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表白门事件

作者:priest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事情是这样的,首先是柳蓉那个被顶上论坛首页的励志贴下面,突然出现了一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歪楼帝,硬生生地把这个根正苗红的话题,转成了关于“这个妹子有没有下家”的集体大八卦。

    C大的BBS柳蓉是不大去的,高校的BBS大多是实名制,一般来说,除了娱乐八卦贴,里面的气氛相对还是很和谐的,有很多事讨论不起来,偶尔有不和谐的音符冒出来,也会被神出鬼没的管理员飞快地平了。有些板块还自成小圈子,版规各种复杂,逛起来不如一些私坛好玩。

    八卦这种东西不犯法,但是它依然很凶残。一中女厕所里的匿名论坛在清洁工阿姨“每天一小扫”的不懈干预下,依然能那样茁壮成长,别提这个网络的大平台。

    很快,无数披着“知情人”的马甲出现的“真相帝”们开始从柳蓉的日常生活习惯等等小事人肉起,经过严密的推理论证和分析,觉得此女可能有人追,但是状态目前应该是暂时空窗的。

    还是顾湘先看见的这个帖子,她个人觉得这种随便把路人当成公众人物,打探别人隐私、把别人随便顶上娱乐版头条的行为很没品,于是也没跟柳蓉提,自己张牙舞爪地找上了版主,拍桌子骂人地逼着版主把帖子给撤了。

    可是这件事的风波远没有过去,三天以后,又一个关于柳蓉的帖子被套红加火地顶上了首页十大,一个披着“夸父”这个古典且意蕴深远的马甲,让人蛋疼的兄弟冒了出来,也就是后来被戏称为“玫瑰哥”的凶残人物。

    他用山寨莎翁十四行诗的格式,诌了一篇情诗出来——中英文一式两份,为了显示自己有文化,生搬硬套地弄出了不少古英文,可惜古典文学学得不过关,除了知道把“you”换成“thou”,连这个词是主宾的有别都没弄清楚,就给贴到论坛上了。

    对此,被围观很久才发现的柳蓉,在“已阅完毕”之后,面无表情地对顾湘说:“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丫哪庙烧香的,谁跟他‘阿娜达’来去‘你我他他’的?”

    她推开笔记本电脑,忽然觉着怎么都不解气,也说不出有多愤怒,就好像……吃到了一个死苍蝇那么恶心,于是动作顿住,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不是愤怒”的恶心,顾湘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就听见柳蓉突然蹦出一句:“想出名都想疯了么?擦!”

    这回终于感觉舒服点了,她才晃悠着轮椅走了。

    “科技就是生产力”的时代还没过去,这句话就已经先落伍,社交网络才刚刚露出一点苗头,大娱乐时代已经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水门”事件过去了不知少年,无数人为了争夺别人的目光,前仆后继地往各种门上撞。

    城市里的生活越来越匆忙,那种渴望被关注的心情也就越来越焦灼。

    柳蓉本来私下里跟顾湘说过几句难听的评论,算是发泄一下,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人生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就在那帖子因为缺少另一个主角的回应,而渐渐冷下去的时候,这位“玫瑰哥”他居然捧着一大捧被太阳晒得有些蔫的玫瑰,选了一个正是人来人往热闹的傍晚时候,跑到了柳蓉她们寝室了楼下,单膝跪地,梗着脖子,荒腔走板地用野兽派的腔调嚎起了一首《我心依旧》。

    ……不知道Jack泉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轰动了,热闹了,打好酱油已经开始散去、打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围观群众们再次基情燃烧、热血沸腾了。

    这是个谁都可以靠摆S型造型、唱神曲和征婚一炮走红的年代,是个可以卖萌可以卖腐,到最后连脑残都能拿出来当卖点的年代,懂得抓住“眼球效应”能获得经济效益的,看来从来不只有百度。

    顾湘把中午吃完泡面没来得及刷、泡在水池里的泡面碗里一碗满满当当冒着油花的水直接泼了下去,浇了“玫瑰哥”一头一脸,酱料和残存的干菜叶五彩缤纷地漂浮在他的脑袋上,可这位“银才”愣是把整首不知道跑到哪个星系的歌唱完了,浑身流汤地用一句:“只有我这么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你,柳蓉,亲爱的,相信只有我是理解你的,理解你对这个残破的世界残破的看法,做我女朋友吧!”做了最终的总结。

    围观群众无不表示压力山大,为此人叹为观止——果然高手都在民间。

    柳蓉皱皱眉,在顾湘的帮助下走上了阳台,她们住在一楼,这么一出来,几乎是和玫瑰哥面对面的。她用眼一扫就发现旁边有十来个人正举着手机,不知是在抢“头版头条”还是在拍照留念。

    这种感觉不是恶心,她觉得这是受到了侮辱。柳蓉沉默地坐在轮椅上,心里想着。这一辈子,最大的挫折好像已经过去了,可还从来没有人这样侮辱过她,总会有人躺着也中枪,也总会有人为了某种目的,不吝惜把任何人卷到风口浪尖,不吝惜掀开任何一个人的伤口。

    因为别人四肢健全,别人不懂。

    ……也因为别人没有被这样当成马戏团里“种在花盆里的猴子”“短了一条腿的大象”“花花绿绿扮成小丑的侏儒”那样供人取乐。

    柳蓉看着阳台上顾湘没事养的一盆花,其实想把花盆推下去,最好把那个满脑袋泡面的脑残砸成真残,可是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没有城府的人是痛苦的,因为遇到运气不好、遇人不淑的时候会吃亏,有城府的人也是痛苦的,因为很多时候明明吃亏了,也不能表现出来。

    忍人所不能忍,真的没那么舒服。

    有那么三秒钟,柳蓉觉得耳朵里好像谁的声音也听不见,只有自己如雷的心跳,连手都在抖,她按着轮椅冰冷的把手,微微低下一点头,这样人们就不会看出她因为咬牙而绷得有些狰狞的脸部线条。

    最终,她还是抬头笑了笑,用不快不慢、不咸不淡的语气说:“谢谢,对不住,我对世界的看法一点也不残破。”

    “玫瑰哥”说:“不,你只是在假装坚强,我看得出你是……”

    “同学,”柳蓉打断他,“我不认识你,请问你是C大的么?”

    “玫瑰哥”一愣。

    柳蓉就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那能报一下你的学号么?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C大哪个学院的传统这么猎奇?”

    四下一阵哄笑。

    柳蓉也应景地跟着笑了笑:“而且我很好奇,我对世界有什么看法,跟你有几毛钱的关系呢?我就算承认自己的看法特残破,承认自己三观不正,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她的目光往下走了一下,最后落到了玫瑰哥手上的花上,撂下一句:“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屋里没有花瓶,没地方放你的花,特别是红烧牛肉味的。”

    就示意顾湘推着她进了屋。

    眼看顾湘要把阳台的门也合上,“玫瑰哥”忍不住喊了一声:“我是真心喜欢你!不管你对世界有什么看法我都喜欢你,我可以……”

    顾湘忍无可忍,一把拉开阳台的门,做了柳蓉刚才想做而没敢做的事——把阳台上的花盆举起来,照着玫瑰哥的脑袋就砸了下去,所幸那位这回是身手敏捷了,连滚带爬地躲开。

    顾湘横眉立目地说:“干什么干什么?你不依不饶啊?老实告诉你,人家早有男朋友了,你想怎么样,做男小三还是‘姨公公’?想出名想疯啦?我呸,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然后她在柳蓉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仗着自己行动方便,一把抓起柳蓉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找到最近的通话记录,回拨了回去——柳蓉依然没有打电话的习惯,通话记录里留下的一串记录都是同一个号码,梁肃同学打来的那个——那边刚接起来,颇有些惊喜地“喂”了一声,顾湘那张嘴就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说:“喂你个头啊喂,你老婆被别人欺负,被猥琐男拿着红烧牛肉味的残花败叶堵在门口逼婚啊!你还在干什么?做什么清秋大梦呢?是爷们儿赶紧滚过来!”

    随后不由分说地挂上电话,又一声巨响把阳台的门砸上,一把拉上窗帘,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