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六章 新的开始

作者:priest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难形容那一刻柳蓉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好像某一次重要的考试,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考砸了,又不好跟家里人说,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一边享受考完试后的美好假期,一边心怀忧虑,千方百计地想着该怎么去面对那个结果。

    柳蓉忽然觉着,梁肃就是自己那个不争气、却总会来的考试成绩一样,躲也没用,装不知道也没用,她垂下眼,好半晌,带着一点生疏,挤出一个笑容:“是你啊,谢谢。”

    难得她和颜悦色,梁肃有点受宠若惊地摆摆手:“哦……哦不用谢。”

    柳蓉就慢慢地推着轮椅往前走,梁肃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偶尔遇到坑坑坎坎就过去帮她一把,没话找话:“你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

    “学生家长留饭,不好推。”

    “哦……给家里打过电话了么?别让你爸妈跟着着急。”

    “打过了。”

    “做家教辛苦么?有时候要准备挺长时间的吧?”

    “还行。”

    梁肃感觉他们像是刚刚认识一样,他搜肠刮肚地想找些话来说,可是换来的却总是那三言两语又客客气气的回复,就像一口气吞下了一把墩布条一样,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一个人能有几个少年时代呢?从少年到成年,之后好像悠忽一下就老了,再也不肯相信黄蓉一定会嫁给郭靖,小龙女和杨过会在十六年后还在绝情谷底下重逢,人精力有限,很多人跌倒了都不一定能再重新爬起来,何况是一次又一次地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呢?

    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梁肃觉得,爱一个人简直就像是要把自己掏空了一样,回头一看,原来那么多年都过去了,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滋味,好像那个少女成了高高悬挂在自己少年时期的一幅画,时间长了就摘不下来了,看着她,就觉着是看着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想要摘下那幅画,必然撕心裂肺一番,经年过去,等到他白发苍苍的时候,扭过头去一看,还能看出那泛黄的印记,与其他的地方是不一样的。

    柳蓉和梁肃各自沉默了五分钟,忽然,梁肃一把抓住她轮椅的把手,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会,慢慢地弯下一条腿,单膝跪下来,把自己的目光和她放平,他语无伦次地说:“我……马上毕业,已经签约了一家公司,夏天一毕业就过去工作。”

    柳蓉的目光落在他抓住轮椅的那只手上,修长的手指泛了白,青筋在手背上暴露出来,像是要把他的皮肤撑裂了一样,于是默不作声地点点头,等着他往下说。

    “以前没经验,我们的公司办黄了……”梁肃感觉鼻子有些酸,就用力吸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这回我打算先老老实实地在公司里干几年,积累一些人脉和经验,再重新做起,总有一天能成功的。”

    “这次不成功,下回找到症结,再玩命一点,说不定就好了。”梁肃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他看见柳蓉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个类似震惊的表情,依然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们家条件一般,我父母没条件现在就给我买房子买车,可是呢,我想咱们小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住过大院或者跟着父母租过房子的,二十几岁的时候,谁没吃过苦呢?”

    他顿了顿,感觉自己有点跑题,可是心里想说的话太多,说着说着就什么都往外跑,不听使唤了,梁肃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一直冰冷冰冷的小手伸到他脸上,轻轻地擦了一把,柳蓉说:“我说,你……你别哭啊,有事慢慢说。”

    “有一天,我会不用贷款就买得起房子,有自己的事业,家里可以请保姆,可以专门腾出一间大书房,有一直罗到天花板那么高的大书柜,找什么有什么。”

    柳蓉就垂下眼,慢慢地缩回自己沾了一把泪痕的手:“嗯,行。”

    “你信不信?”

    柳蓉心里想,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可是看着梁肃的表情,觉得他像魔障了一样,于是只得点了点头:“信。”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么,说说而已,又不掉块肉。

    梁肃却好像得到了莫大的肯定,眼睛都亮了起来:“我能照顾你,将来能,现在也能。”

    柳蓉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不言语了,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他。

    “我一辈子也不会变心,我也没那个力气变心,你相信不相信?”

    柳蓉没有说相信,她只是坐在那里想了想,然后低低地说:“你养不起我。”

    梁肃低头翻开自己的小包,七手八脚地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把一张打印出来的表格放在柳蓉面前,像是个急于表现自己的求职者一样,忐忑地对这位坐在轮椅上的面试官说:“你先看看,我不是随便说的,我有计划的,是按着管理学上的三级目标理论写的,你就看看吧。”

    柳蓉:“……”

    她只得接过那份强买强卖一样塞到她手里的计划,上面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在薄薄的一页纸上,好像粘着梁肃后十五年的生命一样。

    她沉默着扫了一遍,抬起眼,发现梁肃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就把那张“十五年的生命”还给了梁肃,正经八百地说:“梁同志,我现在也是个失业人口,不能给你签字盖章啊。”

    梁肃一愣,意识到她好像说了个玩笑,想给面子地笑两声,可是又觉得笑出来不对,只得露出一个微微有些迷茫的,又像哭又像笑的表情,纠结地看着她。

    “我还没找到自己的路,你怎么能养得起我呢?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能养得起自己,别人都不行,”柳蓉说,“我连自己的路都没找到,你指望我能答应你什么呢?”

    梁肃好像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柳蓉就轻轻地笑了一下:“不用可怜我。”

    “我没觉得……”

    “我站也站不起来,你拉着我、扛着我、背着我又有什么用呢?”柳蓉眼睛里忽然冒出了一点泪花,像是被她自己的话音带出来的,她想把眼泪憋回去,可是话不能不说,话一出口,眼泪自然就跟着出来了,“这个时候软了,那我就……一辈子都要跪着活着。”

    “你这不是害我么?”她轻轻地说,然后用手背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慢慢地掰开梁肃攥在她轮椅上的手,“别想不开。”

    梁肃忽然站起来,他蹲得时间太长,腿都麻了,整个人晃了一晃:“我可以等你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我建议你可以找个人一起等。”柳蓉笑了笑,慢慢地转起轮椅走了,“那样等着等着也就想开了。”

    一个礼拜以后,柳蓉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那学生的妈妈打来的,孩子她妈说:“柳蓉,你有空能不能考几个英文考试出来?就是那种……雅思啦,托福什么的。”

    柳蓉一愣:“我考过一回雅思,原来是预备着下学期交流用的,不过我外语水平一般,分数不大高。”

    对方立刻激动起来:“考过啦?多少分啊?”

    柳蓉顿了顿:“总分才7……”

    对方迟疑了一下:“是有点低,你能再考一次么?阿姨知道这个挺贵的,我出钱也行。”

    “阿姨,怎么了?”

    “我一个朋友,在本市办了一家外语培训机构机构,你知道咱们市里有钱人家的小孩挺多,中学就想送出国的,需要短时间内把这种外语考试过了,是一块很大的市场,正在招兵买马。阿姨觉得这是个机会,就跟他们推荐了你,你看看想不想试试?”

    柳蓉迟疑了一下:“阿姨,我大学都没毕业。”

    “那是客观意外嘛,我觉得你行。”女人一开始不大好相处,可一旦建立了信任,倒也是个古道热肠的人。

    柳蓉反正什么都怕,就不怕事情多,于是答应了下来。

    然后她给自己下载了一个倒计时桌面,底下用糖果一样的字体写上:是真名士自风流,是真英雄什么都不用问,小样的,不就短了一截么,多大点事啊,过两年照样是一条孙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