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二章

作者:脂肪颗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列瑟站在已经成为一具尸体的对手面前,一时有些茫然。

    刚才他们交手的那一瞬,原本处于力量劣势的他立即就支撑不住了,谁知这个当口突然有什么东西挡在了他面前。而令他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人忽然张大了眼睛,像看到了什么让她惊讶的东西,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忽然收回了全身的力量,转身护住了那个影子,用她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的精神力武器。

    列瑟的惊讶也不过是转瞬即逝,他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有利的时机,他拼尽所有的精神力孤注一掷的向她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一阵刺眼的光芒消失后,那个女人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吓呆了的女人,女人平凡无奇,只是吓得浑身哆嗦。

    阿明倾斜着身体半卧在地面上,她死了。

    一双眼睛张的大大的,只是其中黑色的眸子彻底失去了神采,变成了一片灰色。

    她苍白的脸上还残留着死前最后的神情,似乎是惊讶,似乎是怀念。

    长长的黑发半掩住她纤细的脖颈,那里涌出汩汩的鲜血,她死的透透的,像一个破烂的布娃娃。

    列瑟就这样看着这具尸体,他呼吸急促,双目赤红。

    忽然,他哈哈大笑起来,捡起地上把那属于对手的黑柄长刀,一下下刺在少女瘦弱的身体上,神情癫狂的大叫道:“死了!死了!终于死了!我才是活下来的人,我才是胜利的人!哈哈哈哈!”

    而他旁边那个肥胖的女人早就吓得肝胆欲裂,她本是外区一个普通妇人,没想到忽然被抓来让她服从指挥参加什么战斗,此时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她早就骇的不敢动弹了,只一个劲的小声说:“饶命,饶命。”

    列瑟却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一刀切掉了女人的头颅,头颅飞出去,掉落在黄土地上,像一个圆圆的皮球。

    列瑟把那把长刀丢在地上,正要转身。

    ‘轰——’的一声,列瑟半扭曲着身体,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去。

    华卡拉还保持着最后射出发的动作,而列瑟低下头,却看到他的胸口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窟窿。

    “你!你……”列瑟伸出手指向华卡拉。

    而远处的华卡拉笑着说:“你说错了,活下来的人只有我,最后的胜利者也只有我。”

    列瑟倒在了地上,跟他刚才杀死的两个人趟在一起,他们的鲜血混作一团,跟泥沙凝聚,变作褐红的一片。

    华卡拉撕开列瑟的衣领,取走了他脖子上的金色挂坠盒。打开挂坠盒的盖子,里面左半边有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人跟找来帮忙的那个女人极为相似。而另一边,透明的琉璃下,一团白色的长有无数触手的奇怪东西正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钻石一样的光泽。

    ……

    她死了。

    这条消息在大街小巷流传。

    有人为此伤心不已,有人毫无感觉,有人额手称庆。

    生活在外区的人感到绝望,好不容易有了一个重视外区百姓的元首,谁知道她像流星一样,骤然明亮的划过,然后又消失无踪了。

    在第九外区聚集区的某个民房中,一个女人正在疯癫的大笑:“她死了,她死了,哈哈哈哈,太好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女人金发碧眼,原本应该是十分美貌的,可无奈的是她老了,在外区生活,没有精神石,还缺吃少穿,这个女人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老去,人们甚至很难再从她的面貌中看出她原本的样子。

    如果你看到他的丈夫,你还可以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第三军区显赫一时的格兰一家人。

    紫发紫眸的格兰崇德显得更加茫然,他像个失去一切的可怜虫,双眼呆滞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自从被送到外区,他的儿子格兰飒就受不了从天堂跌倒地狱的滋味,没过多久就自杀死了。他的妻子疯了,每天不是咒骂就是哭泣。他的女儿格兰琳被一群聚集区的混混强行带走,行踪不明,只怕也没有什么好结局。

    如今他听说格兰椰也死了,心中最后的希望也泯灭了,他原本还想着格兰椰一定是故意那么说的,她只是恨他们一家人而已,所以故意报复他们,终有一天她还会把他找回去,毕竟他是她的父亲啊。

    可是如今,一切希望都没有了,他呆呆的望着天空,表情一片绝望。

    在沙漠中躲藏的左海蓝等人也对这条消息惊诧不已。

    “她死了吗?有确切的消息说她死了吗?”左海蓝急切的质问梅丽莎。

    梅丽莎的脸色不好看,她犹豫的望着对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可是我的精神力等级骤降到二级,跟我当初受过重伤后一样。”

    “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一个失落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罗萨双眼深陷,看上去万分憔悴,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她死了,我也完了。”

    他曾经借着阿明的力量一度成为精神力六级的强者,统治一方国土,率领千军万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么意气风发。可是一夜之间,他又变回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他,精神力波动连30都不到,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蝼蚁中的蝼蚁。

    “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她死了,你们先不要丧失志气啊。”左海蓝焦急的说。

    “还有什么可说的,阿明死了,列瑟死了,纽特国的元首华卡拉占据了整个星球的陆地,我们全都要完了。”萨奇勒瘫坐在地上:“我当初究竟为什么选择这条路,如果我乖乖的跟随在父亲身边,不跟父亲对着干,现在父亲也许还会留我一命,如果被他找到,我就完蛋了!”

    “孬种!一群孬种!竹安怎么会养了一群你们这样的无能之辈。”左海蓝怒斥道:“你们都说她死了,我却是不相信,她一定只是藏在什么地方,你们看着好了。”

    在另一处,安松收拾好餐盘,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灰鹤。

    他看上去非常不好,面容憔悴,双目无神,像失去了活着的力气一样颓废。

    安松走过来安慰他说:“你不要这样,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灰鹤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受够了无望的等待和寄托。”

    “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希望。”安松说。

    “你不懂,我已经等待了太多年,每天都抱着无谓的希望,那时候我就不停的对自己说,她还在某个地方活的好好的,等我跟她重逢。这种愿望的存在支撑我活下去,可是太痛苦,欺骗自己太痛苦,现在我又要再次面对这种无望的等待吗?如果她已经死了,那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我的一切都是为她而存在的……”灰鹤说。

    安松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人,他看上去简直像活在深渊里一样。

    安松只能默默地祈祷,祈祷那个人依然活着,能够再回到他们的身边来。

    ……

    得到曼尼帝国全部领土的华卡拉万分得意,甚至可以说这是他人生中最光辉的日子也不一定。别看纽特帝国和曼尼帝国的军事实力差不多,其实华卡拉万分羡慕曼尼帝国四季分明的气候,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一定很惬意,而从今往后,这一切就真正属于他了。

    他坐在那张曾经属于列瑟和竹安的宝座上,得意洋洋的接见所有曼尼的高级军官们。

    在大殿的正中央跪着一男一女。

    男人是浃奥,而女人是伊维尔。

    他们正向华卡拉禀告他们经历过的可怕事情。

    “她是个怪物,可以控制别人,我被她控制住了,手脚简直不是自己的,我只能像活在一个壳子里那样看着她把我指挥的团团转,我差一点就要发疯了。”浃奥歇斯底里的说。

    听到这些事情后,华卡拉对挂坠盒和阿明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他命人把浃奥和伊维尔抓到实验室里调查,然后他急切的问身边的瓣:“这个挂坠盒到底要怎么使用才能发挥能力?”

    瓣原本也是意气风发,快活的没边了,她不仅杀死了那个讨厌的女人,还得到了帝国元首的信任,她现在又得回了她曾经拥有的一切。身份、地位、金钱、权势,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华卡拉的这句话却猛然把她从极度兴奋的顶峰上拉了下来。

    怎么使用这个挂坠盒?她也想知道,如果她早知道的话,还轮得到别人吗?可是她却不能这么对华卡拉说,毕竟她当初说的信誓旦旦。

    “这个……我……我们特拉蒂斯皇室从很早以前就传承这些东西,可是从来没有人真正使用过它,如果能够派一些专业人员研究的话,一定能够发现这东西的秘密的。”瓣紧张的说。

    华卡拉看着瓣,忽然大手一挥,瓣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跌在地上,猛吐鲜血。

    “废物!还要研究的话,我找你有个屁用!”华卡拉直接骂道。

    瓣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趴伏在地面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元首饶命,不要杀我,我还有用处的,我一定会找出使用这个东西的方法的,一定会的。”

    “哼!”华卡拉重重的哼了一声,把金色挂坠盒紧紧地握在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