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九章 尾声

作者:沈璎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琴太微跟着杨楝走到桂华楼后院,迎面看见自家宫车,几乎不认识了。原来宫车四角挂满了各色彩灯,牡丹蛱蝶荷花金鱼,五色炫目,灯火辉明,宛若叠了一座小小的鳌山,将风中细碎的雪星子都映成了银闪闪的漫天星斗。

    “好不好玩儿?”他笑问。

    “不要骑马了。”她牵着他的袖子道,“同我一起坐车。”

    他们并没有从较近的东安门入宫,却是沿着皇城北墙足足跑了半圈,一直绕到西安门才回家。这琳琅夺目的宫车实在太过招摇,乃至于次日一早,半城人都知道徵王脱了禁闭出来游玩,向灯市的小贩买了整整一车花灯讨爱姬欢心。“还有心思玩乐,果然这三个月安然无事。”——众人都作如是想。

    回到清馥殿时,已近三更天。杨楝换了衣裳,还要入宫面圣。

    “这么晚了,莫非他还等你过去交代?”琴太微诧道。

    “他等不等,我都是要去做个样子的,免得他七上八下起疑心。”他笑道,“不会有事的。你替我把被子焐热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琴太微哪里睡得下,执意要送他过去,又道:“我还没走百病呢,好歹让我送你过桥,随便也就走一走啦。”

    他拗不过,只得挽着她一起走到桥头,说什么也不许再跟着了,又叫人牵过马来,道是骑马过去更快,最多一个时辰就能回来。琴太微亦知这时候皇帝不会故意找麻烦,只是心里舍不得这一时半刻的。看他翻身上马,因为旧伤牵扯,动作亦不甚利落,偏还又朝她笑,指着她手里的猫儿灯道:“你再赖着不回去,蜡烛都烧完了。”说话间冰花儿落在秀挺的眉毛上,瞬间化作晶莹水珠。她便招呼他低下头,再度为他系好风帽,又用手指替他抹掉眉毛上的雪珠儿。

    白马踏着雪泥,跑过玉带桥,转了个弯就消失在漫天的白雪之中。

    彼时风雪渐浓,冰花儿簌簌地落在貂衣的绒毛上。年节已过,大雪压城,宫中的鳌山灯海都次第收拾了去,楼台失色,花柳摧折,太液无波,六合间唯有一个玲珑剔透的水晶世界。

    她又想起之前那个雪夜,他说并不爱雪,因为雪如囚室四壁皆白,终其一生也走不出去。她不是不明白的。

    可是假如人世不过是囚室,这囚室也实在壮美,壮美得连怨憎悲苦都变得过于琐碎卑微,被那支如椽大笔不由分说一抹而去。此时无月,无灯,无行人,天地间只余下无穷无尽的细小的白,抛珠滚玉,挥挥洒洒,润物无声。这完璧似的纯白,是如此华美而光明,连浓郁的夜色亦被取代,如有烛照煌煌,如有明月长河。前朝有诗曰“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大抵就是这般模样。这白雪明光虽脆弱,却恒久,如千里江山永不夜的梦境。

    她要竭力记住此情此景,待会儿他回来了,要一一说给他知道。

    是夜乾清宫中并无宴饮,只有皇后领着几位年长妃嫔陪着皇帝叙话。晚间众人辞去,皇帝便留了淑妃侍寝。

    咸阳宫众人闻此消息,便欢欢喜喜关门睡觉。不料到了午夜,淑妃却顶风冒雪回来了。众人俱不敢问,唯有珠秾忍不住打探缘由。淑妃卸了大衫,正洗手净面,一边就有些不耐烦,只言:“是徵王入宫觐见,妃嫔自然是要回避的。”

    “这么晚了还觐见?”珠秾讶然,“莫不是……”

    宝秋立刻横了她一眼,珠秾却不服,依旧喃喃道:“上回皇上半夜里传唤徵王,结果闹了个天翻地覆……”

    雪白手巾猛然投回盆里,甩了珠秾一脸的水花儿。众人俱不敢说话了。却是桂玉稠早听见这边响动,忙忙地掀了帘子进来探看。

    “天气冷,捉不住手巾。”淑妃含笑道。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忙忙地收拾了残局,全都退了下去,只留桂玉稠在阁中服侍。淑妃坐在妆镜前,看她将金梁冠、七宝璎珞围髻、金镶玉满池娇分心、蓬莱仙人掩鬓簪等一一拆下,又将挽起的发髻拆散,细细篦过一遍,最后摘下一对金镶宝珠梅花耳坠子。

    淑妃生育之后伤了元气,遇梳篦则落发,渐有发薄不胜梳之态,她亦无可奈何。此时枯坐无聊,随手拆着梳齿上缠绕的断发,又听玉稠闲闲地说起三皇子晚间睡觉的情形,忽然冒出一句:“他是奉命出宫的,行动都在皇上眼里,所以一回来就觐见——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不必担心。”

    玉稠不由得一愣——淑妃鲜少主动谈及此徵王。她思忖着要不要再问问,却见淑妃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床头,从格子深处摸出薄薄一卷书来,一页一页地翻着,神情恍惚不定。

    那只是寻常一本仿宋人折枝花卉画册。玉稠以为淑妃又要赏画儿,连忙移过灯烛,却见册子里原来夹着些散碎画纸,正被她一张一张抽出来。

    那是历年司礼监印制的消寒图,图中梅花朵朵皆是白描勾成,未经点染。玉稠知道淑妃不喜消寒图,是以这咸阳宫中从不张挂此物。她却不知原来每年没有用过的消寒图,都被淑妃暗暗收了起来,共有七张之多。

    “其实,嫁与杀父仇人,是有违伦常的吧……”

    玉稠不知如何接话。

    淑妃的声音虚无缥缈,不知所云,好似她梦中自语,并不期待有人回应。她将七张消寒图拢在一起,卷成纸筒,伸入烛火之中。画纸霎时间变成了一蓬火苗。

    “娘娘仔细烫了手!”玉稠低声唤道。

    她松开手,燃烧的纸卷落在砖地上,转眼就烧尽了,只余下几许火星打着转儿,空中浮动着淡薄的烟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