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日暮酒醒人已远

作者:沧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是短短片刻之间,兔起鹘落,事情急转直下,一切都已经发生,再也无可挽回。夕影刀掉落在地,血薇刺穿听雪楼主的胸口。碧落、红尘、紫陌震惊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一幕,饶是他们久历江湖,也被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

    苏微回到坝子上的时候,暮色初浓,红灯喜烛还挂在那里,宾客已经散去了大半。喜婆看到她回来,几乎像见了救星一样,迎上来一把拉住:“新娘子,你可回来了!可把我给急死啦!”

    “重楼呢?”她顾不得多说其他,急忙问。

    “在里面醉死过去了。你快去看看!”喜婆拉着她,转头往里走,嘴里不停地嘀咕,“下午你那么一走,所有人都惊呆了。新郎官疯了一样,到处找人喝酒,一口气喝了有上百杯吧,怎么拦都拦不住!唉,活活地把自己灌趴下了。”

    她心下一痛,想起他们两人曾经相约戒酒。重楼是意志力极强的人,摆脱过去之后一直好好地重新生活,此刻若不是无法控制,绝不会如此放纵自己。

    “蜜丹意呢?”她急急往里走,问了一句。

    喜婆摇头道:“那个野孩子,从下午起就玩得没影了,刚刚倒是回来了,跑进屋去看原大师,现在还没出来呢。”

    苏微心里有些不安,想起了黄泉和紫陌,又问:“下午来的那两个外地客人呢?他们的伤好一点了吗?有没有找医生替他们看看?”

    “啊?那两个人呀?”喜婆想起来了,道,“原大师有让人去找医生来,还把他们请到内堂去坐了……不过后来新郎官喝醉了,大家乱作一团,也就没人管这事儿了。”

    “是吗?”不知为何,苏微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洞房门口,喜婆替她推开了门,说了一声“洞房花烛,好好安歇”,便笑着识趣地走开了。

    “重楼?”苏微收回了心思,低声呼唤。

    映入眼帘的是房间里的两支红烛,灯光摇曳,映着满堂的大红色,显得喜庆至极。那一刻,她有一种幻觉,似乎看到那个惫懒又狡黠的家伙正躺在床上等她,摇晃着手里的枕头,扬扬得意:“从此后,我要当家做主!”

    好吧,被你抢到了,那以后都听你的好了。

    如果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

    苏微一路想着要怎样安抚他的情绪,推开了新房的门走了进去——然而,房间里面酒气浓烈,到处都是被推倒的东西,显然是有人踉踉跄跄在里面走过,发泄似的摔了满地。

    洞房里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

    原重楼不见了,连蜜丹意也不在里面。房间里没有打斗的迹象,床上的枕头不见了,地面上有斑斑的血迹。有一张纸放在桌子上,上面写着三个字:水映寺。

    落款是:萧停云。

    “重楼!”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失声惊呼,脸色苍白。

    是的,她怎么会以为萧停云会这样放过她?他带着楼里所有的精英,不远万里来了这里,肩上背负着听雪楼的命运,怎么会凭着一两句话,就放她远走高飞?

    这个江湖的残忍和复杂,她竟然忘了!

    她全身颤抖地握紧了那张纸条,僵硬地沉默了片刻,忽然一顿足,连身上的喜服都来不及脱,转身朝着水映寺的方向一掠而去!

    这一场宿醉,似乎是过了一百年那么长。

    原重楼醒来时,只觉得头痛如裂,整个人都浑浑噩噩。手里捏着一个枕头,眼前晃动的还是跳跃的火光。怎么,是喜宴还没结束吗?还是……迦陵频伽回来了?他呻吟着,想撑起身推开窗吐一下,却忽然发现整个身体不能动。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问他,“要喝点水吗?”

    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清冷而好听,带着矜持的贵族气。

    那一刻,他瞬间清醒过来。

    烛影摇红,灯下坐着一个白衣公子,正看着醒来的他。那个人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眉目之间有一股从容凛冽的贵族气,虽然一身白衣血迹斑斑,却没有丝毫的狼狈之色,反而有一种令人不可轻视的高高在上之感。

    “是你!”他只看了一眼,脱口而出。

    那人微微一震,问:“你见过我?”

    “是。”原重楼定定地看着这个人,眼神激烈而复杂,多少年前的记忆恍然浮现,忍不住冷笑一声,“拜你所赐,我的右手废了。我一辈子都记得你!”

    萧停云微微一惊,看到了他右手上的那一道刀痕。然而他再看了看这个新郎官的脸,却是完全没有记忆,并不像是自己曾经的对手。

    “我就知道你一早忘了。”原重楼微微冷笑,眉目之间掩不住的讥讽,“要不要我再提醒你一句:十年前,腾冲驿道边的亭子里!”

    萧停云看着他,努力回忆了一下当年和苏微联手追杀梅景浩的情景,不由得恍然:“原来是你!你就是那个……那个路过的玉匠?”

    他定定地看着这个人,喟然长叹,“难怪阿微她……”

    “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在中原,想必是个大人物吧?”原重楼冷笑起来,顾不得自己的性命还在对方手里,竟是恢复了一贯的毒舌,说得又冷又刻薄,“一刀就把人的手废了,转身压根就记不起来了……呵呵。”

    “阿微杀的人,比我只多不少。”萧停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怨恨,却是淡淡的不动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你压根不知道——你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可以俯就你,可你,真的配得起她吗?”

    他说得冷锐,毫不留情。原重楼的眼神闪了一闪,却忽地冷笑起来:“至少在她孤身来到异乡、毒发快死的时候,是我陪着她去了雾露河!”

    萧停云微微一震,沉默了下去。

    “怎么,说到痛处了吧?”原重楼冷笑,“虚伪。”

    “我有我的难处。”萧停云忍不住辩解了一句,随即大概觉得和他说这些有些多余,又沉默了下去,不再继续说,“我不会和你多说,我只要和阿微交待。”

    “难处?什么难处会比她的命重要?”原重楼讥诮地看了看他,忽然笑了一声,“哟,你的手臂怎么也断了?还断得这么彻底,真是老天有眼,一报还一报……”

    唰的一声,一道寒光闪过,中断了他的冷嘲热讽。

    夕影刀带着淡淡的惨碧色,压紧了他的咽喉。

    “十年了,终于又看到这把刀了……”原重楼倒吸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因此闭嘴,抬眼看着他,眼里露出了一丝复杂的冷笑,“你当时真应该直接一刀把我杀了。”

    “我现在也可以把你一刀杀了。”萧停云冷冷道。

    “好,来呀!怕你的话,我就不是男人!”原重楼却被他激得冷笑起来,忽地挺起身,将咽喉往刀锋上送了一送,“有本事,就在这里把我杀了!”

    夕影刀往后迅速地退了一寸,才堪堪没有割破他的咽喉。萧停云抽身而退,将速度控制得妙到毫巅,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不会武功的人——这个玉匠,难道是个不要命的疯子?而原重楼也在灯下看着他,眼神里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奇怪神色。

    两个男人在灯下相互打量,谁都没有说话,空气里渐渐凝结出一种奇怪而压抑的氛围。

    “真是奇怪。”终于,萧停云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往后退了一步,将刀从他的咽喉拿开,“区区一个玉雕师,居然也有这样的眼神?阿微看上你,果然不是没有理由。”

    他放缓语气说这样的话,已经是尝试着缓解两人之间对峙的情绪。然而,原重楼却并不领情,看着周围,哼了一声:“你们这是把我弄到了哪里?”

    “水映寺。”萧停云回答。

    “迦陵频伽呢?”他又问,“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她应该马上就来了。等她来了,就可以放你走。”萧停云低声,“我只是想要让她回到听雪楼而已,可她却鬼迷了心窍,非要留在这里。”

    “你打算拿我威胁她?”原重楼忍不住冷笑起来,“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萧停云沉默了一下,眼神有些黯然,叹了口气:“此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得和两位说一声抱歉——但你要知道,她不是你的迦陵频伽,她是血薇的主人,远比你想的要出类拔萃。你配不上她……你总不能让她那双手一辈子拿劈柴刀吧?”

    “闭嘴!谁说我配不上她?”原重楼终于被激怒了,“不管怎样,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那又怎样?”萧停云冷然,“她一看到血薇,还不是立刻扔下了你?”

    原重楼猛然一震,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他抬起头,死死地看着萧停云,眼里流露出极其奇怪的表情。那种奇怪的眼神,竟然让身经百战、心机深沉的听雪楼主都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看来,我们两个,天生就注定是你死我活的仇敌。”原重楼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看着萧停云,语调缓慢而低沉,“你毁灭我的生活,一而再,再而三。我不会放过你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你的死期到了!”

    他用耳语般诅咒的声调,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这句话是如此的耳熟,竟似在哪里曾经听说过。萧停云看着这个没有武功的普通男人,不知为何在这样的语声里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重新握紧了夕影刀,冷冷问:“是吗?你能把我怎样?你……”

    话刚说到这里,远远地忽然传来一声低啸。

    “红尘发回消息,说苏姑娘马上就要来了。”碧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掠而过,“我先去山门那边拖她一拖,让她先消消气。你做好准备,看看怎么劝她回心转意——你也知道那丫头的脾气,一向宁折不弯。”

    “好。”萧停云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血薇剑,“我会好好求她的。”

    碧落点了点头,掠身腾空,瞬间从门外消失。

    “你打算怎么求她?”沉默中,原重楼忽然问了一句,语气讥诮,“三跪九叩?痛哭流涕?或者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还没想好。”萧停云显然也有些烦乱,“你先给我闭嘴。”

    他抬起手,想要封住原重楼的哑穴,阻止这种滔滔不绝的毒舌。然而那一个瞬间,不知怎么的,当他的手指贴近对方的肌肤时,原重楼却忽然无声地对着他笑了一笑。

    那种笑容极其诡异恶毒,令萧停云心里骤然一冷。

    怎么?这个人的眼神……

    他还没回过神来,却看到原重楼竟然动了!那个被封住穴道的人瞬间站起,整个人朝着他撞过来,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奇怪的笑意,口里却忽然厉声道:“做梦,我不会让你利用我去要挟迦陵频伽的!你干脆杀了我吧!”

    他直接向着他的刀锋撞过来,猝不及防。

    怎么回事?难道是封好的穴道忽然失效了?

    事起突然,萧停云生怕误伤原重楼,一惊之下往后急退,同时倒过手腕,用刀柄敲向他左肋的麻穴——然而,就在他那一击触及对方肌肤的瞬间,忽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居然不受控制地朝着另一个方向滑去!

    这是……

    他震惊地看向原重楼,而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玉雕师也在看着他,眼里带着一种奇特而疯狂的笑意,伸出了手——他的动作看似极慢,却极快,居然在一瞬间在半空画了一个复杂的符号!当他的手指在空气中划过时,这个房间里的某一处仿佛悄然改变了。

    这是结印,还是……术法?

    这个人,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萧停云震惊万分地看着这个人,想要抽身疾退,然而空气里却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夕影刀竟然无法抽出,顺着一股奇怪的引力继续往前刺出,如同旋涡一样将他吸住!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听你摆布的!”

    原重楼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恶毒和狠意,然而嘴里却说了和眼神迥然不同的一句话,语气坚决而愤怒。与此同时,他手腕一翻,食指、中指、无名指在刀背上连弹了三下,夕影刀在空中一个翻转,刀锋朝外地落入了萧停云的手里!

    那一瞬,原重楼抬起手掌,重重拍了一下萧停云的手肘。

    “你……”萧停云眼里的惊骇迅速凝结,显然已经明白了他想做什么,用尽了全力,想要把刀往回收,然而那一击落在他的手肘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而来,他竭尽全力想要抽刀后退,却还是来不及——

    唰的一声,那一刀,便直接穿透了原重楼的胸口!

    狠毒而迅速,毫无余地。

    “重楼!”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苏微的声音,惊惶而愤怒,飞速地接近,“萧停云!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一定杀了你!”

    在她的声音里,夕影刀贯穿了原重楼的胸口。

    原重楼死死看着他,胸口的血泉水一样涌出,他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呼,然而眼睛却在大笑。萧停云不敢相信地看着原重楼,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为什么,然而一瞬间竟然连声音都无法发出,似是那个结界已经将房间内的一切笼罩。

    原重楼眼里浮现出一丝刻毒的冷笑,一闪即逝。

    “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听到他低声说。然后,刀锋上的那股吸力忽然消失,萧停云一时收势不住,握着夕影刀踉跄往后连退了两步。

    “重楼!”那一刻,窗户被推开,有人闪电般飞身掠进。

    刀锋从原重楼的胸口血淋淋地抽出,鲜血喷涌。他竭力撑着墙壁,不让自己就这样倒下,转过苍白的脸,看了一眼赶来的苏微,微弱地道:“迦陵频伽?”

    苏微僵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一幕,如坠冰窟。

    她一时间全身发抖,说不出一句话。直到他跌倒在地,她才回过神来,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颤声道:“重楼!”

    “别……别哭。”原重楼喃喃,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口气,“我……我终于……不会再拖累你了……”

    他踉跄走向她,拥抱她,然后颓然倒地。

    “重楼!”感觉到怀里的人的气息瞬间断绝,苏微疯狂地喊着他的名字,摇晃着他,试图用内力将他消失的气脉续起来——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他胸口的血涌出来,将他们两人身上的大红喜服染得更加血红,映照着房间里影影绰绰的烛光,凄厉而绝美。

    那一瞬间,她的意识都随之冻结。

    “阿微……”有人走近她,带着欲言又止的无措和震惊。

    “你!”听得这个声音,她骤然抬头,眼眸已经是血红色!

    “纳命来!”苏微疯了一样地从地上跃起,手一招,旁边桌子上的血薇凌空跃起,唰的一声跳入了她的掌心,剑芒凄厉如电,迎面便是一击!

    “不是我!”萧停云横过刀,硬生生接住了她的一击,失声道。然而她下手极重,他的胸口被凌厉的气劲所伤,顿时呕出了一口血来,他再次抗声分辩:“不是我!”

    “住嘴!住嘴!”她怒极,再不容他有间隙说话,连下杀手。

    剑光如电,狂暴地撕裂黑夜,伴随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几乎是招招夺命。萧停云每接得一剑,便咳出一口血,却始终手下留情,不敢用出夕影刀谱上最凌厉的杀招来对抗——然而,他虽然步步退让,换来的却是苏微更狠毒决绝的出招。

    “不是我!”他被凌厉的剑气逼得几乎无法开口说话。

    他震开她的手,刀锋上指,逼近她的心口,试图迫使她回手自救。然而苏微几乎是疯了,居然丝毫不顾自己的性命,照样一剑疾刺而来!他急退,生怕刀锋真的割断她的咽喉,苏微却不顾一切地合身扑上,剑势如虹,甚至用出了“易水人去”这样同归于尽的招式!

    砰的一声,他靠上了墙,退无可退。

    那一刻,萧停云眼里的神色凝结了。

    血薇贯穿了他的胸口,将他钉在了水映寺的墙上!

    苏微急促地喘着气,狠狠将血薇一直推至没柄,这才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血丝,憎恨和愤怒犹如火焰烈烈燃烧。

    “阿微……”萧停云微弱地叹了一口气,“不是我。”

    “住嘴!我都看到了!”那一剑将杀气宣泄殆尽,她这才能说出话来,嗓音破碎,几乎像是被烈火灼烤,“我……我亲眼看到了!”

    “是吗?”他想说什么,却只觉得全身的力量被急速地抽走,眼前一阵阵地发白。是啊,他已经快要死了……要怎么说呢?又怎么说得清楚?那个人布了这样一个局,一命换一命,根本就不会给他辩白的机会!

    可是……这样深的恨意,又是为了什么?

    “听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你的死期到了!”

    垂死的恍惚之中,耳边响起了片刻前那个人诅咒般的低语。那一刻,他忽然记起自己是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忽然间一震,手腕失去了力气。

    难道……真相竟然是这样?!

    夕影刀从她的心脉上移开,落地,发出刺耳冷彻的声音。苏微忽地怔了一下。直到这一刻,她才从狂怒中冷静下来,定定地看着掉在脚边的夕影刀。

    刚才生死交错的一瞬间,他的刀锋原来一直抵在她的心口上!

    ——可是,直到被她一剑刺穿胸口,他竟然都没有下手。

    是的,他没法阻拦她杀自己,可在生死关头,竟也不忍心和她同归于尽。所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把利剑刺入自己的胸口,再没有还击。

    “你……”她嘴唇微微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真……真的不是我做的。”他苦笑,咳嗽着辩解,“你相信我!”

    “停云!”窗外有惊呼声,听雪楼三位护法飞身而入。

    然而,只是短短片刻之间,兔起鹘落,事情急转直下,一切都已经发生,再也无可挽回。夕影刀掉落在地,血薇刺穿听雪楼主的胸口。碧落、红尘、紫陌震惊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一幕,饶是他们久历江湖,也被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很久很久以前,相同的这一幕,也曾烙印般地刻在他们的灵魂里。谁都没有想到,在三十年之后,如此惊人相似的一幕还会再次上演!

    无情的命轮,碾压过三十年前的那一对人中龙凤,再度而来。

    “天啊……”许久,紫陌才捂着嘴低声惊呼,“这是……”

    “你们不……不要伤了阿微。”萧停云看到几位护法,用尽最后的力气竖起了手掌,低声,“不……不关她的事情。”

    那一刻,苏微仿佛触电一样地松开了剑柄,往后退了一步。血从他的胸口急涌而出,顺着剑柄濡湿她的手,灼热而湿润,如同火焰。

    “为什么?”她恍惚地喃喃,看着他,“明明是你做的!”

    “不为什么……这事不是我做的。我没有骗你。”萧停云低声,咳嗽着,“而且……我从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手取走你的性命。就算你要杀我……我也认了。谁……咳咳,谁叫我技不如人,中了别人的计。”

    “中了别人的计?”她没有明白他在讲什么。

    “你不明白的。至少……我希望你是不明白的。至少不是有意为之,和他同谋。”萧停云低声喃喃,忽然抬起手握住剑柄,用尽剩下的力气,一把将血薇剑从胸口拔了出来!

    鲜血喷涌而出,将一袭白衣彻底染红。

    他握着血薇剑,低头凝视——剑上全部都是他的血,殷红刺目。那一刻,他忽然忍不住微微苦笑起来。三位护法一个箭步上去,想要扶住他。然而萧停云却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凝视着地上原重楼的尸体,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地奇怪,喃喃:“原来是这样!我……我早该想到的。”

    想到什么?苏微想问,却只看到他忽然转过手腕,唰地斩向了躺在地上的原重楼!

    “你做什么?!”她冲了过去,失声大呼。

    然而,就在同一刻,奇迹发生了——

    就在血薇触及咽喉的瞬间,地上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瞬间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蛇一样地探出来,将剑锋缠绕住!

    萧停云踉跄着后退,失声惊呼:“果然是他!大家小心!”

    小心什么?苏微刚要问,却一瞬间全身僵硬了。

    已死的原重楼,忽然间睁开了眼睛,一跃而起!他身形飘忽如鬼魅,瞬间避开了那一剑,然后伸出手,将掉在地上的夕影刀拿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唯有萧停云只是脸色一变,叹息:“果然是你!”

    “哈哈哈哈……”死而复生的人放声大笑,握着刀,看着垂死的萧停云,眼里都是快意和冷嘲,锋锐如刀,“没想到,你都快要死了,居然还看穿了这个局?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去死呢?”

    “重楼!”苏微失声喊道,心里瞬间空白一片,“你到底……”

    她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却被一只手死死地拉住。

    “别傻了……阿微!”萧停云咳嗽着,用力拉住了她,手指间满是鲜血,看着原重楼,“他……他应该是江城梅家的人!”

    “梅家的人?”一瞬间,所有人都脱口惊呼。

    “哈哈哈……听雪楼主,你倒是真的很聪明。”原重楼冷笑,却没有否认,“只可惜,到底你还是晚了一步。”

    “是啊,太晚了……”萧停云喟然长叹,“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咳咳……我想起这句话是谁说的时候,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咳嗽着,声音里满是感慨,“原来,当年天道盟被击溃后,梅景浩不顾一切地往南边逃……咳咳,是有原因的。”

    苏微惊呆在原地,一时间没有明白他们两个人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他们两人乍一见面,就变成了你死我活?

    为什么在此刻,还要提及当年梅景浩往南逃这回事?

    “是。我父亲昔年被你们联手追杀,山穷水尽,自知难免一死,便不顾一切地往滇南来,只想在死前见上我一面。”原重楼握着刀,语声却比刀锋更冷,“可是,他虽然看到了我,却终究没能来得及和我说上一句话……你们就在我的眼前,把他给杀了!”

    “重楼!”苏微声音发抖,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惊雷,震裂了她的魂魄,“你……你的父亲,不是扬州的汉人大药材商原子纲吗?”

    “哈哈哈哈……这你也信?!”原重楼微微一愣,放声大笑起来,“迦陵频伽,你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么迟钝?你知道今天和你拜堂成亲的人,究竟是谁吗?”

    “你究竟是谁?”她语声颤抖,“你……真的是梅家的人?”

    “是。我是梅家最后一个男丁,梅景浩的私生子,梅子瑄。但我的名字,却并不在族谱上。”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回答,“而我的母亲,你们也许看到过她的名字——她叫梅安氏,梅家的第三房。她还给我生了一个妹妹,叫梅若影。”

    那一刻,苏微如坠冰窟。

    是的……梅安氏!梅若影!

    当年她受命诛灭梅家满门时,当所有男丁都被杀之后,在剩余的女眷孩童里,曾经看到过这两个人的名字!她们母女在天道盟被击溃后,手持梅家的传家之宝落梅玉笛,逃出了江城,是梅氏一族里最后被抓到的两个。

    “她……她们不是我杀的!”那一刻,她脱口而出。

    “我知道。”原重楼看着她,语声居然很平静,“你拒绝了听雪楼主的命令,因为你从来不杀妇孺老弱。”

    然而,他的话锋一转,冷笑:“可是,到最后,萧停云还是派出了吹花小筑的杀手,把我的母亲和妹妹都杀死在了南归的驿道上!为了保住传家之宝,她们死之前受了多少折磨,你知道吗?”

    她说不出话,剧烈地战栗了起来,如风中的叶子。

    萧停云捂着胸口的伤,静静听着他的话,此刻忽然开口:“梅子瑄?呵呵……没那么简单吧?我再猜一次: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对不对?”

    原重楼收敛了笑意,略感意外地看着他:“你说说看?”

    萧停云死死地看着他,一字一顿:“灵均。”

    一语出,室内顿时寂静了。

    苏微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一时间连战栗都停止了。

    “是。”原重楼沉默了一瞬,居然颔首坦然承认,“你能猜到这一层,真的是不简单。”

    “不可能!”她终于忍不住,失声惊呼出来,“我……我看到过灵均面具后的脸!你怎么可能是他?”

    “怎么不可能呢?”原重楼看着她笑了笑,“是的,灵均是对着你摘下了面具。可是你怎么能知道那一眼看到的脸,是不是属于真的灵均?——连滇南的子民都知道灵均有万千化身,你反而忘记了吗?”

    “万千化身?咳咳……开什么玩笑。”萧停云剧烈地咳嗽起来了,苦笑着,“那都是你训练出来的替身而已吧?或者,是傀儡?”

    “傀儡。”原重楼颔首,“我将自己的血封入他们的身体,以青妖之树控制,便能以我的神魂,完美地驾驭他们的躯体。”

    他看了苏微一眼,似笑非笑:“这就是我前日忽然‘大病一场’的缘故——因为我的七魄游离在外,在月宫操纵着我的傀儡和明河教主激斗了一番:先是用我师父的身体,后来又转移到另一个备用的傀儡上。结果最后还被胧月那个贱人坏了好事,大伤元气。”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只觉得心里一片空白。

    原来,那么些日子的朝夕相处,竟全部是虚假。

    萧停云的语气越来越衰竭,咳嗽着:“难怪……咳咳,难怪一路上,感觉拜月教那些人,一直都在配合你的行动……除非你就是灵均,否则,否则怎么做得到如此妙到毫巅?”

    “哈哈哈……这个你可猜错了。”原重楼失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在拜月教的人看来,灵均已经死了。如今代替我指挥他们的,是我的乖孩子蜜丹意。”

    “蜜丹意?!”苏微再也忍不住地惊呼,“连她也……”

    “是啊……那个小家伙,才是我真正唯一信任的人。”原重楼看着她,冷笑,“你以为她真的只有八岁?呵呵,她可比你聪明得太多了……出来吧,蜜丹意!”

    他轻轻击掌,一声方落,黑夜里忽然传来无穷无尽的簌簌声。从草木里,从树林里,甚至从月光下铺天盖地而来,迅速地靠近,包围。只是刹那间,这个小小的映水寺就仿佛被包围在一片摇动的海洋里。

    “那些东西又来了!”红尘推开窗往外看了一眼,低呼。

    密密麻麻的僵尸和毒物在夜色里汹涌而来,显然是早有预谋。有个小小的人影站在水映寺的塔顶,手里提着一串碧绿色的灯笼——苏微认得,那两盏灯,其中一盏正是原重楼在婚礼上挂出来过的喜灯,而另一盏,竟然是供奉在月宫月神像之前的九曲凝碧灯!

    那个小小的女孩,提着这一串灯笼站在夜色里。惨碧色的光芒映照着她稚嫩无邪的侧脸,依旧还是平日的眉眼,眼神却已经截然不同。

    蜜丹意应声而至,对着这边单膝下跪。她不再如往常那样孩子气地叫他“大稀”,却换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恭谨地低声:“大人。”

    “把这里的人都吃了。”原重楼淡淡道,“该清场了,一个都不要剩下。”

    “是!”蜜丹意低声领命,转身将两盏九曲凝碧灯挂在大殿的檐口上,在高塔上坐下,用小小的手指握起了短笛——幽幽的惨碧色灯光里,笛声凄凉幽怨地划破夜色,一瞬间,所有的怪物都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小心!”几位护法低喝一声,各自扑出,“别让那些东西进房间!”

    所有的人都开始了血战,唯有她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只觉得全身发冷。是的,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重楼了……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那样的笑意!完全不同了!就像是原本的面具裂开了,里面还有一张真正的脸一样!

    他没有看她,只是盯着萧停云,眼眸里充满了兴奋和残忍。

    “看着你这样一直流着血、慢慢死去,感觉真是太好了。”原重楼冷笑起来,掂了掂手里的夕影刀,“本来我还想一刀斩下你的头,给我全家祭奠用的。不过,也不急在一时……等一会儿再杀你,也好让你亲眼看看你们听雪楼最后一批精英的灭亡。”

    苏微一直都因为震惊而脑海一片空白,呆呆地站着,此刻却下意识地一震,一个箭步挡在了萧停云的面前,厉声:“住手!”

    “呵呵……迦陵频伽,现在你想救他了?”原重楼看着她,目光一变,笑了起来,“女人心,海底针啊!刚才,不正是你亲手把剑刺进他胸口的吗?”

    她全身颤抖,握着血薇,将嘴唇咬出了血。

    眼前冷笑着的这个人,到底是梅子瑄,还是灵均?她的重楼,是否从未存在过?

    “咳咳……说起来,你也真是忍得。”萧停云微弱地喃喃,将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剧烈地咳嗽,对原重楼道,“亲眼看着……咳咳,亲眼看着我们在你面前砍掉了你父亲的头,居然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咳咳……你的城府,实……实在是深不可测。”

    “那是。当时我若是多说了一个字,当场就没命了!”原重楼冷笑,“在那时候我都忍得住,余生里还有什么能忍不住?”

    苏微听着,只觉得一颗心不住地下沉,早已千疮百孔。

    重楼的语气里有着这样深重的怨恨,几乎接近于蛊毒。

    “十年苦心布局,一朝报仇雪恨。真……真是令人佩服啊……”萧停云喃喃,脸色越来越苍白,似是再也撑不住,“可是……为什么不在酒馆里,咳咳,在酒馆里就用毒杀了阿微?为什么……非要引她……到这里来?”

    “杀她当然容易。”原重楼看了一眼苏微,眼神是冰冷的,就像是看一个陌生的人,冷笑了一声,“可是光杀了她有什么用?她死了,你还在,听雪楼还在——何况你们楼中还有墨神医,我的毒再厉害,也未必能要了她的性命,只会令你们更加警惕,无机可乘。”

    “说的也是。”萧停云颔首,咳嗽。

    “我要的,是一击必中,彻底摧毁听雪楼的机会!”顿了顿,原重楼又道,“只要血薇夕影还联手,我就没有必胜的机会——我想了很久,发现只有一个计划是最可行的:因为这世上,能杀听雪楼主的,也唯有血薇的主人。”

    “你……”她终于明白过来了,“你一早就想好了,要让我们两个自相残杀?!”

    “才明白吗?迦陵频伽,你可远没有他那么聪明啊……”原重楼看着她,眼神亮而冷,带着熟悉的讥诮,“我一开始就计划着要借你之手杀了萧停云——因为他智慧超群、手段强硬,而你相对就比较单纯,软弱犹豫,其中必然有冲突。哈,就算这次他不下令让紫陌挟持我来这里,我也有另外的方法让你们两个决裂!你不知道我这一步步的棋,埋得有多深。”

    顿了顿,他大笑起来:“你大概不知道吧?从你遇到那个叫莽灼的向导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一步一步落在我的控制之中了。六个多月了,真是一场好戏啊……”

    “你!”她瞬间脱口,脸色惨白如死。

    好戏?在他眼里,这几个月的一切,居然只不过是一场戏?!

    “哈哈哈……知道吗?眼看着你亲手把剑刺进他胸口时,我心里有多么痛快!”原重楼放声大笑,“昔年杀死我父亲、灭我满门的两个凶手,如今终于在我面前自相残杀了!听雪楼辉煌五世,至我而灭!这,才是我在父母灵前发誓要做到的!”

    他笑得放肆,只听唰的一声,绯红色的光芒指住了他的咽喉。

    握剑的女子脸色惨白,全身剧烈地发着抖。

    “怎么,想为他报仇?想跟我斗?”原重楼看到她手里的血薇剑,却笑得更加冷酷,“虽然我没想到这家伙会在临死之前看穿了我的身份,但对于你,我也早就留了后手。”他嘴边的笑意更深,低语:“你觉得,那杯合卺酒里会有什么呢?”

    苏微心里一沉,剑尖唰地前指。

    陡然间,一阵奇特的剧痛从心脏传来,那一刻,她居然无法握住剑,血薇铮然落地!

    “哈哈哈……真气完全没法提起来,是不是?”原重楼大笑起来,走过去,语声温柔,“所以,就算是我在你面前把他的头斩下来,你也没法子做什么——就和我当年一模一样!一报还一报,有意思吧?”

    一边说,他一边握起了夕影刀,对着地上的萧停云便是一刀斩落!

    “不!”她撕心裂肺地大喊,扑过去以身相挡。那一刻,她顾不得一切,全身空门大露,竟是用血肉之躯往刀锋下送去,只求能以自己一命换他一命!

    原重楼的手微微一顿,在劈开她的锁骨后竟然瞬间停住。

    “快走!”然而,就在同一瞬间,萧停云翻起手腕,快如闪电,竟然硬生生用单手死死握住了刀锋!原重楼一惊,抽刀后退——但令人惊讶的是,不知为何,这个垂死的人居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仅凭一只手的力量,一时间令他竟然无法抽出夕影刀!

    “走!”萧停云对着苏微厉喝,“你没法和他对抗!快走!”

    “不!”她眼眸血红,失声大喊,“我不走!”

    “冷静点!”他气极,厉喝,“你不走就得一起死在这里!”

    原重楼听着这一瞬间他们两人的对话,怔了一下,忽然冷笑起来:“没想到啊……到这时候了,倒是看出你们之间的真感情来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手腕下压,刀锋唰的一声往下挫了两寸,将萧停云的手掌生生切开!

    她全身颤抖,目眦欲裂。

    “快走!”萧停云用尽全力握住了刀,对她厉喝,“先活下来!再说别的!”

    锋锐无比的夕影刀带着血珠,穿透了他的双手,唰的一声直刺他心口,手指在刀锋上尽断。然而萧停云却毫不松手,依旧用断掌死死地握住了那把刀!这样悍不畏死的举动,令原重楼都有些微微的震慑。

    “快走!”他用尽最后一口气,对着苏微大喝。

    泪水长滑而落,苦痛刺心。那一刻,她终于捡起了血薇,转身离去。如同一只火蝶,瞬间投入了外面无穷尽的黑暗,在密集的僵尸和毒物群里杀出了一条血路。

    原重楼竭力想要抽刀,然而萧停云最后爆发出的力量居然出乎意料的可怕,他竟然一时间压根无法抽出夕影刀!看着她的离开,萧停云的视线开始模糊,双手忽然间一松,唰的一声,任凭刀锋穿透了自己的心脏。

    他抬起头看着原重楼,眼里有莫测的笑意,低声:“你……最终还是……输了。”

    原重楼一怔,转头:“你说什么?”

    然而,那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在唇边凝结,那个毕生的劲敌却已经再也不能回答他了。他的人生已经结束,他的使命也已经完成。虽然不曾算是圆满,却已经竭尽全力。

    至少,阿微带着血薇走了。

    ——墨大夫留下的最后一颗极乐丹,总算还是派上了用场。

    “冰洁……”留在他唇边的,是最后一声微弱的呼唤。

    苏微在暗夜里杀出一条血路,狂奔,泪流满面。

    她知道萧停云已经死了,就在她的背后。然而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失去了继续往前搏杀冲出去的力量。

    这无比漫长的一夜里,生死交错,惊涛骇浪冲击,她恍恍惚惚,只觉得一切都似乎不是真的,还无法理解,还没有回过神来。然而此刻,脑海里只剩下了他最后那句话,不停地回响,撑住了她即将崩溃的神志。

    是的……先活下来再说!活下来!

    只要她今夜能活下来,这一切噩梦,终将会有醒来的一刻。

    然而,真气被封,她顿时成为了普通人,还没有到达山门,很快便又陷入了重围。四位护法聚集在她的身边,竭尽全力替她挡住攻击,想要带着她离开,可是黑暗里的妖物无穷无尽,竟是比白日里更加声势浩大,一行五人越陷越深,已然无法脱身。

    原重楼站在高楼的窗口旁看着这一切,默默竖起了手掌。

    蜜丹意明白了他的意思,短笛瞬间变得尖利。

    无数的毒物僵尸呼啸而至,攻击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几倍!一日之中连番激斗,原本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一行人再也无法支撑,纷纷受伤,然而却始终联手护着居中的苏微。

    这个夜晚,长得几乎没有尽头。

    到最后,四护法血战之下筋疲力尽,被魔物各自包围,消失不见,场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所有的妖物簇拥过来,密密麻麻,如同海潮一样围住了她。

    她握着血薇,咬着牙,看着周围无穷无尽的怪物,眼里只有愤怒和憎恨,没有丝毫的恐惧畏缩——然而,手脚没有丝毫的力气,一口真气没到胸口便溃散,根本无法出剑。难道……今夜听雪楼的所有人,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她握着剑,看向了远处高楼上的人。

    在这最后的关头,笛声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蜜丹意停住了手指,似乎是有微微的犹豫,抬眼看了看在窗口的原重楼,眼眸复杂,似乎在等待着指示。

    原重楼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凝视着满地血污之中最后站着的女子,再一次竖起了手掌。蜜丹意低了低头,一个又高又尖锐的音调在笛子里骤然而起。

    那一刻,所有的攻击瞬间发动!

    苏微用双手握剑,竭尽全力地劈开了一个冲过来的僵尸。然而手臂酸软无力,第二剑便再也无力及时刺出。唰的一声,另一个僵尸冲过来,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血肉被撕裂,她却死死地握着剑,硬生生扯掉了一块肉,挣脱了手,一剑劈开那个僵尸的头。

    然而,第三只、第四只僵尸又已经到来,再也来不及,她的手脚被那些腐烂的手抓住,数条毒蛇也飞速地爬了过来,将她的手脚缠绕。

    那一刻,她心知这便是终结,瞬间回过头,盯着他。

    远处的高楼上,他也在看着她,眼里的神色冷酷而淡漠,毫不动容。那一盏绮罗玉雕成的九曲凝碧灯挂在水映寺的檐角,映照得整个小小的寺庙内外一片空明的惨绿。而他站在那种碧色里,虽然没有戴着面具,脸上的神色却是凝固的。

    “原重楼!我饶不了你!变作恶鬼,也会来找你报仇!”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对他厉声大喊。

    灯光下,他的面容似乎微微动了一动,却没有说话。

    蜜丹意垂下头去,默默吹出了最后一个音节。

    然而,就在诸多妖物即将撕裂她的瞬间,黑暗里忽然有一道闪电掠过,如同疾风一样席卷而来,一瞬间,所有抓住苏微的僵尸都被一切为二!

    “走!”有一只手臂伸过来,拉住了她,低喝。她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来不及反应,居然就被一把拉了起来,腾云驾雾而去!

    是谁?是谁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居然杀入重围救了她?!

    在昏迷之前,苏微吃力地仰起头,在冷月下看到了来人的模样:戴着木雕的精美面具,眼神沉默如大海。

    “师……师父?!”刹那间,她失声惊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人看向她,用坚实有力的双臂将她抱起。

    那一瞬,灯枯油尽的她终于舒了一口气,放心地在他怀里失去了知觉。

    暗夜里,黑衣人凌空而至,猝不及防地杀入了战团,将猎物带走。蜜丹意催动了所有的妖物,在虚空里疾追而去。然而只听唰的一声响,那人一扬手,一道青色的光割裂了黑夜,蜜丹意发出了一声惊呼,手里的短笛瞬间居中碎裂!

    “站住!”原重楼低喝,一按窗台,飞身掠出。

    他疾追而至,想要拦住他们。那个黑影侧过身,腾出一只手,遥遥和他对了一掌。那一瞬,原重楼只觉得一股深不见底的力量涌来,身子微微一晃,竟是被逼退了一步。眼前忽然出现了万点寒星,居然有无数暗器从夜里飞速而来,在空中交织成璀璨的网!

    他胸口血气翻涌,咽喉里有腥味。知道厉害,立刻舍弃了追击,双手交错,迅速结印——只是刹那,结界迅速壁立,所有的暗器都被无形的墙壁挡住。

    “别以为术法就能胜过武学!”那个黑影一声冷笑,左手微点,一把小小的刀破空而出,唰的一声,居然穿透了结界,和他正面相撞!

    原重楼并指一点,飞刀凌空顿住。

    两股力量瞬间相撞,飞刀凝定,颤了一颤,铮然居中断裂!原重楼抽身疾退,然而唰的一声,脸颊上还是被划破了一道。而夜空里,那个黑影脸上的面具也瞬间碎裂。

    冷月下,露出了一张狰狞如鬼的脸。

    那一刻,仿佛想起了什么,他一震,脱口:“天,你是……”

    那条黑影没有回答,只是抱起苏微闪电般掠起,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在如海潮一样的妖物里杀出重围。速度之快、出手之准,竟然堪称天下罕见。

    蜜丹意还要催动妖物继续追击,却被阻止。

    “不必追了,我知道他是谁。我们……咳咳,我们拦不住他。”原重楼捂着胸口微微咳嗽,看着远去的背影,“他能在这个时候赶到,咳咳,也真是天意……既然他来了,那么明河教主和我师父……也很快就要来了吧?”

    顿了顿,他忽然道:“时间不多了。”

    “大人,你没事吧?”蜜丹意从高塔上轻飘飘地掠下,来到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要立刻转移去秘谷,还是继续斩草除根?”

    原重楼沉吟着,低头看着脚下的尸体,眼神缓缓转变。

    “我们还有多少人手?”他问。

    “大概……二十几个吧。”蜜丹意声音低了下去,“天道盟那边的人,在洛水那一战后几乎已经死伤殆尽了……从拜月教带出来的人手也折损了大半。”

    他闭上眼睛,似乎是不出声地叹了口气:“尹家那边呢?”

    “那边倒是有好消息。”蜜丹意眼里闪过一丝光,轻声道,“尹家听说侧妃小产的事,心胆俱裂,连夜凑足了一百万两黄金送了过来!”

    原重楼闭眼听着,脸色冷冷,道:“看来,月宫那边还没有把内乱之事张扬出去,所以尹家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叛出拜月教——说到底,老天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是呢。”蜜丹意喜滋滋地道,“有了这一百万两黄金,便可以再请动风雨出手——如今听雪楼已经偃旗息鼓了,请他们来对付月宫这边的人就是了——到时候,这天下武林还不是大人您的?”

    原重楼静静地听着,惨碧色的灯光映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妖异而疲倦。

    “先睡一觉吧。”他喃喃,“我太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