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夜无眠。

作者:张海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中午,火小邪走出茅棚,风雪已经停歇,在很远的地方,一个人影正在艰难地向火小邪所在的位置走来。

    火小邪心中一热,拔腿就向前赶去,奔到近前,方才看清是谁。

    严谨冻得满脸通红,看着火小邪,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直喘粗气。

    火小邪一把将严谨搂在怀里,喜极而泣道:“谨儿!”

    严谨胆怯地说道:“爹……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想为郑则道爹爹守灵。”

    火小邪问道:“念儿呢?”

    严谨说道:“他和我吵翻了,自己走了……他说,他不想依靠任何人活着,其实我也可以,只是,只是我……我不想做孤儿。”说着大哭起来。

    火小邪拍了拍严谨后背,安慰道:“谨儿,谢谢你,谢谢你!爹在这里,爹在这里!爹会一直陪着你。”

    1949年10月。

    火小邪和严谨两人,正在替郑则道的坟墓拔除荒草,烧了几张纸钱,默然对望,方觉时光如梭,与严念分别,已有四年。

    这一对父子,为郑则道守灵三年之后,严谨也成长为一个健壮的青年,而且在火小邪的言传身教之下,严谨的盗术亦有大成。严谨虽说不及严念这样聪明,但是生性善良,执着倔强,火性精纯,又有火盗双脉的体格,所以修习火家盗术,精进飞速。

    纸钱刚刚烧完,严谨说道:“爹,有人来了。”

    火小邪说道:“知道了。”站起身来。

    约七八个男子,一身不知是哪里的制服,看起来疲惫不堪,见火小邪终于站起身,连忙打起精神,规规矩矩地肃立,显然对火小邪十分的尊敬。

    火小邪说道:“你们是金家的人?”

    一个男人赶忙说道:“是!我叫刘锦,金王大人让我们向您转达一些消息,我们沿着青海湖找您,已有快一个月了。”

    “金王金潘?”

    “是!金王大人名叫金潘,木王大人!”

    “我已经不是什么木王,叫我严慎,哦,以前我叫火小邪,现在改为真名,严慎。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

    刘锦咽了口口水,说道:“是,是,严慎大人,你知道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是共产党的天下。”

    火小邪哦了一声:“共产党吗?”哈哈笑了起来,“还真让我猜对了!共产党确实有能力得到天下,不需要什么圣王鼎。”

    刘锦说道:“是的,但是金王大人说,共产党得了天下,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泥腿子怎么能翻身?他花了许多的钱,还是打不赢共产党,看来人心所向,连钱也不好使了。所以,金家没法在中国混了,于是金家在前年,就在有步骤地清空中国的财富,向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转移。金王帮了美国政府很多忙,包括研制原子弹,在日本上空投了两颗,逼迫日本无条件投降。”

    火小邪又笑道:“潘子的炸弹有这么厉害,两颗就可以让日本投降?日本战败是注定的事情,竟是由这种方法?”

    刘锦说道:“这个原子弹,威力很大,一颗丢下去,就能炸毁一个城市,死几十万人。”

    火小邪说道:“哦,这么厉害……”

    刘锦说道:“严慎大人,金王大人现在已经身在美国,受美国政府保护,算得上是美国最大的隐形债主,所以金王大人,想请你,你和……”刘锦显然不认识严谨。

    火小邪笑道:“他是我儿子严谨。”

    刘锦忙道:“请您和您的儿子严谨去美国生活,他给你们买了几千亩土地,还有一个城市,你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美国生活。”

    “美国?”

    “是的,而且,您的另一个儿子严念,也在美国,帮着金王做事。”

    “啊?严念怎么认识金潘的?”

    “严念在上海闯荡,做了几件偷盗的大案,刚好偷的是金家控制的银行,所以,才认识了。后来一问,才知道这么有缘,金王大人立刻把他收为义子。现在严念大人,也算是金家人。”

    “严念过得好就行,我对美国没有兴趣,异国他乡的,不习惯。”

    “您听我说,严慎大人!金王说,共产党是翻脸不认人的,火家就是被当作旧社会帮会组织清剿了。还有土家,土家千年的地堡,被几十吨炸药炸烂了。这两家人全部流落江湖,四处被警察通缉。您留在中国,贼王之王这么大的威名,早晚会被共产党找到,若你不听他们指示,一定会杀了你的。严慎大人!金王现在就是共产党的最高级通缉犯,罪名是偷窃国家财产、通敌卖国、帝国主义的刽子手,根本无法再回到中国国内!”

    “哈哈,潘子啊潘子,你也有今天嘛。”

    “严慎大人,您看您,去美国吗?我们立即安排水上飞机接你离开中国!”

    “不用不用。”火小邪笑道,“劳苦人翻身做主,人人平等,我不去看看,怎么能说走就走?岂不是冤枉了别人?”

    “严慎大人,可您是贼盗中人啊。”

    “那我就接受改造,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严慎大人!您不了解共产党!”

    “那我就应该去了解,他们的宣传尽管肉麻,但说的都是我想说的心里话,我觉得很好。何况我有两个小兄弟,和我以前一样,都是荣行的,就是共产党。共产党不靠圣王鼎得到天下,那就是民心所向,又都是泥腿子穷苦人出身,非常非常的好啊,我很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去吧去吧,你们回去吧,告诉金潘,我不打算去美国,我知道他其实不想见我。”火小邪越说,心里越有些高兴。

    “严慎大人!金王是有些怨恨你毁掉罗刹阵,结果让共产党捡了便宜,你到美国去,金王也不会立即见你。只是金王吩咐了,就算这辈子不见你,也不想让你留在中国受罪。”

    “受罪?”火小邪哑然失笑,“我在青海湖边一住就是十年,也没有觉得受罪。”

    “严慎大人!你不去也要去,绑也要把你绑过去,您虽说本事高,但我们天天都会跟着你!”

    火小邪拍了拍手,说道:“谨儿,把东西收拾收拾,这个地方我们待不住了,刚好我很想出去看看共产党的天下。”

    严谨喜道:“好啊!遵命!爹!”

    此行一去,金家人当然再也追不上火小邪和严谨。

    可是,两三年的快乐时光后,等待他们的,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