸上了拖鞋,站在全身梳妆镜前,抚了抚头发,果不其然,镜子里面照出一个胖胖的,圆乎乎的,头上顶了满头乱草的女子,与我身后的那个女人相比,是多么的天差地远啊。

    简直是公主与乡下养鸡妹的区别。

    我打破了沉静:“你来了?”

    她脸色略有点不好看,笑得很勉强:“是的,我来了。”

    “这儿有梳吗?我得梳梳头发。”

    她居然从梳妆台上真的拿了把梳给我,我伸手接过的时候,发现她神色有点儿茫然,仿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真的拿了把梳给我。

    我拿起了梳,往自己的头发上耙了两耙,看起来头发不那么零乱了,回头望她,她把视线盯在我的身上,眼神非常复杂,我想,她想不到身为阶下囚的我,会这么平静吧?

    当时,我还想不到,她想的,完全不同于我想的,她的背后,尽然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

    她依旧笑得勉强,我甚至觉得,她把我搞成了阶下囚,反而没有了以前那种淡定自若的神彩,想想以前的她,在轻眸浅笑之中就害得我与孟宇反目成仇,当然,是假的。

    那时候的她,还有一点儿意气风发的影子,可现在,我倒感觉,她虽然穿得富贵逼人,却没有了一点当时的风采。

    我甚至感觉,她与我的角色倒转了过来,倒象我囚禁了她一样,这种奇怪的感觉一进入我的脑中,就残留不走。

    是什么让她这样?

    我问她:“这儿有合适的衣服吗?来了一天了吧?我也该洗个澡了。”

    她答道:“洗手间就在那里,衣柜里有买好的衣服,足够你穿了。”

    我走到衣柜前,一把拉开,里面琳琅满目,大部分是棉制宽大的衣服,倒真的适合我穿,看来,她是准备和我长期作战了。

    我回过头望她,她的神色又是一片茫然,很显然,她对自己听话的告诉了我这番话,很迷惑。

    我原本只是没事找事,以静制动,想不到她如此的配合,我问什么,她答什么,就仿佛,她原本就是我的保姆一样。

    我咳了一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棉制睡衣,道:“那我去洗个澡。”

    这个时候,她脸上有一种崩溃的神色:“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把你捉来这里,为什么到了这里,你还是这么镇定自若?”

    我吃惊的望着她,她不应该这样,应该装模作样的和我镇定的演下去,和我比一比到底谁先受不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居然道出了她心中的慌乱,问我为什么会这么镇定自若?

    我慢吞吞的道:“有什么想问的,我洗个澡之后自然会问你,你急什么?”

    能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很得意,这种角色颠倒,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我看见她握紧了拳头,纤细的手指上涂了银色的指甲油,那银色的指甲差点陷入了掌心。

    她很明显的胸膛起伏了几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柔柔的笑了笑:“好,我等你。”

    她在忍着气,为什么?以她的性格会忍着我?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这种情况用她为刀殂,我为鱼肉来形容,毫不为过!

    刀殂反而怕鱼肉?

    我的脸色沉了下来,心中的得意一扫而光,这种情况,只代表了一个事实,就是,她已经布置好了所有的一切,所以,不管我怎么样,她都会按照她布置好的一切进行下去,所以,她才会忍我。

    刀殂不是怕鱼肉,而是,早已准备好了把鱼肉怎么办。

    我轻声叹息:“蚊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啊。”

    屋子里没有蚊子的声音,甚至连在阳光之中飞舞的灰尘都没有。

    洗手间里,一切设施应有尽有,我泡了一个澡,身心舒爽的走出洗手间,才坐了一会儿,司徒敏又在外面敲门,应该说,对一个囚犯来说,她对我,还算是挺好的。

    一个保姆样子的人端了一个竹碟,上面放了一碗粥,几碟点心,全是适合于我吃的东西。

    司徒敏道:“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吧,我叫人做了几样点心给你,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每样叫人拿了一点。”

    她恢复了以前那种淡定自若,不知道的人听了她的话,还以为她是我的至亲的亲人,我的心却更加的沉了下去,她越这样,我越感觉我以后的路,只怕一步一步的接近死路。

    而且,我发现,她对我怀着一种奇怪的感情,厌恶,仇恨,那是必然的,但是,却带着一点儿畏惧,要不然,她也不会好吃好喝的把我哄着。

    我发现,我这个被劫持,比上一次更加的茫无头绪,上一次,还有蚊子与犬犬帮我,而劫持我的人,是孟宇,最起码,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这一次,却是凶险无比,我想,我难道真的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了吗?

    保姆把粥与点心放到了茶几之上,既然我已经到了她的手上,她就不会再用某些下三滥的手段了,所以,我放心的吃起了点心,不论什么时候,解决肚子的问题是第一大问题。

    她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左腿搭在右腿之上,资势非常的优雅,我又看见了她眼睛之中不经意闪过的复杂。

    我吃着粥,评论:“不错,软硬皆宜,非常可口。”

    她道:“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论在哪里,都能镇定自若,看你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醒了没有?”

    我把汤勺放下,脸上神色不变,却紧张的思考着她的话,她为什么说我醒了没有?这是第二次我听到她说醒了这个词。

    看来,她准备揭开迷底了,我有些紧张,却又拿起汤勺舀了一口粥在嘴里吞下。

    她见我没有问,反而笑了,站起身来:“看来,你还没有醒,可是,我却不明白,那些帮助你的莫名力量,是什么?”

    我慢慢的咽了一口粥下去,道:“是啊,我自己都不明白,每天我要倒霉的时候,总有些人帮我。”

    她笑了:“可惜,帮助你的那些力量,现在都没有办法帮你了,知道了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不会做好防范呢?”

    我的脑急速的运转,为什么她会让认为自己可以抵挡所谓的莫名力量?在普通人看来,我身边的犬犬与蚊子的确有不可意议的力量,普通的方法是不能对付的,她凭什么认为难她可以抵挡?

    我认为,她虽然把我劫了过来,但是,凭着犬犬与蚊子的能力,找到我,只是迟早的事。

    要她的笃定却来自哪里?

    我试探道:“他们会找到我的。”我含混其词,想看看她的反映。

    她脸色平静:“这个地方,不管是人……还是其它的什么东西,都不可能找到!”

    我再一次肯定,她一定知道了什么,不但知道了我知道的东西,而且还知道了我还不知道的东西。

    我问她:“这是哪里?”停了停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她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笑了:“有什么不愿意说的?你不知道这里吗?这里是侗乡,是著名的风景区,同时……也是一个仙障极厚的地方。”

    我倏地抬头望她,她提到了仙障,她怎么会提到仙障,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想呈现在我的脑中,我们是同路人?可不知她是哪路神仙?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我哪里得罪了她?

    我问她:“你也是……”

    她摇了摇头,轻吁道:“看来,你真的没醒,不过,迟早你都会醒的,到那时,恐怕就晚了。”她停了停道,“我等了很多年,这个机会终于让我等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