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亡者归来

作者:沧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这一生,孤独无助,从无一丝希望。

    父母之爱不可得,亲友之爱不可得,恋人之爱更不可得。普通人的情感之于她,已然几近奢侈——然而,却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沉默的孤女心里,对爱的渴望却越发强烈。强烈到,近乎于信仰。

    ※※※

    此刻,千里之外的洛阳,斜阳寂寂,穿窗而入,映照在那两把刀剑上。

    夕影刀和血薇剑交错着被供奉在神兵阁里,在斜阳下青色和绯色交织着绽放出凛冽的光华,令刚模模糊糊有一些视觉的女总管情不自禁地闭了闭眼睛。

    太耀眼了。那种锋芒,令人几乎不能直视。

    赵冰洁怔怔地坐在斜阳里,看着那一对刀剑,宛如梦幻。

    大风大浪过后,外面万事皆非,然而这里却还是一片寂静,似乎和十几年前没有什么两样——唯有那个在窗下写着簪花小楷的女子,却再也不见。

    师父……她在心里轻轻唤了一声,不知道冥冥中那个人是否能听见。

    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真的像是做了一场梦。她十几年来精心安排的脱身之局,一夕间被完全打破,朝着完全不受控制的方向飞速发展。在被那个神秘人胁迫、参与毁灭听雪楼计划的时候,她心里早就做了决定——她宁可自己坐上那一辆装满了火药的马车,代替萧停云去死,也不会如天道盟所愿!

    可是,后面变乱迭起,一路激变,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洛水上那一次爆炸,火光如同一朵凄烈的花朵,残留在她模糊的视觉里。如果不是看着那一把他生前形影不离的夕影刀,她直到今天都无法相信萧停云真的已经葬身水底。这些日子以来,她甚至从未梦见过他——

    那么宽的河面,那么深的水底,他此刻又会在哪一处安眠?那里深吗?冷吗?他的魂魄……找得到回来的路吗?

    那些念头如同潮水涌入心里,无法控制,如同泪水一样无法控制地滑过她的脸颊。赵冰洁抬起手,似乎想要去触摸那耀眼的锋芒,却被门外奔入的下属打断。

    她连忙举起袖子,飞速擦去眼角的泪痕。

    事到如今,她是唯一能支撑住局面的人,决不能在下属面前示弱!

    那是吹花小筑回来禀告的人,单膝跪在门外:“总管,还尚未得到任何关于苏姑娘的消息,前几路派出去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返回——林羽说,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打算亲自带人沿着茶马古道去找。”

    赵冰洁一震,似乎从梦境里被唤醒,道:“知道了。继续派人寻找吧。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苏姑娘找回来!”

    “是!”来人迅速退去。

    赵冰洁坐在空空的房间里,独自出神。

    ——类似的坏消息,这两个多月来已经听了不下五次了。

    如今听雪楼元气大伤,在各方虎视眈眈之下,勉强只能自保。但在这样力量极其薄弱的情况下,她还是尽了最大的可能派出精锐,去往滇南寻找血薇的主人。

    可奇怪的是,一拨拨的人马派出去寻觅,一拨拨的都有去无回,有的队伍甚至连个音信都不曾发回来,就仿佛蒸发一样地消失在了万里之外的苗疆密林里——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人暗中作对,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拜月教还是天道盟?

    还是……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

    她叹了口气,靠在了椅子上,只觉全身空荡得没有一丝力气。这三个月来外面黑云压城,她一个人撑着这摇摇欲坠的危局,面对着不知藏身何处的敌人,日夜呕心沥血筹划,从未有过一丝怯意和乏力。然而此刻外敌一退,她却觉得再也没有力气,只想就此倒下安眠。

    虽然,她也知道暗中虎视眈眈的敌人绝不会就此罢休,下一轮的攻击已经迫在眉睫。如果真的有幸找回了苏姑娘,她肩上的担子也就轻了一半。

    多么可笑……不久前,她还视对方如眼中钉肉中刺,不择手段要除之而后快。然而到了今日,她却觉得对方是自己在这个世间唯一可以托付的盟友。

    如果血薇不归来,听雪楼,多半便是保不住了。

    如果传承了五代人的基业在她手上毁去,那她就是死了也无颜去见公子。

    赵冰洁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眼眸里一片空洞沉寂——自从服用了那个神秘人的解药后,她的视觉有了微弱的恢复,可看到却到处都是黑,黑,黑……黑到看不到前尘往事,黑到看不清如潮恩怨,黑到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明和希望。就如她生下来起的每一日。

    她握紧手中的朝露之刀,手指微微颤抖。抽刀断水水更流。即便是再犀利无匹的刀锋,又怎能斩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黑?

    “握紧这把刀,等到痛不可当时,就以此做一个了断吧!”

    很多年前,神兵阁里那一场对话言犹在耳。

    池小苔。那个幽闭多年的女子,在将这把刀交付在自己手里时,眼中带着淡淡莫测的笑意——那个女子,一定在那个时候就完全看出了她内心深处真正的情愫了吧?她一定揣测着,终究有一天自己会无法忍受,要对所爱之人拔刀。

    然而,她却料错了。

    和池小苔不同,她野心不大,奢求不多。多年来,她一忍再忍,只望能在那个人身边安静终老——然而命运对她却太过于苛残无情,终于将她逼得无路可退。

    是的,到了最后,她终究要拔刀而起!

    当痛不可当时,她的确不会束手待毙,会以手里的朝露之刀来做一个了断!然而,与池小苔交付这把刀给她的初衷完全不同,她所做的并不是报复,并不是毁灭——相反的,却是不顾一切、用尽全力地去维护她所爱的人,哪怕由此身名俱裂、生不如死!

    这,就是她和那个幽闭神兵阁终老的女子所不同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和另一个人完全相同——就如面对着同样的痛苦,她们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仇恨不是天生的,而心中对温暖的向往,却是天生的。池小苔因为始终勘不破这一点,所以最后所有的人都死去了,她的禁锢却并未随之解除,一生都被困在了神兵阁里。

    但她和她不同。

    从童年开始,她的一生就注定黑暗冰冷,不能见光,卑微肮脏。但何其幸运,她曾在命运的急流之中与他相遇——他是照入她生命里的那道光芒,就算那一道光不会属于自己,只要遥遥地看着,也会觉得温暖。

    她这一生,孤独无助,从无一丝希望。

    父母之爱不可得,亲友之爱不可得,恋人之爱更不可得。普通人的情感之于她,已然几近奢侈——然而,却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沉默的孤女心里,对爱的渴望却越发强烈。强烈到近乎于信仰。

    所以,她绝不会允许有人来夺走那一道光芒!

    他曾经问过她好多次:“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事实上,那个答案非常简单。可惜从始至终,她竟然没有机会对他说出来。

    “呵……”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日光已经消失,赵冰洁独自仰起头,一个人在黑暗里笑起来了,抚摩着膝头的朝露,喃喃,“是啊……在痛不可当时,就可以用它来做个了断……不是吗?何必那么辛苦。”

    她俯下脸去,用侧颊贴着冰冷的刀,感觉它在微微地鸣动。

    是不是,只要引颈一快,便能和那些苦痛永诀呢?

    她坐在黑暗里,想着失去至爱的绝望,想着漫长黑暗的前路,一时间心里软弱的情绪渐渐涌起,再也无法控制,竟是忍不住将脖子往锋利的刀锋上靠了过去,如同沙漠里饥渴垂死的人情不自禁地靠近唯一的水源。

    黑暗中,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瞬间按住了那把刀!

    “谁?”她大惊,握紧了刀锋,以为是那位神秘的幕后主使又悄然来临。

    然而那只手稳稳地按住刀,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黑暗里,她感觉到那个人在凝视着她,不作声缓缓地俯下身来——她的视觉尚自模糊,在暗中看不到任何事物,只感到那个人身上似乎带着浓重的阴冷潮湿气息,衣衫上有水滴下,一声声落在陈年的木地板上,在空空的楼里发出细微的滴答声。

    “是我。”她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说,伴随着滴答的水声,“我回来了。”

    那个熟悉的语气在瞬间令她如同坠入梦寐。仿佛心中有一道闪电掠过,她霍然仰起脸来,伸手去触摸对方的脸,失声道:“天啊!你,你……”

    然而一声未毕,她便撞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仿佛在黑暗里已经看了她很久很久,那只湿润的手忽然围住了她的肩,如同猎豹攫取住了猎物,一把将她深深地拥入了怀里,用力到几乎窒息。那只手在发抖,那个人也在发抖。

    “我回来了。”他再次说。黑暗里的拥抱是如此的突如其来,她几乎在一瞬间停住了呼吸。

    “是你?……这是做梦吧?”赵冰洁握刀的手一分分松开,最终啪的一声,朝露跌在了神兵阁的地面上,泛着冷冷的微光。当他松开手时,仿佛生怕那个黑暗里的幻影会忽然消失,她伸出手牢牢抓住了他的手,失声:“不!别走!”

    然而,她却抓了一个空。

    他的手是虚无的。她手心里捏到的只有一只空空的袖子,湿漉漉地浸满了水,一握就从指间沁出冰冷的水来——水里,还有隐约的鲜血腥味,阴冷而又冷酷。

    赵冰洁终于再也坐不住,霍然站了起来:“公子!”

    她睁大了眼睛在黑暗里摸索,却是什么也看不到。那一刻,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惶不安的神色,一手紧紧拉着那只空了的袖子,另一只手却顺着袖子摸了上去。一点点的,摸到了肩膀,脖子,脸庞……

    是的,是的!黑暗里站在她身旁的,的确是那个人!

    那个人,终于从冰冷的水底里归来了!

    “公子!”她摸到了他的脸,还是那样的冰冷而潮湿,仿佛在水里已经浸泡了多时,完全没有活人的气息。那一瞬,再坚强的女子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公子……是你回来了吗?你……你是来看我的吗?”

    那个人默默地站在她身侧,回过手拥着她的肩,沉默。他身上那种潮湿阴冷的气息逼人而来,衣服上的水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发出空洞的回响。

    “我当然要回来。水底很冷啊……”那个人在耳边轻声叹息,轻抚她的发际。那种温柔让她又是一阵恍惚——十几年的相处,从未见到过他这样亲近温柔的举动。这个归来的魂魄,似乎和生前的人完全不同。

    “真的是你吗?”她不可思议地在黑暗里问,声音发抖。

    “笨啊,当然是我。”那个人在身边轻声开口了,竟带着一丝笑意,“我怎么舍得不回来?这里有听雪楼,还有你……我就是葬身水底,魂魄也要回来的。”

    他一开口,气息便带出了腔子里那一丝丝的热意,触及了她的肌肤。

    “你……”赵冰洁仿佛被烫着一样地抬起头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说不出话来——是的,他的呼吸!他的呼吸……是热的!

    “是,我活着。”那个黑暗里的人低声,“我还活着,冰洁。”

    “天啊!”她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然后随即掩住了嘴,全身发抖。她在黑暗里睁大眼睛,想要极力看清眼前的一切,手指在桌子上摸索,想找到烛台,然而那个人却一把压住了她的手,低声:“不要点灯!我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

    她的手在他的手指下发抖,颓然滑落。

    然而,仿佛力气用尽了一般,那个人松开了她,往椅子里便是一靠,压得花梨木的椅子发出吱呀的声音,喃喃:“真累啊……就像真的死了一趟似的。”

    “你……你……”她一个踉跄跪到了地上,顺着椅子扶手一寸寸地摸索,终于再度抓住了他的袖子,嘴里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真的……真的还活着?”

    “是的,是真的。”他似是极疲倦,只是拉起她颤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你看……它还在跳动……我还活着。”

    她的手指死死按着他的胸膛,感觉到了那一颗心的搏动,终于喜极而泣。

    “我以为你一定是死了……一定是死了!”赵冰洁啜泣,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脆弱,“那个时候,我看到那把夕影刀,觉得你是死在水底了!”

    黑暗里的人虚弱至极地喃喃:“是啊……我是该难逃一死,如果不是最后的关头石玉救了我一命的话——在我跳船的时候,他扑向火药,用身体挡住了爆炸。”

    “什么?”她震惊地脱口,“石玉他到底是怎么了?”

    “傀儡术。包括我们其他被派去南方的几位弟子,都被对方控制了。”萧停云半躺在椅子上,低下头用伤痕累累的左手抚摩着空了的袖管,叹息,“即便是有了石玉相助,但因为离得实在太近,我最终无法全身而退。我的右手……”

    她全身一颤,摸索着握住了他的衣袖,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幸亏我最后一瞬还来得及侧转身子,才把左手给保了下来。但右边的身子伤得非常严重,外面形势又危险,不得不暂时蛰伏。”他的语气却是平静,“这三个月,我都藏在洛水渡口的水下密室养伤,暂时没能出来——这就是你们都会觉得我已经死了的原因。”

    “密室?”她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再三派人在洛水旁寻觅过,上下方圆一百里,几乎是掘地三尺也不曾见到什么,相信敌方那一边的人也是如此排查过——然而,在这样严苛的搜索里,居然谁都没有找到一些些的蛛丝马迹。

    “是啊……”他微笑了起来,“听雪楼在洛阳经营几十年,岂止总楼一个据点?”

    她微微吸了一口冷气,说不出话来——这样的秘密,连她这个在楼里待了十几年深得信任的人,居然都毫不知情!难怪这段日子以来,那些本来可以袖手旁观的盟友到最后都派出了援手,一定是尚在养伤的他暗中做出了某种暗示,让那些人警醒了吧?

    在她为听雪楼极力奔走的时候,原来他也不曾闲着。

    “这次进攻我们的,是风雨组织的杀手,为钱而来。”萧停云在黑暗里低声回答,声音冷肃,“不过,风雨的背后主使者是谁,我如今也已经知道了。”

    “是谁?”赵冰洁握紧了手指。

    他一字一句:“拜月教。”

    她坐在黑暗里,无声地握紧了手指:“真的是?”

    “是。”萧停云冷冷,“原先我们也只是猜疑,并没有切实凭据——但我遇到刺杀后,接到了一个内线的秘密情报,说就在不到一个月前,拜月教从库中调集了一百万两黄金,并且通过地下钱庄运往了中原!”

    他霍然转身,看着赵冰洁:“你说,除了拜月教,这江湖里还有谁有这样的财力,在短短一个月内支配风雨发起这样大的进攻?”

    赵冰洁惊住,许久才缓缓颔首,叹息:“没想到,灵均果然早已包藏祸心,竟敢毁去我们两教之间数十年的盟约。”

    顿了顿,她垂下了眼帘,说出了那个一直不想提起的名字:“不过这样一来,苏姑娘……岂不是更加危险了?”

    听到这个名字,萧停云的手微微一颤,沉默下去。

    “我们得找到她。”许久,他低声道,语气坚定如铁。

    “是。前段日子生死顷俄,楼里腾不出手来顾及这件事——但这段日子我一直在派人找她,希望能让她早日回到洛阳。”赵冰洁顾不上此刻自己内心的百味杂陈,只是轻声道,“可惜一直找不到苏姑娘的下落。”

    “自然是有人不希望我们找到她。或者说,她深陷其中,已经无法脱身。”萧停云冷笑了一声,忽然道,“不要太担心,我接着马上就会去滇南。”

    “什么?”赵冰洁吃了一惊,“你……要去拜月教的地盘?”

    “不然还能如何?”萧停云冷然,语气虽然虚弱,却透出一股傲然,“事已至此,不能坐以待毙——我要趁着他们第二轮攻击尚未形成,先潜入他们后方,联合血薇的主人,反客为主,一举将敌人的力量全部拔除!”

    她在黑暗里颤了一下,仿佛被这样的决断魄力所惊。

    他刚归来,却又要去赴死?那么,她呢?她该怎么办?

    “你的决定是对的。”沉默了片刻,她终于下了一个决心,轻声道,“如今局面下,只有先发制人或可有胜算。”

    萧停云无声地笑了一笑,拍拍她的手背:“冰洁,果然你一直是最懂我的。换了其他人,肯定会搬出百般理由阻拦,要我死守洛阳,以防万一。”

    她默默地抬起头,虽然看不到他的模样,却能想象他说话时的表情。

    如此的信任,如此的温柔,已经足以令她付出生死。

    “带上血薇剑,尽管去吧。”她垂下了眼睛,轻声道,“洛阳这里有我,无论如何,我不会让听雪楼落入敌手——祝楼主早日找到苏姑娘。血薇夕影合璧,必然能无往不利!”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渐渐静谧,脸色也变得有些黯淡。

    是的,即便是一起经历了这一场生死浩劫,他们之间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微妙信任,长久以来的隔阂和提防终于消失殆尽,但是,他终究还是要去找她的……夕影和血薇,人中龙凤,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而她,又算什么呢?譬如朝露而已。

    然而萧停云似乎没有觉察出黑暗里女子这一刹那的微妙神色,只是继续道:“其实,这次的事情一开始,我就去北邙山获得了四护法的支持,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几个月,借着养伤的机会,我一直在等待和观察……”

    赵冰洁手指一颤,明白了他话里的深意。

    这三个月来,他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自己离去后的一切?那么,楼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包括四护法、诸长老、二十四分坛主、自己,甚至远在南方和漠北的那些听雪楼盟友,这一切人的反应,他都已经收入了眼底吗?

    赵冰洁握着他空荡荡的冰冷的袖子,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悲哀的笑。

    在洛水酒馆里,她曾经说出过所有的秘密,坦露过真正的心声——然而,对那一番血泪凝结的话,显然他并未完全地相信。这几个月,他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自己“死后”她的一举一动。如果她稍有异心,那么,此刻在黑暗里等待她的,便不是温柔的拥抱,而是割断咽喉的刀锋吧?

    她忽然觉得有森森的冷意。

    “冰洁,原谅我。”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黑暗里的人轻声叹息,“我肩负者大,不容有失——听雪楼传承至我,君子之泽,总不能真的五代而斩。”

    “不,我当然不怪你。”她苦笑,摇了摇头,“毕竟我心怀叵测潜伏在你身侧已经那么多年,你一直忍着没杀我,已经算是仁慈。”

    “唉……你总是这样。”他俯下身,用单臂抱住了她,低声叹息,“好了,让我把洛水旁没有说完的那句话说完吧——冰洁,一直以来,我心里最爱和最重视的,既不是血薇的主人,也不是听雪楼。我最重视的,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被任何东西蒙蔽。”

    她怔怔地听着,心里猜测着他下面将要说出什么样的结论。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心。”黑暗中,萧停云的声音是淡然而确定的,“虽然我一直在期待血薇的出现,也珍视血薇的主人。但那么多年来,在我心里的那个人,却始终是你……”

    “只是你。”

    什么?她在黑暗里忽然睁大了眼睛,呼吸都在那一刹那停顿,仿佛不相信耳边的话。然而,那样的欢喜仅仅只是一刹那,很快猜疑的阴云又笼罩了她的心头。

    他……他真的这么说了?这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你……真的是停云?”她却怀疑起来,警惕,“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他怔了怔,忽然觉得极其的不耐,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为什么你对什么都没信心?为什么从来什么都不说、不为自己辩解?”

    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语气也无法压抑地激动起来:“多少次,我都等待你自己来向我坦白真相。只要你说了,我就会原谅……可是你不说!苏微来了之后,我以为你会按捺不住——我甚至故意拿她来试探你,你却依旧沉默!实在令人心灰意冷。”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有几次,我甚至真的觉得你的确只是一个逢场作戏的卧底而已。那时候,我真是恨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无法对你下手。”

    她静默地听着,每一个字都如惊雷。

    萧停云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了停,微微冷笑,问她:“在苏微中毒的前夜,我去洛水边找她——你觉得我是为的什么?”

    她一震,茫然地回答:“为了挽留她,开口和她求婚?”

    是的,那之前,他不是一直在和自己商议要如何留下萌生去意的苏微吗?那时候她给了无数的建议,其中最有用的一条,就是利用当时苏微对他的感情,直接向其求婚,用婚约来羁绊住血薇的主人,将她永远留在楼里。

    ——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心中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楚,永难忘记。

    可他只是淡淡地笑,用扇骨敲着手心,赞许她的聪明。

    “呵……求婚?”萧停云蓦然冷笑起来,笑声里隐约露出刀一样的锋锐,一字一句,“是的,我是想要挽留她——我打算请她帮忙,帮我一起完成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重要的事?”赵冰洁有些愕然。

    “你想知道吗?”萧停云在黑暗里忽然停住了声音,抬头看着她,声音变得轻而冷,近乎毫无感情,“我打算把事情对她和盘托出,求她帮我,一起联手杀了你这个叛徒!”

    赵冰洁往后退了一步,桌上的烛台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是的,在那个时候,我已经下定决心要除去你了,冰洁。”他坐在黑暗里,轻声叹息,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复杂感情,“但我无法估计你在楼中潜伏那么久,到底布置了多少人手?还有多大的力量?——所以,我只能亲自去求苏微,让她帮我的忙。因为她是我唯一可以信任和托付的人。”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他没有说下去,她却已经了然于心。

    是的,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那一夜,苏微中毒,一切急转直下——那之后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步步惊心,千回百转,令人没有喘息的机会。

    直至如今。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想着这一切的前后关联,想着冥冥中令人畏惧的因果,不由得暗自战栗,说不出一句话。

    “冰洁,从第一次见到你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一直在观察着你。可为什么却怎么也看不懂呢?”他却在黑暗里叹息,抬起手,手指轻抚过她的眉梢,喃喃低语,“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听到这句问话,仿佛是骤然回过神,她喃喃:“你不知道吗?我……”她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声音微颤,叹息般地回答——

    “我,就是那个可以为你舍弃了一切的人啊。”

    黑暗里,她看不见他,可那一句话却说得坦然无畏,深情无限,有着千回百转却至死不悔的坚决。

    他心中大震,握紧了她冰凉纤细的手,感觉着她指尖的颤抖,只觉自己的心也无法抑制地震动起来——是的,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骄傲、自制、矜持都是与生俱来融入血液的,要敞开心扉,说出这样的话语,竟是比死还困难。

    然而到了今日,在死而复生之后,一切仿佛忽然间都迎刃而解。

    “那么,就和我同生共死吧。”他低声笑起来了,不知道是欣慰还是歉意,握紧她的手,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冷光,“真正的大战就要开始了——让他们尽管放马过来吧!冰洁,握起你的朝露之刀,我们要开始反击了!”

    淡青色和绯红色的光芒在黑暗里微微浮动,映照出他雪亮的眼眸。白衣贵公子在黑暗里沉默地凝视着那两把刀剑,道:“天亮之前,我就要和四护法一起出发!”

    “什么?”赵冰洁虽然知道他要走,却没想到会如此迅速,一时愕然。

    顿了顿,情不自禁地道:“我随你去。”

    “不!”萧停云却断然否决了她,握住了她的肩膀,凝视着她,“你不能跟我去,你得替我留在洛阳,照常掌管听雪楼——决不能让外面的人看出丝毫异样!”

    “我要随你去。”她低声重复,语气已经微微哽咽,“我再也不能……再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个人在那里浴血奋战,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可你去了又能做什么呢?”他却反问,语气冷静,“你的眼睛还没好。你留在这里的用处,要比跟着我去滇南更大。”

    赵冰洁颤了一下,忽地冷静下来,不语。

    是的,他说得残酷,却字字句句都是实情。

    别说她的眼睛尚未治好,只能模糊视物,即便全数复明了,也是无法跟着他去滇南找血薇主人的——苏微当日为何负气离开洛阳,别人不知道究竟,她却清楚。自己昔日有负于她,而且她们两人之间的敌意也已经如同水火一样鲜明。此刻公子在绝境之下要首先求得她的帮助,消除过往的嫌隙,又怎能带着她前去?

    她脸色苍白地垂下头去,在黑夜里沉默着,不再反对。

    “不是我不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冰洁。我真是想一直和你待在一起,不再分开。”萧停云的声音低沉温柔,轻轻抚摸她消瘦的脸颊,“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是的,没有时间了。

    只是短暂的归来,便又要远行。一个生离死别之后,接着的就是另一个生离死别。就如长夜之后的长夜,漫漫无尽——但尽管如此,方才那短短一刻的温情和真心,就如割裂两个长夜的一道电光,虽然刹那即逝,却是永恒。

    她这样的人,在一生里只要有过这么一个瞬间,也足以无憾。

    “守着听雪楼,等我回来。”他用握着刀剑的手拥抱她,在她耳旁低声许诺。顿了顿,又道:“如果我没有回来……”

    她猛然一颤,按住了他的嘴唇:“你一定会回来的。”

    “我只是在交代你做好万全准备。”萧停云低声道,语气并无恐惧,“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不要再替我守着听雪楼了……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我已为此竭尽全力,如果还是不行,那就让听雪楼终止于这一代吧!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听雪楼落入敌手,明白吗?”

    赵冰洁在黑暗里沉默了很久的时间,手指微微发抖。

    “好。”许久,她轻声道,一字一句,“我明白了。”

    “等我回来。”他最后轻吻她的额头,低声。

    他在黑暗中远去,她无声而静默地坐着,宛如成了一座雕像。除了微微颤抖的指尖,唯有泪水不停滚落衣襟,如同一粒粒珍珠。这个静默的身体里,蕴藏着狂风暴雨一样的感情,可以听到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话: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