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个人穿着均是极为华贵,好像每一个扣子,都是钻石。

作者:张海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两位老人来到墓碑前,轮椅上的老者看了看我,毫不客气地骂道:“火小邪的曾孙,有火盗双脉,却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可笑!可笑!和火小邪一样可笑!”

    我知道这个老者来头不简单,丝毫不敢生气。

    轮椅上的老头说道:“严郑,你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哼!你是不是在骂我?嗯,骂我这个老不死的是谁?我是金潘!金王金潘!”

    我吃了一惊,念道:“你就是金潘?”

    金潘骂道:“小畜生,你还敢直呼我的名字?你是不是以为我只是个传说?嗯?滚一边去,看你碍眼得很!严念,这个小子从此交给你管教!”

    我唯唯诺诺地退了两步,却也知道,轮椅后那个目光锐利之人,就是我爷爷严谨的哥哥,严念!

    严念上上下下扫了我几遍,一言不发,再不看我,转为和金潘一道,盯着墓碑上老爷子的照片发呆,也不知道他对我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金潘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墓碑,伸出手来:“严念,打电话给她。”

    严念低声应了,摸出一个小巧的机器,拨了几下,轻声道:“通了。”说着,把一个蓝牙耳机挂在金潘的耳朵上。

    电话里有个女子的声音说道:“金潘大人。”从耳机里传出的细小声音,我竟听得格外清楚。

    金潘低声道:“水媚儿,火小邪死了,我现在他的坟墓前,如同他的遗嘱要求,他只剩下骨灰。”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了……不过你叫错名字了,我是水妖儿。”

    “水媚儿,你永远对我这么说,你如果是水妖儿,为什么不来看火小邪和我,最后一眼?”

    “没有这个必要。”

    “水媚儿,承认吧,只要火小邪不承认,你不能成为水妖儿的,因为水妖儿只活在他的心里。”

    “金潘大人,你无论为火小邪做多少事情,你也是个奸商,而不是火小邪认识的潘子。”嘟……电话挂断。

    金潘剧烈地咳嗽起来,严念赶忙将蓝牙耳机取下,轻拍着金潘的后背。

    金潘半晌才恢复了平静,看着火小邪的墓碑,凝视良久之后,才突然嘿嘿笑了两声:“火小邪,叫你不听我的!叫你不去美国!你满足了吧!埋在这样一个公共墓地里!难道这就是你的心愿?做个普通人?火小邪,从1938年我们见了最后一面,到今天已经七十三年零二百天了,兄弟啊!都他妈的快一个世纪了!结果呢?还是见到个死人!一块冰冰凉的石头!火小邪,老子从1970年开始,逼着美国和中国合作,终于打开国门,能让老子派人进来找你,结果中国有十亿人,老子要从十亿人中,把你这个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老贼头挖出来,花了老子多少年?结果十年前终于找到了你,你却不愿见我?你怕我笑话你?你觉得你错了?于是不敢见我?何必啊何苦啊!我们都要入土了!”金潘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又说道,“我赚了太多太多的钱,做了太多亏心眼的事,结果我没有孩子,所有的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独幸运的是,你的儿子严念,就是我的儿子。火小邪,好像你说的,潘子,你为了什么?现在这个问题,我还是回答不上来。我为了什么?我为了什么?我现在要死了,还是回答不上来,所以啊,火小邪,我羡慕你啊。”

    金潘说得激动,再次咳嗽不止,伸出手来,严念赶忙向金潘手中塞了几颗药丸,金潘颤巍巍地放入口中,吞服了下去,这才稍微喘上了几口气。

    金潘叹了一声:“火小邪,从你的棺材里爬出来,和我说几句话吧。嘿嘿,我知道这不可能了。你如果不想我,为什么老要听我最喜欢的那几首歌呢?夜上海,夜上海,它是一个不夜城……嘿嘿,嘿嘿,我唱得太难听了。火小邪,我最后为你做到了一件事,可惜,你还没有看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呵呵呵呵,遗憾啊,遗憾啊……火小邪,我说过,我们是兄弟,不能同日生,但可同日死,我比你晚了几天,没关系,我赶来了,就在你坟前,还来得及对吧,还来得及吧,火小邪,火小邪,火小邪,潘子来了,火小邪,潘子来了……”

    金潘低声念着火小邪的名字,深深地看了火小邪的照片一眼,面对着墓碑,慢慢地低下了头,一滴泪便滴落在地面上,化了开去……

    淡淡的微光洒在金潘脸上,是如此安详。

    严念低声道:“金王金潘,去世了,他最后的心愿已了。”

    无人说话,生命的消逝,如此的平静,平静得不能撩拨起一丝波澜。

    严念站出一步,冲火小邪的墓碑和金潘,各鞠了一躬,对火小邪说道:“爹,我还是恨你,但我,尊敬你,你是个伟大的人。”

    我缓缓地抬起头,太阳已经拨开了晨雾,大地一片光明,我惊然发现,漫山遍野都站满了人,足足有数千人之多,男女各异,老少兼有,还有半数是外国人,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和皮肤黝黑的黒种人均有,全部看向火小邪的这个方向。

    严念看出我眼中的诧异,沉声道:“严郑,虽没有了五行世家,但这些,都是盗贼!”严念突然笑了一声,挥了挥手,十分客气地向一侧招呼道,“两位大人,请来。”

    说话间,有一对年约三十的男女缓步走上,男人身材高挑,相貌俊朗,只是面色肃然,表情如雕刻一般,不露神色;女子则秀美绝伦,温柔大方,美貌摄人心魄,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这一对男女,双手紧紧对握,上到前来,对严念微微点头示意。

    严念深深看了两位一眼,说道:“金王金潘、木王火小邪已死,两位可否想起什么?”

    男子沉声道:“火小邪……”

    女子则柔声说道:“抱歉,还是什么都记不起。”

    严念呵呵一笑,说道:“这世间,难道只有火盗双脉和金王的电磁之力,才能够来往不同世界,恢复记忆吗?呵呵呵,也罢也罢!田问大人,林婉大人,你们是否能够想起自己是谁,并无所谓,关键的是,你们终于回来了!”

    我听到田问、林婉这两个名字,一个激灵,不禁问道:“你们是土王田问和林婉!”

    严念轻笑道:“正是!我义父金潘穷一生精力,终于将田问和林婉找回!”

    那男子眉头微皱,略有伤感地答道:“抱歉。”

    那女子也柔声答道:“可惜我们忘了一切,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所有事情一片空白。”

    那男子却道:“唯记得此名。”说着一指墓碑,墓碑上正是火小邪的名字。

    我突然有些兴奋,声音一大,问严念道:“那,那是所有消失在罗刹阵里的人都会回来吗?”

    严念哈哈笑了两声,神色肃穆,再不搭理我,看着墓碑,高声道:“我等盗众,共同祭拜两位逝去的贼王!”

    严念高举起手,朗声高喝道:“一鞠躬!”

    数千号人,整齐划一地深深一鞠,这种无形的力量,让我也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去。

    “二鞠躬!”

    “三鞠躬!”

    三鞠躬完毕,严念看向我,突然问道:“严郑,全世界的大盗云集在此,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我根本回答不出来。

    严念突然一笑,指向火小邪的墓碑:“他想要的,就是我们想要的,严郑,我老了,该看你的了!”

    所有人齐刷刷向我看来,其中一个斯斯文文教书先生打扮的人,虽然是远远地看着我,但明显地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如一潭看不到底的深水。

    我一下子睁大了双眼!突然明白了严念的意思!

    逐渐消散的晨雾中,好像火小邪、水妖儿两人,携着双手,正向我微笑着,微笑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