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对珠子,同时发出光芒,将这个空洞照得五颜六色!

作者:张海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火小邪被这十颗珠子的光芒一闪,尽数投进眼中,突然间脑海里本来混乱的色彩,全部规整起来,画面在眼前飞速地闪过,所有的一切,顷刻间回想起来。

    火小邪张着嘴巴,嘴里哽咽着,全身颤抖,两行泪奔涌而出,直挂脸颊,流进了嘴里,又苦又咸!

    火小邪撕心裂肺地大吼一声:“妖儿!我对不起你!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为什么!我到底去了哪里!”

    火小邪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无声痛哭,身子抽动了几下,竟再不动弹了。

    马三多大叫道:“大哥!你怎么了!”

    郑则道拦住马三多,骂道:“马三多,是我救醒了你们,你最好听我的,不要乱动乱嚷!现在火小邪神志不清,你要乱来,可能会害死了他!”

    马三多难受道:“可是,可是,可是火大哥他。”

    郑则道说道:“他死不了。”

    “是的,我一时半会死不了,郑则道,谢谢你的吉言……”突然火小邪说出话来,慢慢抬头,冷冰冰地看着身前歪倒在地上的圣王鼎,说道,“在我想起来水妖儿的下落之前,没有弄清我去了哪里之前,我不会轻易去死。”

    火小邪身子一正,端坐在地,毫无表情,目光呆滞。

    水家尚存的十几个弟子突然手捧水灵珠,跪倒在地,其中一个高声大喝道:“水灵珠亮起!依水家律令,水家愿尊火小邪为中华帝王!行水家守鼎之责!”

    土家弟子悉数跪下,捧土盘珠跪拜道:“土家愿尊火小邪为中华帝王!行土家守鼎之责!”

    金家弟子悉数跪下,捧金涅珠跪拜道:“金家愿尊火小邪为中华帝王!行金家守鼎之责!”

    木家弟子悉数跪下,捧木广珠跪拜道:“木家愿尊火小邪为中华帝王!行木家守鼎之责!”

    郑则道一下子便呆住了。

    火家众人看着郑则道,不知该如何是好。

    郑则道瞪着眼睛,有些歇斯底里地问道:“火小邪!你可记得你我约定?我们可是击掌盟誓了的!”

    火小邪说道:“我做不了帝王,我也不愿意做帝王,我只想要回我的妖儿,郑则道,这个烂鼎,送给你了。将五行信物,放入龙嘴灯吧,你从此名正言顺了。”

    “此话当真!”

    火小邪抓起圣王鼎,向郑则道丢了过去。郑则道一把抱住圣王鼎,再也不肯放手。

    火小邪面无表情地说道:“郑则道,祝你当个好帝王。”

    郑则道呼吸急促起来,抱紧了圣王鼎,向众人说道:“圣王鼎在我这里,我才是你们该尊为帝王之人!”

    金、木、水、土四家虽有所不愿,但也转为跪拜郑则道:“愿尊郑则道为中华帝王!行守鼎之责。”

    火家弟子也是齐齐跪下,跪伏称帝。

    郑则道志得意满,一副天子之尊,神态甚是隆重,肃然道:“各家请速降五行珠归入龙嘴灯,随我守护此鼎,离开这污秽之地。”

    各家持珠弟子无奈,纷纷上前,将各家宝珠,放入一颗到龙嘴灯内,顿时圣王鼎宝光浮动,通体透亮,夺目生辉,真是个人间难得一见的宝物!

    郑则道哈哈大笑:“好!五行世家听了!国号大郑,就此立国!各家各行其是,助大郑皇朝问鼎中华!”

    火小邪冷笑道:“郑则道,你忘了吗?罗刹阵是一个有取无失之阵。”

    郑则道笑道:“火小邪,你既然取了圣王鼎,此阵已经毁去了。火小邪,只要你听从我的调遣,我可尊你为大郑皇朝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火小邪冷笑道:“未必吧!”

    郑则道还是笑道:“火小邪,何必说丧气话……”话到此时,郑则道忽觉圣王鼎极烫,几乎把持不住,但郑则道绝不肯放手,宁受手掌灼烧之苦,惊声道,“怎么!”

    啪啪啪啪啪几声脆响,圣王鼎就在郑则道手中,炸为粉末!

    郑则道一把没捞到,只抓到几个残片,又见五颗珠子还在滚动,弯腰便要去抓,谁料到,那几颗珠子滚了几滚,咚咚咚咚咚炸了五响,全部化为碎末。

    不仅是这五颗珠子,另外与之一对的五颗珠子,几乎同时炸成碎末。

    郑则道整个人都呆住了,呵呵呵笑了三声,突然咧嘴傻笑道:“这一定是我的幻觉,这是场梦,我还在罗刹阵的幻觉里,不可能,怎么可能,绝不可能。”站起身哈哈狂笑,指着地上的碎末,又哭又笑,“你们相信吗?圣王鼎,五行世家的信物,变成一对粉末了,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吗?”

    郑则道又突然怒发冲冠,狂吼道:“你们都不相信!所以我绝不相信!大郑国千秋万代!我就是开国皇帝!我是开国皇帝!假的!这是个假的圣王鼎!”

    郑则道大吼完,又号啕大哭:“那我是什么?我的努力,我是多么多么的努力,受尽屈辱,处心积虑,所有人为我而死了,我连句谢谢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失败了!我为了什么!我为了什么!”

    郑则道退开众人,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一路狂吼乱叫,火家人看了郑则道几眼,追了上去。

    火小邪低声道:“圣王鼎毁了,罗刹阵便破了。”

    火小邪正要起身,却见到原先放圣王鼎的石台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人。

    此人全身都缠着密密麻麻的电线,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露出体外的衣裳,几乎破成了碎片,满脸胡须,神态憔悴,而且昏迷不醒!

    火小邪一眼便认出了此人,大叫一声,飞扑上前。

    此人正是金潘!

    火小邪大叫着金潘,把金潘从地上拽起,脚下却已感觉到嗡嗡的震动,原本盛放圣王鼎的不规则石台,一片片地瓦解开来,夹杂着数支正在枯萎的青藤,正在向下方陷落。

    火小邪大吼道:“罗刹阵陷落了!所有人快走!”

    金家最后几个枪手和马三多等人赶上前来,帮助火小邪将金潘扶住,众人再不敢耽搁,急匆匆地向外赶去。

    火小邪迈过圣王鼎的粉末之上,却停了一停,大叫道:“马三多,扶他出去!不要管我,有多远就跑多远!”

    马三多叫道:“大哥!”

    “快走!所有人快走。”火小邪大吼一声,蹲下身子,将外衣脱下,把圣王鼎的瓦砾收捡起来,包入衣内。

    火小邪只觉得,哪怕是圣王鼎的碎片,也可能对寻找水妖儿有所帮助!

    大不了,再建一个罗刹阵!

    火小邪刚刚把圣王鼎碎片包好,陷落已至脚前,火小邪拔腿便走,却看到他丢弃的乌豪刀,就在一侧,正随着沙陷往下沉去。

    火小邪略略犹豫了一瞬,还是平移几步,将乌豪一把抓起,险象环生,差点随之陷入地下。

    乌豪,伊润广义临死所赠给火小邪的宝物,纪念所谓的父子情感之用,火小邪对此刀,说不出是恨是爱,但也不忍乌豪从此消失。

    毕竟,有些情感,曾经是真的……

    等火小邪冲出罗刹阵,却发现原本一大片的沙漠,早已陷落殆尽,唯剩无数条巨型石梁,交错成一片乱麻一样。往下看去,深达千丈一般,岩浆正在地下四处翻滚,红光一片,巨大的水汽冲出,温度极高,若人被水汽冲击,当即会被烫死。

    水龙眼,水火交融之地,随着罗刹阵的毁灭陷落,再次露出真面目!自然造化成的巨力,绝非人力可以阻挡。

    更为不幸的是,在原本沙漠边缘的罗刹阵外壳,增援的日军已经攻击到此处,机枪扫荡成一片。

    如果日军能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意味着,留在万年镇内的五行世家普通盗众,以及一路留守布防的盗众,不是被日军剿灭,就是被驱散。

    火小邪想到此处,肺气翻滚,哇的一声吐出满口鲜血,几乎站立不住。

    而身后安置罗刹阵的孤山,正在加速向下陷落而去。

    土石崩解,地面震动,连这片看似无边无际的巨大山洞,看来也将不保。

    火小邪狠狠喘了几口气,压制住胸口郁闷,眼神飞快一扫,很快看到金家人、马三多正护卫着昏迷不醒的金潘,沿着石梁向前摸索。马三多的山匪队伍,险象环生,不时有人惨叫着掉落下去。

    火小邪不容有变,急追马三多等人而去。

    万年镇,原本悬浮在上空的金家飞艇,早被击落,庞大的残躯,被烧得只剩下金属骨架。

    到处都是炮火、硝烟,爆炸仍然在万年镇持续着。

    此时已是黄昏,若按火小邪他们进山的时间,应是过了整整一天。

    日军的增援部队已经陆续赶到,正在对万年镇狂轰滥炸。

    火小邪全身粘着鲜血,背着半裸的金潘,正在密林之中狂奔,身后跟随的只剩下马三多和一个金家枪手。

    马三多肩膀上,被子弹击中,鲜血淋淋。

    乱枪之声,在不远处响成一片,有大批的日军追来。

    马三多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火小邪停下脚步,赶忙将马三多扶起,马三多惨然笑道:“大哥,我跑不动了,你们快走吧!这一带的地形,我还算熟悉,我有把握把小鬼子引开。”

    火小邪喝道:“不妨事!跟着我走!就算此地被小日本合围,我照样有把握带你们逃出去!”

    马三多欣慰笑道:“大哥,我能见识到你们这些大盗的本事,见到小鬼子的罗刹阵被毁,这辈子都值了!哈哈,哈哈,我刚才还打死两个鬼子了,赚了一个,更值了!大哥!马三多是个汉子!不想当你的累赘!求你,就让我为你死吧!我能为火大哥这样的英雄赴死,死得光荣啊!大哥!不要把我的这个光荣偷走了啊!”

    火小邪无言以对,拍了拍马三多的肩膀,说道:“保重!”

    马三多爬起身来,眼中没有丝毫忧伤,反而是笑容满面,边向一边蹒跚着跑去,一边说道:“大哥,我只要还能活着,一定会把大哥的事流传下去!大哥,你保重!后会有期!”

    火小邪再次心如刀绞,狠狠扭过头去,不再看马三多,背着金潘飞奔而去。

    不久之后,一声巨响,火小邪转头一看,就见一座山头,火光冲天。

    密密麻麻的子弹,撕破夜空,尽数向这座山头扫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