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脂肪颗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刚还如在云端,转瞬就被打落地狱。

    被打的半张脸都肿了的瓣走出大殿,她在门口处恶狠狠的望着那高耸的大门。

    什么信任?什么地位?是她想多了,她还是像当初一样,什么都不是!

    她还是那个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没有任何地位和能耐,只能看人眼色被人摆布,甚至想要打杀了也不过一眨眼的事。

    瓣恨恨的咬着嘴唇,眼神愤怒的仿佛要把整双眼睛呲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即使杀了那个女人她还是一无所有,不是应该杀掉那个女人后,她的一切就由她来继承吗?她才是特拉蒂斯国唯一尊贵的公主啊!他的父亲当年郑重的把那两样东西交到她的手上让她好好保管,都怪烁偷走了她的东西,她恨她们母女,是她们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天上太阳高照,照耀这世上一切黑暗的阴影。

    黑发黑眸的女人仰面朝天,让她的脸正对炫目的日光。

    那种炽热包围着她,她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她对自己说。

    那一切都是属于她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从她手里抢夺,包括那个纽特帝国的元首也一样。谁敢从她的手里抢东西,谁就得死!

    瓣咬牙切齿的站在阳光下,指甲都被她插进了手心里。

    她必须要想个办法,想个办法夺回属于她的一切,首先她必须拿回那个挂坠盒,那个属于她一个人的挂坠盒。

    可她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她要怎么才能从世界最强大的男人那里取得他最宝贵的东西呢?

    瓣看着大殿旁脚步匆忙的女仆陷入了沉思。

    忽然她看到了一群赤身裸体的女人正排队向后花园走去,这些女人都是今天被选出来伺候华卡拉的。

    像所有位高权重的男人一样,华卡拉有很多女人。而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他身边的女人自然是不计其数的。

    他拥有过多少女人已经早就数不过来了,每天每天,都有全新的女人被送入他的宫殿,他任意的享用这些女人,只享受单纯的肉欲,甚至完全记不起他刚刚上过的女人的脸。

    瓣攥紧了拳头,她打算孤注一掷的尝试一下,这是她的机会,她才不在乎什么理智不理智。

    晌午,在奢华宽阔的元首卧室中,一片不堪入目的淫靡景象充斥着那闲适的阳光。

    这间卧室里没有床,只有覆盖住整个卧室的厚重地毯,鲜红的地毯像精神石的颜色那样艳丽夺目,而一具具白花花的肉体横陈在这鲜红色的地毯上,整个房间里少说有三十几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入眼皆是晃动的肉体,红色和白色的界限如此分明,看的人眼花缭乱。

    华卡拉躺在卧室中央,他靠在一块高高的红色垫子上,几个女人围在他身边,把他围绕的密不透风。有人给他倒酒,有人喂他吃东西,其他人则缠在他身上,用她们姣好年轻的酮体温暖他服侍他,他们寻欢作乐,像一群牲畜一样交配。

    瓣脱光了所有的衣服,她带着一头金色的假发,脸上还带了一片薄薄的面纱,她就这样走进这个房间。

    房间里的女人太多,而且她们忙着喝酒找乐子,房间里乱成一片,甚至没有人注意到瓣走了进来,即使注意到了,大概也认为这是她们其中的一员。

    瓣找了个远远的角落蹲坐下来,然后注视人群中的华卡拉。

    那个男人当真享受这一切,他像个真正懂得享乐的男人那样,让欲望主宰一切。除此之外,他没有爱,没有感情,他只需要掌握权力和地位就足够了,其他的东西对他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他甚至从不感到孤独和寂寞。

    这样一个男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非常强大,一个无所畏惧的人非常可怕,而一个没有感情,只享受欲望的人同样可怕,因为他们都无所牵挂,他们只考虑自己。

    华卡拉骑在一个女人身上发泄兽欲,发泄完了,再换一个。瓣一直远远的看着,华卡拉身下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就在瓣以为这个男人会把所有的女人统统上一遍的时候,华卡拉终于把酒壶扔在了地上,然后翻身倒下,呼呼大睡起来。

    房间里淫乱的景象仍然没有结束,那些女人还在继续喝酒淫乐,场面杂乱不堪。这些女人是被华卡拉养起来专门用于享乐的,她们被灌入引起兴奋的药物,可以让华卡拉尽兴,甚至华卡拉睡着了,她们还依然兴奋难耐。

    瓣一直冷静的注视着这一切,在她发现一个女人歪倒在华卡拉怀里,而那个男人依旧呼呼大睡的时候,瓣才一步步向他走去。

    金色的挂坠盒落在男人长满红毛的胸膛上,像野草地里的一株金桔花,她悄悄弯下腰,抓住挂坠盒的链子轻轻拖拽。

    男人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那链子随着他的动作断了,落在了瓣的手中。

    瓣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飞快的跑出了元首的卧室。

    如果是在平常,瓣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从华卡拉身上偷走一件如此重要的东西,恐怕在刚刚接近他的时候就会被华卡拉警觉了。

    只是最近华卡拉才刚刚获得了曼尼帝国的领土,得意猖狂之下未免疏于警惕,何况他喝醉酒后身边还聚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女人,想要意识到有个陌生的女人接近他也很不容易,瓣这才轻松偷到了他脖子上的东西。

    瓣紧紧握着挂坠盒向外奔逃出去,此时她已经完全忘乎所以了,甚至根本想不到偷走挂坠盒后该怎么办,她能不能从戒备森严的元首府邸逃出去。她只是满心欢喜的握着那个盒子,好像整个世界都被她抓在了手中。她就要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切了,她成功了,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想不到。

    风从她耳边吹过,她飞快的奔跑,她长长的黑发飘扬在她身后。

    她呵呵的笑着,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和欢乐,她在阳光明媚的花园里停下脚步,高高把盒子举起,迎着阳光看它周遭金色的光晕。

    然后她低下头,把挂坠盒戴在了脖子上,动作虔诚的好像一个圣徒。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周围的阳光突然失去了热量,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直到把世界最后一丝光亮也掩埋掉。

    瓣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全是黑暗的世界里。

    那黑暗铺天盖地,没有尽头。

    可奇怪的是,瓣却能在这黑暗中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

    她大声呼喊:“这是哪里!这是怎么回事!我在那儿?”

    没有人回答她,连回响的声音都没有,仿佛她已经置身在另一个世界里,而这漆黑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

    然后瓣看到了自己的平生,她从高贵的公主变成下贱的女奴,她从被人欺负到动手杀人,然后是她害死过的一张张面孔。

    最后她看到一个矮个子小女孩正在一步步向她走来。

    小女孩穿着蓝色的裙子和黑色的小皮鞋,她有一头漂亮漆黑的长发,但是却看不清楚她的脸。

    她的步伐不紧不慢,却一步步逼近,瓣甚至能感到那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不知为何,一股恐惧席上心头。

    她仓皇的大叫到:“别过来!别过来!”然后她转身就开始逃跑,可惜她的眼前是无边的黑暗,她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跑,那个小女孩仍然离她越来越近。

    她拼尽全力奔跑,可那个小女孩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女孩的个头大约只到瓣的腰间,她停下脚步,扬起脑袋,用那看不清面容的脸对瓣说:“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来找我。”

    没有人能理解此时瓣的恐惧。

    “你走开!你走开!你不要过来!”她大声尖叫着,跌坐在地上。

    看不清面容的小女孩却把她的脸凑上来,对瓣说:“为什么要跑呢?你不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我没有找你!你究竟是谁!滚!滚开!”

    小女孩却发出清脆的笑声:“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带上那个挂坠盒呢?”

    瓣先是愣了愣,忽然猛地抬起头,她急切的看向小女孩说:“是挂坠盒的原因吗?是那个挂坠盒把我带来这里的?你就是克洛伊萨女神吗?”

    面目模糊的女孩一语不发,静静的望着她。

    而瓣却欣喜若狂,她跪在女孩面前虔诚的说:“我是特拉蒂斯国的公主,是你的传人,是应当继承你力量的人!给我力量吧,给我力量!”

    女孩对着面容扭曲的瓣沉默了很久,她缓缓的开口说:“想要力量吗?想要力量就要付出代价,你担负得起这种代价吗?”

    瓣却状若疯狂的说:“只要能够得到力量,无论什么我都不在乎,无论什么我都可以舍弃!”

    “你是我见过的最贪婪自私的人,为了你的私欲可以牺牲任何人,那么也包括你自己在内吗?”女孩说。

    “你是什么意思?”瓣仓皇的看着女孩,忽然有些紧张。

    女孩却退后了几步,静静的对她说:“好吧,你想要力量,我给你。”

    女孩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周围的黑暗中出现一片浓浓的迷雾将瓣包围住,瓣的脑海里闪过最后一句话,那个女孩机械般的声音沙沙作响。

    “用你的生命为代价……”

    ……

    数万年前,一块来自地球的陨石坠落在了这座星球上,伽马能量源散落在世界各地,难以寻觅踪迹。

    而陨石的本体,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洛纳斯特的沙漠中。

    而后,这个世界就出现了精神石,人们渐渐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奇怪力量,还而不知名的感染致使某些区域的人迅速衰老死去,人们只能躲在固定的一片区域中。

    一个科学家调查发现,变化全部来自洛纳斯特沙漠,他怀疑到了那次陨石坠落事件,于是他孤身前往沙漠探明究竟。

    在沙漠中的陨石堆里,他发现了一个封闭的箱子,打开箱子,里面一共装了四件物品。他带走了其中的三件东西,然后离开沙漠,离开了家乡。

    原来,在最后的视频里,阿明的母亲一共将五件东西封存在了箱子中。

    一块红色石头是她当年用伽马能量从宇宙物质提炼的物质,也就是阿明焚毁后剩下的那块石头,就是这块石头导致了整个星球的力量变化,出现了精神石和精神力。这块石头在落到地面时,就已经融入了洛纳斯特的地下,所以科学家只能找到其中的四件物品。

    科学家留在下的那样东西,被后来的曼尼人称为‘国之重宝’,这样东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精神石的生长。

    而科学家带走的三件东西,一件是金属挂坠盒,一件是记忆棒,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那是一个封存完整的人类卵子。

    科学家对这个从宇宙送来的卵子兴趣十足,他用自己的精子融合了这个卵子,养育成胚胎,然后植入了他妻子的子宫内内,十月之后,妻子生下一个黑发黑眼的小女孩。

    科学家兴奋极了,他觉得这是那颗陨石上带来的生命,必定是极不平凡的。

    可是这个女孩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奇特的地方来,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孩子,唯有一点,长大后她结婚生子,生出来的孩子统统都是黑发黑眼。

    科学家去了深海联邦,然后在某一个偏僻的地方落脚,从此他带着他的妻子女儿女婿外孙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世世代代的子孙都是黑发黑眼。他们自称是克洛伊萨女神的传人,并让世世代代的公主都随身携带来自宇宙的珍宝。

    那枚卵子是阿明的母亲用自己的体细胞进行减数分裂,然后融合阿明的神经元制造的,而金属挂坠盒里封存了阿明保留下的其他神经元。

    在合适的情形下,只要携带了那枚卵细胞基因的女人接触了金属挂坠盒,其中的神经元就有可能寄生到人体当中,确实代替该人类控制这具身体,而阿明也就在这具身体里复活了。

    可惜神经元很多年都没有苏醒,而苏醒的时候,碰到的人恰好是奄奄一息的格兰椰,这才有了阿明的重生。

    而此时此刻,来自特拉蒂斯国拥有皇室基因的瓣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太阳下。

    很久的时间里,她一动不动,连一个表情都没有。慢慢的她的眼睛失去神采,整个人变成了一块木头一样。

    花园里的花香十分浓郁,彩蝶翩跹飞舞,它们落在黑发女人的肩头,那样静谧,那样安详,似乎把她当成了一棵树一朵花。

    过了很久很久。

    忽然,彩蝶们乍然飞起。

    那黑发女人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峻肃然,像来自于无边黑夜的启明星。

    她不习惯裸露身体,所以炼化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然后她走进了元首的官邸。

    华卡拉还在卧室里呼呼大睡。

    那些淫乐的女人或者醉倒在地,或者还在玩乐,她们对走进来的黑发女人毫不在意,直到一把黑色的长刀陡然祭出,猛地朝华卡拉的方向砍去。

    原本迷迷糊糊的华卡拉在睡梦中感到一阵猛烈的杀气,他的身体比他的思维还要快,迅速从地板上滚了一圈躲开了攻击,房间里的女人们尖叫着四散而去。

    华卡拉看着眼前气势凌厉的黑发女人,不确定的问:“瓣?是你吗?”

    可是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的问题:“不,你不是瓣,你是谁?”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从女人身上释放开来,那强大的气息震慑的整个建筑摇摇欲坠,这股熟悉的精神力华卡拉无法忘记,当初他就被这强大的精神力震撼过。

    “你,你是她!”华卡拉不敢置信的连连后退,他惊慌的喊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她已经死了!这不可能!”

    而黑发女人单手举起了她的长刀,一步步向华卡拉走去。

    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华丽壮观的元首府邸瞬间化作一摊废墟。

    覆盖天地的沙尘中,只有一个身影茕茕孑立……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原上,两个人影正在此处会面。

    芬斯丽娜不能承受这样的结局,她从卡纳手中接过了阿明的尸体。

    尸身很难看,被戳了七八个窟窿,她张大的双眼一片灰蒙蒙,让人触目惊心。

    芬斯丽娜用颤抖的手覆盖住了尸体的眼睛。

    “你还真大胆呢,这种时候也敢出来闲晃,不怕被抓住吗?”卡纳耸耸肩说。

    芬斯丽娜把尸体紧紧地抱在怀中说:“无论如何我也要带走她的尸体。”

    “我当初答应要帮她忙的时候,还以为她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呢,啧啧啧,没想到,死的可真难看。”卡纳笑着说。

    芬斯丽娜愤怒的瞪了卡纳一眼。

    卡纳冷哼了一声说:“既然拿到了东西,就快滚吧。”

    芬斯丽娜咬了咬嘴唇,把尸体扛在肩膀上,正打算转身离去,可是她的脚步却忽然定在了原地。

    卡纳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说:“怎么还不快走,磨蹭什么?”

    芬斯丽娜却猛地向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卡纳惊讶于芬斯丽娜的速度,急忙追了上去,朝她喊道:“站住!你不要命了吗?那里有军队!”

    而前方的人却越跑越快了,速度快到连他也追不上。

    终于,她停下来了,他也停下来了。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个身穿黑色军服的黑发女人正背对着他们站在一片废墟之上。

    虽然无法看到女人的正面,可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却是精神力七级无疑。

    无数军人单膝跪在她周围,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虔诚的膜拜她,姿态之低,甚至不敢抬头仰望。那些精神力六级的人也统统跪在她面前,他们刚刚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杀死了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男人华卡拉,她已经取而代之成为这片领土的主人。

    芬斯丽娜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手中的抱着的尸体陡然跌落在地。

    她踉踉跄跄的走过去,口中叫道:“阿明,阿明,阿明——!”

    而女人转过头,却完全是另一个人的模样。

    芬斯丽娜猛地顿住脚步,吃惊的看着对方的脸。

    女人却用她特有的缓慢语调轻轻开口:“丽娜。”

    “阿明?你是阿明!你是阿明对不对!”芬斯丽娜瞬间动容,她大声向她质问,却又不是在质问。她认识阿明的眼神,不论何时何地,她永远知道阿明是什么样子,阿明身在何处。

    “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这个……又是怎么回事?”芬斯丽娜看向身边那具已经残破不堪的尸体。

    在瓣的体内重生的阿明摇摇头:“没什么,只是一个交易而已。”

    如果芬斯丽娜只是吃惊,那么卡纳就是震惊了。从两个女人的对话中,他隐约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那个小姑娘居然没死,而是在另一具身体上重生了。

    而此时她正站在一片高高的废墟上,而恢弘的气势却如同站在光芒四射的权利之巅,接受所有人的朝拜。

    不需要任何质疑,她将站在那唯一的顶点,统治整个大陆。

    从此之后,整个星球的陆地统一了,没过多久,生活在深海联邦的人也主动向新的女元首投诚,因为她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精神力八级的强者。

    元首下令,渐渐减少精神石的使用,靠人工来代替炼化,并要求北方极寒之地和深海联邦的人向大陆移民。

    施行这个政策的两百年后,某一天元首去洛纳斯特的沙漠走了一趟,等她回归之后,整个星球的精神石突然全都消失了,人们身上的精神力也统统消失不见,同时外区那种会让人寿命减少的感染也一同离开了这个世界,仿佛从未存在过。

    整个人类在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精神石时代后,又突然回到了农耕时代的原点。

    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又是怎么失去的,没有人知道。

    而阿明,她正独自身处一片宁静的花园中。

    这里有柔软的风,温暖的光,清冽的水,甜蜜的花香,有一切她曾经渴望而不得的东西,如今她确确实实的拥有了这些,并且永远也不会失去。

    永恒是个很美好的词汇,有些人会拼尽所有来追求永恒。可是,带给阿明这一切的那个人又是否想过,永恒是否能带来与之匹配的幸福呢?

    她得到了生命,她得到了世间最强大的力量和难以匹敌的权势,可同时她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永生。

    即使现在这条生命老去死亡,可也许就在下一刻,她又会在某个拥有相同基因的女人身上重生,一次又一次,往返不息,生生不灭,好像冬去春来的野草。

    她真的变成了人类了吗?如果真的是人类,又怎么会没有死亡?

    这个问题已经没有答案了,为她安排了一切的母亲也没有答案。

    现在,她只是静静的拥有着这一切,风、阳光、水、花香……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