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1章 突变

作者:云外天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送了孟宇出门,我在犬犬的陪同下外出散步,走过广场的时候,看到一群老头老太太腰间系了红色的绸子,在那里扭着秧歌,犬犬忽然一阵狂吠,激动得语无伦次,仙语和狗吠齐来:“汪汪,桑眉,你看见没有,中间那个老太太,扭秧歌扭得特别好的那个,腰技特别软,屁股特别动的那个,是太白啊,你看到了吗?”

    蚊子跟着道:“哇,真是太白,快点,快点,桑眉,快点用你的手机录下来,我们以后带上了天,制成光碟,卖给众位仙家,保管比日本的女优A片还畅销!”

    蚊子不愧在天上倒买倒卖的事儿做得无比的多,这都让他想了出来,我敢紧掏出了手机,刚录了一小段儿,被太白发现了,别扭别向我走来,道:“桑眉,你来了,可等了你好半天了。”

    蚊子语气恭敬:“太白上仙,我们正商量给你来段录影呢,瞧瞧您跳得多好,赛过月里的嫦娥,这样吧,我给您制成DVD,向众仙家发售,所得利润,咱们均分,好吗?”

    太白停止了扭秧歌,呆了一呆,可能想到自己的身姿并不曼妙,蚊子很有可能在忽悠着自己,如花的作态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忍受的,一伸手,抢过了我的手机,手忙脚乱的删掉了那段录影:“你想让王母以污染天庭视听的罪名又给我加上一等吗?”

    她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删了那段录音之后,她趁我不注意,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我甩了几甩没有甩掉,直感觉一股暖流从手心处直逼向四肢,她道:“别动,在给你渡仙气呢!”

    我感觉浑身暖洋洋的,舒服之极,问她:“渡仙气原来是这么渡的么?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一会儿之后,她放开了我的手,道:“不吓吓你,哪里显得我们之间的革命情意?”

    我看见她脸色疲惫,问她:“太白,你还好吧?”

    她摇了摇头:“没事儿,办完这件事,我就要上天了。”她犹犹豫豫,吞吞吐吐:“桑眉,你戴上这串手链,孟宇没说什么吧?”

    我道:“没有啊,就是觉得这串手链太丑。”

    她脸上闪过一丝忧郁,问道:“孟宇,他……没有什么异样吧?”

    我奇道:“我戴的手链,孟宇会有什么异样?”

    我疑心大起,追问她:“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她掩饰般的扯了扯衣角,道:“正如你所说,这串手链这么丑,我怕他不习惯啊。”

    我总感觉她瞒了我什么,可是,正如我了解的一样,这个成精的老头儿,如果他不想告诉你什么,你是别想打听出什么来的。

    我想起了晚上,孟宇满头大汗的坐起身来,不由自主的道:“孟宇倒没什么,就是晚上作梦。”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仔细的观察太白的表情,发现她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咕哝道:“真的吗?”

    这串手链一定有什么古怪。

    我使劲的扯了扯这串手链,却发现怎么也扯不下来,太白道:“桑眉,别扯了,它任务完成的时候,自然会从你的手上下来的。”

    我道:“到底是什么任务!”

    她又把嘴巴闭得死死的,再也不开口了。

    只不过十来分钟,我就发现她脸上的神彩不如她在扭秧歌的时候了,我知道,这是因为,她渡了仙气给我,我担心的问:“太白,你没事吧?”

    太白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下凡有两三天时间,现在既然提前完成了任务,也只好提前上天了,桑眉,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的,你可一定要渡过这个劫啊!还有孟宇……”她咕哝了一句,“希望他平安。”

    我的耳朵尖,听清楚了她最后一句话,拉着她:“你为什么这么说,不是说我自己要渡劫吗?”

    可是,她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当她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声尖叫,老脸皱成一团,目光如刀:“姑娘,你为什么拉着我,我身上可没有钱!”

    我知道,太白已经上天了,现在的这个老太太,是一个真正的老太太,为什么她每次下来,就留下这么多疑点,也不搞清楚,就急急忙忙的飞了上去!

    我鄙视她!

    ※※※

    自孟宇做了一晚梦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但是,我对感觉到他对我的态度,有点儿毛骨悚然,他最近非常的粘我,目光仿佛胶在了我的身上,无论什么时候,我一转身,总会看到他在默默的望着我,目光仿佛加了糖,让人能沉溺于其中。

    每天去公司的时间,他总是推迟了又推迟,有的时候,公司的电话打来了好几个,他才恋恋不舍的从屋里出发,到了车上,他还叫人开着车停在草坪之上,要我在屋子前向他挥手告别了,那车才慢吞吞的如蜗牛一般的出发。

    犬犬总结这种现象:“新婚啊新婚,新婚到底不同!”

    而蚊子则摇头道:“孟宇有反老还童的迹象,向婴儿方向发展了。桑眉,你变成他的娘了。”

    这天下午,是我约定的体检的时间,说也奇怪,不论孟宇多忙,他总是会抽出时间陪我体检,和我一起去医院,照B超,仔细听医生的建议,本来,妇科门诊是不让男人进去的,但是,他除外,不但让我们单独开了一个门诊房间,而且,他还能全程陪同,我原本不以为然的,可他告诉我,这不是在搞特殊,是在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忧郁,我知道,他又想起了我身上发生的种种,他很担心。

    给我检查身体的人一向是陈医生,她是一个长相非常和蔼的中年女人,在妇科诊所从医多年,每一次帮我检查仔细而小心。

    帮我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孟宇自然是不可能进门的,而蚊子,由于是只公蚊子,自然是非礼勿视的。

    陈医生今天有些心神不定,一连拿错了好几次东西,我问她:“陈医生,你的女儿放假了吧?”

    她的女儿经常跟着她来医院的,特别是星期六放假的时候,我有好几次看见了她。

    只听得匡当一声,她手里的盘子跌在了架子上,她道:“她跟着她爸爸去动物园了。”

    我不以为意,躺在了检查的床上,陈医生戴上了手套,我以为她要给我做例行的检查,可谁知道,她的手上却拿着一块医用纱布,她捂上了我的嘴。

    意识朦胧之中,我听她道:“对不起,我的女儿在他们的手上。”

    看着她越来越模糊而歉疚的脸,我心想,太白老儿所谓的劫,现在就开始了吗?

    还想,早知道这样,不管是公蚊子还是母蚊子,也得让他在一旁看着,传递个消息才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