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八章 淡定帝养成

作者:priest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般企业的实习都要求学生每个礼拜至少到岗三天,梁雪把所有的课都排在了周一和周五,实在排不开的放在二三四晚上,做了一段日子的实习,她又发现自己会得不够多,需要考不少证书,舍不得出补习班的钱,就每周末早早地在用他们学校场地的补习班教室最后一排位子上占个坐,蹭课听。

    幸运的是她不是那种每天被作业和实验追得妈都忘了是谁的理工科学生,课程相对轻松,可即使是这样,还是过上了早晨六点钟起,半夜一点钟,一个礼拜七天连轴转的日子。

    实习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一个月给她不到一千块钱,主要内容是打杂,别人不愿意干的活——觑着眼睛往EXCEL里录入数据的活,需要费神的翻译材料的活,不大重要还必须要写的文案活,全都压在她头上。有的时候还要跟着一帮人出门跑业务,热天顶着高温大太阳,冷天喝着呜呜的西北风。

    她所有的时间表都排得满满的,没有时间加班,只能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一日三餐都能省则省。

    工作读书考试,考试读书工作。

    每天吃的是猫食,干的是驴活,尽管上班比上坟心情还要沉重,她还是坚持对着镜子里那面有菜色的女孩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你要知道感激,好多人想找实习还找不着呢,好多人要实习还要倒给人家交钱呢,好多人想上大学还考不上呢,好多人考上了还因为家里实在太困难——比自己还要困难,而没钱上呢。

    想想这些,并不能让她好过,可是心里多少能平衡一点。

    这还是梁肃教她的,要时刻保持着一颗往上看的心,做着往下看的动作——往上看,就是告诉自己不要局限在眼前的地方,你自己不拿自己当上等人,一辈子也成不了上等人,就算将来走了狗屎运,那也是个骨子里就卑下的暴发户;往下看,就是委屈难过觉得全天下自己最辛苦的时候,打开电视看看晚上七点的新闻联播,哪地震了,哪打仗了,哪的人民吃不饱饭水深火热了。

    想想吃不饱饭的非洲人民、走在大街上随时准备被炸死的阿富汗人民,就觉着自己其实也算是蜜罐里长大的了。

    她繁忙劳累,一分钱掰成八瓣花,一秒钟当成十秒过。这样,才能不至于在闲得蛋疼的时候想着未来,觉得渺茫得想哭。

    当整个时代都在焦虑的时候,所有的淡定帝都是神。

    成神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活,柳蓉坚信,只要我们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淡定就可以了。

    她的腿没办法让她再像其他同学一样踩着电脑桌旁边的小梯子爬到上铺去,学校还算照顾她,给她安排了一间新的寝室,寝室在一楼,床的位置也比较平易近人,每天不用爬上爬下。

    这一年春夏学期开学的时候,柳蓉就多了一个室友。

    那位晒得好像窑洞里黑煤球的妹子,炮弹一样地冲进来,行李扔在门口,“咣当”一声,然后在柳蓉的目瞪口呆里,扑上来抱着她就开始哇哇哭。

    柳蓉莫名其妙了足足一分多钟,才认出这个人是顾湘。

    那个当年和她一起在山沟里分享过一个寝室的苗家妹子——她们又到了同一个寝室,可惜当年的另一个室友已经被挂在墙上一年多,恐怕蜘蛛网都要结一层了。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蛮幸运的,起码还活着。

    顾湘哭完,把眼泪抹干净,吸了一下鼻子:“我休学了,一整年,刚回来。”

    柳蓉就问:“怎么了?”

    顾湘麻利地把行李摊开,东西都摆放好,从包里掏出一打乱七八糟的明信片、剪报和照片:“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不明白。”

    她用热毛巾在脸上敷了一下,铺好床铺,面对着柳蓉坐在她自己的床上:“我小时候,听说‘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从来没当过真,后来我们那辆车出事以后,我就觉得不对了。你说我们做的是好事,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呢?”

    柳蓉沉默着没接话。

    好人没有好报的案例很多,有的人一辈子帮助别人,到最后自己要么早早夭折,要么晚景凄凉,有的人一辈子收养孤儿,到最后自己的孩子也成了孤儿。说句玄乎一点的话,六合之外,圣人不言,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就是因为看不透天命。

    “你不是被接回家了么,我们那时候心里都特别不好受,他们有几个人去看过李琦,我没敢,你说那个丫头咋咋呼呼的,满嘴都是‘三次元’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她要回‘二次元’去,结果就真的……”顾湘抬头看了一下天花板,抿抿嘴,足足沉默了有三分钟,才算把眼泪憋回去。

    “后来学校统一组织我们去看过心理医生。”顾湘说,“也挺扯淡的,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的砖家,一口一个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个障碍那个障碍的鬼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好像不把那堆名词都拿出来溜溜,就对不起他拿的出诊费似的。然后我们回学校上课,半年发生了好多事,我每天坐在教室里,没心思听老师讲课,就是在那里想好多事,想不明白。每天上网看新闻,看见这个富二代穷二代又是杀人又是车祸的,看见一堆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哪个企业家又为富不仁又侵权,还看见好多人对骂、维权……”

    “我就觉得弄不清楚了。”顾湘说,她想了好一阵子,好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似的,“我觉得……很困惑。我活到这么大,受了这么多年主流教育,高考考了我们县第一名,成了我们家第一个上名牌大学生,我觉得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可是到那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房间里脱下了鞋,光着脚丫踩着一双拖鞋,柳蓉的目光就落到了她明显也黑瘦了好几圈的腿上,忍不住问:“那是怎么弄的?”

    “哪个?”顾湘一低头,然后笑了,指着自己脚上七上八下大大小小的伤痕说,“光荣伤,有些是走路走的,有动物咬的,有摔的,各种原因——这还有呢。”

    她把浓密的头发撩开,侧过脸,让柳蓉看清她耳朵附近靠近太阳穴的地方,有一个泛白的疤痕,顾湘满不在乎地一笑:“这个啊,是走到一个治安不大好的小地方,被小混混们劫了,我就左板砖右钢管跟他们干架,不小心被弄上的……当时头破血流还一副要挖他家祖坟的架势,硬是把那帮孙子给吓跑了,哈哈。”

    柳蓉就问:“那你想明白了么?”

    “明白了呀,不然我就不回来了。”顾湘双手撑在自己身侧,露出手腕上突出来的骨头,微微歪着头,哭过还在泛红的眼睛里慢慢浮现出一点笑意,“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各人有各人的对错,有好多人,一辈子什么都不明白,也照样活得高高兴兴,有的人凡事都要求个明白,一辈子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净顾着钻牛角尖了,也是遗憾。”

    “活你自己的,做你自己觉着对的事,我看就行了。”她总结说。

    活自己的……

    柳蓉笑了笑,没有评论,顾湘说得对,她自己觉着自己任性出走的这回事是有价值的,那就行了。

    她们俩一起过上了和下一届一起上课的日子。期中刚过的时候,年纪思政老师找到了柳蓉,大意是让她准备一下,学院打算让她作为本年的“感动C大代表人物”。

    柳蓉想了半天,没觉得自己做过什么特别让人感动的事——虽说她的腿是在一次支教途中出的意外,可这又不是出于她的本来意愿,她没那么高尚,要是早知道去一趟山区就要丢两条腿,那绝对是打死她也不去的。

    于是她就这么实话实说了,一个男生主持和一边负责会场的老师帮她把轮椅抬上了演讲台,柳蓉没怎么煽情,她口才不错,不过这回倒没有刻意渲染,只是平铺直叙地描述了自己从那年暑假到现在的生活。

    没想到反响也不错,闪光灯此起彼伏,很多人拍照,几个前排的女生哭完了一打面巾纸。柳蓉垂下眼对她们笑了笑,心里忽然觉得很平静。

    他们大概觉得自己的经历很跌宕坎坷,无法想象,可她经历过了,就也觉得没什么了。

    听说C大空手道社的禽兽教官有句名言,说没有骨折过的人练不出腿来,骨折过再长好的地方,骨质和一开始的是不一样的,会变得更结实,更厚,折着折着,就铜皮铁骨了。

    她看着那几个直到离开会场都哭哭啼啼的小姑娘,颇有优越感地想:这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啊,听见什么都觉得大惊小怪。

    关于柳蓉的帖子在学校内部的论坛里被高高顶起,用顾湘的话说——她红了。

    不过红的后果可不大令人愉快,好几个社团以至于好几个学院的学生会,都企图拉她去做励志演讲,不过都被柳蓉拒了,她答应了那个阿姨,暑假之前要拿下的几个外语考试,到现在还没考完,正在紧张地准备,系里的课业也不轻松,再者,她也没那么大的兴趣转着圈地给人展览她的断腿。

    这些还都是小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在这个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年代,一个叫做“玫瑰哥”的神物,横空出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