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华堂喜宴

作者:沧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微深深吸了一口气——红盖头垂下来掩住视线的最后一瞬间,通过打开的门,她看到外面的走廊深而长,宛如通向不可知的未来。

    ※※※

    到了原大师成亲的日子,这一日,热闹非凡的腾冲玉市瞬间都空了,所有商贾提前歇业,纷纷奔赴喜宴,一百桌上几乎坐了上千人。

    既然身在腾冲,入乡随俗,这次的婚礼也以新郎家的习俗为准,只是他和迦陵频伽两个人都是孤身没有父母的人,因此也谈不上接亲送嫁,喜婆干脆提议只是从东厢把新娘接到西厢,然后一起送到大堂上拜堂成亲了事。苏微是江湖儿女,对这些礼节也是一笑了之,颇懂变通,便一口答应。

    外面唢呐锣鼓声音盈天,伴随着一波比一波更高的歌唱声。

    按照滇南寨子里的规矩,婚礼都是从前一天开始的,搭起喜棚摆好酒宴,等各方宾客齐聚后便畅饮歌舞,通宵达旦,祝福新郎新娘,称为“踩棚”。这样一直闹到第二天晚上,才算是正式拜堂成亲。

    还真是一件辛苦的体力活呢……原重楼想着。

    此刻日影西斜,暮色四合,外面的喧哗声已经越来越响了,他却还是坐在室内,一直没有动。衣架上悬挂着大红色的吉服,崭新鲜艳,浆洗得笔挺,看得一眼就有一种喜庆之气扑面而来——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抬起手摸了摸那件衣服。

    虽然手上的伤已经痊愈,手指却在微微地发抖。

    转过头,眼前是一对蟠龙飞凤的红烛,静静燃烧。他默默地看着变幻无定的火焰,眼里的神情有些奇特,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悲伤——寂静中,有一只寒蛾绕着灯旋转了很久,终于不顾一切地狠狠撞向了火焰,发出了细微的爆裂声。

    “啊?”原重楼脱口低呼,手指一颤,手里的吉服掉落在地。

    那只小飞虫转瞬化为一团小小的火焰,灰飞烟灭。

    他默默地凝视着那一团微小的灰烬,眼里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情不自禁地叹息,从胸臆中吐出了一口气——那一只扑火涅槃的卑微生灵被呼吸吹散,转瞬再无踪影。明知道会死,为何还会一头撞进去呢?终究,还是无法抗拒光与热的吸引吧?

    他的眼眸黯淡了一下,不知道想着什么,手指有些颤抖。

    “大稀……”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唤他。他猛然一颤,回过头,看到的是穿着盛装的蜜丹意。小女孩不知何时从前面跑到了这里,在门缝里探出头,笑着看了他一眼:“哎呀,还没换好衣服啊?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一百桌快要坐满了……喜婆让我来催问你们弄好了没。三道茶已经开始了,啥时候可以让大家开始喝酒呢?”

    小女孩口齿伶俐,一串话说出来如同珠子落玉盘,令人心生欢喜。然而原重楼侧头看了看窗外,只道:“等月亮出来吧。”

    不知道为啥,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心事重重,顿了顿,忽然开口问:“今天……外面有没有什么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小女孩在门缝里看着他,居然理解了这个颇为艰深的汉语的意思,眼眸纯黑而静谧,深不见底,声音很轻地回答,“没有呢。我仔仔细细看过了,那些人里并没有从洛阳来的客人。”

    “哦……”原重楼如释重负,又问,“那……有从灵鹫山过来的客人吗?”

    “也没有。”蜜丹意摇头,眼眸更加冷彻。

    “真的?”原重楼似乎有些诧异,又似乎有些释然。沉默了片刻,似乎不想让她一直看着自己,转头对孩子道:“去看看迦陵频伽那边怎么样了。和她说,我大概再过一刻钟就可以好了。”

    “嗯!”蜜丹意清脆地应了一声,跑了开去。刚跑几步,忽地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声对他道:“大稀,放心吧。”

    “嗯?”原重楼刚拿起喜服,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个缅人小女孩站在深而长的走廊里,回头用漆黑的大眼睛凝视着他,眼眸里有奇特的表情,忽然完全不像个孩子,一字一顿地道:“大稀,今晚你的婚礼一定会很顺利的——有我在呢,谁敢来搞破坏?”

    原重楼忍不住笑了,从门里伸出手去抱了抱她:“乖,今晚你不要搞破坏就行了。”

    “咯咯咯……”在他的怀抱里蜜丹意娇俏地笑了起来,瞬间恢复成了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顺着走廊走远了,“放心,我会乖的!”

    在另一个房间里,苏微已经穿好了喜服。

    这次的婚礼安排得非常盛大,方圆百里皆知。到后来他们两人因为得病而无力筹划,尹璧泽便一力承担,还从尹府里派了一批训练有素的侍女过来,服侍着她穿戴梳洗——此刻正在给她一层层地将头发盘上去,准备用簪子定住。

    “姑娘,您喜欢哪支簪子?”侍女打开梳妆匣,问。

    苏微转过僵直的脖子,看着满桌的珠光宝气。重楼对她很好,为了这次婚礼,光是头面首饰就买了五套,有金银的,有宝石的,也有点翠的——然而,其中最醒目的,却还是那一支翡翠凤簪。

    绮罗玉果然非同凡响,一搁在上面,便能令所有珠宝黯然失色。在烛光下,那只凤凰嘴里衔着的宝珠似乎要滴出水来。她想起重楼雕琢它时专心致志的样子,唇角不由得噙了一丝笑,语声也变得温柔:“就用这支凤簪吧……和我的耳坠也正好配套。”

    “是。”侍女拿起凤簪,将她一缕秀发压住,退后看了看,笑道:“真是美人如玉剑如虹!这翡翠的一流水色,真是映得人更加出众。本来以为我家小姐已经很美……”

    说到这里,仿佛知道失言,侍女瞬间停住了嘴。苏微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看了看镜子,果然是相得益彰,心里不由得一阵欢喜。然而想起那个侍女的话,心里却忽然微微沉了一沉——倒不是为了在新婚之日又听到尹春雨这个名字,而是那一句“美人如玉剑如虹”。尹府果然不愧是腾冲第一大户,连府上随便一个侍女都文采了得,出口成章。可是……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句子来比喻自己?剑如虹?莫非……她是看出了自己会剑术,还是自己最近神经绷得太紧,一时多心了?

    她霍然抬头,眼眸隐隐有杀气,然而那个侍女却已经端着金盆给她盛水去了。

    心中正在疑虑,却听到外面喧嚣声盈耳,鞭炮一连串地炸响,三道茶喝过,火把点起,宾客里已经开始有人唱歌,催促着新人出场。

    侍女端了金盆进来,拧了一个手巾把子,道:“姑娘快擦擦手,外面催呢。”

    苏微细细地观察她的言行举止,不动声色地伸手将手巾把子拿了过来,却装作一个手滑,将手巾掉了下去。

    “哎呀!”侍女连忙去接,却没有接住,眼看着手巾掉在了地上,连忙道,“我去再找一块手巾!”

    苏微看着她再度转身离开,默默松了口气,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安——只希望今天的婚礼平平安安、圆圆满满地结束,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

    “玛!”忽然间,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抬眼看去,却是蜜丹意奔入了房间里,拍手看着她笑道,“玛要当新娘子了!太好看啦!”

    苏微脸微微一红,对着她招了招手,道:“过来,给你糖吃。”

    蜜丹意笑嘻嘻地蹦蹦跳跳走过来,伸出小手讨喜糖,一边道:“大稀让我过来看看你这边好了没有——唉,他等不及要和你成亲呢!”

    “小鬼头!”她笑着拧了一下孩子的耳朵。蜜丹意嘻嘻一笑,灵巧地一侧头躲了过去,钻到了她的怀里,顺手就从桌子上抓了一把核桃片和红糖做的糖。

    苏微本来想说什么,忽然间笑容微微一滞。

    是了,为什么以前都没有留意到?这个孩子的动作……似乎轻快灵巧得过分了——刚才自己伸手这一拧,看似平常,其实不知不觉就用上了折梅指的招数,就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未必能这样轻轻松松地一侧头就躲过!

    还是……还是自己最近几天疑神疑鬼,走火入魔了?

    “玛?”蜜丹意说了几句,没听到她回答,不由得摇了摇她的衣袖。苏微这才回过神来,“哦”了一声,道:“没事,只是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有什么贵客来而已。”

    “玛为什么和大稀问同样的问题?”蜜丹意笑了起来,“我刚刚和大稀说今晚外面的客人里没有洛阳来的,也没有灵鹫山来的。”

    “是吗,都没有?”苏微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心里百味杂陈,转念一想,洛阳那边的人没有来也就罢了,山高路远、未必知情,就算知情,也未必一定派人来。可是拜月教的人居然没有出现,就未免有些奇怪——就算是灵均嫌路远不来参加婚宴,可那个轻霄呢怎么也会杳然无踪了?

    这一场婚宴还没有开始,已经有无数的疑云压在心上。

    她怔怔地想着,连喜婆进了房间都没有留意。

    “玛,不要想了啦……”蜜丹意仿佛知道她的心思,咬了一口糖,指着窗外道,“听!外面都已经开始唱歌啦!大稀等你拜堂呢,别让他等急了!”

    “是了,姑娘要加快了!”侍女端着金盆回来,拧干手巾给苏微擦了擦双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一对翡翠镯子和一对赤金镯子套了上去,喜婆在一旁拖长了声音,大声叫道:“金玉满堂,长命富贵!”

    苏微深深吸了一口气——红盖头垂下来掩住视线的最后一瞬间,通过打开的门,她看到外面的走廊深而长,宛如通向不可知的未来。

    那个精灵一样的小女孩跑出了门外,回头望着她笑:“玛,等一下我掐你,你可不许打我哦!”

    “什么?”她有些诧异。

    然而小女孩咯咯地笑着,已经一路跑远了。外面的喧闹起哄声如同潮水一样传来,夜色里有无数点火光,璀璨如同繁星。

    然而,刚跑出房间,蜜丹意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眼前篝火熊熊,无数的人在畅饮大笑,令人眼花缭乱。然而,她的视线却落在暗影里。那儿有一个人,似乎对着她点了点头。

    “蜜丹意,要不要吃糖葫芦?”有玉商认得这个小女孩是原大师的“私生女”,上来讨好,小女孩甜甜地一笑,从他手里拿了一支糖葫芦,乖巧地说了一句“谢谢”。然而,等那个人还想和她继续套近乎的时候,蜜丹意一晃,便以奇怪的速度消失在了人群里。

    她如同猫儿一样,悄无声息地穿过了人群,看到了在隐蔽处的那个人。那个人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看到她走过来,对着她屈膝,出声:“右使。”

    “怎么样?”蜜丹意走到了阴影里,“他们来了吗?”

    “来了。”那个人低声道。

    “果然来了?倒是会挑时候!”小女孩脸色微微一变,嘴角抿了一抿,沉默了一瞬,又问,“是拜月教的人,还是听雪楼的人?”

    “听雪楼的。”

    “哦。”不知为何,蜜丹意反而微微松了口气,“那还好。洛水一战之后,听雪楼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派出最顶尖的高手,也无非是四护法而已。”

    “他们带来了血薇剑。”来人低声道,“我们的眼线在驿道上看到了。”

    “血薇剑?他们是想来找血薇主人的吧?”蜜丹意冷笑,“想得美!告诉轻霄,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些人拦住!”

    “是。”来人道,“所有能调动的人手都已经调过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蜜丹意微微皱眉。

    “只是……如果只是听雪楼的人那还好,下次如果拜月教的人也来了的话,我们无论如何都挡不住了。”来人迟疑了一下,又道,“月宫里的变故,右使您也知道了吧?其实我觉得,既然……既然灵均大人已经不在了,我们何苦还要如此?如果回到月宫,祈求教主原谅,应该也……”

    话没有说完,来人忽然一头栽倒在了暗影里,脸色迅速地铁青。

    孩子的脸忽然变得狰狞,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厉声道:“灵均大人就算不在了,他吩咐过的命令,也得执行到底!”蜜丹意的声音轻而冷,如同一条蛇在黑暗里嘶嘶吐着芯子,“没了灵均,你们这些家伙,就想造反了吗?记着,还有我在呢!”

    她抬起小小的脚,用力地踩着来人的头,冷笑:“你们还想回灵鹫山?还想去投诚?也不想想,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到那里!”

    来人在地上剧烈地抽搐,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全身痉挛着,脸上的肌肉也不停鼓动——他身体里似乎有什么活的东西在翻滚,令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处。令人恐惧的是,竟然有一条细小的尾巴从他呻吟的齿间瞬间掠过,又消失在咽喉深处。

    “是……是!”来人凝聚起了最后一点力气,“属下……再也不敢……”

    “你们每个人都是靠着灵均大人赐给的解药,才能压制身体里的蛊虫活到如今,居然还敢来说三道四?”蜜丹意冷哼了一声,松开了踩着他的脚,“给我好好地帮左使拦住听雪楼的人马,否则就受死吧!”

    那一瞬,他身体里的扭动停止了,来人死去一样躺在地上,连呻吟都没有了力气。外面的喜宴还在继续,人人喝得醉醺醺的,觥筹交错之间,没有人留意到一个小女孩在做着多么可怕的事情。

    “看来,光靠你们这些家伙实在是令人不放心。”蜜丹意沉吟着,“算了,等喜宴结束还有一阵子,我还是亲自去一趟看看情况吧!”

    孩子舔着手里的糖葫芦,足尖轻轻一点,整个人瞬间消失。

    日落时分,萧停云一行人还没有赶到婚宴现场。

    那个坝上看着近,走起来却曲折,竟是颇为遥远。虽然阿蕉说挑了一条只有本地土著才知道的捷径,但一行人从酒馆出发,穿林子上山岗,却也是走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到。这一路,大家心里一直绷着一根弦,手指在袖子里不离刀剑,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异动。紫陌更是细心地在每一处岔口暗自留下了记号。

    然而,却居然一路安然无事。

    “就在前面啦。”暮色时分,阿蕉终于领着一行人穿出了竹林,登上了山岗,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灯火道,“婚宴就在前面坝上,希望我们赶去的时候还没开席。”

    果然,不远处就是一大片空地,篝火点点,人头攒动,看上去颇为热闹。所有人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刀剑,心里却百味杂陈。

    “苏姑娘竟真的要嫁人了?”黄泉依然不敢相信,“才短短几个月啊。”

    “女人的心,痴起来是痴,但狠起来有时候也是狠的。”紫陌嘴角却有淡淡的笑,音意味深长,“一个梦做了那么久,一朝醒了,也未必不是好事。”

    “怎么是好事了?”黄泉有些不悦,“她若是在这边成了亲,还会回楼里吗?”

    “好了好了。别吵了。”碧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指了指前面带路的阿蕉,意思是还有外人在旁,不宜多说,一行人便闭了嘴,一起看向了萧停云。

    白衣贵公子在竹林月下穿行,月光淡淡洒在他的袍子上,然而他的脸却藏在暗影里,在人皮面具背后,看不出任何表情——连眼神也是波澜不惊,没有失落也没有伤感,竟丝毫不以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为意。

    四护法叹了口气,也不好开口挑明。

    沿着羊肠小道出了林子,前面的路便是大道了,或许是天色已晚,一路走来并没有再碰到其他宾客。再走了大约一刻钟,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滇南的夜似乎分外的黑,太阳一落,竟然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我这里有火折子。”黄泉探手入怀,点起火分给同伴。

    阿蕉摆摆手:“我不用,在这里长大的,闭着眼睛都能走!”

    终于快到了,远远地看到许多篝火,有人影围绕着火光,影影绰绰地或站或坐,更远处似乎有屋舍,依稀还有人在吹笛子,却被一片唢呐锣鼓之声盖了过去。

    阿蕉一声欢呼,跑了过去:“还好,看样子喜宴还没开始!”

    一行人刚要随之上前,紫陌却忽然抬起手,说了一声:“慢着。”

    “怎么了?”黄泉愕然。

    “很奇怪。”紫陌心细如发,只看得前方一眼,便道,“有点不对劲。”

    “是。”萧停云长眉一挑,低声道,“少了一些声音。”

    “声音?”墨大夫侧耳。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这里听不到虫鸣。”萧停云开口了,压低了声音,“就算我们能感觉到有风吹过,却听不到树叶的簌簌声!”

    所有人愕然止步——是的,萧停云说得没错!他虽然年纪在众人之中最轻,却老于江湖,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察觉到如此细微的区别。这样诡异的细节原本不会令人留意,可一旦指出来,却让人毛骨悚然。

    萧停云低声问:“我们从山岗上下来到这里,大概用了多久?”

    “大概有两刻钟。”紫陌心细,早已一路暗中计数,道,“一条路下来,中间只转过了两个岔路口——每一个岔路口,我都暗自留下了记号。”

    “两刻钟?以我们的速度,那大概是往山下走了八里左右,没道理才走了那么一点路。”萧停云低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如果现在往回撤,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个路口?”

    “能不能找到?”紫陌愕然,“什么意思?”

    萧停云转过头,恭谨地对碧落道:“大护法,麻烦你往后沿路查看一下。如果看到了那个做了记号的路口,迅速返回来告诉我们。”

    “好。”碧落瞬间揽衣回掠,消失在黑暗里。

    萧停云沉默下来,看向了前方——前面不到十丈开外便是最后一个路口,通向那片灯火通明的喜宴场地。路口挑着一对红灯笼,影影绰绰地站着一个人,似乎是迎客的。

    萧停云竖起了手,示意所有人暂时停步。

    然而带路的阿蕉却已经径直跑了过去,合掌对灯下的人行了一礼,路口那个人也回了一礼,用土语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从一边的陶土缸子里倒了一碗东西,递给阿蕉。眼看阿蕉捧起碗就要喝,紫陌嘴角微微一动,却被萧停云阻拦。于是她也忍住了没有出声,看着那个苗女仰头就把碗里的东西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

    “你们怎么不过来?”阿蕉抹了抹嘴角,朗声招呼,“这是迎客的三道茶,好喝得很。”

    看起来,茶是没有问题的了。一行人松了一口气,远远地看着,却没有上前。

    等了片刻,黑暗里,有微风瞬间一动,一个黑影翩然落地,却是去而复返的碧落。他的一身轻功已臻化境,方才短短片刻已经来回了一趟,连气息都不曾紊乱。

    然而,他的语气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果然不见了!”

    “那个路口不见了,是不是?”萧停云低声问,眼眸却渐渐暗下去,“看起来,结界已经闭合了——我们来不及走了!”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结界?”

    “是。”萧停云咬着牙,“我们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他们设好的结界里面!所见所闻都是虚假,要非常的小心!”

    “是谁设的结界?”碧落看向前方的苗女,“先制住她再说!”

    “哎,为啥还不过来?不喝三道茶,主人是不会放你们去喜宴的呢。”那边阿蕉却在催促,自己喝了一碗,手里再端了一碗,转过身来招呼,“头道茶苦,第二道就加核桃片、乳扇和红糖,可好喝了!”

    她的语气爽朗热情,丝毫看不出作伪。

    萧停云下意识地看向茶碗,微弱的灯光下,发现这半碗茶水呈现出一种奇特的琥珀色,他看向茶碗时,里面微微荡漾的茶水忽然瞬间立了起来!

    ——是的,是“立”了起来!

    凝成一条线,就如同一条无形透明的蛇一样,瞬间立起,迎面扑来!

    “哎呀!”阿蕉尖叫了一声,显然没料到会有这种事情,手一颤,整碗茶失手掉到了地上,茶水四溅。

    “小心!”萧停云失声惊呼,手一翻,一道清光从袖里流泻,展开在身前——只听哧的一声轻响,手腕一震,刀锋截断了什么东西。

    定睛看去,地上扭动着一条细小的青蛇,已经只剩下半截。

    而剩下的半截还残留在茶碗里,不停扭动。

    他一刀斩杀藏在其中的毒蛇,手下却未停。刀光圆转如意,一连十二刀,首尾相连,刹那间居然形成了一道淡青色的旋涡,将飞溅而出的水珠尽数圈住,滴溜溜地在空气中旋转,竟然似被一张网兜住。

    然而,还是有一两滴水穿过了刀锋的拦截,飞溅上了阿蕉赤裸的脚背。

    刺啦一声,仿佛是滚油泼到了肌肤上,阿蕉惨叫出声,整个人蜷曲起来,从脚背开始,整只右腿迅速地变黑。她惨叫的声音由尖利迅速变为衰弱,只叫到了第三声,脖子一软,便毫无声息地倒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萧停云心下一沉。是的,这一碗茶里有剧毒,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可这个苗女显然是毫无防备。而他因为心怀疑虑,并没有第一时间提醒她小心——或许,他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这个带路的苗女是敌是友。

    可只是那么一点私心,竟就这样送了一个无辜者的命!

    微微一个恍惚之中,背后忽然有极细的风声掠过,他瞬间回身。有声音在夜里传来,缥缈而不真实,细细的一缕:“远方的来客,你们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今晚一个都别放他们活着回去!”

    那一瞬间,远处的篝火忽然大亮,仿佛有什么力量催动了火焰。

    火旁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转向了这边。

    那些人的眼睛,居然都是白色的。

    同一刻,天上的月亮不见了,星辰黯淡——整个天地忽然间变得极其寂静,不止风声虫语,甚至连方才清晰入耳的喝酒划拳喧闹声都丝毫听不见,仿佛一个巨大的盒子忽然在眼前关上了,将一切声音隔绝在外。

    火焰熊熊燃烧,天宇漆黑如墨,无数有着惨白瞳孔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将这一行六人团团围住,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

    “这是……傀儡术?”红尘低声。

    “是蛊。这些人,都被蛊虫操控了,变成了行尸走肉——当时洛水上的石玉也是中了这种蛊毒。”碧落毕竟见识多广,看了一眼便道,“你们要小心。这些家伙无所畏惧,不怕伤也不怕死,砍断他们的手足都没有用,必须一刀一个砍掉人头!”

    “果然不愧是听雪楼的四护法。”黑暗里,忽然有人轻笑。有一袭白衣掠过,落在火焰之上。那个说话的人终于从黑暗里走出,脸上戴着木雕的面具,手里持着一支短笛,仿佛是暗夜里的幽灵。

    紫陌蹙眉:“灵均?”

    这世上谁都没见过灵均的真面目,而他们这一行人刚抵达滇南,对于月宫里刚发生的那一场内乱自然是全然不知,所以也不知道灵均已死,明河教主已经重掌大权——若是早一刻知道,只怕制定的行动策略也会大不相同。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竖起手指,按住了短笛。

    笛声在黑暗中短促地响起。只是一声,所有的行尸走肉瞬间一震,如同被线牵引着一样,齐刷刷地朝着他们逼近过来!

    四位护法瞬间散开,守住了四个方位,将萧停云和墨大夫护在了中心位置。碧落从背后的古琴里抽出鱼肠剑,剑上青光暴涨,如同闪电映照着那些逼过来的傀儡——在残酷的血战开始之前,很多年前似曾相识的一幕瞬间掠过心头。

    那时候,他曾经落入迦若祭司的结界,全凭靖姑娘的血薇剑才闯出一条生路。

    三十年了,未曾想到还会回到滇南,面对同样的绝境。

    今夜,强敌环伺,危机重重,就算拼尽全力地血战,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活下来,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一切都似曾相识。

    ——只是对手从迦若换成了灵均。

    又是一声笛声。

    这一次,黑暗里,只听到无数簌簌的声音,如同水波一样从四面蔓延过来,朝着他们飞速而来。草丛在波动,显示出底下有无数的东西在靠近。

    “小心!”红尘一声厉叱,手指一动,十几道寒芒掠出,唰地在周围布置下了一个圆形的边界,顿时便在众人面前筑起了屏障。

    下一个瞬间,草丛里有一物瞬间弹起,飞扑而来!

    “那是——”紫陌惊呼了一声,“那是什么东西?!”

    黑暗里,有什么黑黝黝的东西箭一样地飞来,张开大口对着她的咽喉咬来——她刚要撑开随身的天罗伞,然而只听一声钝响,仿佛是刀切入肉里的声音,那条飞弹而来的蛇忽然间在半空中奇特地停滞了一下。

    然后,噗的一声,身首分离,鲜血飞溅。

    “放心,我投出去的是云髻十二刺,相互之间牵有天蚕丝。”红尘道,瞬间已经布阵完毕,“这一道网估计可以略微挡一挡这些东西。”

    “好。”黄泉和碧落双双抢身而出,“我们去料理了那些僵尸!”

    那个黑暗里怪物的脑袋飞落在脚边,滚了滚,尖利的牙齿咔嚓一声咬合,又张开,竟然是凭着一个光光的脑袋还在拼命地噬咬。

    紫陌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眼,心里暗自一惊——那是个从没见过的东西,长不过三尺,身上密密麻麻全是脚,像是百足虫,却又有着两只像蝎子一样的大钳子。

    “这些东西都是拜月教养出来的怪物吧?大违天和……大违天和啊!”墨大夫低声道,翻开了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纸包,里面是一种淡黄色的粉末,发出奇特的浓烈香气。墨大夫用小指指甲挑了少许,临风弹出。

    当粉末落在百足虫上时,一蓬脓血喷出,那个脑袋顿时爆裂。

    “墨大夫,你真是厉害!”红尘也是用毒高手,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手段,不由得衷心佩服,同时手里的蝎尾长鞭一扫,将暗夜里扑上来的毒物瞬间扫开。

    “哪里哪里,药理相通而已。”花甲老人嘟囔了一声,却顾不上抬头,只是不住地从药箱里寻找药物。

    黑暗里,血腥的一战已经开始。短笛在暗夜里吹响,魔影重重,万毒攒动。萧停云挥刀斩落,能感觉到血薇在袖中的低声鸣动。那一刻,他心下猛地一跳。

    ——名剑认主,血薇鸣动,那说明苏微必然就在不远处!

    在山岗上时他们曾经看到过山脚下婚宴的篝火,那是真实的——下了山岗后两刻钟,他们却在这里中了埋伏,步入了一个封闭的结界。

    如果这里不是喜宴所在,那么,此刻苏微又在哪里?

    月亮已经离开了山巅,悬挂在夜空里了,弯如美人眉。

    苏微站在廊下,蒙着精美的大红盖头。眼睛虽然看不到,却能感受到吹来的风——这一夜,连风都那么温柔,退去了白日的炎热,微微地吹拂着她的发梢和衣襟,如同一双细致妥帖的手,替她整理着妆容。

    “新娘子来啦!”外面欢声雷动。

    她被欢呼声震得耳鸣,心里不由得惊讶于到底来了多少贺客,然而喜娘已经往她的手里塞了一个东西,道:“坐着不要动,听他们唱歌就好。”

    “啊?”苏微有些茫然,发现塞进来的竟是个糕点。

    “饿了就啃一口,但新娘子出了闺房就不能乱动,一直要等到第二天夫家来接才能起身。”喜婆叮嘱。刚说完,耳边听到乐曲响起,稍一辨别,其中有芦笙、三弦、唢呐、锣鼓、钹,端的是热闹非凡。

    “姑娘,你可真有福气,嫁了这么一个又有财又有貌的相公!”喜婆啧啧赞叹,“我活了六十年,办过多少场喜事,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场面!你的夫家可是把整个大理最好的乐师和歌手都请过来了,多大的排场手笔!”

    苏微在盖头下笑了一笑,嘴里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微甜。

    虽然看不见,她却听到奏乐了一段时间后,便有人出来唱歌。有男有女,相互对歌,伴随着三弦芦笙,曲调悠扬婉转,歌词却是直白大胆,多半讲述的是男欢女爱、颠鸾倒凤的韵事,令人听得脸红耳热。

    “要唱一夜呢。”喜婆道,“你就听着,不要动。等会儿还要跳火。”

    “跳火?”她更加茫然。

    “是啊,男人们喝了酒,要从火堆上跳过去,比赛谁跳得更远更高。”喜婆道,“赢了的那个,就可以扛和身体一样重的酒回家!”

    “是吗?”她实在是好奇,很想揭开盖头看一眼,“我可以参加不?”

    ——只要她一出马,这里的男人哪个能赢得过她?

    “不行!”喜婆骇笑,“哪有新娘子跳火的?”

    “是吗?”苏微颓然叹了口气——平日里她是一个多么厉害的女子,叱咤天下,剑出披靡,然而此刻,却被一个大字不识手无缚鸡之力的喜婆给治得服服帖帖,不敢动弹地枯坐了一夜,说出去这个江湖里会有人相信吗?

    “还有啊……”喜婆又叮嘱道,“等原大师来背你进洞房的时候,会有很多小孩子跑过来围着你,一边撒米花,一边伸手掐你——就算被掐得多疼,你都不能真动怒啊!”

    “什么?掐我?”苏微被这种匪夷所思的风俗惊住了,这时候,她才明白刚才蜜丹意出去时对自己眨眼睛笑的意思。

    那个小鬼头,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多掐自己几把吗?

    “只是为了讨个吉利而已。咬牙稍微忍一忍,等新郎背着你进了洞房就好了……”喜婆笑道,“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一进洞房就马上扯了盖头,去抢床上的枕头!”

    “啊?”她再度愕然。

    喜婆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笑道:“按我们这儿的规矩,谁先抢到了洞房夜的枕头,将来就谁当家做主听谁的!姑娘可别大意了。”

    “是吗?”苏微越听越稀奇,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重楼的那种身手,还想和她抢?做梦!就算让他一百步,他也没法子快过她去。而且,哼,无论他抢不抢得到枕头,将来的日子都得她做主,除非他不想活了——她蒙着盖头坐在那里,一边想着,一边唇角不自觉地浮现出微笑。

    此刻的幸福,浓如醇酒,不饮已令人沉醉。

    那一刻,她忘记了一切,也没有任何不安。

    那一刻,沉醉于完全的幸福里的她,压根不知道不远处正在进行着一场残酷血腥的搏杀——当这边的篝火如同血一样地燃烧时,那边的鲜血也如同火一样地四散。唢呐响起的时候,笛声也在荒山里持续响起。

    无数的傀儡随之而动。而在暗影里,草丛如同波浪起伏,成百上千毒物蠕蠕而来。

    夕影刀被握在仅存的一只手里,幻化成一道道清光。听雪楼四位退隐已久的护法在暗夜里血战,甚至连不会武功的墨大夫都拿出药物,竭力对抗着扑上来的毒物——那两个时辰,似乎过得无比漫长。

    四护法联手,斩杀了几十个僵尸,几百只毒物,始终守住了一个方圆三丈的地方,将墨大夫和萧停云护在中心。然而,这一股来自暗夜的力量,竟似乎无穷无尽。

    忽然间,暗夜里传来一声尖利的笛声,似在催促着什么。

    那些僵尸顿时冲向了西南角,不约而同地攻击紫陌。四护法之中,唯有她是出身官宦人家,专长谍报搜集,习武甚晚,虽然结庐北邙山后也跟着黄泉修行了三十年,却依旧是四个人中最弱的一环。

    那个躲在暗夜里的操纵者显然看出了这一点,断然转向集中攻击她一人。而紫陌在长夜作战后已经精疲力尽,忽然面对着成倍增加的攻击,顿时应接不暇——只是略微慢得一慢,天罗伞唰地被撕裂,一只僵尸的手便伸了进来,尖利的指甲在她肩膀上抓出一道血痕。

    “小心!”黄泉失声惊呼,不顾一切地飞身相救。

    关心则乱,那一刻,他背后空门大开。碧落眼看数条毒虫飞向他的后心,来不及挥剑拦截,左手一挥,古琴上的七根弦齐齐断裂,凌空飞出,唰唰几声,将七条钉死在半空。

    然而这样一来,阵法顿时便是乱了。

    云髻十二刺再也拦不住那些东西,在短笛声中,无数的僵尸毒虫蜂拥而来,瞬间将他们一行六个人各自分隔了开来!

    “红尘,护住墨大夫!”萧停云处乱不惊,“不能让他有事!”

    “是!”红尘应声而至,奋不顾身地将几个试图袭击墨大夫的僵尸打得头颅碎裂,一个翻身落在了老人的身侧,长鞭画出一个圈,清空了周围的怪物,暂时护住了墨大夫的安全。然而那一边,紫陌却已然中毒,半边的身体麻痹,毒素在飞速地扩散。

    黄泉扶着她,单手用刀,杀得眼睛都红了。

    “糟了!那是赤练毒,十步必倒!别让她再动了!”墨大夫一看紫陌的脸色便知道不好,急忙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玉瓶——然而此刻危险万分,每个人都自顾不暇,哪里还能穿过数百狂舞的僵尸,把解药递到她手里去?

    毕竟是生死之交,红尘冒着自己被僵尸抓伤的危险,用长鞭一卷,将玉瓶高高抛起,朝着那边大喊:“黄泉,接着!”

    黑暗里,笛声短促响了一声,无数僵尸同时伸出手,去拦截玉瓶。那一刻,黄泉也是不顾一切地跃起,想要抢到那个救命的玉瓶!

    “我来助你!”萧停云一刀击杀了身边的僵尸,厉声喊,下一刀便凌空而起。夕影横空,璀璨无比。这一刀几乎激发出了他所有的潜能,带着神鬼莫挡的气势,短刀切断了所有伸过来的僵尸手臂,发出一片可怖的钝响。

    那一刀替黄泉逼开了所有的僵尸,黄泉凌空跃起,终于抓住了解药,足尖一点,跃到了紫陌的身边。

    “快!”他扶住她,捏开她的下颌将药灌了下去。紫陌看着他,将药丸咽了下去,忽然脸色一变,大喊:“小心!”

    黄泉来不及回头,只凭着本能往左竭力一侧。

    ——噗的一声响,一支尖利的芒刺从他的右胸直穿了出来。

    那血淋淋的芒刺,握在一个明明已经“死去”的人手里!——不知何时,阿蕉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击得手,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紫陌脸色惨白,忽然从胸臆里发出一声呼喊,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

    长夜将尽,然而外面的狂欢却还在继续。

    一整头一整头的牛和猪被抬上来,烤在火上。来客们纵情狂饮,喝着来自大理的梨花酒和桃花酒,桌子上放满了火腿、弓鱼、油鸡棕和猪肝酢,都是到了过年才得一见的食物。客人们大声赞扬着新郎的豪爽、新娘的美丽,举杯痛饮大嚼。

    方圆三百里最有名的歌手都被请了过来,歌声彻夜不绝。

    “新娘子,你饿了吧?”喜婆看她坐了一夜,竟然一动不动,不由得也有些敬佩,偷偷塞了一个喜蛋过来,“吃点东西,等辰时新郎就要来迎亲啦。”

    苏微没有回答,盖头下的脸有些失神。

    许久,她忽然问:“为什么有人在惊叫?外头出了什么事吗?”

    “什么?”喜婆愣了一下,侧头听了一下,却满耳都是猜拳行令说笑之声,不由得笑道,“哪里有?姑娘听错了吧?一定是饿坏了,快吃点填填肚子!”

    苏微心里却有些惊疑不定。不,她明明听见了!那些惊叫,那些怒喝,那些兵刃破开空气的声音……都是她曾经熟悉的,此刻随风依稀入耳。

    她再次询问:“外面有洛阳来的客人吗?”

    “没有。”喜婆已经是第三次回答这个问题了,不由得疑虑,“姑娘是有亲戚在洛阳吗?还没赶到?要不要派人去路口看看?”

    苏微沉默了下去,忽然道:“帮我去看看重楼怎么样了。”

    “怎么?”喜婆有些愕然,“这么快就想新郎官了?”

    “你不去我去!”她心下不安,几乎坐不住——是的,此刻,她最担心的就是重楼的安危。

    “好好好。”喜婆连忙按住了她,“我去我去!看看就来。”

    “来来,给新娘子唱一个!”喜婆刚走,便听到面前有人哄笑着跑过来,簇拥在窗口,都是一群喝醉了酒的年轻人,七倒八歪地过来,靠在窗上,开始大声地唱歌。

    那些荒腔走板的山歌,很快就把所有的声音都盖过去了。

    她坐在那里,周围人声鼎沸,心绪却有些浮躁。一种奇怪的不安弥漫上来,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呼唤着她,告诉她有莫名的危机即将降临——这种奇特的直觉,曾经在十年的江湖历练中不止一次地救过她的命。

    那么,今日的婚宴,是否又要出什么事情?

    “哎呀,新郎官正在那儿和尹家大少爷喝酒呢!”喜婆很快就跑回来了,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看到我跑过去还问怎么了?我就说新娘子想你了让我过来看看……哈哈哈,那些人把新郎官嘲笑得呀,灌了他好几大杯!”

    “哎,可别灌他酒!”苏微有些急了,“他的病刚好呢!”

    “别急,新郎他马上就要来迎亲了哟。”喜婆笑眯眯地道,“来,帮你整理一下衣服,吃点东西,等会儿白天还要折腾呢。”

    忽然间,外头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惊呼和喝彩声,几乎盖过了爆竹。苏微吃了一惊,失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天哪!”喜婆也叫了起来,“新郎官居然挑出了一盏灯!”

    “灯?”苏微愕然,“这有什么稀奇的?”

    “可是……可是,那是绮罗玉做的!”喜婆的声音也在发抖,忍不住惊呼,“天啊……是传说中的九曲凝碧灯!那可是稀世珍宝,足足可以买下半个云贵啊!”

    “啊……真的?”她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些天重楼大病刚愈,平时也多半在休息,居然在什么时候不声不响地将那盏九曲凝碧灯给雕好了吗?

    那盏灯,在婚宴上点起,烛光透过九重薄如蝉翼的玉璧射了出来,一瞬间将整个坝子都映照得一片碧绿。每一重玉璧上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有龙凤、有花草,也有人物……精美绝伦,在烛火的热气升腾之下自行微微转动,看得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十年前,原大师也曾经用绮罗玉雕出一盏九曲凝碧灯,时隔多年,他此刻的雕刻技艺,居然比巅峰时期还要更进一步!

    “这盏灯,便是我的聘礼。”

    原重楼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满场轰然的喝彩声。

    “哎,姑娘!你嫁得这可比王妃还风光!”喜婆目眩神迷,啧啧赞叹,“原大师这样的男人,又有钱又俊秀,脾气又好——嫁了他,腾冲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你呢。”

    苏微在盖头下笑了一笑,只觉得心里甜蜜。

    然而那一边,有一个陌生的来宾匆匆来到了场里,也没有来得及恭贺新郎,直奔尹璧泽而去,在尹家大公子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尹璧泽失声道,脸色苍白,撞翻了面前的酒杯。

    “怎……怎么了?”原重楼喝得有些醉了,只是嘀咕了一声,甚至没有在桌子上抬起头来,“喝酒……喝酒!”

    “我妹妹她……”尹璧泽用力咬紧嘴唇,硬生生把后面半句吞了回去,忽然转身冲了出去,竟然是把新郎孤零零地撂在了那儿。

    “蜜丹意呢?蜜丹意呢!”他发了疯一样地在人群里寻找着那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一张桌子一张桌子地找过去,然而,那个暗夜妖精一样的孩子仿佛忽然消失了。

    尹璧泽只觉得全身冰冷,一颗心直往下沉。

    婚宴进行时,残酷的搏杀也在继续。

    黄泉跌落在地,四护法缺了其一,守住原地的阵法便完全破了。

    紫陌和那个苗女已经恶斗了上百招,不分高下。天色已经微明,但结界里却还是漆黑一片,在笛声的催促下,周围的毒物僵尸无穷无尽。墨大夫守在黄泉身侧,竭力为他止住伤口上涌出的血,然而这猝不及防的一击已经令他奄奄一息。

    碧落红尘联手护在他们两个身侧,勉强抵住了群鬼的袭击。然而萧停云却没有出手,只是垂首,微微闭着眼,居然在群魔乱舞之中打坐,单手握着横放在膝盖上的夕影刀,似乎在默默地等待着什么。

    短笛声又响了一声,分外地尖利刺耳,显然是躲在黑夜里的操纵者已经不耐烦,想要催动最后的袭击。

    “找到你了!”萧停云忽然睁开了眼睛,低喝了一声,纵身而起!

    潜心使用“聆风”之术多时,他终于在这一刻抓到了那个隐藏在黑暗里的吹笛者的确切踪迹!刀光如梦,划破虚空。他飞身而上,足尖在僵尸们的头顶一点,如同惊电般掠出,拔出夕影刀,一刀斩落在笛声尾音之处!

    那是雪谷老人夕影刀谱里的“梦非梦”。那一刀无形无迹,凌厉无比,如同一片薄光,切开了眼前笼罩的浓得看不见的黑夜。

    ——是的,是真的“切开了”黑夜!

    一刀斩落,如同惊电,眼前那一片浓黑居然裂开了!哧的一声,仿佛裂帛的声音——随即传来一声低哼,有人从虚空中落下。

    短笛被一刀削断,面具居中裂开,白袍人往后踉跄而退。

    那一刀斩破了结界,仿佛一刀划破了黑幕,天色顿时明亮起来。风重新吹入这个空间,树木沙沙作响,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笛声一消失,那些毒物和僵尸也失去了主意,居然就在原地打起了转。

    碧落和红尘面临的巨大压力顿时缓解,齐齐松了一口气,转手支援紫陌。那个苗女看到他们两人联手而来,见机得快,双臂一抖,手腕上一串银铃密集如雨地打出,在空中相互碰撞,扑地散出一股青红色的雾气来。

    “快闪!”红尘知道厉害,一把拉住还想复仇的紫陌,往后急躲。

    等两人翻身落回地面时,那个苗女已然不见。

    “哎呀!你怎么能强行出刀?还用那么霸道的招数!”墨大夫抢身过去扶住萧停云,口里不住抱怨,“跟你说了你伤了三焦经,内息行到膻中穴便不能继续,你这一口气强行提上去了,内腑都要被震坏的!”

    萧停云身形摇摇欲坠,脸色灰败,低声道:“求墨大夫……给我一丸极乐丹。”

    “那怎么行!给了你就是在害你啊!”墨大夫却是不肯,“这东西只能顶一时半会儿,而且会上瘾。一沾这个,人就废了!”

    “情况危急,顾不得了。”萧停云喃喃,“刚才那个人……不是灵均。”

    “不是灵均?”红尘愕然,“你怎么知道?”

    “那种程度的身手……不会是灵均。”萧停云低声,咳嗽着,“最多……咳咳,最多只是拜月教的左右光明使者罢了……如今强敌未现,我、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墨大夫……求你了……”

    墨大夫犹豫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药瓶,里面有三丸拇指大的药丸,呈现出奇特的幽蓝色。

    “你自己想好。”老者看着他,神色凝重,“每次服下一丸,虽然可以让人不知疼痛整整二十四个时辰,但却是以损害真元为代价。每服一丸需卧病一年——连续服用三丸后,则筋脉俱断,终身成为废人!”

    萧停云拿过了药瓶,低声:“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毫不犹豫地仰头吞下了一丸,用内力化开,盘膝而坐,静静闭目养神,旁边的四位护法看着他,眼神复杂。

    “那边!”寂静中,萧停云忽然睁开了眼睛,指着东南方,“我听见了鼓吹喜乐的声音!——就在那边五六里开外!”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走!”萧停云顾不得自己身体还没完全好,带着众人走了过去。

    一路上,血薇在袖中不停鸣动,越来越强烈——是的,阿微就在附近了!他心下了然,更是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生出双翅跨越这短短的数里路的距离。

    然而刚行出不到一里路,前面又传来一声短促的笛声。

    四周看不见一个人,只听到那笛声从朝霞里传来,和方才的截然不同,轻灵、飘忽,忽东忽西忽左忽右,如同一个孩子捉迷藏时银铃般的笑语。

    萧停云只听得一声,便变了脸色。

    ——来人的修为,显然更在方才那个白袍面具人之上!

    “大家小心!”他低喝,“这回来的人说不定是灵均!”

    笛声略略停了一下,忽然一个音调拔高,如同一线指向天际。

    那一刻,碧落低喝了一声,手指一弹,射出一块石子,穿向了声音的来处——咔嗒一声,远处那棵合抱的大树被打了对穿,笛声却忽然又转移了一个地方。

    在笛声里,大地忽然微微震动。

    “看脚下!”萧停云失声道,“有东西出来了!”

    随着笛声,一双双化作白骨的手从土里伸出,抓向了他们!远处有低哑的鸣动,那些游荡的僵尸去而复返,和大批的毒物一起蜂拥而来,将他们重新死死围住!

    笛声还在继续,在银铃般的曲声里,刚亮的天居然一分分黑了下来。

    萧停云看着眼前的情形,当机立断,吩咐:“紫陌前辈,麻烦你带着黄泉和墨大夫先离开——他们一个重伤一个不会武功,留在这里只会成为负担。不如杀出重围,去婚宴上找阿微来这里!”

    “好。”紫陌看了一眼黄泉,立刻点了点头。

    “如果你见到了阿微,请劝她迅速来此处。如果有个什么万一,那就……”萧停云皱了皱眉头,眼神忽地暗了一下,不知掠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念头,凑过身去,在紫陌耳边低声吩咐了一句什么。

    “这……”紫陌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愕然,“这样做好吗?”

    “危急之际,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萧停云低声,眼神却冷酷,“到时候,我们分头在水映寺会合。”

    “是。”紫陌看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僵尸,知道情况危急,也不多犹豫,立刻点头领命。萧停云振作精神,低喝了一声:“我替你们杀出一条路,快走!”

    夕影刀出鞘,瞬间周边的空气都几乎凝结。

    因为刚服下极乐丹,他只觉得体内的真气从未如此充沛过,运转自如,四肢百骸无不焕然一新。虽然缺失了右臂,左臂却比以前更加灵活自如,对刀的控制更是妙到毫巅。他的手腕微微一震,刀光便如漫天星光飘落,将笛声来处笼罩。

    刀光起时,笛声那边有人低低地惊呼了一声,显然是极端惊骇于他居然还活在世间,失声道:“夕影刀?!”

    笛声只是那么微微一顿,刀光已经划破结界。

    “快走!我们替你们挡住追兵。”萧停云厉声挥刀,看着紫陌带着黄泉和墨大夫突破了重围,忽然一扬手,“接着这个!”

    一道绯色的光华穿破了黑暗,如同一道流星,挡者披靡!

    紫陌凌空转身,反手接住了血薇,如虹掠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